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dal shabet viki

dal shabet viki


但是,這種美妙的感覺僅僅持續了不到三分鐘,隔壁房間突然安靜下來, 高揚以為自己偷看的事情被 發現了,連忙睜開了眼睛。


  房間里的 表舅此時就像是一頭死豬一樣,趴在上面喘著粗氣。


  表舅居然已經完事了!高揚有些失落,自己才開始,表舅就已經完事了,看來今天自己這火是泄不了了。


  這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了 楊玉萍的身上,只見楊玉萍眉頭皺了皺,一臉嫌棄的樣子推開表舅,然后走到一邊,背對著高揚這個方向用紙擦了擦身下……高揚不是傻子,他看的出來,楊玉萍這是還沒有被滿足呢,表舅出去打臨工一般 都是好幾天才回來一趟,這一趟才幾分鐘,怎么可能滿足的了楊玉萍?如果能讓我有機會跟楊玉萍獨處,我一定要好好滿足她!心里這么想著,高揚微微嘆了口氣,他心里明白,這樣的機會恐怕會很少。


  房間里的楊玉萍擦完身子之后,回頭拿起邊上紅色的底褲,高揚發現上面簡直就像畫了張地圖一樣。


  “這樣沒法穿了。


  ”楊玉萍說著把紅底褲放在一邊,轉身看了一眼床上已經在打呼的表舅,找了找另一條,沒發現后自顧自的嘀咕一聲,“難道被收到 小揚那里去了?”高揚一聽,立馬扭頭去看,發現楊玉萍的黑色底褲還真的在自己的房間里。


  他立馬就意識到,自己期待的那個機會就要來了……楊玉萍套上一件大紅色的套裙,那 地兒直接真空就推開門往高揚這邊走了。


  一看這架勢,高揚心里是又激動又緊張,一個沒注意腳下一滑,‘砰’的一聲摔倒在地。


  “小揚,你怎么了?”楊玉萍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而門也幾乎在同時被打開了,而楊玉萍的兩條沒有任何包裹的美腿也呈現在了高揚的眼前……“我沒事,就是地上太滑摔了一跤……”高揚一 想到剛剛楊玉萍在隔壁房間嫵媚風情的樣子,心跳就開始加速了。


  起身的時候,高揚無意間瞥到楊玉萍的裙底。


  只一眼,高揚立馬就收回了目光,裙底那一抹風景,讓他心臟開始狂跳,心里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這么好的機會,我一定要牢牢把握住!這時候楊玉萍已經從門外走了進來,門外的微風輕輕吹起了她的裙擺,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


  高揚看得真切,他不自主的就吞了吞口水,他恨不得現在就沖過去緊緊的抱住楊玉萍。


  但是他不敢,因為站在他面前的是表 舅媽,是他的長輩啊.除了心里不斷的罵自己是個膽小鬼之外,高揚只能眼巴巴的 看著楊玉萍坐在自己的床上。


  “小揚,你過來,讓我看看有沒有傷著哪里?”楊玉萍坐在床上,臉上的緋紅還未完全褪去,看起來就像是剛剛熟透的蘋果,讓人忍不住要上去親上一口。


  高揚自然也想品嘗一下,但是他剛挪了半步,突然就想到自己身后的窟窿,要是被楊玉萍發現了自己偷看她,那自己在這個家都待不下去了。


  絕對不能讓楊玉萍發現!他急中生智,直接靠在墻上,用自己的后背堵住那個窟窿。


  “表舅媽,我站著就好。


  ”居高臨下的高揚一邊說,一邊看了楊玉萍一眼,身前的柔軟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眼球。


  “怎么這么不小心,讓舅媽看看有沒有傷著哪里?”楊玉萍結婚七八年了都沒有孩子,她是看著高揚長大的,所以當即走過來想要幫高揚檢查一下。


  “沒,沒有傷著。


  ”高揚現在心里自責自己偷看楊玉萍,并且又生怕被她發現自己背后的窟窿,所以面對楊玉萍的關心時,他一直躲閃著。


  “小揚,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楊玉萍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高揚,她感覺高揚這小子有點不對勁,平常跟自己可是親昵的很,怎么今天突然躲躲閃閃的了呢?“我沒事。


