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big vagina xxx

big vagina xxx


我叫謝正依,剛生出來的時候就被遺棄在醫院門口。


  幸好被我的養 父母收留,否則早就凍死街頭了。


   養父母是一對憨厚的農民,他們還有一個兒子,比我大六歲,我倆便以哥弟相稱。


  在養父母家度過了歡樂的十六年后,我去了省外讀高中,而哥哥則學成歸來,在村里當了村官,又討了老婆生下個女兒。


  就在我準備努力學習,回報父母的時候,他們卻在鎮上被一個富二代給撞死。


  那人的父母連夜找到我家,給 了我哥哥一百萬,才將這事壓了下去。


  我得到消息后怒不可遏的沖回村里,可事情已然落定,無法改變。


  況且哥哥為了給他女兒上學讀書,也花了不少錢,他對我再三做哀求,我才放棄追究。


  可也看破世事,不再回去讀書,帶著哥哥給我三十萬離開了村子,四處流浪。


  天南海北,花天酒地的逛了幾個月,錢也花去了一半。


  有一天我喝醉酒后走夜路,半路沖出來幾個人要搶劫,打了我一頓,我寧可不肯交出錢去,就在危在旦夕的時刻,一個老道士沖出來把歹徒們打跑,救了我一命。


  他見我淪落天涯,很是可憐,就把我帶到了附近蒼翠山上的道觀里,又熬藥給我療傷。


  我送他錢, 他也不要,說了一番‘人生苦短’之類的大道理后,就讓我留在道觀里,做了他的徒弟。


  他其實也不教我什么,就讓我給他干活,作為回報,他每隔一天就會熬制一種特殊的藥讓我喝下,說是可以強壯 身體,對男女合歡之事也有輔助的奇效。


  過了一年,老道長留下一封信離開了,信中將那藥的配方給另外,讓我按時服用,等我二十歲的時候,就能下山去了。


  轉眼又過三年,我已然是個二十歲的大小伙子。


  也不知是否那藥起的效果,現在的我身高提拔,面容英俊,星目劍眉,有時望著道觀后院里的那口古井,我甚至會對自己的倒影發癡,真是太帥了!至于我的 小兄弟,也確實粗壯堅硬,只可惜一個人在山里待著,實在寂寞,它再威武也無用武之地,好幾次差點憋不住沖下山去。


  這一天,便是我的二十歲生日。


  天剛亮,我就早早起床洗漱一番,吃了特意準備的野味當早餐后,我收拾好行囊,仰天疾呼一聲,“花花世界!我回來了!”下了蒼翠山,我一路南行,到了附近鎮子后坐車先去了縣城倒車,然后又坐大巴顛簸了五個小時,才終于回到了我長大的地方,‘望龍村’。


  望龍村在望龍山上,雖然環境怡人,但條件十分的艱難,交通不便,村里自然窮困無比。


  坐著摩的來到望龍山邊,那司機說什么也不肯給我送上去了,說這山路泥濘難行,怕把摩托車干報廢了。


  到天將黑的時候,終于來到了村子口。


  在村口呼吸了下新鮮的空氣,心中充滿了懷念,這就是我夢里的故鄉啊。


  走進村子,借著路燈找到養父母的家,我猶豫一番后,正要敲門,那門卻吱嘎一聲,自己開了。


  “你是?”開門的是個三十五六歲的少婦,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略顯豐腴,但樣貌極是精致,可說是風韻猶存,她上下打量我一番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你是···正依?謝正依?”“嫂子!你還記得我!”我和嫂子其實相處不多,可她卻還能記得我,讓我著實有些感動。


  嫂子點點頭,將門讓開,與我一起進到屋里大堂中坐了下來,她眼睛有點濕潤,“這些年你都去哪了,你哥總讓我打聽你的消息,可是一個 女人能有啥能耐呢?”我聽到這話,心中有點沉,當初若是不是哥哥貪財,我也不至于賭氣離開。


  他如果想找我,親自找就是了,何必讓老婆替他幫忙,難不成還怕找我會耽誤了他的仕途? 嫂嫂見我臉色發陰,搖頭嘆氣,“正依,別怨你哥了,他并不是貪錢,只是想給美潔找一個好學校,你走后,他一直很愧疚。


  況且···”嫂嫂說著,眼淚滴落下來,“你哥去年因為犯錯,已經被抓去坐牢了。


  ”“坐牢?我哥怎么了?”我大驚,畢竟是兄弟,急忙發問,嫂嫂才告訴我,哥哥收受賄賂,被人舉報了,要蹲六年的牢。


  “嗨!不說這些傷心事了,你剛回家,嫂嫂 給你做點吃的去。


  ”嫂嫂說著,急忙向廚房走去。


  正這時,門又被推開了,進來個十六七歲的姑娘,梳著馬尾辮,眉眼和嫂嫂頗為相似,應該 是他們的女兒, 謝美潔


  嫂嫂年輕時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謝美潔打小也是個美人坯子。


  只是我離開的時候,她還才是12歲的丫頭,這四年過去了,想不到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小美女了,我差點不認識她。


  她看到我先是一愣,臉上有些警惕,但旋即發覺我有點眼熟,再加上我這頗為不俗的外貌和迷人笑容,她打消了不少警惕,笑聲問道,“你是誰呀?”“美潔,他是你謝正依叔叔,快打個招呼,去給他倒杯水!”嫂嫂從廚房走了出來,對女兒道,又皺眉,“你怎么這么晚才回來?我之前還準備出去找你了。


