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成人情趣 >

jux307

jux 307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 村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身子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


  ” 李芳 说道


  “自个儿不爽。


  要不你用口……”“滚滚滚……”李芳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呢。


  回家叫你老婆帮忙去!”村长看着李芳,严肃起来。


  “李芳,你今天不对劲。


  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


  说完我真的要来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我暗暗将村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


  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李芳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村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李芳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李芳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村长抱住李芳,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村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李芳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李芳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村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要。


  ”李芳说道。


  “什么!”村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要?”“我去解手。


  ”李芳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来也得来!”说罢硬是将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强来。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村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林清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 放了出来。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村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有声音吗?”李芳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村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


  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村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村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村长大喝:“站住!”我没理会村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村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 张小北?”村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村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 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村长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说,在 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李芳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村长语重心长地道,“李芳,你要找 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张小北这种的啊。


  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你不信就算了。


  ”李芳说,“小北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在水桶里?”村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 张继文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李芳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


  ”村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


  听说了张继文的事。


  听他们说,要张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张小北——”村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会有事。


  我身为村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谢谢,谢谢。


  ”我很感激。


  抛开村长刚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村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张小北,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给张继文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话吗?”“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村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我来到林清清那儿时,林清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村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继文陪葬。


  ”我说着,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林清清却说:“我才不回去。


  得张继文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村长打着手电筒和李芳离开了果园。


  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


  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


  李芳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什么!”林清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虽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体挺拔的胸部隐隐可见,如梦里看花,意味深长。


  “你还看?还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哼,张小北,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林清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林清清吃了。


  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坚决要在张继文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


  一打听,张继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林清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张小北,快跑!”我回头一看,林清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张继秦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张继秦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张继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张继秦等人,对林清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


  ”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我只有挡着张继秦他们,才能给林清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


  ”张继秦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耳边突然传来清水仙子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上!”张继秦将手一挥,“打断张小北的脚,抓住林清清!”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扑来。


  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


  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张继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陈月讲述:我和 老公是姐弟恋。


  在他之前,我和3个男人 恋爱并同居过。


  和老公恋爱的时候,为了避免误会,我掩藏了我的情史。


  总觉得老公像小孩子,凡事都得哄着他。


  结婚很久之后,我俩开玩笑似的讲起各自的 感情经历。


  他向我 炫耀曾经有好多女孩子追他,而且还发生了亲密的关系。


  我也没忍住,向他讲了我的感情经历。


  我随便讲了一些之后,他一直追问,我觉得反正 都是过去式了,说出来也无所谓。


  没想到老公对此问题特别的敏感,从那以后每次吵架的时候都拿这事说事,说我骗了他。


  我则骂他小心眼。


  那之后他总对我挑三拣四,他是真的在乎我过去?还是厌倦了现在的我?我能明显感觉到我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谁没有个过去?斤斤 计较有意思吗?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老公炫耀 泡妞史却又计较我的那点往事回复陈月:很多人在恋爱的时候说不介意对方的过去。


  其实谁都想对方是自己的唯一。


  尤其是像你这种情况,婚前 隐瞒了事情的真相,既然隐瞒了就应该永久的瞒下去。


  无论他怎么说不在乎,他都是在乎的。


  也许他的那些经历都是编出来逗你玩的,但是你却傻乎乎地全盘托出,他当然会有一种吃亏上当的感觉。


  所以,以后不要轻易讲起自己的感情历史。


  因为你说出来这些东西不会对你当下的生活产生任何的积极(两性口述小说)作用。


  反而会让对方误以为你是随便的女人。


  你俩是有感情基础的,当下他只是心理不平衡而已,和你发生些摩擦在所难免。


  过了这个焦虑期,可能他心里还会留下阴影,这就需要你多一些感情上的付出,和心灵上的交流,来感化和消解他的猜想和疑虑。


  并不一定非要在某些事情上妥协,那样只会让他更加的多想。


  老公炫耀泡妞史却又计较我的那点往事延伸阅读:名导原配揭秘 林逸怀里抱着药箱,到小柳村时,天已经擦黑,灰蒙蒙的。


     一股尿意袭来,他疾步朝着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站到根青竹前面放下药箱。


     正想要放水时,林逸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拉着一个少妇急急忙忙的朝着小树林里面冲来。