  ”高揚搖了搖頭,努力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小揚,你是不是害羞呀?”楊玉萍轉念一想,覺得可能高揚這小子不好意思讓自己看,于是輕輕一笑接著又說,“舅媽看著你長大,啥地方沒見過,你要是摔疼了可不要害羞,舅媽給你涂點紅花油就好了。


  ”楊玉萍說著,又湊近了一些。


  看著楊玉萍跟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高揚頭垂的更低了,而因為他比楊玉萍足足高上一個頭,所以這么一低頭,楊玉萍寬松領口里面的風光完全展現在他的眼前。


  雪白的風景一覽無余,特別是那兩處緊緊的貼著紅裙,半遮半掩,更是勾人。


  高揚忍不住把頭往前伸了一點,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此時高揚跟楊玉萍的距離也只有十幾公分的距離,楊玉萍身上的成熟女人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鉆。


  這難道就是女人味嗎?(上門女婿的三姐妹)高揚心里一激靈,一邊用力的嗅著楊玉萍的香味,一邊死死的盯著紅裙內的風光。


  他只覺得身下起了劇烈的反應,特別想要融化在楊玉萍似水的溫柔里。


  越看,臉頰越滾燙,心里那個想法愈發的強烈,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


  “怎么了,小揚,你的臉怎么這么紅,是發熱了嗎?”楊玉萍哪里知道高揚心里在想什么,直接伸過手去摸摸高揚的額頭,看看有沒有發熱。


  看著楊玉萍白皙的手掌伸了過來,高揚低下頭本能的就去躲閃,但是這一低頭,又瞥到楊玉萍衣領里面的無限風光。


  右手開始微微顫抖,高揚身子往前傾了傾,忍不住想要伸過手去感受一下紅裙之內的旖旎風光,是怎樣的觸感。


   就在這時候,楊玉萍忽然‘咦’了一聲,然后把高揚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自己往前走了一步。


  糟了!楊玉萍發現了!“小揚,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楊玉萍指著墻上的窟窿,轉過身來,秀眉微皺看著高揚。


  “這,我也不知道……”高揚低著頭小聲回答,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但是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楊玉萍并沒有繼續問下去,高揚這才暗暗松了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也放回到肚子里。


  但是高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件事情并沒有就這樣結束,楊玉萍突然搬過來一張凳子,把凳子放在墻邊上然后站了上去。


  高揚這才明白,楊玉萍是想要驗證這邊能不能看到隔壁。


  完了!高揚頓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完了完了,要是被她知道我偷看他們,怎么辦怎么辦……就在高揚正在絞盡腦汁怎么解釋的時候,只聽邊上的楊玉萍忽然‘啊’的一聲驚呼,他轉頭一看,發現是老舊的木凳子根本支撐不住楊玉萍的體重,搖搖晃晃起來。


  此時楊玉萍嚇得連忙彎腰蹲下來,這一刻高揚看到那地方,就那么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自己的眼前。


  原來,女人的那里是這樣的……楊玉萍忽然感覺那地兒一涼,意識到自己沒有穿內褲,連忙用手捂住裙子,但是這樣一來她就沒辦法掌握平衡了。


  “小揚,別傻站著呀,扶我一把。


  ”“哦哦,舅媽,我來了。


  ”高揚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去扶楊玉萍。


  但是終究是差了一步,楊玉萍直接從凳子上摔了下來,高揚伸手去接,但是因為身體羸弱,根本只撐不住楊玉萍的身子,直接被她壓在了身下。


  本來剛剛看到楊玉萍的那地兒高揚就有了反應,現在被楊玉萍軟綿綿的身子壓在身上,他身下那地兒的邪火一下子全部爆發了出來,那處頓時起了反應。


  “你沒事吧,小揚,舅媽沒有傷到……”楊玉萍掙扎著要站起來,但是感覺到小肚子那里突然‘鼓’出來一個東西,雖然隔著裙子,楊玉萍依舊感受到那陣滾燙……看來小揚真的長大了,這壞小子居然敢偷看我 跟他表舅,真是羞死了,看來要好好懲罰一下他,不過這小子的那家伙,倒是比他表舅爭氣多了,要是能……呸呸呸,想什么呢楊玉萍,這可是表外甥,你怎么好意思想這么齷齪的事情。


  楊玉萍甩了甩頭,想要把這個羞恥的念頭甩出去,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幾分鐘后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來。