  ”謝美潔喊了我一聲‘叔叔好’,又低聲道,“在學校做了會兒作業。


  ”說完像怕嫂嫂再問,急忙把書包放到一邊,給我倒了杯白開水來。


  記得以前哥哥當村官時,家里常備茶葉來招待客人,想不到現在卻只有白開水,估計他坐牢后,家里也沒什么客人來了。


  我謝過美潔一聲,一邊喝茶一邊唏噓著。


  “叔叔,我還記得你呢!”謝美潔打量著我道。


  我喝著水,笑了笑,“是嗎?記得我什么?”“你帶我去后山摘過野果子,去河邊釣過魚。


  ”聽著她的話,我陷入往昔歲月中。


  時光如此美好,只是永遠無法停留。


  過了一陣,嫂嫂做好飯菜端上來了,我也確實餓了,當即大口吃了起來。


  “正依,慢點吃,鍋里還有呢!”嫂嫂見我吃的香,她也很開心,不停給我夾著菜。


  吃過飯,嫂嫂讓美潔去做作業,以備高考,她則去廚房洗碗。


  我也過去幫忙,她就問我這幾年去什么地方了。


  我便把這四年多的時間經歷,和嫂嫂說了一遍,她聽完后欣慰的點點頭,“和一個老道士過幾年也好,就當修身養性了,總比在花花世界走了歪路好。


  ”快到深夜了,嫂嫂給我收拾了一個房間讓我休息。


  我躺在床上,恍惚又回到了蒼翠山的道觀里,猛地驚醒,才想起我已經回到故鄉了,不由欣慰。


  過了會兒,我又睡了過去,但很快又被一陣尿意憋醒了。


  起身后才發現我不止想尿尿,連下身也硬如鋼鐵,想起剛才做了個夢,夢中我和嫂嫂依偎在一張床上,正做著那羞人的事情。


  該死!怎么會做這種夢的?我暗罵自己一聲,起身向衛生間走去,但因為下體挺直著,便弓著腰行走。


  因為剛醒來,睡眼朦朧,走到衛生間時發現燈亮著,也沒多想,推開門就拉開了褲子,小兄弟蹦了出來。


  “啊!”衛生間里發出一聲驚呼,但立刻就被捂住了。


  我也吃了一驚,忙收好小兄弟,再仔細看,卻見嫂嫂正在衛生間的蹲坑上,穿著一身簡薄的紗衣,胸口的兩大團露出了大半,而那胸口出現了若隱若現的兩點深紅。


  她此時正手捂著嘴,滿臉的驚恐。


  我呆了半響后,急忙捂住眼睛,“對不起啊!嫂嫂,我真不知道你在里面···”說著,我急忙轉身出門。


  想回房間去,可發生了這種事,不解釋一下就走,是不是不太好?況且我那尿意也催得緊,若是回房間,怕是一晚上都別想睡著了。


  正躊躇的時候,衛生間的門開了,嫂嫂一臉緋紅的走了出來,眼睛都不敢看我。


  “嫂嫂,我···”“別說了。


  ”嫂嫂打斷了我的話,“不怪你,這衛生間門壞了一直沒修,好了你趕緊進去上吧。


  ”我點點頭,急忙鉆了進去。


  站在蹲坑上,我卻無論如何也尿不出來。


  小兄弟實在太堅挺了,而且滿腦子都是嫂嫂的身體風景,根本收不了力道。


  我只好閉上眼睛,腦子里幻想蒼翠山的風景,總管尿了出來。


  走出衛生間,卻驚訝發現嫂嫂正站在門外。


  “嫂嫂,怎么還不回去睡啊?”我心中居然隱隱有些期待,但又不知在期待什么。


  她猶豫著開口,“那個···正依,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說出去,不然弄出誤會就不好了。


  ”我松了口氣,心中的失落轉眼即逝,“放心吧,嫂嫂,這事你不說我也知道的。


  ”她點點頭,輕手輕腳的向自己房間走去,她和女兒隔壁兩個屋,怕把謝美潔吵醒。


  望著她的婀娜背影,我心中蕩漾,少婦對少年的吸引力是無與倫比的,我自然也是。


  可想起剛才衛生間的一幕,我那因興奮而巨大的小兄弟正對著嫂嫂···我又弓起了身子,不敢多想,急忙回了房間去。


  躺在床上,我根本睡不著,睜眼閉上都是嫂子那輕紗包裹的酮體。


  終于,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輕輕起床,也不穿鞋,躡著腳向嫂嫂的房間走去。


  來到嫂嫂房間門口,我本打算在門縫里偷看她兩眼,卻發現她根本沒鎖門。


  想來也是,以往都是母女兩人在家,何必鎖門。


  我感到呼吸急促,本想遠遠的看她一眼,以緩解心中火熱就算了。


  可一看到嫂子,我就更熱了,她以一個側躺的姿勢在涼席上,身體就像群山一樣起伏,線條優美。


  她正均勻的呼吸著,我仔細聽了一會兒,確定她睡得很香,才悄悄又近她兩步,終于與她只有一臂之距。


  我借著窗外射進來的月光,仔細端詳看著她胸前那兩點。


  雖然她已是少婦,但那兩點卻還如少女一般粉紅。


  她突然‘嚶嚀’一聲,翻了個身子。


  嚇得我差點跳起來,急忙又躡腳離開,回到了自己房間里。


  躺在床上,再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到胯下,足足抖動了半個小(倆性故事)時候,我才一泄千里。


  第二天起床,我仔細檢查了會兒床,發現沒有留下證據,才放心的去衛生間洗漱。


  謝美潔正在洗臉,和我 笑著的互相打了招呼。


  嫂嫂聽到我的聲音,讓我過去吃早飯。


  我和謝美潔洗漱完畢,來到桌前,嫂嫂看到我還是有些不自在,低著頭為我倆盛粥。


  吃過早飯,謝美潔就拉上書包準備出門,此時是白天,在眼光下我才發現這小妮子發育的相當不錯,前凸后翹,身材已是極好,等她成年后,必定和她母親一樣是個美人。


  她正要和我打招呼離開,見我盯著她身體看,面色一紅,一跺腳跑出去了。


  “這丫頭,撒什么瘋呢?”嫂嫂無奈的看著謝美潔的背影,又對我道,“正依,一會兒咱倆去給你父母上個墳,你和他們好好說說話。


  ”我想起養父母對我的好,點了點頭。


  先在村里小賣部買了些黃紙和蠟燭,再帶了一瓶養父最喜歡的燒酒,去了后山的祖墳。


  來到墳前,嫂嫂燒紙,我給爺爺斟酒,和他講了我這些年的經歷,為當年沒有堅持為他們討要公道而愧疚大哭,嫂嫂也在一邊抹著眼淚。


  我們在這里哭著,聽到附近也傳來女人的哭聲。


  好在現在是白天,不然還真有嚇人。


  我和嫂嫂燒完紙后,互相攙扶著離開,路過一個小墓,看到一個二十五六歲,穿著粉紅色薄衣的女人跪在目前,一邊燒紙一邊哭,她聽到我們的聲音,擦了擦眼淚,回頭看去。


  這才看到這女人的面貌,長得真是不錯,雖沒有嫂嫂面容精致,但五官清秀,一雙鳳眼格外靚麗,只是噙滿了淚水,讓人心疼。


  當她看到嫂嫂的時候,與她點了點頭,又回了頭去。


  我與嫂嫂走遠一些,才向她打聽這女人是誰?嫂嫂嘆了口氣,“她叫 韓婷燕,命比我還苦,之前跟別村一個 男人結婚,結果沒幾天那男人喝醉酒栽河里淹死了,后來四年前也就是你最后一次回村的時候,她又嫁給我們村一男人,結果兩人還沒來得及生孩子呢,那男人又得了急病,一個月后就去了,那男人的寡娘因為思念兒子,跟他前后腳走了。


