1. 首頁 > 北見 えり >

北見 えり



  閱讀提示: 孩子長大了,他/她能獨自四處活動了,有時會來到 父母的床邊……Lina就遇到了這么后怕的事。

  “一天夜里,很晚了,我和老公正在 做愛,我倆突然發現7歲的 兒子正站在我們的床邊看著我們,好恐怖,他究竟在那里站多久了?” 性欲 急剎車:當孩子 撞見你們 歡愛  - 孩子無意中撞見父母正在做愛,對性欲來說是最猛的急剎車之一。

    - 夫妻需要一個私密的生活空間。

    - 不能放縱孩子占據父母的臥室。

    - 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要提出禁令。

    - 孩提時遵守禁令,等他/她進入青少年時代,會與父母相互尊重。

    孩子是父母的性生活“學監”?  有了孩子,做愛突然變得麻煩。

  這可是決定要孩子的時候沒有想到的。

  4年前,兒子童童的降生給虹莉帶來無盡的幸福和快樂。

  用虹莉自己的話說:“兒子真的就是一個小天使,再多的煩惱,再大的壓力,一見到兒子就都不存在了。

  ”但有一個問題始終讓虹莉膽顫心驚,因為兒子一直跟他們睡在一個房間,基本上睡在他們中間。

  她跟老公的性生活甚至一個月也難得做一次。

  就這難得的一次也像做賊似的,要輕輕地把兒子搬到一邊,還要小心聽他的動靜,總得提防著別弄醒這個小家伙。

  做愛質量?難以保證,很可能中間受驚就熄火了。

  高潮?沖刺到欲仙欲死終點的感受,虹莉幾乎沒有過!性欲急剎車:當孩子撞見你們歡愛孩子父母兒子  一個新生命是那么地被父母期待,可就是這個小家伙,讓父母的生活陷入無政府狀態中。

  這時候,什么故事都可能發生,家庭中的不平衡也開始出現,原來的二重奏變成了家庭合奏。

  用兒童精神病科醫生達尼埃爾· 馬爾賽利(Daniel Marcelli)的話來說,有些父母甚至是“嬰兒至上主義者”,嬰兒占據著家中的統治地位,在某些極端的情況下,比如說嬰兒一直被安置在父母的床上睡覺,也可能父母的床變成了孩子的玩具天地,堆滿了絨布的大象、小熊和洋娃娃,還有各種質地的回力車、坦克和變形金剛什么的。

  就這樣,家里的關系完全顛倒了,孩子占據統治地位,夫妻倆無法再保留住他們的二人世界。

  這種情形,毫不客氣地說,孩子已經變成了父母性生活的“學監”。

  考試時旁邊站一個人盯著你都容易考砸,更何況做愛這么講究情調、溫度和微妙技法,同時又需要特別專注的人生大事呢?性欲急剎車:當孩子撞見你們歡愛孩子父母兒子必須為孩子們劃定禁區  必須為孩子們劃定禁區  孩子長大了,他/她能獨自四處活動了,有時會來到父母的床邊……Lina就遇到(玉米地做爰全過程)了這么后怕的事。

  “一天夜里,很晚了,我和老公正在做愛,我倆突然發現7歲的兒子正站在我們的床邊看著我們,好恐怖,他究竟在那里站多久了?”Lina氣喘著說,似乎仍沉浸在性欲高漲時突然被孩子撞到所引起的尷尬和震驚中。