  高揚也連忙爬起身來,然后直接轉過身去,因為他那地兒一直有反應,在楊玉萍的面前這樣,他覺得實在太尷尬了。


  “小揚,你心里想什么,舅媽知道,你有這種反應是很正常的,畢竟你也長大了,不要害羞哦。


  ”楊玉萍一邊耐心安慰,心里一邊偷著樂,小揚還真是可愛。


  “知道了,舅媽……”高揚點點頭,他現在可不是因為有反應而害羞,主要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楊玉萍光著身子的模樣……“那,以后可不允許在偷看舅媽了哦。


  ”楊玉萍笑著伸手摸了一下高揚的頭,然后到一邊拿了 衣服,然后徑直走出了們。


  高揚趕緊跑過去把門關上,然后伸手摸著剛剛楊玉萍坐著的地方,一絲余溫尚在……第二天一大早,高揚從田里澆水回來,就聽見表姑婆就在門口埋怨楊玉萍,“玉萍啊,不是我多嘴,你跟建明也結婚七八年了,隔壁老瓜頭家前年剛娶的媳婦兒,三年抱倆,你七八年總得讓我這個黃土已經埋到脖子的人抱個孫子吧。


  ”這種話自從楊玉萍嫁過來一年之后,表姑婆就開始嘀咕了,高揚早就聽得耳朵起繭子了,并沒有在意。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表姑婆居然又冒出一句雷人的話來,“實在不行的話,讓村里的張 半仙來給你看看吧,上次給狗蛋媳婦兒入夏看過一回,人家過年就生了大胖小子。


  ”高揚一聽,差點罵出聲來,村里私底下都傳狗蛋的兒子就是張半仙的種,咋能讓張半仙來給楊玉萍看呢,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一想到楊玉萍要被張半仙拱,高揚這心里就受不了,不行,一定得想辦法阻止!不過心里這么想,高揚卻沒有說出來,畢竟自己也沒有啥證據證明狗蛋的兒子就是張半仙的種,所以也就只能把這種想法揣肚子里。


  而且,高揚覺得,就看表舅在床上三分鐘不到的架勢,楊玉萍懷不上,肯定是表舅的問題。


  “小揚回來了,看你這一頭大汗的,舅媽給你擦擦。


  ”倚在門邊上的楊玉萍早就被婆婆說的不耐煩了,這些話都聽得耳朵生繭子了,她連忙找個借口躲開,用自己的汗巾給高揚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你還別不當回事,今晚上我就讓張半仙回來給你瞧瞧……”老婆婆叨咕一聲,寒著一張橘子皮的臉就出門去了。


  “好香啊,舅媽你是不是用香水了?”高揚聞著楊玉萍的汗巾,上面有一股好聞的味道。


  “啥香水啊,這是女人香,你還小,等大一點就知道了。


  ”楊玉萍笑著伸出蔥白小手在高揚的腦門上彈了一下。


  高揚摸了摸腦門,嘿嘿一笑,“那就是舅媽的味道唄,真好聞。


  ”“真的?”楊玉萍睜大了杏眼,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高揚用力點了點頭,他仔細打量了一眼自己這個三十歲出頭充滿成熟女人氣息的楊玉萍,今天的楊玉萍穿著一件紫色的短袖,下面搭配上一件黑色的小短裙,把她雪白的皮膚襯托的更加白皙。


  短袖的領頭稍大,高揚一低頭就可以居高臨下看到美好的景色。


  “真的,舅媽是村子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最香的女人。


  ”高揚用力的點點頭,這是他的心里話。


  “小揚,你啥時候也學會油嘴滑舌了,不過,舅媽喜歡,餓了吧,我給你去弄午飯吃。


  ”楊玉萍咯咯一笑,然后就彎著腰鉆進低矮的伙房里,準備生火做飯。


  看著楊玉萍彎腰而勾勒出的腰線,高揚立馬就想起昨天晚上在自己房間里同樣的姿勢,他心里突然有了一絲絲的沖動,上去抱住楊玉萍,好好的疼愛她。


  這個心思一冒出來,高揚就按耐不住了,他故意問了一句,“舅媽,我表舅呢?”因為伙房實在低矮,所以楊玉萍只能撅著回了一句,“你表舅跟別人去鎮上打臨工去了,過幾天才回來,你有啥事嗎?”“沒,沒事,我先去洗把澡了。