  后來十里八村的人都說她克夫克婆婆,沒人敢要她,她就在那男人留下的屋里一住就住了五年,慘啊!”聽了嫂嫂的話,我望著遠處的韓婷燕,也對她萬般同情,卻也無可奈何。


  我和嫂嫂回家的路上,她突然想起附近田里還有些農活,便讓我先回去,她去田里干完了就回家。


  我想幫忙,她也說不需要,堅持讓我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前面有三個半大 小子與我擦肩而過,都一臉壞笑,勾肩搭背的說著什么,我隨便聽了一耳朵,“嘿!快走!小寡婦又哭墳去了!”“整天哭哭哭,有什么意思?咱們去和她說說,要實在憋得慌,咱三個就吃點虧,幫幫她!”我開始還沒在意,走過一段路后,越想越不對勁,急忙往祖墳的方向跑去。


  剛到那里的時候,卻看到那三個小毛頭大笑著撿地上的石子,往韓婷燕老公的墓碑上砸去,韓婷燕急得都快哭了,左右跑著阻擋他們的石子,口中哀求,“求求你們了!別在這里調皮了!快走!”那三個小毛頭嘴里不干不凈,“韓寡婦,讓我們瞧瞧你的奶子,我們就不砸你老公了!”我聞言心頭怒起,不帶這么欺負寡婦的!一個猛子沖過去,揪住其中一小子,掄著他向另一個小子砸過去,兩人重重疊到了一起,在地上哀嚎起來。


  另外那個小子想跑,我抓起地上一石子照著他小腿飛去。


  他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我把三人揪到韓婷燕老公的墳墓前,“跪下,磕三十個響頭,磕一個道一個歉!”三人看出我的厲害,都哭喪著臉照做了,韓婷燕本來還想阻止,被我用眼神拒絕了。


  三小孩磕完頭后,才趕忙離開了。


  “謝謝你。


  ”等這里沒人了,韓婷燕才對我用蚊子一樣的聲音道。


  我看著她梨花帶雨的樣子,心嘆為何老天要如此為難這個美麗的女人,連嫁二夫都死也就算了,還要被人說閑話,挨欺負。


  不用謝。


  ”我擺擺手,又道,“看不慣而已,再有人找你麻煩,去周清家找我,她是我嫂子。


  ”她咬著嘴唇,頭微微一搖,似乎想拒絕,但想了想,又用力的點點頭,“嗯!我記住了!”看著她那美麗的鳳眼,似乎有別樣情愫一閃而過,但我沒多想,只當是謝意,轉身離開了。


  又回去的時候,閑來無事,便去嫂嫂的田地里幫她忙活了一陣,到中午的時候,才跟著她一起回了村里。


  謝美潔已經回了家,嫂嫂燒好午飯后,我們三人有說有笑的吃完了。


  吃過飯,我在村里溜達著散步,卻聽到身后有腳步和嬉笑聲,回頭就笑,“謝美潔,你跟著我干什么?”“嘻嘻,叔,你為什么比我爸帥,還比我爸高大威猛?”她走到我跟前,笑著問道。


  我因為怕多事,就沒把老道長給吃藥的事情告訴嫂嫂,此時自然也不會告訴她,便隨口 說道,“你也知道我是你爺爺奶奶收養的,天知道我原來父母是什么基因。


  ”說到親生父母,我有點黯然,又道,“你的書包呢?怎么還不去上學?”“我···我不敢去。


  ”她也有些黯然,猶豫著道。


  我愣了一下,“為什么?”“我在學校得罪了個小太妹,她叫了幾個社會上的混子,說下午見到我就打。


  ”她低聲的道,一臉害怕。


  “豈有此理!”我頓時怒了,“這還是教育人的地方嗎?敢欺負我妹妹!你帶我去!”她先是一喜,“叔,你要幫我嗎?”“不幫你幫誰?咱可是一家人!”我說著話,帶著她往家趕去,“走,先去拿書包!帶我去你學校,不信治不了這幫混子!”拿了書包,謝美潔帶著我下了山,來到了附近一個學校門口。


  這學校其實就是小學,初中,高中三合一體,等于把附近農村的學生都集中到了一起。


  而此時正是午休,學校門口正有不少學生進進出出,有說有笑。


  “人呢?在哪?”我對謝美潔問道,心中居然還有些期待。


  我以前也是在這學校里念完了小學和初中,那時候在學校里就是出了名的刺兒頭,到處打架惹事,差點被開除,后來還是養父母一家和我語重心長的談了一宿,我才痛哭流涕的改變,成了個好學生,以優異成績去了省外讀高中。


  想不到兜兜轉轉幾年,又回來和這里的混混打架,真是人生一輪回啊。


  謝美潔四處望了望,突然指著正向我們走來的六個年輕人道,“那里!他們過來了!”我往那幾人看去,五男一女,只有那女的穿著校服,但也沒個正經樣兒,還特別丑,其他五男都穿著五顏六色的古怪衣服,一臉的流里流氣。


  “騷貨!還敢來!”校服女走到我跟前,指著謝美潔尖聲罵道,“敢勾引我看上的男人,看我今天不扒光你的衣服!”啪!她的話沒說完,臉上就挨了重重一耳光,身體轉了一圈摔倒在地上。


  其他五個混混都愣了,其中一個嘴里的煙都掉在了地上。


  校服女捂著面孔愣半響,突然朝那五人又苦又叫,“你們是死人啊!我被那騷貨帶來的人打了,趕緊給我打啊!”那五人這才回醒,都怪叫著向我沖來。


  我這些年在蒼翠山上修煉,平時就以打鳥捉獸為食,練得好身手,再加上那藥的輔助,和我本來就有一股子力氣,打起架來可說以一當十,對這幾個‘古惑仔’看多了的小混混,根本不在話下。


  那五人還沒到我跟前,我就將腳邊一塊石頭挑起,朝著其中一混混砸了過去。


  他哀嚎一聲倒下了,另外四人愣了一愣。


  就在這當口,我已經沖到了他們跟前,也不用什么大身手,給了其中兩人的肚子分別一拳頭,頓時都捂著肚子躺下了。


  另外三個假裝,扭頭就要跑,我沖過去揪住其中兩人的頭發,用力一撞,二人頭發暈的躺下了。


  看到最后一個,我陰惻惻一笑,沖過去照著他褲襠一腳,他連哼都哼不出來,夾緊兩腿坐下了。


  我這一通打,引來了周圍所有學生的目光,都帶著崇拜的望我。


  那校服女眼睜睜看著自己帶來的五人被我一一擊倒,早嚇呆了,瞪大了三角眼看著我們。


  我走了過去,一把揪住那校服女的頭發,猛然喝道,“脫!”她渾身一抖,“脫···脫什么?”“衣服!”她還想說什么,被我重重抽了一耳光,頓時要哭,又被我抽了一耳光,威脅她再哭再打,她才止住哭聲,抽泣著開始脫衣服。