  對一些諸如此類的“原始畫面”,弗洛伊德(Freud)曾作過很多評述與剖析。

  現在,仍會有一些父母,為避免讓孩子受到這種精神刺激,只能完全克制住自己的情欲。

  “如果孩子在家,我無法和妻子在家里做愛,我會很戒備。

  ”Lina的老公李浩說。

    兒科醫生達尼埃爾·馬爾賽利則認為這種情況很反常:“當孩子在隔壁房間里就無法做愛,這對于成年人來說,是讓自己退回到相對于子女們而言的孩童地位,完全顛倒了法律倫常。

  也就是說父母變成了他們孩子的下一代,這導致一種變態關系。

  ”性欲急剎車:當孩子撞見你們歡愛孩子父母兒子  性欲與食欲一樣,毫不克制不可能,過度克制也不可行。

  “父母應學會如何處理夫妻與父母的雙重角色。

  夫妻房事若能避開其他成年人,一樣能做到避開孩子,問題在于房事時當自己是‘夫妻’還是‘父母’?做夫妻和做父母的相處規則是不一樣的。

  ”心理咨詢師錢坤認為。

    如何重新確定每個人的地盤?“當孩子們到了某個年齡階段,他們開始會走路/說話了,就必須規定他們,未經許可不得進入父母的臥室。

  ”達尼埃爾·馬爾賽利說:“此外,父母沒敲門也同樣不能進入孩子的房間。

  ”否則,孩子會認為自己就是一家之主,指揮和命令其他所有人。

  “一旦人們得到權力,就不愿意放棄,這是人的本性。

  ”達尼埃爾·馬爾賽利再次重申:“青少年時代的舉止行為都是從童年培養起來的。

  ”  為了讓每個人都各得其所,沒有別的解決辦法,只有“對抗”。

  做父母的必須知道這一點并表現出來,精神分析學家讓-克羅德-里昂德(Jean-Claude Liaudet)強調:“對孩子說不,不能滿足他們的所有要求;這樣夫妻倆才能重新找回屬于自己的私密空間,在家里自由表達自己的欲望和需求。

  ”性欲急剎車:當孩子撞見你們歡愛孩子父母兒子  不要影響或侵犯青春期孩子  對于那些步入青少年時期的孩子們,事情開始變得更加復雜。

  父母做愛要冒諸多的危險,即使不被他們撞見,但僅僅是讓他們知道了父母在做這種事,都可能會激起孩子反感,或引起他們的好奇心。

  有些父母甚至還要忍受孩子的諷刺和嘲笑。

  海英40歲,她的兒子14歲。

  一天,在吃早飯的時候,兒子輕蔑地評論道:“你們都這么老了,還做愛嗎?”  女作家安娜·德·朗古爾(Anne de Rancourt)對這種令人痛苦的境況了然于心。

  她說:“年輕人會出乎意料地突然到來,他們擅自占據家里的客廳、廚房,兩個人或者更多的人,一直鬧到凌晨兩三點才睡覺。

  無法想象夫妻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激起情欲。

  ”  無奈之下,成年人把家讓給了年輕人,自己被迫逃離,到外面找地方做愛,或者干脆壓抑自己的欲望。

  而年輕人呢,他們會在家里肆意渲泄他們的愛情,家庭中的反常現象由此達到頂點。

  讓-克羅德·里昂德的反應是:“最終,要么父母在家里做愛需征求年輕人同意,要么父母必須告訴孩子,讓孩子知道父母需要完全私密的愛情時間和空間,這是孩子沒份兒參與的!父母這么做其實也是在告訴孩子,當他/她長大,也會有自己的愛的空間。

  ”性欲急剎車:當孩子撞見你們歡愛孩子父母兒子  父母需要注意,不能讓自己的性生活影響或侵犯到已步入青春期的孩子。

  尊重必須是相互的。

  達尼埃爾·馬爾賽利說:“如果成年人做愛時發出很大聲響,實際上就侵犯了孩子的私生活,父母有義務去保護孩子不受這類事的滋擾。

  但他們同樣不應該放棄自己在家庭中私生活的地位。

  他們需要做的是,用類似法律規定的詞語向孩子宣布禁令:‘你無權評述,我禁止你干涉我們的生活’”。

  達尼埃爾的結論是:“當家中的禁令非常清楚地確立后,事情會進展得很好,沖突不會持續很久。

  困難的是建立這些規矩,還有就是父母常會有慢慢放任的傾向。

  ”  通常孩子進入青春期時,父母也處于更年期。

  咨詢師錢坤認為:“孩子干涉父母生活的積極意義是他/她快成年了,越來越像成年人。

  而成年人之間要互相關愛、互相溝通、互相保護,而不是互相干涉和對抗。

  ”  如果父母做不到這一點呢?在臥室的門上加一個牢固的門閂也許有用。

  孩子會注意到父母的愛情有某種具體表達方式,發現并理解他們的生活與爸爸媽媽的生活不一樣,他們必須尊重這些。

  這種發現也會讓孩子在長大以后,順利地開始自己的性生活。

  性欲急剎車:當孩子撞見你們歡愛孩子父母兒子  孩子無意中撞見你們做愛:如何應對?  精神分析學家讓-克羅德·里昂德認為:不論情況如何,一旦孩子無意中看見父母正在做愛,會引起孩子精神上的強烈震動,必須用適當的方式來平息、修復。

