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文字:抽插交合 >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文字:抽插交合



女人还是小女孩般的娇憨:医生哥哥,你是给 妞妞涂药吗?你真糊涂,受伤的是甜甜呀!你没看到吗,甜甜胸口被黄老师咬破了,大腿根也流血了,你快给她治治吧!l8k朵朵 婚嫁网- 结婚资讯 门户 林凡眼前似乎浮现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被摧残,禽兽老师还硬拉来另外一个小姑娘旁观,预备下次再下手的画面,从牙缝里低低挤出这四个字来:妈的禽兽!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骂完,林凡压抑住怒气,和颜悦色的继续诱导:妞妞,你只是看到甜甜受伤了,黄老师到底脱过你衣服,跟你玩过那种游戏没有?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女人摇摇头:没有,我回家给妈妈讲了甜甜流血了好疼,我家就搬家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长出一口气,只要不是女人自己遭到了侵害,这心疾治疗起来就容易许多。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症结找到了,接下来,就得诱导她彻底消除这种恐惧,然后,得让她弄明白这种事情不是恶心人的,做起来是很舒服的,若是她能够感受到愉悦,就算是彻底痊愈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当然,一次治疗肯定不可能达到完美的效果,今天能够让她彻底把幼年的事情引发的心障化解掉,就算是很大的成功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妞妞,你们家搬走了,有件事你都不知道,黄老师被警察抓走了呢!他对甜甜做的事情是坏事,警察把他关进大牢,再也不能欺负小孩子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女人拍着手 说道:真的吗真的吗?我不知道啊!我后来问过我妈妈,我妈妈哭的很厉害,还打 了我,说一辈子不许再提这件事,必须彻底忘掉!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叹息了,这就是父母爱惜孩子心切,却不知道硬堵的话,反倒会越发加深孩子对这件事的恐惧,自我扩大这件事的严重性,最终导致越想忘记越不能忘记,却又逼自己必须忘记,久而久之就成了心理障碍。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后来见过甜甜吗?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没见过。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我认识甜甜呀,她已经结婚了,她老公可爱她了,最喜欢的就是跟她做.爱。

