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夜勤 病棟

夜勤 病棟


 罷了罷了,不說出去,誰會知道呢?就這一次,以后絕對不這樣了!   桂芳內心掙扎了片刻,終于下定了決心,不再掙扎,雙臂也緊緊環住了 李耐的脖頸。


    察覺到了張桂芳的動靜,李耐大喜過望,直接將張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將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張桂芳身上散發著誘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來了,他興奮地撲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亂情迷之際,敲門聲卻忽然響起,糾纏著的兩人被嚇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門外傳來一道年輕女聲,有人來了!  這下子,不僅張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來,因為這聲音聽著怪熟悉的,該不會是……  “ 耐子,怎么辦?”張桂芳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別慌,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你先藏起來,我裝病!”  李耐迅速說了一句,便將床上卷起來的被子攤開,張桂芳也顧不得其他了,急忙縮著身子鉆了進去。


    敲門聲愈發急切,李 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開了門。


    看清楚門外站著的人,李耐頓時愣了愣,不是別人,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柳溝村的村花,楊 小雪!  楊小雪年紀跟李耐一樣大,倆人的淵源也頗深,從村里小學到鎮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學。


    楊小雪生的格外水靈,就算在村里長大,皮膚也白的發光,一點都沒有農村 女人皮膚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謂的美女比起來,楊小雪的漂亮臉蛋是純天然的,沒摻一點假,因為長期干農活的緣故,身材也極為火辣。


    因此在柳溝村,楊小雪是公認的村花,也是無數年輕小伙的暗戀對象,李耐自然也一樣。


    高中畢業后,楊小雪沒有考上大學,只能留下來幫家里種地,兩人也就四年沒有見面,這期間李耐也找人打聽過她的消息,據說家里一直安排著相親,可楊小雪壓根沒那心思,也就沒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著去找楊小雪聯絡聯絡感情,但一直都沒行動,沒想到今天,她竟然親自上門了。


    “小雪,你……你咋來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緊張地看著眼前的年輕女孩。


    四年沒見,楊小雪還是那么漂亮,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的土氣,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叢中的一朵嬌艷玫瑰。


    楊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來買瓶水帶著。


  ”  “行,先進屋,我給你拿水。


  ”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將她迎進了屋。


    放在平時,李耐是很樂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現在炕上還藏著一個張桂芳,萬一被發現,那不就完犢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著,楊小雪能快點離開。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時,一道悶響卻忽然從 里屋傳來,他當場就 臉色一變。


    張桂芳這個姑女乃女乃干啥呢?這是怕自己不會被發現嗎?  果然,楊小雪的注意力已經被吸引了過去,她黛眉微皺,一邊向里屋走去,一邊 問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親收養來的養女,李耐的妹妹,在鎮里上高三,和楊小雪的關系很不錯。


    “沒,沒有!”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搶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門。


    “你這是干啥?”楊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沒,沒干啥,起床還沒收拾鋪蓋,亂的很。


  ”李耐撓了撓腦袋。


    “哦……”  楊小雪微微頷首,美眸中掠過一抹異樣的神色,語氣有些意味深長。


    “小雪,你不是還要去地里么?趁著現在還涼快,早點去,待會就曬了。


  ”李耐打了個哈哈,看似好意地出聲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  楊小雪倒也干脆,把錢一給,拿起柜臺上的水便出了門。


    眼瞅著小學離開,李耐這才松了一口氣,懸在嗓子眼的心徹底放了下來,還好沒被這妮子發現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窩里藏著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陣火熱。


    轉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開了被子,張桂芳臉色緋紅,衣衫不整,正一臉哀怨地看著他。


    “女.叟子,沒憋壞吧?”  張桂芳搖了搖頭。


  她衣服沒穿好,這一搖頭,那里也在跟著晃動。


    李耐看直了眼,隱隱又有了有反應的趨勢。


    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撲上去……  張桂芳嚶嚀一聲,也緊緊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著王鐵柱和李耐干這事,她雖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結實身體帶來的期待感,卻將那一絲愧疚徹底壓了下去。


    張桂芳現在只想索取,讓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兩人正在炕上激情,卻不知,楊小雪并沒有真的離開。


    楊小雪心思聰慧,之前雖然沒有挑明了說,但卻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隱瞞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門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貓在撓一樣,想了想后還是折了回來,想要一探究竟。