    ■ 孩子看到了他/她不該看的場景。

  盡管是無意的,但他/她違反了禁忌:窺伺到父母的性愛場面。

  另一方面,這令人發窘的一幕滿足了孩子內心深處對性和生命起源的好奇,從此他/她知道了自己是如何被孕育的。

  如果這一直留在他/她腦海里,他/她會保留“性與動物一樣”的認知,也就是說性愛場景沒什么涵義,沒什么感情色彩,跟淫穢書籍或者色情畫面差不多。

  這就是必須修復的觀念。

    ■ 為了修復它,必須借助談話。

  “敘述是非常重要的,為了重新告訴孩子關于愛與性的尺度,不能讓孩子認為性愛只是源自野獸般的關系。

  ”精神分析學家繼續說。

  通過談話,幫助孩子說出他/她所看到的東西,并向他/她解釋所看到的,孩子才能有正確的觀念:“我們做愛,是因為我們相愛。

  父母之間的愛有別于對孩子的愛,是戀人之間的一種愛的方式。

  正是因為有這樣愛的方式,你才會出生。

  ”性欲急剎車:當孩子撞見你們歡愛孩子父母兒子  ■ 家庭中某個成年人的介入(比如祖母/叔叔等……):一個能體諒理解孩子、思想比較開放的親屬能讓談話進行得更容易些。

  “父母之外的另一個人,能夠讓自認為有罪的孩子在講述時,不用擔心要直接面對父母。

  ”讓-克羅德·里昂德說。

  事情的發生與孩子能敘述出來相隔時間多久并不重要——當然越快越好,但最重要的是孩子能夠把它講出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新聞網28日報道我整個晚上,先后弄了她三次,差點把她的骨頭拆了,到了最后,她趴在我的身上,嘿嘿地傻樂。

   我問她傻樂什么?她說:我得感謝陸雅,給我送來這么好的寶貝,把你電話告訴我。

   我警惕地問:你要干什么? 治病啊,我的病就承包給你了。

  她的眼睛灼灼的,像大灰狼守著小白兔那樣的看著我,我不禁打個寒顫,這娘們兒恐怕得把我吃得骨渣不剩。

   她還告訴我:演藝圈,不少女星,因為生活沒有規律,或多或少都有病,但是,她們又是公眾人物,不敢去醫院,生怕被人發現。

  以后, 我就把你介紹給她們。

   我真沒想到,我這一次竟然還能開辟一個新的市場,想到那些女星,我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天亮的時候,我就要離開了,我穿上衣服之后,她又把我喊停了,我以為她要反悔,誰知她又給我寫了一個支票,這次還是五十萬。

   靠,這個錢肯定是買我這一宿的,我有點難為情了,心里有點自責。

   臨走,她竟然戀戀不舍,抱著我又親了一回。

   手里拿著這一百萬,想想這一夜的經歷,我自信滿滿的。

  看來,人得找對自己的領域,以前,我有病了,是哥嫂照顧我,成為別人呵護下的弱者,結果就整天窩在家里,混吃等死。

   可是,這次陸雅讓我出來治病,我就感覺自己像神靈附體了,以前學的東西全都冒出來了,做事也膽大了。

   想到這些,我自信了,也有底氣了,以后,我能養活得了 嫂子和侄子。

   來到地下車庫,陸雅早早等在那里, 林墨秋徑直向她走去。

   林墨秋在距離陸雅有段距離的地方,停住了腳步,兩個人似乎沒有什么都多說的,林墨秋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如果治療效果好的話,以后再聯系你。