  ”高揚連忙回答。


  因為表姑婆一個人睡在伙房邊上的房子里,所以這幾天在大房子里,只有高揚和楊玉萍。


  一想到和楊玉萍能夠獨處,高揚這心思立馬就活絡起來,洗澡的時候就在想,怎么才能把楊玉萍給弄到手呢?就在高揚心里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忽然就聽見從外面傳來楊玉萍的呼救聲。


  “小揚,蛇,有蛇!”高揚一聽有蛇,顧不得許多,穿上一條內褲,光著膀子就竄了出去。


  農村里有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楊玉萍卻沒有想到,剛剛弄柴火的時候,忽然游出來一條花花綠綠的小蛇。


  因為猝不及防,楊玉萍被這條蛇冷不丁的咬了一口。


  高揚竄過來,拿起邊上的木棍直接把這條小蛇直接亂棍打死。


  “舅媽,你被蛇咬到了呀!”高揚看到楊玉萍雪白的大腿上面有一處大而深的血點,很明顯是被毒蛇咬了。


  “怎么辦,小揚,舅媽不想死啊,你快點幫我想想辦法。


  ”楊玉萍一張小臉嚇得慘白,根本不知道怎么辦,只能緊緊抓住高揚的手。


  “舅媽你別急,只要把蛇毒吸出來就好了,只是……”高揚看了一眼楊玉萍的傷口,有些不太好意思。


  這花蛇哪里不咬,非要楊玉萍的大腿內側那里……“小揚,有啥話你就直說,舅媽一條命就在你手上。


  ”楊玉萍急的俏臉通紅,她知道花花綠綠的蛇肯定是有毒的,她現在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高揚的身上。


  “舅媽,你別急,我以前也被蛇咬過,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嘴趕緊把蛇毒吸出來。


  ” 今天二月的一則兩輛 瑪莎拉蒂撞臉新聞引起了網友們的廣泛關注,這其實就是一起非法 套牌車事件,套牌車是指參照真實牌照,將號碼相同的假牌套在其他車上,其中有很多是報廢后偷運出來的舊車翻新的。


  深圳一名瑪莎拉蒂 車主向市交警局舉報稱其車輛遭套牌,并將套牌車司機“活捉”。


  兩輛瑪莎拉蒂撞臉事件是因為在今年的2月9日,有車主報案稱其瑪莎拉蒂轎車懸掛粵B 662××號牌,遭到他人套牌。


  據了解,粵B662××號牌登記在一名劉姓女士名下,登記日期為2012年,當時該車購買價格超200萬元。


   劉女士介紹,去年,她發現車輛莫名有了違章,但又被他人悄然處理;有朋友在街上稱看到她的車,但當時她的車停在家中。


  她于是懷疑自己的車被套牌了。


  今年的2月15日下午,劉女士的朋友在羅湖區泥崗路一棟樓下碰到了這輛“套牌(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車”,與 真牌車同款,外觀相近,車內擋風玻璃處還放有一支玫瑰。


  經蹲守發現,一 女子上了車,多人將該女子圍住,并把真牌車開到現場后報警。


  羅湖交警大隊民警 趕到現場后,卻發現此案迷霧重重。


  “套牌車”女司機自稱并非車主,而是一家汽車4S店員工,受男車主委托為其照看20天,因而對套牌事宜并不知情。


  交警部門在調查中發現,無論是真牌車還是“套牌車”,車牌都由制證部門合法制作。


  另外,交警發現,真牌車車窗上未張貼年審以及交強險標志,由于當時真牌車車主劉女士本人未到現場,遂將真假車均扣回大隊調查。


  16日,真牌車車主劉女士帶著年審以及交強險標趕到羅湖交警大隊接受調查。


  劉女士懷疑其個人車輛信息遭到泄露,從而被人冒用,甚至補辦了正規的車牌。


     真不知該怎么講。


  到底是哥我太愛干凈還是哥太小氣?  哥跟一幫兄弟一起住在單位宿舍,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