  剛脫掉校服,我就問道,“被人扒衣服的感覺不好受吧?以后認真學習,好好做人,再讓我知道你欺負人,尤其是欺負我外甥女,老子弄死你!”她也沒敢說話,強忍著淚水拼命點頭。


  我帶著謝美潔向校門走去,“行了,以后再有人找你麻煩和我說,不過你們這學校風氣也太差了,你好好學習,爭取到別的地方讀高中去。


  ”她看著我兩眼冒星,“叔!你太厲害了···我好崇拜你啊!”我有點尷尬,“行了,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離開了學校,這時候又聽到那校服女‘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我剛才也是估計在學校門口動的手,就為了讓別人知道謝美潔有我這么厲害的叔叔,這樣以來,即便她以后在這里讀高中,也不會有人敢欺負她了。


  反正下山了,就在附近的鎮上逛了逛,到傍晚的時候,才向村子走去。


  可在經過一個小院的時候,卻聽到里面傳出陣陣水聲,我無意看了一眼,卻透過圍墻上的破洞看到院子里那女人的面孔,正是韓婷燕。


  我想走過去和她打個招呼,卻見她居然開始脫起了衣服,急忙捂住了嘴,她居然在洗澡!我心跳加速,慢慢的向墻角破洞走去,看到她背對著我,正在脫掉內衣。


  看到她那潔白無瑕的后背,烏黑的秀發披在背上,黑白分明。


  她用旁邊的木桶里用瓢舀著水往頭上澆下去,然后開始用毛巾在身上擦著。


  我咽著口水,下面情不自禁的開始挺起,欲火也在心中燃燒,心中不停的想要擁有那美麗的身體。


  正看的激動時,卻見她望了一眼瓢,然后猶豫的抓起它,用柄處慢慢放到了自己的神秘地區,然后開始···一上一下的動著。


  我驚呆了,她居然在···在做那個!可想來也正常,她畢竟年輕,誰能受得了夜夜空閨啊?我聽著她那里傳來的陣陣水聲,感覺臉熱得快要燃燒起來,手也情不自禁的摸到了小兄弟上,心中斗爭一會兒,還是對抗不了本能的開始動起手來。


  我和她,一個里,一個外,雖然是兩種性別,但在同一時間做著同個性質的事情,這讓我還是很興奮。


  就在我快要到達頂點的時候,韓婷燕也身子一陣抽搐,估計要和我同時去。


  我卻突然想到,若是我在這里留下 東西,必然會引起懷疑,當即停下了手,同時渾身肌肉緊縮,那釋放的沖動才有所收縮。


  那院子里面,韓婷燕竭力想壓低聲音,但還是發出了幾記呻吟,又立刻壓住了,我也算心滿意足了,便悄悄的離開。


  回到嫂嫂家后,謝美潔已經放晚學回家了,嫂嫂正在燒飯。


  我來到衛生間里小便,腦海里卻滿身韓婷燕那充滿誘惑的身體和聲音。


  我的小兄弟又開始憤怒,我無意看到旁邊放著個筐子,里面都是準備洗的臟衣服。


  我一眼就看到里面有一條黑色的蕾絲內褲,心頭一跳,謝美潔這年紀不會穿,那必定是嫂嫂的褲子了。


  我往外聽了聽,確定嫂嫂還在忙著燒飯,我急忙將衛生間門給鎖上了,然后將那蕾絲內褲抓過來,又拉開褲子,將小兄弟釋放出來。


  那褲子包裹著我的小兄弟,只感覺一股曼妙的感覺襲上心頭。


  我那些年流浪四海的時候,也到處尋花問柳,但大都是露水情緣,第二天給了錢就走了。


  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盡管沒和嫂嫂有肢體接觸,但心中卻充滿了情欲和愛意。


   夜晚,大山村里寂靜無聲, 張晨從王伯家出醫回來,嘴里哼著點小曲。


  夜風習習,吹拂過鄉野田地,發出一陣沙沙聲響。


  與此同時,村頭一處人家院內升騰起的一陣裊裊霧氣吸引了張晨的眼光。


  這戶人家張晨知道,是村里美人 牛姐家的。


  這么晚了,牛姐家怎么還有霧氣升騰?一瞬間,張晨就想起了令他期待的東西,來了興趣,嘴里嘿嘿一笑,躡手躡腳的走近牛姐家。


  離得近了,果然聽見一陣稀里嘩啦的水聲,張晨咽了一口唾沫,只覺得口干舌燥,他知道村里比較窮,沒幾家用上浴室的,一般的女人都是在院內接根水管洗澡,沒想到牛姐也是一樣。


  不過一般女人在洗澡的時候院門都是鎖著的,有些時候張晨遇到也沒法一窺全貌,只能在外面聽聲音幻想其中的美妙景色。


  今天也是如此,他悄悄走到門前,把耳朵靠在門上偷聽。


  哪不知,他一用力,院門居然被推動了。


  哎喲媽呀,牛姐居然沒有鎖門!頓時,張晨全身都激動起來, 想著或許是晚了,牛姐也沒想到這個點還有人,就忘記把門鎖掩起來。


  張晨那個興奮啊,悄悄的推開一絲門縫,就往里面偷瞄。


  但因為太過于得意忘形,張晨有些忘乎所以,一絲門縫看不清楚,就下意識一用力,“咯吱”一聲,門就被他推開了。


  “啊,什么人!”牛姐全身一顫,尖叫一聲,就朝著門口看來。


   他不由自主的跟牛姐的視線撞在了一起,心里那個慌啊,只能撒腿就跑!這時候牛姐也反應過來遇到什么了,尖叫一聲:“啊,來人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啊!”永遠別低估女人的聲音,這一聲尖銳幾乎傳遍了整個山村。


  頓時,不少睡下的村民被驚醒,聽見有淫賊,就提著各種鋤頭榔頭出來打算抓色狼。


  張晨看著村里的動靜,心砰砰直跳,還好這時候他跑出了一段距離,看見別的村民,急中生智的把自己裝作是其中一員,口里喊著抓色狼,其實悄悄的往自己家里挪。


  這黑燈瞎火的,色狼自然沒有抓到,張晨聽見外面的聲音逐漸小了下來才算安穩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張晨還沒睡飽就聽見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


  “媽的,誰這么早吵人清夢。


  ”張晨抱怨了一句,但怕或許是誰找他有急事,就把門打開了。


  結果一開門,他就看見牛姐站在自家門口!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凈凈的花布衣,下面卻是一條短裙配著黑絲,這要是在城里人看來絕對是不倫不類的,但張晨卻覺得牛姐無比吸引人。