     林逸顿时吓的一哆嗦,来不及多想,赶紧蹲了下去,将自己给隐藏在一旁的杂草堆中……   那壮实的男人拉着少妇进入小竹林后,猴急的紧紧搂住了少妇,腾出一只手就要去扯裤子……   等会儿……   少妇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 的说:你急什么,这种地方不会被人发现吧?   不会的,赶紧给我,我忍不住了……   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见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经有数,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少妇不悦的瞪了壮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个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发现,把你给废了?   壮男嘿嘿 一笑,一脸得瑟的说: 王志强正忙着照顾他那快死的老娘,现在是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工夫管我给他戴绿帽子?!   少妇白了壮男一眼,说:听说他请了镇上林家医馆的人来给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医馆虽说在镇上挺有名气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这老婆子熬不过今年冬天了……   呸, 张铁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当着我的面诅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诉王志强去。


     叫张铁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诉王志强,我就敢告诉他,你给他戴绿帽子。


     说话时,他又是一笑,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地在少妇身上乱摸起来。


     去你的。


  少妇红着脸娇媚一笑,朝张铁柱瞥了一眼,说: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壮实的像个牛犊子,才不会和你好!   张铁柱听了少妇的话脸色有些愤怒,咬牙切齿的说: 李秀云,你这娘们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说着话,他一把伸向李秀云的短裙。


     少给老娘废话,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事儿,老娘待会儿还得回去,出来时间长了会被王志强怀疑的……   嘿嘿……现在轮到你这娘们急了吧。


     这会儿张铁柱倒是不急了,一双厚实的大手探向李秀云身上,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道:老李头承包鱼塘的时间快到期了,你得帮我……   我……我怎么帮你,又……又不是我的鱼塘……李秀云气喘吁吁的说道。


     张铁柱双手狠狠的揉搓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   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了……   张铁柱满意一笑,嘿嘿,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   躲在草丛中的林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岛国片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随着张(豁达大度)铁柱这话,林逸就看到他的那只大手已经不满足于有衣服隔着,直接一把将李秀云胸前的纽扣解了开,然后迫不及待地扯开了衣襟。


     林逸很快就看到了那像羊脂玉一般的雪白直接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摇晃着,那诱人雪白上的那两抹红色,让他看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咬上一口…… 林逸看的快要火焰焚身了,突然,一只大黄狗从外面蹿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他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起来。


     而这狗叫声巧合也引起了那张铁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见草堆里跳出个大小伙子,吓的尖叫一声,赶紧把准备干事的张铁柱推开,慌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标,不敢多待,怀里抱着药箱,慌忙朝着竹林外面奔去……   等林逸离开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这次死定了,刚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见了。


     张铁柱男人眯着眼睛说: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秀云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张铁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想死别拖累我!   她气的一把推开张铁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继续说:现在只能祈祷那小子不认识咱们,否则,如果被王志强知道,咱们两都要倒霉。


     ……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   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   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   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


  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 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   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 小林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那人,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颇有有几分姿色,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   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 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嫂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


  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话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放得开的!   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被玩弄的颤颤巍巍,那诱人的娇躯,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心情再次被撩拨起来…… 在王志强的带领下去了他家,给躺在床上的老太太把脉看了下后,林逸发现其实就是高血压发作,去医院拿点降压药就能解决的事。


     可却被野郎中开了几剂药性霸道的草药,险些要了老太太的命。


     好在王志强及时找来,配合药和自己的针灸,这几天就能有所好转。


     得到自己明确的答复,王志强松了口气,满口的感谢恭维,而林逸则客套的回应着。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   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   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


  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


     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   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嫂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这边……   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身上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嫂子漂亮吗?   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嫂子……你……   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自己身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去,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等会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


  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   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   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   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有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   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李秀云并没有满足当前的状态,动作温柔的亲了上去。


     舒服么……娇媚的声音在林逸耳边响起。


     林逸无法开口,李秀云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


     恍惚间,那种无边的舒爽让林逸浑身说不出的舒坦,无边的困意席卷而来……   次日清晨,天大亮。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睡梦中的林逸吵醒,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见自己旁边并没有李秀云,他眨了眨眼,顿时有些郁闷,敢情是场梦,那娘们骗自己!   想到李秀云那诱人的娇躯,他越想越挠心。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