  甜甜也很爱她的老公,最喜欢老公迷恋她身体的样子,每一次两个人在一起,她都觉得自己快乐的不得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女人眼睛瞬间瞪圆了,迷离的眼神竟然有几分清亮,看上去仿佛要恢复正常一样。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并没有害怕,知道这是她多年排斥男人的自然反应,果然,她瞪着眼睛几秒钟之后说道:男人身体好丑,黑乎乎的一大坨就要放进来,讨厌死了!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果然!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幼年被逼旁观,让她对男人身体产生了潜意识的厌恶。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还有个可能性,就是她的老公并不是她最爱的男人,无法利用炽热的爱,抹杀掉她自幼形成的对男性身体的厌恶和排斥,这才是必须纠正的。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笑嘻嘻说道:甜甜可不是跟你一样想的哦!甜甜说黄老师是坏人,已经受到了惩罚,但她老公是好人呀,跟心爱 的人做是很幸福很甜蜜的呢。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总是忘不掉丑陋的黄老师,你可真笨,哪有女人不知道这事情很舒服的。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女人有些迷惘:呃……甜甜真的很喜欢?真的很舒服吗?我怎么从来没觉得过?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一看她的表情略有松动,赶紧趁热打铁,硬挤出满脸庄严:妞妞,医生哥哥让你体会一下好不好。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怎么体会?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你能不能让医生哥哥帮你脱掉衣服?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诱导环节进行到这一阶段,可谓是重中之重,若是她能够放松对自己身体的警戒,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缓缓伸出手,心里没有丝毫占便宜耍流氓的心思,唯恐功亏一篑,紧张的手都僵硬着,缓慢的缓慢的落在女人领口,万幸女人没有抗拒,被他脱掉了红裙子。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大大松了一口气,心里念着菩萨保佑,转身把她的裙子挂在衣架上,谁知她却干脆利落的把胸衣跟裤头也都扒光了,大大方方躺在床上。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挂好裙子转身一看,鼻血差点窜出来!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忍住没窜,还是因为他在病房的时候,经常参加妇科手术,见惯了女人的裸身,否则绝对光看看就缴械了!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女人怪不得能够嫁给不知道哪路大神仙,这身材已经达到完美了!锁骨美好的宛如艺术品,两个肩窝圆圆的,两球丰隆并不太大,却也绝对不算小,男人的手恰好一握。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胸下面是明显的马甲线,肚脐又小又圆,两条大长腿笔直圆润,最最惹人怜爱的是那一双白白的,小小的脚丫子,粉红色的脚趾甲桃花瓣一般诱人。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极品啊!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妞妞,哥哥教你玩一个特别好玩的游戏,你就会知道,脱衣服的游戏并不一样,这一种会让你特别舒服……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美人儿眼神迷离,冲林凡伸出美丽的小白手,用幼儿的奶声叫道:医生哥哥,你过来呀!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十分确定,自己的诱导获得了完美的效果,此刻他就算是扑上去,零距离的让这美人儿体验一次真正的愉悦都没有一点问题。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是,林凡却不进反退,退后五步站在那里,用最温柔的声音轻轻说道:妞妞,你站起来,看看墙上,然后告诉哥哥,看到了什么?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绿博园宾馆档次很高,这 女子定的房间又是最高档次的房间,大床内侧的墙面上,镶嵌着一面庞大的暗金色镜子,经过特殊处理的哑光镜面不会给人泄露隐私的不适感,却能增加男女之间的情趣。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的药很管用,加上他的诱导也很成功,此刻这个小名叫妞妞的女子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处于百分百的开放,带着小雀跃跳起来,那胸口就随着动作弹动,林凡忍了半天的鼻血还是不争气的窜了出来,赶紧扯几张餐巾纸塞住了鼻孔。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瓮声瓮气的继续诱导:很好,妞妞看到了什么?是不是看到一个完美到极点的维纳斯?维纳斯没有胳膊,但妞妞有最美丽的手臂和最完美的双手,还有你窈窕的身材,哥哥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比世界上所有女人都要美丽……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女子果然看着墙上镜子里自己的裸身,天真的咯咯笑:真的很好看嘞!哥哥,我告诉你,从我五岁起,我就不喜欢让别人看到我的身体,我爸爸妈妈也不行,我洗澡都是自己关上门洗,我也从来不去公共浴室,自己洗澡也不照镜子,今天还是第一次㖏!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激动万分的继续诱导:对哦,你应该给你老公看看哦!你们俩既然已经结了婚,他就是你这辈子最最亲密的爱人!这么美丽的身体,应该跟最亲最爱的爱人分享啊!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女子忽然停止了动作,微微皱着眉头,仿佛努力想要聚拢思想分析一下,但却始终无法聚拢,只是凭感觉说了一句:秦齐虽然娶了我,可他并不是我最亲最爱的人啊!那也要给他看吗?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秦齐?看来她老公就叫这个名字了,怎么有点熟悉呢?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没深究这个熟悉的名字,心里暗暗叹息一声,果然没有猜错,这么美好的女子,恐怕也是被权利套路进婚姻的牺牲品,怪不得她并不是本人受到过侵害,却还是对男体排斥的那么厉害。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反过来分析,既然这女人如此着急想要治好这个毛病,足以说明她也是想跟她的老公享受到爱的愉悦的,那就必须继续诱导。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当然要给他看啊!林凡的声音越发真实可信,带着谆谆的蛊惑:你决定嫁给他,就是要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的,你的身体也是你的一部分,不单要给他看,还要让他看到你最美丽,最诱人的样子哦~~~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像这样吗?