    剛走到小診所門口,一陣隱隱約約的哼唧聲就從里面飄了出來,讓楊小雪一愣。


    這聲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個女人,難道之前李耐不讓進里屋,是因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還有這種聲音……饒是楊小雪未經人事,也猜出了點什么,一張俏臉頓時臊得通紅。


    “呸,這個李耐真不要臉!”  楊小雪在心底唾罵一聲,本想著立即轉身離開的,但那哼哼唧唧的聲音卻仿佛有種莫名的魔(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力,讓她怎么都移不動道。


    “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給自己找了個理由,楊小雪輕手輕腳掀起門簾,踮腳朝里面看去。


    小診所的門是木門,上面有塊玻璃,透過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楊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記帶上里屋的門了,因此楊小雪竟然真的能隱約瞟見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楊小雪的心跳頓時就劇烈了起來,只感覺面頰發燙、身子發軟,小腹處也升起了一絲異樣之感。


  屋子里,張桂芳的黑色打底褲已經被褪到了膝蓋處,她兩條修長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則是半跪在炕沿,從楊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勢極度誘惑。


    此時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門外偷窺?  張桂芳美眸微閉,小嘴微張,噴香的嬌軀輕輕顫抖著,時不時會發出一兩聲壓抑的哼叫。


    趴在門上偷看的楊小雪將這一切都盡收眼中,只感覺腦子里嗡嗡作響,有一波接一波的怪異感覺席卷全身。


    小腹處越來越火熱,身體越來越奇怪,楊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看 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嬸子平時都喜歡開這種玩笑呢!  看著看著,楊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覺體內似乎有千萬只小螞蟻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緩和。


    然而她這一動之下,手肘卻不小心頂在了木門上,頓時“登”的一聲響。


    這響聲讓屋內屋外的三人皆是一個激靈,張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無法自拔,卻被這道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花容失色,急忙推開了李耐,手忙腳亂地去提褲子。


    “誰?”  李耐心里窩火到了極點,好事接二連三被人打斷,他現在都有砍人的沖動了。


    懷著一腔火氣沖出小診所,卻沒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掃了兩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墻角。


    難道是她?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緩緩勾了起來。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張桂芳已經把褲子提了起來,通紅的俏臉上滿是驚慌。


    “沒事,應該是誰家的狗來鬧了。


  ”李耐擺了擺手。


    接連兩次沒辦成好事,別說張桂芳了,連李耐自己的興致都消退了大半,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的沉默當中。


    “耐子,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飯……”張桂芳俏臉通紅,低聲道。


    “嫂子,要不我們再試試?”  到嘴的鴨子要飛,李耐還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張桂芳卻接連搖頭,很顯然,今天是沒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進一步深入交流也是遲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剛剛舒服過,不急在這一時,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沒有強求。


    又給張桂芳稱了兩斤好雞蛋,也沒收她錢,后者臉上這才出現了一絲笑容。


    “桂芳嫂,按摩還有倆療程呢,改天我再幫你!”  李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說!”  張桂芳哼了聲,風情萬種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動著豐腴的身子出了門。


    送走了張桂芳,李耐就抓緊時間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煩。


    正收拾的時候,門口掛著的鈴鐺卻再一次響起。


    李耐皺了皺眉頭,嘀咕一聲,今天的生意怎么這么好?  “來了來了!”  李耐吆喝著走出里屋,卻看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早應該離開的楊小雪,剛才在路邊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嚴重懷疑是這妮子。


    楊小雪俏臉上掛著一抹嘲諷的冷笑,也不說話,就那么直勾勾地盯著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發毛,急忙咧開嘴笑了笑:“小雪,還有啥事兒?”  “我看到桂芳嫂子從你這出去了。


  ”  楊小雪忽然開口。


  楊小雪輕飄飄一句話,卻讓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間變了臉色。


  “剛才你支支吾吾的,原來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張呢!”“桂芳嫂是有夫之婦,你竟然跟她干那種不要臉的事!”楊小雪冷哼一聲,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臉上滿是鄙夷:“我原本以為你上過大學,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樣,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聽,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張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場了;而喜,卻是因為楊小雪既然會這么說,那對自己的感覺,肯定是跟別人不一樣的!如果她不在乎,哪還會管自己干啥?“小雪,你真的誤會我了。