   這個家伙居然說這話,和剛才跟我說的竟然不一樣,我估計可能是想以后跟我私下來往的緣故。

   我上了陸雅的車,然后陸雅就把車開出了這個別墅,我發現陸雅有些憔悴。

   這一路上,陸雅不住地打量我,半晌問道:昨天晚上怎么樣啊? 什么怎么樣啊?你走了之后,我就開始給她做針灸,又 做了熏蒸。

  我胡謅八扯地說著。

   陸雅轉頭在我身上聞了聞,道:告訴你,哈,這個女人不能招惹。

   她是誰啊? 一個戲子而已,跟了個老頭兒,結果總是懷不上孩子,那老頭兒就嫌棄她了,在外面又找了一個,準備逼著她離婚呢。

   哦,昨天給她做到一半的時候,一個保鏢告訴她,說是老板回來了,帶了個女的回來,她就出去了,回來就不太高興。

   哼,有她受的,現在看著人五人六的,等人家小三把孩子生下來,就該把他攆走了。

   哦……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但是陸雅這么幸災樂禍,我有點不舒服,畢竟這是第一個和我發生那事的女人。

   你昨天沒做什么越格的事吧?陸雅突然臉上一陰,我給嚇了一跳,不由得趕緊道:沒有啊,沒喲啊。

   媽的,這個女人真是可怕,說翻臉就翻臉。

   哈哈哈,瞧你嚇的,沒有最好。

  陸雅說著,竟然把車停下了。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就琢磨著,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露餡兒了? 真的沒有?陸雅陰測測地問道。

   沒有啊!我咋的了?我腦門子冒汗了。

   那你臉上怎么有個唇印兒呢?說著,這個家伙就用手指點著我的腦門兒。

   這跟我沒關系啊,她早晨感覺到沒那么難受了,就高興了,就這么親 了我一下。

  我迅速地編著謊話。

   嗯,就算你過關了。

  陸雅重新啟動了車子。

   我可給嚇出了一身冷汗,其實我也用不著這么怕她,不過就是,以后要在人家手下混飯吃。

   把那擦了,回去讓你嫂子見了,又該難受了。

  陸雅不咸不淡地說著。

   我趕緊把那個地方擦了擦,心里暗暗罵林墨秋,這個家伙這是誠心的,故意給我留這么個印,就是要讓陸雅看到。

   剛才聽陸雅那種幸災樂禍的語氣,就知道了,兩個人關系不是很好。

   這女人啊,要小心,真是處處是陷阱。

   忽然,我想起了一個事,我趕緊把那個 診費拿了出來,交給了陸雅。

   陸雅拿過那個支票,一時間竟然愣住了,她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支票,半晌才道: 這么多?你確定你跟她沒事? 你不是說,我不能用手之外的地方碰她嗎?要是碰了,她還能放我走?我裝癡賣傻。

   那怎么這么多呢?陸雅吃驚地問。

   多少啊?我也不知道,反正,昨天我給她做了針灸,又做了別的,她就特別高興,直說總算能睡個好覺了。

   這是五十萬呢,乖乖,這回你發財了,喏,給你的。

  陸雅突然有些淡漠。

   這不好吧,我現在是康復中心的員工,代表的是康復中心出診,凡事都要有個規矩,我要是這么自己拿著了,以后別人怎么辦?還是上交吧,中心入了庫,怎么分成也好,獎勵也好,我拿得也踏實,對不對? 這不是我故作姿態,我還真就這么想的,當然,我兜里的五十萬,是另外一碼事,那不是治療的診費,是什么,我就不丟人了。

   我的話出乎陸雅的意外,她以為我家這么窮,我可能就順手裝了起來,畢竟我現在還沒正式上班。

   她愣愣地盯著我,半晌問道: 樂子,你真是這么想的? 我不是這么想的,我能這么說嗎?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對不對?你跟我嫂子好歸好,咱們內部人更得帶頭遵守規章制度,對不對?我的自信來了,所以說話也順暢。

   樂子,行!我沒看錯你。

  好,那這樣,診費我先收著,回頭,我讓財務把 獎金發給你,還有提成一塊。

   那我就謝謝陸總了。

  我心里高興,也學會油嘴滑舌了。

   那你怎么個謝法?陸雅又開始盯著我了。

   怎么謝都行,請你吃飯也行,送你給禮品也行。

  我很是大方。

   樂子,想不到(瓶子塞下體小說),你的醫術這么高,以前真是白瞎了,我就等你去我那里呢,希望你能好好地幫我一下,現在真有些累。

   我也不知道她說得累是怎么回事,就瞎答應。

   陸雅居然這么高看我。

   說實話,我真心感謝陸雅,是她開發了我,發現了我,給了我這么一個機會,要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行。