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女子懵懂的说完,就开始对着镜子扭动起来。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这扭动起来的躯体,那种诱惑力绝对不是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体可以比拟的,林凡觉得自己塞着的鼻孔里再次涌出热乎乎的洪流,勉强说道:对,就是这样,棒极了!妞妞多看一会儿,哥哥去下洗手间哦。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说完,林凡落荒而逃,跑进洗手间拔掉卫生纸,两股血箭直窜进马桶里,他赶紧运上真气,在内关穴狠狠掐了一把,又在洗脸池放满了凉水,把整张脸都泡进去,憋着气。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林凡下意识深呼吸一下,却忘了自己脑袋杵在水盆里,一下子呛的鼻涕眼泪都下来了,剧烈咳嗽着转过身,全须全尾的维纳斯踮着小脚站在背后调皮的笑。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随着她的笑,她的身体微微抖动着,胸口的红豆如同两道激光,瞬间把林凡的神经给凌虐的千疮百孔,下意识拉下一条浴巾,手忙脚乱的把维纳斯包裹住,扛在肩膀上跑回卧室,给她丢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严实了,才一屁股坐倒在床边,跟狗一样吐着舌头喘粗气。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嘻嘻嘻……背后又传来好听的笑声:哥哥,你刚刚是想把自己淹死掉吗?为什么?你是不是怕你看了我的身子,被我老公抓起来坐牢?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的脑子里,这会儿全是那诱惑到极点的美人儿躯体,整个人如同划一根火柴就会爆燃的干柴堆一样,就连背后传来带着奶声的娇媚声音,都是继续泼向柴堆的汽油。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但,美人儿最后一句话,却如同从天而降的瓢泼大雨一般,瞬间把他给冷却掉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惊悸的回过头,看着被子外露出的绝美的小脸,下意识问道:你老公是谁?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秦齐哦!就是你们卢平市的市委书记咯!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什么!秦……秦秦秦书记?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此刻好有一比,分开八片顶门骨,倾下一桶雪水来!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秦齐啊!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怪不得刚刚就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呢,原来,她老公居然就是卢平市的市委书记!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不自禁的瑟瑟发抖起来,妈卖批的自己这是触到什么霉头了,因为救妹妹惹了权贵,被单位像对待一条狗一样一脚踹到后勤。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为了改变命运不得不动用家传绝学,从 冯可手里接了这个差事,还兵行险招使用秘药诱导人半天。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到现在才知道,整个一院都流传着院长冯可后台特别硬,年纪轻轻就担任正处级的院长,却对这个患者小心翼翼成那样的原因。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如果早知道,给一百个胆子,林凡也不敢接这个活儿啊!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惹了卢平市市委宣传部长家的二世祖,就差点被判十年刑,要不是弄了顶绿帽子戴头上,牢底铁定要被坐穿。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而现在,又狗胆包天的用药,让市委书记老婆乖乖的脱光光给自己看,这要是被追究的话,妥妥的死罪啊!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小美女看着瘫软在地板上瑟瑟发抖的林凡,根本不明白他快吓死了,爬到床边笑嘻嘻又说了一句:哥哥,我今天跟你在一起很开心,以后我们经常一起玩好不好?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的脑袋已经成了一锅开花翻滚的八宝粥,每一粒粮食都是一个字逃!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他仓皇的爬起来,二指并拢落在大美人脑后的穴位上,她迷离的嘟囔一句:妞妞喜欢哥哥……就睡着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连滚带爬的逃出这间房,林凡乘坐电梯到了一楼,跑出门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走到院子里的水池子旁边,坐在冰冷的水泥台上,愁肠百结,一个人发呆了足足有两个小时,都快成冰棍了都没感觉。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忽然,肩膀又被轻轻拍了一下,林凡下意识跳起来叫道:不会吧妞妞,你追出……呃,是冯院长。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啊啊……)资讯门户 今晚的月色很好,清冷清冷的月华照在冯可精致的脸庞上,她似笑非笑的看着狼狈的林凡,带着浓郁的嫉妒和羡慕说道:可以呀!就这么半天功夫,赵若希连乳名都告诉你了?看起来效果不错哦!不过,你干吗看到我跟看到鬼一样?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正惶恐到极点,完全没有思考能力,顺口就说出来了:治疗的倒是有效果,不过精神诱导是需要让她彻底对我开放身心,结果吧,她就……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冯可忽然凑近,眼睛里都是八卦,低低的,亢奋的惊叫道:什么?对你彻底开放身心?你的治疗需要实战的?OMG!你把她上了?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激灵灵打个冷战,终于恢复了清醒,赶紧把头摇的拨浪鼓一样:没没没没没!冯院长您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诱导她说出了潜藏在内心深处的隐痛,并且化解掉,之后她应该不会那么排斥夫妻生活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冯可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狡黠,盯着林凡说道:你知道她的身份了!而且,你做的事情触及到了她老公的尊严,否则你绝不会吓成那个样子!说!不许对我隐瞒!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看着冯可带着渴盼和亢奋的眼神,林凡猛然想起那天陪伴吴倩去医院的那个陈云,在知道吴倩未婚先孕的一霎那,那女人的眼神跟此刻冯院长的眼神一摸一样。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想想吴倩被流言害的不得不求自己帮忙假结婚,若是妞妞的秘密被冯可知道了,万一被这狐狸一样的女人借此要挟,那可是真的坠入泥潭了!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不知怎么的,林凡非常的心疼那个在他面前,连心带身子都彻底袒露的女孩,那一句句带着奶声的哥哥,妞妞喜欢你。