  ”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轉,臉色一萎,苦笑著說。


  “誤會?我站在門外看的清清楚楚!”說到這里,楊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臉色頓時一陣潮紅:“我親眼看到,桂芳嫂把褲子脫了,你……”“你知道的,我是醫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讓我幫忙 看病的!”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不成?”見這家伙還死鴨子嘴硬,楊小雪對他愈發厭惡。


  “當然有了,女人的那個地方也是會生病的,我剛才就是在幫桂芳嫂檢查呢!”李耐心思轉動,脫口而出道。


  “我這不剛回家不久么,決定進行一次免費普查活動,村子里所有 女性都可以來我這進行一次免費檢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個客人。


  ”楊小雪聞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腳醫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業,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個地方的確是會生病的,檢查也說得過去……難道是自己誤會這家伙了?這么一想,楊小雪的心思頓時有些動搖了,但還是冷聲道:“既然是檢查,那我去的時候,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來?”“檢查那里,換誰來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楊小雪的小腹處,無奈道。


  “小雪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來檢查,希望被別人看到么?”楊小雪聞言頓時面紅耳赤,輕唾了一口:“流氓!”看她的表情,顯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話了,李耐頓時暗松了一口氣。


  “你一個男的,卻要幫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在城市里,男醫生干這個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臉色一正:“身為醫生,是要有職業道德的!”“你來的時候桂芳嫂子剛脫了褲子,要是被你撞見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檢查身體,也解釋不清楚,還不如藏起來呢!所以……”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說的都是真的?”楊小雪臉色緩和了下來,半信半疑問道。


  “當然了!”李耐點了點頭,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虧心事,怎么可能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厲害的……”楊小雪雖然未經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當即便明白了李耐話里的意思,俏臉更是紅得要滴血。


  而且聽李耐這么一說,她又想起之前在門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脹脹,似乎真的不小……呸,楊小雪你想什么呢?楊小雪一個激靈,急忙止住了念頭。


  “小雪,咱們農村人的衛生觀念比較淡薄,特別是女性。


  因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數,所以我這個檢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盡早發現,盡早治療。


  ”“說起來,你要不要也檢查一下?”李耐隨口說了一句,視線不自禁往楊小雪身上飄去。


  楊小雪個子不矮,一米七左右,雖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卻也掩飾不住那玲瓏有致的好身材。


  “免費的么?”被李耐這么一說,楊小雪竟然有些意動了,將信將疑問道。


  李耐本是隨口一說,根本沒奢望能幫“村花”檢查身體,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聽她的語氣,似乎有戲?心中一陣激動,李耐忙不迭點頭:“自然是免費的!”楊小雪性子矜持,平時和男人話都不多說,唯獨今天卻像是著了魔一般,李耐給桂芳嫂檢查身體的那一幕不斷再腦海中閃現,讓她既面紅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楊小雪羞紅著臉微微點頭:“那……你幫我檢查一下吧。


  ” 老張從柜臺下邊取出 劉亮 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張的心里有了一個注意。


  他出了學校,在大街上轉了一圈,找到了一個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紹下買了一瓶乖乖水。


  據說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兩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亂,乖乖聽話,男人叫干啥就干啥,還有助興的作用,玩起來倍加刺激。


  買了藥,老張就給劉亮的老婆 王梅打了一個電話,說是劉亮和李嬌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談。


  老張說了地址,不一會王梅就開車過來了,身上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裝。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襯衣,襯衣最上邊的兩個紐扣松開著,剛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溝溝,兩座山峰渾圓挺立。


  下邊穿著齊膝短裙,腿上穿著肉色絲襪,比上次見面的時候穿的正經了許多,更多了幾分端莊典雅。


  老張知道她是在一個公司里做經理的所以穿成這樣,他摸了摸自己褲兜里的小藥瓶,心砰砰狂跳起來。


  白領麗人啊,他還從來沒接觸過呢。


  王梅見老張叫自己過來也不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的腿看,厭惡的皺皺眉 說道:“老張,你到底有啥發現,快點說,我公司還有事呢。


  ”老張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別急啊,為了給你匯報這個情況,我連飯都沒吃就趕過來了,要不你請我吃頓飯吧,咱們邊吃邊聊。