  雖然如此,可他沒忘記昨天發生的事情,有些隱隱不安,心里想著不會是牛姐昨天真認出是他了,所以這時候上門來找麻煩了吧?想到這里,張晨有些心虛,就忐忑的問道:“這不是牛姐嗎,這么早來干什么?”結果,牛姐站在門口,如水做的臉上卻是一紅,有些難以啟齒的看著張晨道:“張晨,不好意思這么早來打擾你,我能不能進去說?”張晨松了口氣,還好不是因為昨天的事情來找他麻煩,不然他豈不是溴大了,不過同時他心里產生了一股好奇,這牛姐這么早來找他干什么?“進來吧。


  ”張晨想著,就讓開道給牛姐進來。


  結果牛姐進來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過了半天才道:“張晨,是這樣的,我生了點病,想找你看看。


  ”張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來是來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醫本來是他師父,不過不久前,他師父死了,所以他繼承了師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醫。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張晨就恢復了正常,問道:“那你啥病了,說來聽聽,我幫你看看。


  ”牛姐似乎難以啟齒,猶豫了半天才說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許是染了點風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來。


  ”張晨一愣,胸口疼?所以他好奇問了一句:“怎么個疼法,說具體點,哪里疼。


  ”結果這句話一出,牛姐鬧了個大紅臉,最后想著張晨是醫生,才指著胸說道:“左邊疼,今天早上起來,一壓到就很疼。


  ”牛姐見張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問道:“張晨,不會是什么嚴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幫我治治!”牛姐將衣領子往下拉了拉,朝張晨拋了個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處。


  ”張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過,他到也沒有忘記給牛姐 治病,見牛姐躺好,就開始了。


  “張晨,是什么病,你確認了嗎?”其實這時候,張晨已經判斷出來,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熱,比較鼓脹,后來卻遇冷迅速收縮,加上情緒緊張毛孔緊縮導致的拉傷。


  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醫生不過多久就會恢復。


  “張晨,你老實跟我說,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媽媽啊啊啊啊)此時臉色潮紅。


  “我檢查出來了,能治好,但是治療過程……”張晨有些難為情。


  牛姐不懂,這時候也沒那么害羞,就說道:“沒問題,張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張晨,你不會是借著治病占我便宜吧?”張晨沒想到牛姐這么勾人,這時候情緒激動,下意識就點了點頭。


  結果牛姐來了脾氣:“張晨,你也太壞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張晨吃痛,見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虛,不過他抬起頭,卻發現牛姐臉色嬌紅的勾人模樣,一副調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調戲了,想他一個男人,居然被女人調戲,頓時就羞紅了臉。


  不過這時候,牛姐突然湊到他耳邊吹了一口熱乎乎的氣道:“你這個壞小子,我先走了,下個療程再來。


  ”看牛姐走遠,張晨腦子還有些亂七八糟,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就這樣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張晨的肚子也“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本來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來偷看牛姐洗澡被發現更是驚險,這都是消耗身體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沒有吃,張晨感覺現在餓得發慌。


  所以他就趕緊出門,打算去嫂嫂 王翠蘭家蹭一頓飯。


  嫂嫂王翠蘭是他 表哥 張大勝的媳婦,嚴格來說算不得多近的親戚,但兩家關系不錯,自從張晨父母出村再也沒有回來后,除了他師父,就張大勝一家對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經常去蹭飯,所以沒啥不好意思的。


  不過自從去年表哥張大勝也出村打工沒有回來,張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實在餓,又不想做飯,他也不好意思去一個人去見王翠蘭。


  主要是王翠蘭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兩家離得不遠,張晨一會兒就走到了,因為熟絡的關系,他進去前也沒敲門,就這么直愣愣的走進了院子。


  但沒想到,剛剛進來,他就聽見一陣聲音。


  難道村里的謠言都是真的,王翠蘭真的趁著表哥張大勝不在家就偷人?想到這里,還有一絲氣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掙錢養家,結果王翠蘭卻背著表哥偷漢子,真是紅顏禍水,可恥!這么想著,張晨就想進屋捉奸,不過才等他進去,他就看見讓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見一個女人躺在床上,不斷的扭動著身子,這女人除了王翠蘭還會有誰?王翠蘭一下子站了起來,有些尷尬的問道:“張晨,你咋來了?”這時候張晨顯得也有些心虛,就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就是來吃頓飯。


  ”不過好歹是有過經歷的女人,再加上張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蘭羞澀了一會兒,就趕緊回到屋子里。


  她出來后白了張晨一眼,有些不滿的說道:“來也不說一聲,害嫂嫂出丑。


  ”王翠蘭臉蛋一紅,上來就給了張晨一下:“你個小壞蛋,就不學好。


  ”   一、 安全感  大叔有著成熟的男人氣息,他不像你找的那些毛頭小子,就是一股沖勁,他們的閱歷和魅力都是經過歲月的歷練出來的。


  當遇到事情時,他不會慌亂,他會沉著冷靜的處理事情,給你足夠的安全感。


    二、 責任感  他也知道自己 要什么,對任何事都有責任感,這樣的男人可以給你穩定的感情和婚姻。


  因為他們 懂得如何的寵愛你,比年輕的男人更懂得包容和保護。


    三、穩定感  還有最現實的東西,就是他們能給你富足的 生活,因為到他們這個年齡基本上已經(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完全了財富的積累了,在這個很現實的社會,哪個女人不想要有富裕的生活,要不然那些女明星個個削尖了腦袋往豪門鉆。


   新聞網20日報道馮佳慧也笑著伸出手,道:林先生,你好。


  兩人禮貌性的握了握手。


   班主任老師主動找來,肯定是有事, 林昆直接問道:馮老師,是不是 澄澄在學校表現的不乖了? 馮佳慧笑著道:倒也不是,澄澄在學校一直都很乖,只是今天他突然變成了其他小朋友的老大,我擔心這以后會影響澄澄的學習和成長。


   林昆認真的點頭,道:馮老師,這件事我知道了,回家我就好好教育這小子,謝謝你對我家澄澄的關心,等改天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馮佳慧笑著道:澄澄 爸爸,你太客氣了,這都是我作為老師該做的。


  好了,你和澄澄回家吧,我也回辦公室收拾收拾下班了……澄澄再見。


   馮老師再見…… 小家伙剛才的興奮勁兒完全沒了,一聽林昆說要教育他,馬上就蔫了,等馮佳慧走遠了以后,他可憐巴巴的問林昆:爸爸,你會打我么? 傻兒子,當然不會了。


  林昆摸著小家伙的臉蛋,笑著道:不過呢,你得答應爸爸,以后別當什么老大了,跟小朋友們好好玩耍,好好學習。


   哦…… 不過兒子,別人欺負你可不行,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揍他,打不過他就告訴爸爸,聽到沒有?林昆抱著 小楚澄,往停車的地方走。