  哥哥,妞妞还要跟你一起玩。

  一句句都击中了林凡心头最柔软的地方,无形中升起了对她的呵护心理。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非常严肃的说道:冯院长,我跟您立的军令状,是保证治好这位患者,但并没有说必须对您说明一切治疗过程。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如果您真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那位女士,她愿意说是她的事,我作为一名大夫,是绝对不可以泄露病人隐私的。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冯可撇着嘴:哟哟哟,把你能耐的,不说就不说,我就等着看你吹的牛会不会变成打脸的巴掌!你不说立竿见影么?她是不是已经好了?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道:好倒也说不上,不过最起码不会再排斥了,要想彻底好,还得持续治疗。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冯可急眼的叫道:你这个混小子,你丫可别害我,要是赵若希责怪我给她又找了个蒙古大夫,我一定把你踢出一院!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说完,冯可拨通了秦夫人的电话,还故意开了免提,通了以后,陪着小心笑道:赵主播,你……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谁知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醇厚的声音,带着舒畅的笑意说道:你是冯院长吧?若希她太累了睡着了,那个……呃,谢谢你!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冯可一脸受宠若惊:哎呀秦书记呀,您赶过来了?那行那行,那我就放心了!呃,不打扰了,再见。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收了线,冯可再次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目瞪口呆的林凡,吧砸吧咋嘴说道:还真有两下子,算你过关了!走吧,我开好房间了,咱们今晚住下,明天回去。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林凡处在绝对的懵逼状态里,顺口说道:冯院长,难道你也需要我帮你治疗吗?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谁知冯可伸手拎住林凡冰冷的耳朵,把他拉起来一边往宾馆里走,一边说道:是又怎么样?跟我来!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l8k朵朵婚嫁网-结婚资讯门户 大家知道什么是 人体盛宴吗?就是找个身材脸蛋都绝佳的美女,躺在一张大餐桌上,身上摆满各种食物,供身边富商土豪来欣赏玩弄。

  这是对于那些富商土豪的盛宴,但是对于那些 富婆大款的盛宴你们了解么?此时的我,躺在一张宽大的餐桌上,身上摆满了各种琳琅满目的高档食物,但是对于我身边围着的富婆来说,这些食物根本入不了她们的眼,她们眼神真正在意的是我白嫩的身体。

  现在的我,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是一道盛宴,一道豪华的身体盛宴,她们一个个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像是一条条饿极的狼围绕着一块肉一样,恨不得立马把我撕碎吃了。

  人群里,有一个富婆终于忍耐不住了,伸手在我滑溜溜像是泥鳅一样的肌肤上胡乱的抚摸着,她从我的小腹一直摸到了我的大腿根,摸着摸着,猛的一下抓住了我的小二哥。

  富婆用手轻轻的把玩着,真是太大了,这辈子见过所有男人中最大的一个,她很使劲,让我下体不由的传来一阵疼痛,但是我不能出声,因为我现在是一道供人欣赏品尝的菜而已。

  我是一个在豪华轮船上做人体盛宴的人,我的职业就是每天给那些富婆取乐、观赏,我所在的这艘船,都是各地有钱有势的富婆来消遣的地方,她们出手阔绰,只要能享受到乐趣,就能大把的挥霍出钱财。