  ”王梅以為老張就是那種愛占小便宜的 老頭也沒多想就帶著他去了一個小飯店,給點了兩個菜,說道:“你吃吧,我現在不餓,吃飽了就趕緊說。


  ”“謝謝王小姐。


  ”老張說著給王梅倒了一杯 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這人本來生活作風就不好,老張接二連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興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裝玩手機,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顆紐扣都崩開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張一邊吃菜一邊偷看,不時的吞著口水,心想,這個女人真是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點得意,覺得自己的魅力居然連老頭都能吸引,現在這樣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給自己的助理發了個信息,說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給她把辦公室鎖了,她決定好好逗逗這個銫老頭。


  “老張啊,你今年多大了啊?”王梅問道。


  “五十三了。


  ”老張楞了一下,如實說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應該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機笑嘻嘻的問道。


  老張不明白王梅干嘛打聽自己家里事,但想著對付劉亮還得靠這個女人就說道:“別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沒小孩,現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憐的,對了,老張,你喝酒不,我給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問道,有些懶散的翹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張。


  老張撇了一眼她那絲襪包裹著的滾圓大腿,暗自吞口(夾逼自慰)口水,說道:“行吧,多謝王小姐了。


  ”“老板,給這邊拿瓶啤酒。


  ”王梅轉頭叫到,老張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藥瓶迅速給她的茶杯里滴了兩滴。


  王梅沒發現絲毫異常和老張聊起了劉亮的事情,聽老張說只是簡單的試探了一下,還沒拿到什么證據,王梅有點失望,氣呼呼的對老張說:“這種事你以后電話上跟我說就行了,我還以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過來了。


  ”老張有些委屈的說道:“王小姐,因為你的事情劉亮懷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這要不是沒辦法也不會來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這才知道為了自己的事老張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她有點愧疚的說道:“不好意思啊老張,我剛才說話沖了點,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給劉亮說說,就說你和我爸認識,諒劉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張大喜過望舉起杯子對王梅說道:“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薩啊,劉亮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著這么漂亮的媳婦不好好疼愛,還在外邊勾三搭四的,來,我敬你一杯。


  ”這話簡直說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舉起了茶杯對老張說:“老張還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給我辦事,我虧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盡管打我電話。


  ”說著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覺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說不上來。


  老張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終于放下心來,靜靜的等待著藥效發作。


  一想到待會就能把劉亮的老婆摟在懷里肆意妄為,老張就覺得熱血沸騰。


  兩個人聊了一會,王梅突然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她一只手撐著腦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腦袋怎么這么疼。


  ”老張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假裝關心的說道:“是不是天太熱了,有點中暑了,快點喝點涼茶解解暑吧。


  ”老張說著舉起茶杯遞給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個干凈。


  過了一會,她感覺到身體像是著火了,熱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幾乎都忘了自己是誰,在哪里了。


  “好熱啊。


  ”王梅說著直接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張沒想到這個藥效這么猛,要叫王梅在這脫光了,那明天肯定上頭條新聞了。


  他趕緊走了過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個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嗎?”王梅迷迷糊糊的問道。


  “快別說了,走吧。


  ”老張說著往桌子上扔了兩百塊,半摟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飯店。


  一個老漢摟著一個嬌嫩少|婦,那是相當怪異的畫面,一路上不時有人向著老張投來奇怪的目光。


  老張心里有點刺激又有點害怕,摟著王梅快走兩步,找了一個人少的角落,扶著王梅坐在一個花園邊上,然后拿出手機叫了一個出租車過來,他把王梅扶到車上說是去天海賓館。


  司機懷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張怒道:“看啥,這我閨女,我她爹,我女婿在賓館等著呢。


  ”司機這才知道誤會了,也不多說,直接把車開到了天海賓館。


  老張選這地,主要是因為這賓館是他一朋友開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坐在吧臺的是老張的朋友“大頭鬼”,看到老張抱著一個女人進來,也不說破,笑呵呵的問道:“老張,過來開房啊。


  ”老張喘著氣說:“別問那么多了,過來搭把手,這小娘們可真沉。


  ”“大頭鬼”也不是啥好人,聞言喜出望外,和老張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樓走去。


  一進賓館,老張的膽子就大了,一只手隨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贊嘆著王梅的胸真有彈性。


  “大頭鬼”的手也沒閑著,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兩把,心想,這老張也真是有福氣,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這么一個極品少婦。