   嗯。


   小家伙還是情緒不高,趴在林昆的肩頭像是在想什么心事,林昆以為這小子是因為以后不能當老大了,所以才心情不好,也就沒再說什么。


   父子倆坐進了車里,小楚澄呆呆的看著前面,林昆發動車子,剛要掛檔起步,小楚澄突然一副認真的表情問道:爸爸,你會和媽媽離婚么? 林昆腳下一凌亂,離合跟油門踩反了,車身猛的向前一晃,熄火了。


   啥?離婚?林昆轉過頭問。


   嗯。


   小家伙一副很惆悵的表情,道:爸爸,剛才我看你看馮老師的眼神不對,你喜歡馮老師對吧,你會因為和馮老師私奔,拋棄我和媽媽么? …… 林昆的腦門上頓時無數道小黑線,這孩子都從哪學的,還知道‘私奔&quo;這個詞。


   林昆摸了摸小楚澄的頭,安慰道:放心吧,澄澄,爸爸不會拋棄你和媽媽的。


   真的么? 當然是真的。


   哎…… 小家伙又是惆悵似的嘆了口氣,道:爸爸,我心情不好,很不好。


  , 那怎么樣你心情才能好呢?林昆關心的問。


   爸爸,要不你陪我去一個地方吧,去了那個地方我心情就好了。


  小家伙道。


   哪兒? 到了你就知道了。


  小楚澄說完,從兜里掏出了個IP6,熟練的打開了導航——定位——開啟導航模式,然后把IP6放到了車前的操作臺上。


   林昆瞥了一眼,導航上顯示的是新天地國際廣場。


   林昆不問為什么,重新發動了車子,就向新天地國際廣場駛去,他沒注意到的是,趁他倒車的時候,小楚澄坐在副駕座上抿著嘴角偷偷的笑了一下。


   新天地國際廣場,是中港市幾大商業中心之一,匯聚了諸多的大商場、電影院、KTV、餐廳、游樂場等場所,林昆把車停在了廣場的地下車庫,下車后小楚澄便輕車熟路的在前面帶路,先領著林昆進了一家大商場,然后坐著電梯一路來到了五樓,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排上倒海的嘈雜聲立馬撲面而來,一路上都情緒不高的小楚澄,頓時滿血復活了! 原來,這小子要來的是游樂場! 林昆后知后覺,看著小家伙在各種游戲機上活蹦亂跳的,他很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這小子給耍了,先是拿他和馮佳慧做幌子,然后說心情不好,再然后就到這兒玩耍了,俗話說人小鬼大,還真不是不假啊。


   好小子,坑爹啊! 林昆笑著搖頭,倒沒有真的怪小楚澄的意思,這時兜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是楚靜瑤打來的,游樂場里太亂,他不敢讓小楚澄離開視線,就在原地接電話,可游樂場里也太嘈雜了,根本聽不清楚靜瑤說什么,他一著急,就沖著電話喊道:老婆,你放心吧,我和兒子在一起了…… 喂喂? 電話里傳來了盲音。


   游樂場里的游戲機小楚澄幾乎都會玩,但小家伙最擅長的是一個射擊游戲,小家伙端著一把仿真游戲機關槍,對著屏幕一頓嗒嗒嗒的射擊,屏幕里的機甲怪物被他打倒了一地,林昆站在一旁,心中暗自說道:這小子將來該不會也是個兵王的料吧? 小楚澄玩的正嗨,也眼瞅著就要過關了,卻突然不玩了,放下了仿真游戲槍,跑到了林昆的跟前,仰起小腦袋大聲道:爸爸,我們走吧! 林昆把他抱了起來,奇怪的問道:去哪兒啊? 小家伙道:去吃飯。


   林昆笑著道:好,你帶路。


   林昆放下了小楚澄,小家伙在前面帶路,依舊是輕車熟路,把林昆帶到了商場的六樓,整個六樓都是吃飯的地兒,現在正值下班的飯點,整個六樓里鬧哄哄的都是人,許多生意火爆的餐廳門口都排起了長隊。


   林昆心里就不明白了,吃飯的根本目的在于填飽肚子,周圍那么多不用排隊吃飯的地兒,這些人干嘛非得排著隊呢?尤其前面不遠處的那家掛著港式招牌的餐廳,隊伍都排成了S型了,那餐廳就那么好吃么? 他心里剛冒出這個想法,就發現小楚澄也是奔著那家港式餐廳去的,他的腦袋頓時就嗡的一聲,要多大就有多大,目測之下那個S型的隊伍至少排了不下一百個人,要是等這一百多個人都吃完了飯,估計得等到下半夜。


   澄澄,等等! 林昆趕緊叫住了小楚澄,眼神指了下那家餐廳,道:兒子,你該不會是要去那兒吃飯吧? 小楚澄道:對啊。


   林昆勸說道:依爸爸看啊,還是算了吧,要等那些叔叔阿姨都吃完了,咱爺倆估計都餓癟了。


   小楚澄機靈的笑著道:放心吧,爸爸,我有辦法。


  說完,小家伙便加快了腳步向餐廳跑去,快到餐廳門口的時候,徑直的穿過了那S型隊伍,林昆一看這還了得,這不分明是在插隊么,趕緊就追了上去。


   小楚澄橫穿排隊的人群,眾人都沒什么反應,林昆橫穿就不行了,馬上就惹來了齊聲的譴責,好不容易厚著臉皮擠出了人群,卻看見小楚澄正仰著頭跟門口的服務員說著什么。


   四周的譴責聲不止,甚至還有人要對林昆不客氣,林昆固然臉皮結實,但這會兒也紅的跟猴屁股似的,他悶著頭走了過去,想著先給人家服務員道個歉,然后馬上把小楚澄抱走,結果不等他開口,服務員搶先向躬身打招呼:林先生,你好,你是我們的高級貴賓,請跟我來…… 林昆有些發懵,自己明明是第一次來這兒,怎么就成了高級VIP了? 爸爸,你的卡。