  干我们这一行是有讲究的,给富婆们做一道盛宴自然也要有好的食材,必须要那种最顶级的食材,不然对于那些富婆来说,就毫无吸引力了。

  而我之所以能被选中做成盛宴给富婆们娱乐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具有顶级食材的条件,不仅仅是因为我有着比女人更洁白光滑的皮肤,更大的原因是我那里比一般的男人都大,这在那些富婆眼里是不多见的,甚至有的没见过。

  除此之外,身子还必须是干净的,要是处男,不干净的身子,在那些富婆眼里也是不值得一看的,因为我常年不接触女人,也比较讲究卫生,下体一直是干干净净的,这在那些富婆眼里,如果不是处男,她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有了第一个富婆带头,其余的富婆也按耐不住了,一个个用手在我身上胡乱的摸着,用手抢着抚摸我的下体,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恨不得将我占为己有。

  我上桌之前我被人特意喂了点药,因为处男一般不持久,女人摸两下就不行了,做菜的人很有心思,怕到时候不行了,扫了那些富婆的兴致,所以给我喂了一种特效药。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今天就要尝尝这菜的味道!”,人群里,有一个富婆坐不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那里,口水仿佛都要流下来了,说着就掀起自己的裙子按餐桌上面上。

  富婆上来后,急不可耐的一把撕掉了自己的小裤,屁股对准了我那里就要向上坐。

  这个时候我怕了,之前下体的疼痛让我没有出声,如今让我丢了自己的贞操,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因为我很传统,我的第一次只能丢给自己爱的人,不可以不干净。

  我当时吓的慌忙起身,双手死死的保护住自己那里,说什么也不让富婆得逞,而我这个举动好似惹怒了那个富婆,她眼睛冒着火,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大怒的冲我骂道:还装!老老实实让老娘得到你!不然我杀了你!我有些害怕了,但是双手依旧护住自己的阳物,我心里的想法很坚定,就算这富婆杀了我,我也不会把第一次给她的。

  而制作这个人体盛宴的人,更是不愿意让富婆拿走我的第一次了,我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是一个摇钱树,以后还指望我赚钱呢,不是处男失了身,以后哪个富婆还愿意来花钱找乐子?一出事情,保护我的人来的很快, 络腮胡 大哥是管这艘轮船上的治安,一看出了事情,立马带着人过来了,一脸笑呵呵客气的冲那个想上我的富婆说道:田姐,这道菜能看,能玩,能摸,但是想真枪实弹,真的是不行,请您不要坏了我们的规矩。

  这个叫田姐的富婆并不买账,冷哼了一声,指着我叫道:什么狗屁规矩,不就是钱吗?你让船主开个价格,络腮胡大哥自然是不愿意的,我现在就等于是这艘豪华游船上的招牌,吸金什么的可全指望我,再高的价格也是不能让我破了身的,于是络腮胡大哥也没说话,只是礼貌的笑着摇了摇头。

  “一口价,一百万让老娘我玩一次,我要是玩开心了,后续价格都好说。

  ”要上我的这个富婆以为络腮胡大哥是在故意抬高价格,指着我冷声说着,一副显然要吃定我的样子。

  络腮胡大哥依旧是笑着摇头,也不说话,一边招呼着保镖让富婆从桌子上下来,生怕这个富婆碰坏了我那里。

  但是这个富婆就不乐意了,显得有些急眼了,见保镖要拉她下来,直接一巴掌怒甩在拉她手的保镖脸上,然后伸手猛的死死握住我那里,愤怒的朝络腮胡大哥怒叫道:妈的!老娘是给你们脸了!给一百万玩一次还不干?今天我非要玩一下了!这一下给我的疼的不行,这富婆显然没有恐吓人的意思,手死死的握住我的那里,疼的我额头冷汗直冒,吓的络腮胡大哥也是一愣,慌忙紧张的让富婆别动,有话好商量。