   但是此刻,我還是故作痛苦,嚎叫道:嗨,萬惡的資本家啊。

   陸雅嫣然一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發現陸雅好像滿腹心事,笑起來也是很勉強的那種笑,這跟她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符。

   到了家門口,卻看到嫂子站在院子里,棲棲遑遑地張望,等車子停下來,嫂子看清了我,神色立即松弛下來,臉上也有了笑容。

   這是一種只有親人才有的那種關切,我的心里立即一股暖流涌上來。

   說真的,無論是陸雅,還是林墨秋,各取所需還行,要是真的娶回家過日子,還得是嫂子,樸實溫厚,是過日子的人,是相陪到老的依靠。

   陸雅一下車,就張揚地喊道:晏紅,我把咱們的雙料大師給你領回來了。

   什么大師!還不是因為你給了他機會!嫂子的心里有個內外的區分。

   可別這么說,你是沒看到,樂子在治病的時候,那種霸氣,把那個小賤人,小潑婦收拾得卑服的。

   看來,陸雅興奮點在于,我昨天把林墨秋的氣焰打了下去。

   嫂子聽陸雅這么說,臉上就現出了興奮的神情,那是一種真心為我高興的神情。

   嫂子看我下車,就過來攙扶我,誰知道,我下意識地一抬頭,腳下就踩空了,一下就趴在了嫂子懷里,我的嘴也對上了嫂子的嘴。

   我一下感受到了嫂子的甘甜,同時,嫂子的胸前也頂在了我身上,弄得嫂子一下紅了臉。

   我也不好意思了,趕緊從嫂子身上站直,也不等嫂子攙我,就拿著導盲杖往屋里去。

   進了屋子,陸雅就開始給嫂子講昨天的事,說我怎么怎么用手一搭,就知道了對方的病。

   說林墨秋開始怎么傲慢,結果被我震懾的沒了脾氣。

   嫂子聽得兩眼放光,她似乎是聽不夠,總是想方設法地詢問,當時的細節,然后開心地笑起來。

   嫂子看我的眼神格外溫柔,我就格外自豪,對嫂子說:放心吧,嫂子,你以后不用再那么累了,我以后一定會照顧好你。

   陸雅對嫂子說道:晏紅,聽到樂子說什么了沒?還不表態? 嫂子臉上一紅,啐了她一口,就出去了。

   陸雅待了一會兒,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她走了后,我有心把五十萬全都交給嫂子,但是,我想到了,今天上午,把五十萬交給陸雅的時候,她那種不安,那種疑慮,我就沒敢輕易拿出來,我擔心把嫂子嚇壞了。

   我只好出去,到了一個較為遠的銀行儲蓄點,我把支票辦成了我自己的,又辦了一張卡,隨后取出來了2000塊錢,回到家,正好嫂子做好了午飯。

   我把2000塊錢交給了嫂子,我說:診費給了陸雅了,等著康復中心會把獎金發給我,這是人家給的小費,不過,這個你別跟陸雅說,因為這不屬于診費,屬于小費,不在上交的范疇,可是,陸雅知道了,還是會不高興。

   嫂子把錢接過來,吃驚地問道:這么多啊? 我就笑道:人家可是有錢呢,陸雅領我去,走得都是專用電梯呢。

   嫂子捧著那錢,我能感覺出來,嫂子的滿足,她賣菜,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賣出來這么多錢。

   有了這筆錢,我們的生活就會寬松很多。

   看到嫂子高興的樣子,我自己也高興了,就坐在桌前開始吃飯。

   誰知道嫂子喊了一聲:等一下。

   我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就等著,結果嫂子給我拿來了白酒,有些羞澀地說道:男人在外掙錢辛苦了,你喝點酒。