     小林,该起床吃早餐了。


  门外传来李秀云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响,门从外面被推开。


     见李秀云带着媚笑的走进来,林逸回过神,赶紧用被子挡住身体:嫂子,我正在穿衣服,你先回避一下。


     咯咯,还害羞哟,嫂子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逸朝李秀云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怕你个毛线,早晚老子要把你吃了! 吃过早饭,林逸交给王志强一张药方,吩咐他去市里的中药店抓药,并再三嘱咐,千万不能逗留太久,因为他母亲的病已经容不得继续拖下去。


     王志强在拿到药方后借来了辆面包车,开着车子急匆匆的朝着市内赶去。


     林逸也没有怠慢,生怕耽搁了老人家的病情,直接开始施针,银针行云流水的扎下,李秀云看林逸施针,完全就好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表演。


     等林逸针灸结束,李秀云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看林逸时的表情多了崇拜之色。


     看着林逸那张俊朗的面庞,她眼中越发火热。


     病人需要休息,我们出去说。


  林逸将药箱收拾好,走了出去。


     两人到了一楼,李秀云殷勤的为林逸到了杯茶,然后笑眯眯的说:小林医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林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谦虚的笑道:只能算一般吧。


     听到这话,李秀云眼中一亮:你能治疗脊椎病吗?   暂时可以缓解,不过想要彻底治愈需要一段时间。


  林逸没有多想,直接回道。


     那你帮姐治治这脊椎病吧,如果能够治好,嫂子会好好报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说话的时候故意微微将腿张开,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长腿上瞅了一眼,见李秀云把目光投来,他尴尬的咳嗽一声,故作正经的说:报答就不用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李秀云笑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治?   林逸回答说:先针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娇羞地舔了舔红唇:我有些害怕,可以推拿吗?   自然可以直接推拿进行缓解,不过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听到李秀云这话,林逸心头一热,这娘们是要勾引自己了?   李秀云嘴角微微上扬,目光扫过林逸俊朗的脸蛋,心头一阵狂跳:没事儿,我先试试你推拿的手艺。


  说完,她起身将堂屋的门给关上,继续说:你等等,我去卧室换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很快,李秀云换了一身紫色轻纱长裙睡衣,浑身散发着一阵幽香走到林逸面前,这轻薄的睡衣,将那雪白的高耸,两条雪白的玉腿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小林医生,我这睡衣好看吗?   李秀云见林逸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顿时露出得意的媚笑。


     回过神林逸心中虽然一阵狂跳,跟着李秀云进了屋,却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就躺床上吧,我帮你推拿。


     好的,你来吧……李秀云整个身子趴在了床上,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就如同一个待宰羔羊一般。


     林逸望着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浑身有些燥热不安起来,伸手去撩开李秀云睡衣,见李秀云后背洁白如玉,竟然毫无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涟漪。


     可以开始了么?李秀云能想象得到,林逸看她所露出的火热眼神,心里一阵得意,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林逸喉咙哽咽一下,点头说:你的颈椎病只是轻微的,我推拿就能帮你治的差不多。


     说着,他暗自运力,接着双手朝着李秀云后背贴去。


     哼哼……双手掌贴在李秀云的后背,使得李秀云身子突然敏感的绷直。


     是不是很舒服?林逸笑着询问。


     是的。


  李秀云一边说话一边哼唧,感觉再说下去恐怕又得出声,于是干脆不说话了,死死的咬着银牙,闭口不言。


     朝下些,那里也有些酸疼……   正当林逸双手在她后背轻轻推拿时,李秀云突然喘着气说了声,他习惯性的将手顺势挪了下去。


     对……再往下……再往下……   可随着李秀云的使唤,林逸的手不断下滑,当指尖碰到那挺翘的臀部时,他的心头顿时一阵火热,因为他的手突然碰到了那挺翘的屁股上…… 嗯……   随着林逸这么碰,李秀云的娇躯不自觉的绷紧了些,随即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娇喘,不过让林逸意外的事,她并没有开口阻止自己。


     难不成这娘们是要趁着自己男人出去,勾引自己?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林逸火热的心头顿时增添了几分热度,看着这挺翘的丰臀,他没有继续墨迹,抬手就朝上面覆了上去。


     既然这女人要勾引自己,那自己也别墨迹了,正好尝尝女人是什么滋味。


     没有再多想,林逸直接伸出双手,轻轻的放到了李秀云那高翘的丰臀之上,感受到那温润的弹性触感,林逸忍不住轻轻捏了一把。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