  这个富婆冷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商量个锤子,然后再次掀开自己的裙子,准备坐上来。

  我当时是真怕了,动也不敢动,生怕着富婆一激动废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富婆一屁股就要坐了下来。

  突然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枪声,吓的屋子里其余的富婆都尖叫了一声,惊恐的朝门口望去,我身上这个富婆听见枪声也冷静下来了,毕竟这不是美国,枪声一响代表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你敢坐下去,我就让人直接一枪把你脑袋打开花,你可以试试。

  ”,只见门口,一个带着白色面纱,身上披着长裙,面纱下一张微微隐约能看清楚的好似天仙一般清纯可人面孔,她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像刘亦菲演的小龙女一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峻。

  络腮胡大哥看见这个仙女一样的女生,表情一下变的严肃起来,毕恭毕敬的朝她叫了一声:娘娘!而站在桌子上想上我的这个富婆,看见这个叫娘娘的仙女来了,脸上之前的嚣张气焰一下不见了,神情仿佛凝固了一样,身子一动不动的,整个人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震惊,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叫娘娘的人。

  “这艘船是我家开的,现在船已经开出了公海外,我想在船上弄死两个人丢海里喂鲨鱼,分分钟的事情,不服的可以试试。

  ”,这个叫娘娘的仙女,不怒而威,冷冰冰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富婆都安静了下来,那个富婆也乖乖的从桌子上下来,一句话也不敢说,在场的人似乎都怕极了这个叫娘娘的人。

  娘娘的话比法律还管用,餐桌旁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一个个乖的像个孩子,竟然连摸都不摸我一下,围绕着我老老实实的欣赏了起来。

  一切秩序恢复正常,而这个叫娘娘的人,慢步走到络腮胡的面前,指了指我,淡淡一道:晚上把他送我房间来。

  络腮胡一点也没敢反驳,低头说了一声好的,就恭送起了娘娘,但我心里还是十分担心的,我担心晚上我被送了过去,这个叫娘娘的人会不会把我处破了?虽然她长的很漂亮,但是我也不能随便就丢了自己的贞操,我还是想坚持住自己的传统,卖艺不卖身。

  被娘娘恐吓了后,吃人体盛宴的富婆们老实了很多,也没人对我乱来了,很快到了晚上也就结束了,船上给她们每个人安排的都有年轻帅气又持久的鸭子,富婆们每个人都回自己房间享乐去了。

  而我,被络腮胡张罗着抬走,洗了一个牛奶浴,披上一道浴巾,就被送进了一个豪华大屋子里,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能感觉到,这应该是那个娘娘的房间。

  我被人放在了一张铺上了玫瑰花瓣的大床上,浑身几乎赤裸的躺在床上,之前的药效还很重,下半身反应依旧激烈,我双眼空洞的躺着,静待着娘娘来临,我知道,我今晚凶多吉少要被破处了。

  我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时间过了一会又一会,传出了一阵开门的声音,我听见开门声,心里微微颤了一下,浑身的紧张更重了。

  果然是娘娘来了,娘娘一进屋子就向我下体看了一眼,我那里很显眼,娘娘进来第一眼就注意到了。

  娘娘微微笑了笑,指着我的下体,有些挑逗的意味朝我问道:憋了一天了吧?是不是很难受呢?我表情有些尴尬,咬紧牙关没吭声,确实我整整憋了快一天了,下体胀的很痛,这药效很强,我浑身上下的燥热感就没停过,尤其是见了娘娘后,她那惟妙惟肖的身材,绝姿的脸蛋,让我下体的小二哥更厉害了。

  于是乎,我下体不由我控制的动了动,这下可好,身上的浴巾都跟着晃动了起来,我当时脸瞬间就红了,而娘娘也彻底把我这个举动当成一种回应。

  “哟,这就等不及了?呵呵。

  ”,娘娘呵呵一笑,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向床上一坐,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我的下身。

  (瓶子塞下体小说)这一下又是刺激到了我的小二哥,我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身上的浴巾也滑掉了,我整个身子和小二哥暴露在了娘娘的眼里。