   同事T,同事Y,同事OY和哥我,因為都是 大老爺們,所以平時關系都還好,沒什么矛盾。


  同事T和哥哥是已婚人士,T和Y人都不錯,唯獨這個OY,真是他娘極品。


  平時最喜歡的口頭禪可以嗎?。


  即,幫我買個這個可以嗎?吃你個這個可以嗎?替我做個這個可以嗎?平時大伙出去吃飯,他從沒主動付過錢。


  但飯錢畢竟要AA的。


  我們三人都有意當著他的面把帳算好,把該給的錢給了。


  就唯獨他,跟看不見一樣,不給錢,也不說話。


  就要你逼著跟他要,他才會給。


  因為他這樣,搞的同事Y都不想跟他一起出去吃飯(因為Y是新人,工資也相對低點,而且幾乎都是Y先付賬,然后我們再給他,導致OY欠Y好多頓飯錢)。


  這些都還是小事,畢竟都是大老爺們,不太計較這個。


  關鍵是下面的事,受不了了。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 我快瘋了  此人喜歡 把自己的衣服和別人的混在一起放在 洗衣機里洗,想想看,大夏天的,洗的只有內衣褲。


  真的接受不了。


  我有意無意的說過好幾次,都是礙于情面,說的很婉轉的,說不麻煩你了,下次我的衣服自己洗就好了,謝謝你啊。


  我和T都有自己的 腳盆,平時放放換洗的衣服,因為是夏天,我都是兩天洗次衣服,這樣節水也節電,不至于天天都要用洗衣機,Y都是洗完澡就立刻自己手洗衣服,很少用洗衣機。


  這個OY喜歡把自己的衣服放進別人的盆里,可能T早覺察到這點,悄悄的把自己的盆放進了自己的房間。


  所以我的盆就成了OY放衣服的盆。


  這個我也不介意,只要你洗 你自己的衣服,我洗我自己的衣服就行。


  為了避免矛盾,我都是只要換了兩次衣服就立刻把自己的洗掉,這樣最起碼分的清點。


  但是畢竟是我兩天洗次。


  只要他洗衣服,總會把我的一起仍進洗衣機洗了,別的衣服也就算了,可是內衣內褲,真他娘的惡心。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我快瘋了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人命的是這個OY最近得了腳氣,很嚴重的那種,從他買的一大堆藥膏和洗液就可以看的(秦檜兒子怎么死的)出來,因為平常大家也就是買個達克寧,摸個兩三天就好了。


  他剛才若無其事的拿我的腳盆洗腳,里面倒滿藥水洗他自己的腳。


  我日的,真的受不了了,大哥哎,這是我的腳盆,不是你自己的盆哎。


  你自己患了這么嚴重的腳氣還用別人的盆洗腳,我怎么辦?我用什么?我自己換下的內衣,內褲放什么地方?干,想想都惡心。


  真的。


  你既然得了腳氣,就自己買個盆好了,一個盆能有幾塊錢。


  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跟他明說吧,顯的哥好像多小氣,不就是用了一下你的腳盆嗎?可是,大家說說看,我換下的內衣,內褲,還要放到他得了腳氣的腳洗過的我的盆里。


  不行,這個絕對不行。


  今天看他拿我的盆洗腳,這個盆我肯定不會再用了,剛剛我換下的臟衣服,我用袋子裝了起來,放在自己的床下。


  明天我自己再去買個盆,我真的受不了他這樣。


  明天買個盆,我不會再放到衛生間了,直接放我床下。


  我以前的那個盆,他愛怎么用就怎么用。


  說說我的極品同事,我快瘋了  這種事本不是我們這種大老爺們拿出來說的,可是真的太惡心了。


  各位朋友,換做你們自己,你們會怎樣,大家設身處地的站在我的立場想下,到底是我太愛干凈,還是我小氣?  我真的受不了這種人。


  我剛都想當著他的面把我的盆給砸了,踩爛。


  真是悲哀!盆不值幾個錢,做的事情太不講究了!  各位朋友,我要不要跟他把話挑明了?唉,他好意思做這種事,我還真不好意思開口!真是悲哀到底了。


    再補充下,剛才我的一件T恤和兩條內褲(前兩天換的)被他放進洗衣機跟他的衣服一起洗了。


  衣服我是不會要了。


  不是我敗家,真的不敢再穿了,想想真的太惡心。


  萬幸的是幸好只是簡單的內衣褲,幸好昨天我的T恤沒換,今天還是穿的昨天的,不然就是兩件T恤了。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925846.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7603876.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8415114.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3552369.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6171013.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6982777.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882193.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383233.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744954.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9539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