   低下頭,就見小楚澄的手里攥著一張金色的VIP貴賓卡向他遞了過來。


   此卡一現,周圍那些不滿譴責的聲音,頓時變成了一片羨慕嫉妒恨的唏噓。


   在專職服務員的帶領下,林昆和小楚澄來到了貴賓VIP的特殊座位,菜單拿上來的時候,小楚澄看著林昆商量道:爸爸,我們打包好么? 林昆看看四周的環境,道:這環境挺好的,為什么不在這兒吃呢? 小楚澄道:我想打包去和媽媽一起吃,媽媽加班很辛苦,而且她還經常不吃晚飯,媽媽最愛吃這里的龍蝦煎餃和肉餅了……爸爸,我們去和媽媽一起吃好不好? 聞言,林昆頓時微微一怔,心里一陣感動流過,同時心里也恍然明白,這孩子要來新天地國際廣場的真正目的不是去游樂場,而是給媽媽買晚餐。


   好! …… 高級VIP的服務就是好,盡管餐廳里人山人海的,但爺倆點的打包的外賣還是很快的就準備好了,林昆一手拎著外賣,另一只手牽著小楚澄,父子倆開開心心的從餐廳里出來了,門口那些排長隊的見了這父子倆,心里頓時又泛起了一股酸溜溜的醋意,真是羨慕嫉妒恨吶…… 爺倆往電梯的方向走,林昆突然看見了個熟人跟他擦肩而過,這熟人不是別人,而是昨天在中港市南城區警察局里審訊他的 沈曼沈警花。


   林昆不知道沈曼的名字,但能清楚的記住這位警花傲人的三圍——98,63,99;可真是前凸后翹的好身材啊。


   擦肩而過的時間太短暫,林昆又忍不住的回過頭看了一眼,沈曼今天穿了一身便裝,緊身的牛仔褲,白色的t恤,烏黑的秀發在腦后扎了個馬尾,背影看過去,她那挺翹的屁股被牛仔褲勾勒的更加飽滿性感。


   爸爸,你又看美女了。


  小楚澄揚起小腦袋道,旋即又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道:哎,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啊,看見美女兩眼就發直。


   …… 林昆被這小子說的一陣害臊,反問道:你小子這么說男人,你不是男人呀? 小楚澄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道:當然不是了,我剛五歲,是小男孩。


   林昆嘴角一抽搐,算是被打敗了,拉著小家伙的手繼續往電梯的方向走,中間他還是忍不住的又回了下頭,眉間閃過一絲疑惑,如果沒看錯的話,沈曼應該是在跟蹤什么人。


   爸爸,我要 噓噓


  剛到電梯門口,小楚澄突然仰起頭說。


   剛才在餐廳怎么不噓噓?林昆笑著問。


   剛才不想,現在突然想了。


   額,好吧,你知道衛生間在哪么? 嗯…… 小楚澄點點頭,拉著林昆就往衛生間走。


   衛生間門口,林昆拎著外賣不方便進去,就讓小楚澄自己進去解決,等小家伙噓噓完出來后,林昆突然也想噓噓了,中午喝了一整瓶的軒詩尼,到現在還沒放水呢,于是他讓小楚澄坐在旁邊的長椅上等他,他進去放水了。


   站住! 此時,新天地商場的六樓,正在上演著一出現實版的警察抓小偷,身穿便裝的美女警察沈曼,正在全力的追捕一名剛剛扒竊得手的男小偷。


   被追的男小偷三十歲,是一個長相十分猥瑣的西域人,戴著一個鴨舌帽,手里攥著剛扒竊到的女士錢包,一邊拼命的跑一邊大聲的喊叫著:讓開,讓開! 一路上,被這男小偷撞翻了好幾個人,卻沒有人見義勇為站出來把他給攔住。


   身后的沈曼緊追不舍,男小偷累的氣喘吁吁,已經快要跑不動了,突然眼前出現了男廁的標志,這位仁兄腦袋里靈光一閃,一頭就扎了進去。


   按照男小偷的想法,身后的警察畢竟是個女的,自己一頭扎進男廁所里,她再怎么也不好意思跟著追進來吧,她不追進來,自己就還有機會逃走。


   只是這邏輯用在普通女人身上好用,用在女警察的身上就全然失效了,沈曼絲毫沒有猶豫,緊跟著就追了進去。


   小楚澄就坐在衛生間門口的長椅上,看到這一幕后,小家伙和旁邊的幾個叔叔阿姨頓時都驚呆了…… ——哇!!! 林昆正吹著口哨,對著尿槽噓噓,衛生間的門突然‘砰&quo;的一聲被撞開了,把他嚇了一跳,噓噓都險些斷流了,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沖了進來,進來后左看右看,然后拽開一個蹲坑的小隔間就鉆了進去。


   林昆以為這哥們鬧肚子著急蹲坑,也就見怪不怪了,轉過身去繼續噓噓,哪知他剛轉過身,衛生間的門‘砰&quo;的一聲又被撞開了,這回沖進來個女的! 林昆渾身一哆嗦,噓噓徹底斷流了…… 林昆繼續保持著噓噓的姿勢,他一眼就認出了沈曼,但沈曼顯然沒有注意他,進來只顧左右觀察,最終才把目光落在他身上,但即便這個時候,她也沒認出眼前站著的這個男人,就是昨天晚上調戲她的那個混蛋。


   林昆表情有些僵硬,沖沈曼咧嘴一笑,抬起頭悄然的指了指男小偷藏身的隔間。


   沈曼點了點頭,走到隔間的門外,敲敲門道:別藏著了,出來吧。


   包間里沒有反應。


   沈曼掏出手銬,就準備把門踹開,這時林昆突然大喊一聲:小心!同時,包間的門突然開了,男小偷握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向沈曼撲了過來。


   沈曼措手不及,眼看著森寒的匕刃就要扎進了她的臉里,她的瞳孔猛然睜大,內心里一瞬間恐懼到了極點,這一匕首下來,即便不殉職也得毀容了。


   緊要關頭,沈曼突然感覺身子一輕,整個人被一股大力攬向了一旁…… 林昆攔腰攬過沈曼后,緊跟著一記閃電腳踹出,只見一道虛影閃過,正中男小偷的小腹,男小偷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就‘啊&quo;的一聲慘叫,整個人凌空摔回了廁間,呼通一聲撞在了墻上,當場昏厥了過去。


   沈曼驚駭未定,緩緩的回過了神,仰起頭看著身旁攔腰摟著她的林昆,感激的道:謝謝…… 林昆淡定的道:不客氣。


   沈曼感覺屁股后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了,不軟不硬的,眼神由上往下慢慢看去,結果她的臉頰頓時滾燙了起來,不由的罵道:啊,流氓! 林昆低下頭看看,頓時糗大了,剛才他感受到危險的時候太過倉促,還沒來得及提褲子,就沖過來抱住沈曼,結果他的下身正好就觸碰在了沈曼的翹臀上,隔著那薄薄的牛仔褲磨蹭了兩下,本能的就起了反應。