  “我…我…”,我吓的话都说不上来了,我本身就有点自闭,一紧张更是说不好话,我心里真的是一点不想被娘娘破处,但是娘娘此时已经把我当成一个鸭子了。

  娘娘也有点被我的小二哥给吓到了,眼神里闪出一丝惊讶,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小二哥,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娘娘看了一会忽然躺下了,和我脸对脸的躺下,两只美腿伸在我的脸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脚丫子,轻声说道:吻。

  我愣了一下,看着娘娘,娘娘实在太迷人了,她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清香味,这股味道最能勾引起男人的兽性,不是那种香水味,而是女人身上的体香味,并且娘娘的腿很纤细,白白嫩嫩的腿上裹着一道透明的黑丝,极其的诱人。

  我虽然干了人体盛宴这一行,但是我身体是干净的,还有一点小洁癖,就算是个美女,让我亲她的脚,我心里那股可怜的自尊心和精神洁癖还是使我犹豫了起来。

  娘娘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犹豫,有些不高兴的冲我说道:你还不开始等什么呢?在这首船上得罪了娘娘是没有好下场的,我深知这一点,犹豫了片刻,还是皱着眉头,嘴巴朝娘娘的脚慢慢靠近了过去。

  娘娘的两只脚都很香,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股脚丫子的味道,这让我的压力减轻了不少,我索性一闭眼,开始亲吻起来。

  “你是不是没吃饭?劲那么小?大点劲!”,娘娘呵斥了我一声,脸上显现出了几分怒意,不由吓了我一跳。

  我确实是一天没吃饭了,浑身有气无力的,但是我怕惹娘娘不高兴,于是加重了几分力道,在娘娘的脚丫子上亲吻了起来。

  我这力气一重,娘娘的表情就有些享受了,不时嘴巴里还发出轻轻的哼声,我看着娘娘享受的表情,不由心里暗香,都说女人都有特别的地方,摸起来对于女人的触感比摸那里还舒服,原来是真的,看来娘娘的特别之处就在两双脚丫子上了。

  我亲吻了一会,娘娘好像不满足了,指着她的两个小脚,指挥着我,不要放过每一处地方,还让我加快速度和力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娘娘忽然掀开了自己的长裙,露出自己的那里,对我说:快!过来!我愣了一会,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女人的下面,我有些脸红,更有些嫌脏,愣了半天久久不动。

  娘娘有些急了,她正是舒服的时候,见我半天不动,气乎乎的冲我叫道:你赶紧!不然老娘现在叫人把你丢海里喂鲨鱼!我害怕了,我相信娘娘绝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死了没什么,我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寄钱回去,我肯定不能死在这,想起来我那生病需要钱的妹妹,我也不在乎什么脏不脏了,我嘴巴对准了娘娘的那里,眼睛猛的一闭。

  娘娘似乎特别舒服,声音也越叫越大,一声高过一声,身体还不停的抖动了起来,下身奋力的迎合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舌头都麻木了,娘娘才一下推开我的头,躺在床上不停的娇喘着气,好像也有点累了。

  而我,立马一脸难受的跑下了床,到了卫生间疯狂的漱口,还干呕了几声。

  我漱完口回来,娘娘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冷眼看了看我,十分轻蔑的冲我说道:你一卖身的,以后估计也是干鸭子的,还嫌弃上我来了?娘娘这一句话,把我说的一股怒气涌上了心头,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低声羞愤的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为了我在医院的妹妹,我打死也不会来你们这种地方。

  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或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刚才那一瞬间让我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但是说完我自己吓的不行,紧张后怕的盯着娘娘,可能我是这艘船上唯一一个和她顶过嘴的人,我不知道自己死的会有多惨。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话说完,娘娘并没有流露出很生气的表情,反而是眼神奇怪的看了看我,随后竟然淡淡一笑,手伸进自己兜里,似乎在掏着什么。