   你聽聽,嫂子怎么稱呼我?男人。

   我的腰桿立即直溜了,我自豪得很,此時,嫂子在我面前,撩起了衣襟,開始給孩子喂奶,那場面真是美得很。

   嘴里一喝酒,我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對了,我昨天喝酒,可是有了福利的,我今天為何不利用好這個機會呢? 于是,我就故意多喝了一杯,然后,我都沒回自己的屋子,直接就躺在了嫂子的床上,我裝著醉了,嘴里還胡說八道,不一會兒,我就打起了齁聲。

   十多分鐘后,屋里沒了聲音,我聽到嫂子呼吸的聲音,她躡手躡腳來到我跟前,然后開始輕聲招呼我:樂子!樂子…… 我沒反應,嫂子又推了推我,當然還是不能反應。

   不一會兒,嫂子膽子大了,她去把門插上,然后回來,開始解我的褲帶,慢慢地幫我往下褪褲子,她的呼吸越來越沉重,似乎是緊張得很。

   終于,她把我的短褲也褪了下來,然后……我舒服極了,差點哼出來的地步。

   終于,那一刻來了,然后嫂子又帶著藥走了…… 隨后,我真的就睡著了。

   陸雅兩三天才過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過來后,陸雅來帶我去了市疾病防控中心,然后在哪里就地做了一個全套流程的檢查,包括尿檢、抽血化驗、x光和胸透等等。

   忙活了一早上,我終于拿到了合格證明。

   幫我做完體檢后,陸雅又走了,我發現她現在真的很忙,而且,總是有一種憂郁,不像過去那么愛說愛笑了。

   過了兩天,她又把合同帶來,讓我把合同簽了,這份合同的薪資有所變動,在原先談好的薪資加獎金等,一萬的工資條件上,又增加了一萬。

   我估計是陸雅看到了我的實力,才這樣修改的。

   不過我也就順勢領了這個好處,因為,我相信自己有這個實力。

   接下來,就是準備上班了。

   就在上班的頭一天,陸雅又來了,嫂子正好做了晚飯,她也坐下來吃飯。

   吃著飯,嫂子就跟我說:明天你去,就能把獎金發了。

   能有多少錢?嫂子好奇地問。

   連分成,帶獎金,一共是15萬吧。

  陸雅道。

   啊?那么多?樂子他能賺那么多?嫂子真是吃驚了。

   當然了,樂子老厲害了,哦,對了,這個事還給忘了,樂子不是會看病嗎?你干脆也給你嫂子看看唄。

  陸雅大咧咧地說道。

   我已經知道嫂子有病,但是我沒點破,卻被陸雅點破了。

   嫂子的臉一下紅了,忸怩著說:什么病啊,我沒病。

   那不行,自己家有這個條件,干嘛不看看,樂子,快給你嫂子號脈。

   既然點到這里了,我就必須看了,再說,只是號脈,怕什么的。

   于是,我就伸出手來,嫂子一看都這樣了,也伸出了手來,我就開始給嫂子號脈,但是一號脈之下,我就感覺到不對勁兒,脈象不清,難道嫂子是那種病? 我突然害怕了,半晌沒說話,可能是我的臉色也不好,弄得陸雅跟嫂子都緊張起來。

   她們看著我,問道:怎么了? 我不敢說破,只好微笑著,道:沒什么,不過,得做個深度檢查,實在不行,嫂子去康復中心拍個片子吧。

   啊?有那么嚴重?究竟是哪個方面的問題?陸雅臉上也很難看。

   可能是卵巢有問題,但是,具體的,我得看過片子。

  我凝重地告訴她。

   能不能做個指撿?陸雅畢竟明白一些。

   能是能,可是,我…… 可是什么?都啥時候了,你還不好意思? 陸雅明白了我是怎么回事,就命令道:現在就檢查,別拖! 嫂子臉色煞白,但是聽說,要我給她堅持,說什么也不要。

   陸雅火了:你這是干什么?你要對我們大家負責,知道不?你的健康關系著在座的每一位,當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兒子。

  你不為別人想,還不為你的兒子想?不為樂子想? 說著,就把嫂子拖了過來。

   既然陸雅都把嫂子拖過來了,我也就不在矜持了,趕緊去洗手,為嫂子做檢查,那邊嫂子在陸雅的威逼下,只好把衣服脫了,然后用衣服蓋住了臉。

  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涂上凡士林,慢慢的伸向嫂子……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