   但這確實不怨他啊。


   剛才的情況那么的緊急,他是那么的身不由己…… 沈曼這時才認出林昆就是昨天晚上在警局里調戲她的那個混蛋,于是罵完之后,馬上又落井下石的補上了一句:哼,原來是你這個臭流氓! …… 林昆哭喪著一張臉,真是百口難辯啊。


   林昆領著小楚澄離開了,沈曼也押著那個小偷從廁所里出來,坐電梯下樓的時候,沈曼感覺自己的衣服后面濕濕的,隨意的伸手摸了摸,猛然想起來剛才被那個流氓用那兒頂過,心里頭頓時一陣說不出的惡心來。


   …… 入夜的城市總是那么的千嬌百媚,璀璨的燈火與朦朧的夜色呼應,勾兌出這座城市濃稠的魅力,它就像是一個夜場里經驗老練的舞女,你不一定會愛上它,但一定會被它吸引。


   中港市的區域劃分很明顯,南城區的夜生活最繁華,北城區的學府最多,東城區的白領階級和寫字樓最多,西城區里的工廠和外地人最多,至于居于這四大區中間的市中心,則匯聚了最多的達官顯貴和富賈名流。


   一連在酒吧里喝了一個星期酒的章 小雅,今天晚上再沒有出現在南城區,昨天晚上的事情讓她害怕,至少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那么怕過,她今年十九歲,九零后的小女生,她不像大多數的九零后小女生那樣性情奔放,喜歡大肆張揚的表現自己,活了十九年,她一直都很低調。


   這跟家庭教育有著絕對的關系,最疼愛她的爺爺從小就教導她,這個世界上死的最快的,最容易被打臉的,都是那些喜歡臭顯擺的人,而且往往越能顯擺的人,其實他們的內心越是空虛自卑,所以咱做人要低調。


   可能是太過低調的緣故,章小雅和她同寢的三個女孩相處的不是很融洽,黃莉莉、蔣曉珊、劉倩都是來自大城市大家庭,平時總瞧不起她,以為她就是個小地方來的土丫頭,和她們根本就不是一路子的人,比如黃莉莉喜歡買名牌,說出來的大品牌章小雅聽都沒聽過,還怎么一起玩耍? 蔣曉珊和劉倩也是一樣,她們的家庭雖然不及黃莉莉,但條件也都不錯,平時對出手大方的黃莉莉也一向是阿諛奉承,甘愿做她的‘小妹&quo;。


   章小雅對她們其實挺嗤之以鼻的,尤其是黃莉莉,雖然滿嘴的名牌,但穿的幾乎都是贗品,章小雅又不是真的不知道那些名牌,她燕京城的家里,偌大的衣柜里掛滿了各種各樣漂亮時尚并且前端的衣服,就是每年她捐給偏遠山區的衣服,也都比黃莉莉那幾件真品昂貴的多。


   章小雅一向的矜持低調,不單單騙過了同寢的三個室友和周圍所有的同學、老師,甚至就連跟她相戀了三年的男友,直到最后因為一個富家女而跟她分手的時候,都還不知道章小雅的‘家大業大&quo;,那個所謂的富家女真要和章小雅比起來,給丫的提鞋都不配。


   分手總是令人傷心,尤其是被甩,還是因為一個不如自己的第三者被甩,更有甚的是,那還是自己的初戀,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接吻…… 現在回想起來,倒也有些慶幸,幸好當初自己緊要關頭把他從自己的身上推開了,否則的話,自己的初夜也要奉獻給那個人面獸心的混蛋了。


   在酒吧里喝了一個星期的酒,章小雅失聲的哭過,也曾酒醉后在午夜的大街上一個人游蕩,傷心與痛楚像一道帶刺的枷鎖,死死卡著她的心,但這一切在昨天晚上之后就都發生變化了,陰霾散去,枷鎖崩碎,只因遇到了他。


   當他打倒了那幾個流氓,伸手把衣衫不整的她從車上救下來的時候,當他的眼神溫柔而又堅定的看著她,她的眼神是那樣的楚楚的時候,章小雅那支離破碎的心跳,猛然的重新恢復了旋律,就因為遇到了他! 愛情,可以死的痛哭流涕,也可以突然間天馬星空一般奔襲而來…… 今天白天,章小雅給遠在燕京的爺爺打了個電話,她先是梨花帶雨的哭了一陣,將她最近的凄慘遭遇通通訴說了一遍,然后口吻堅定的對那位京城里最低調的小老頭說:爺爺,我決定了,我以后不再低調了! 此刻,窗外的夜色尤其的繁華,市中心的一家高檔餐廳里,許多穿戴時尚有品位的人們,正坐在里面慢條斯文的享受著晚餐,章小雅也坐在里面,她選了一個靠窗的座位,眼前放了一盤簡單的意大利面,和一份水果沙拉,可別小瞧了這兩樣東西,價格遠超它們本身的價值數十倍。


   章小雅(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一邊翻看著時尚雜志,一邊小口的嚼著沙拉,對面的沙發椅上擺滿了精致的購物袋,她身上也換上了一套新買的某大品牌最新款的連衣裙,價碼具體是多少她沒看,反正是很長的一排數字,她要做的就是穿上衣服,走到試衣鏡前看自己是否喜歡,然后把信用卡遞給服務員。


   她老老實實的坐在這兒,不是為了享受餐廳優雅的環境,而是逛街逛的累了,冷不丁的穿上十厘米的高跟鞋,那雙習慣了旅游鞋的小腳還真受不了,而且她還在等一個重要的電話。


   桌上的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是新買的IP6,之前那個不到一千塊的手機,被她以五十塊的價格賣給了倒騰手機的小販,電話燕京城里那位最低調的小老頭打來的,章小雅馬上打起了精神。


   喂,爺爺,查到了?……哦哦,我明天就要搬過去,爺爺再幫幫忙啦……嘻嘻,謝謝爺爺! 掛了電話,章小雅臉上的興奮無以言表,嘴角噙著一抹陽光盛般的幸福微笑,呢喃道:嘿,我找到你了! 辦公室里的人都下班了,就連一直都是最后一個離開的保潔阿姨也下班了,偌大的辦公室里一片黑漆漆的,只有銷售經理的辦公室里亮著燈。


   楚靜瑤在趕一個銷售方案,這個銷售方案如果做的好的話,她就可以榮升公司空缺的銷售總監了,按照她的家世她本來是不用這么拼的,身為天楚集團最大的股東,即便她這輩子什么都不做,錢也是多的下輩子都花不完,可她就是想要證明自己,不用錢而是憑著自己的能力。


  
https://twkenaxg.weebly.com/7290797.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741319.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842459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281251.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3565053.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1668811.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3298521.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4015022.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9044612.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4782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