  “有点意思,这个你拿着。

  ”,娘娘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用笔写了一串数字上去,然后朝我递了过来。

  我看着支票上两万的数字,双手发颤的接了下来,这剧情反转的太快,快的没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本以为娘娘不杀了我,也会废了我,但是没想到她丢了一张支票给我,还是这么大的数额,我来船上这么久了都没挣到这么多钱。

  娘娘把支票给我后,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了出去,走出去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有些调侃意味的指着我的那里说道:给我留着,我高兴的时候说不定就尝尝是什么滋味。

  娘娘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我,我看着自己手里的支票,感觉很不真实,我明明也没做什么,身子也没被破,居然就得了两万块钱,这可比我天天躺在桌子上,给人当玩物挣的那点油水强的多的多。

  我当时正高兴的想着我妹至少一个月的医药费有着落的时候,门口忽然闯进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 柳姐,她是我的管制人,就是我做人体盛宴,被打赏的所有小费,那些富婆在我身上花的所有钱,都是要经过她的手里,然后给我分红。

  但是这个柳姐极其的压榨我,我下铺的小六跟我说过,我一出场一天的净收入就是几十万,而柳姐每次给我的出场费只有些许的一千多块钱,我一个月就出场不到五次,一个月五千多根本不够我妹躺在医院里的花销。

  可人在屋檐下,柳姐告诉我,如果我不满意,随时可以滚,但是身上能不能健全的离开就说不准了,我也不敢反抗什么,一旦有些怨言,就要遭到柳姐随从的暴打。

  “哟,挣不少啊,挺有面的啊,让娘娘给你亲自开支票。

  ”,柳姐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把我手里的支票给夺走了。

  我见柳姐把支票抢走了,一下就急了的叫道:你怎么能这样?这钱是我自己挣的,不是摆菜挣的,你凭啥全给我拿走了??我话音刚落,柳姐二话不说一耳光清脆的甩在了我的脸上,冷笑的看着我,呵呵一声道:你的?我跟你说明白的吧,只要你在这条船上,你挣的所有钱都是老娘的,你要是不乐意也成,我现在就让人给你丢下船进海里喂鲨鱼。

  我咬着牙,硬生生的把怒气按肚子里咽了下去,我知道柳姐真能干出这种事情,在这艘豪华游船上,她们这帮人就是一手遮天,大半夜的把你丢下海里,连杀人的证据都找不到,而我也不是怕死,我只是怕我死了,我妹妹没钱看病了。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柳姐把我的钱全拿走了,而我一句话也不敢说,默默的忍气吞声的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回了试衣间把我原有的衣服给穿上。

  穿上了衣服,我就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我妈接的,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我跟我妈还有我的 小妹相依为命,可就在最近,我小妹又患上了尿毒症,在医院需要大笔的医药费,我实在没了办法,经人介绍才来到这么一艘豪船上工作。

  我今年刚满十八,因为我小妹的病辍学了,找工作找不到,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来挣这一份卖肉钱,如果不是绝境,谁又愿意这么作践自己呢?电话里,我先跟我妈短暂性的问候了几句,随后将这个月挣的五千多块钱,都转给了我妈,让她不要为钱的事情来操心,我来想办法,随后问了问我小妹的情况,就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面朝大海叹了一口气,这一个月挣的五千多对于我小妹的病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如果我再不想办法更快的弄到更多的钱,我小妹的病就有危险了。

  我忧愁了一会,就回了自己船上的屋子准备睡觉,可刚回到自己屋子里,隔壁传来的声音就让我难以入睡,是一阵阵的女人娇喘声,而且声音还越来越大。

  隔壁住的人我认识,叫许莹莹,以前也是干人体盛宴的,但是现在女模人体盛宴不景气了,男人一般都喜欢真枪实弹的,所以这个许莹莹现在就在船上赌博区域当一个荷官。

  我和许莹莹的屋子就隔了一堵墙,一点不隔音,说的夸张一点就是她那边放个屁,我这边都能听到,更别说干那事情的叫声了。

  耐不住好奇心,我想起我们俩隔着的墙上有个小窟窿洞,能清楚的看见隔壁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带着好奇心,小心翼翼的趴上去看了看。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