  “張哥,這女人是誰啊?”大頭鬼忍不住問道。


  “你別管那么多了,記住別往外亂說就行了,來這個給你。


  ”老張說著從褲子口袋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一千塊遞給了“大頭鬼。


  ”“大頭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間捏了兩把有點舍不得說道:“哥,要不我不要錢了,你待會叫我也玩一下。


  ”老張眼睛一瞪:“滾,這事你要在外邊亂說,小心我弄死你。


  ”老張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氣的,“大頭鬼”得罪不起,給老張開了一間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張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聲鎖了房門。


  王梅現在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了,臉蛋紅撲撲的,嘴里一直喊著:“熱..熱..”老張冷笑一聲:“熱是吧,老子現在就給你降降溫。


  ”老張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給脫光了,只留了內衣在身上。


   6月14日,數百名 示威者聚集在開羅歌劇院門口, 抗議開羅街頭頻發的 性騷擾和性侵犯。


  這場抗議被命名為“像 埃及女人一樣行走”,由數個反性侵團體共同發起,有許多人以個人名義前往,舉著標語牌爭取女性的權益,表達對女權運動的支持。


  這次抗議的出席率比預期的低,主要原因是,在飽受爭議的由政府資助的埃及 國家婦女委員會(NCW)宣布參加此次示威后,幾個團體決定退出。


  此次示威的參與者有男性也有女性,有埃及人也有外國人。


  許多人認為,強奸文化的范式轉變需要政府與草根組織的共同努力,他們援引前任臨時總統頒布的新反性 妨害法為進步的表現。


  “新的法律還需要更多的細節,但是它的方向是正確的。


  考慮到現在的情況,它還是過于寬松,我們需要更嚴厲的判決。


  ”集會中的一名抗議者奈文艾爾塔維爾說,他認為,性騷擾、 性侵害與輪奸案件的增長,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埃及社會的動蕩。


  埃及 民眾街頭反性侵超90%女性曾被騷擾“安保的缺失,教育的缺失是罪魁禍首,“艾爾塔維爾說。


  “我們的國家剛剛歷經動蕩,(性犯罪的普遍)是一系列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不管問題是什么,我們需要想辦法解決并保證以后的情況會改善。


  ”“自上而下的改變是治標措施,自下而上的改變需要民眾的意識變化。


  但是我們不想等那么久了,現在上層必須做出改變,而我們也在從底層作出努力。


  ”另一位 示威者奈文艾爾伊布拉西說。


  示威中至少三人被警方拘留。


  兩名男子因為舉著用阿拉伯語寫著“我們不會忘記內政部長的性騷擾”的牌子而被逮捕,令一名男子則因性騷擾示威者而被抓獲。


  潘拉比波與她的朋友們參加了示威。


  潘稱國家婦女委員會是性侵害中的同謀,而她參加示威的目的就是,從密集的警力與婦委會成員受眾手中,重新奪回應屬于民眾的公共空間。


  拉比波認為,婦委會和警方有意忽視了過去發生的性侵害案件,因此在示威中的存在十分諷刺與滑稽。


  埃及民眾街頭反性侵超90%女性曾被騷擾開羅美國大學任教的新聞學與傳播學教授拉沙阿卜杜拉,則因為埃及婦委會的參與而抵制這場示威。


  “我因為婦委會的參與而退出了(示威)。


  ”阿卜杜拉在郵件中說到,“正是這個委員會的主席,驅逐了歐盟的代表,因為他們對性妨害案件做了匯報;正是這個委員會眼睜睜地看著這種情況發生了這么多年,卻沒有采取任何行動;正是這個委員會忽視了貞操測試與塔利亞等等的十幾起案件;他們只想對著鏡頭,舉著標牌微笑,記錄下來他們與性侵擾斗爭的過程,然后什么實事也不做。


  這就是我退出的原因,我是不會幫他們做這樣的事情的。


  ”卸任前不久,埃及前總統阿德利曼蘇爾決定修訂刑法中的58號條款。


  “性”被定義成了一種犯罪,而對其的懲罰也更加嚴厲。


  新的立法擴大(姐弟亂欲)了“性妨害”的定義范圍,使其包括了口頭或肢體性暗示“信號”的使用。


  埃及的女權組織一直在呼吁有關部門對于泛濫的性妨害現象進行立法懲治。


  在2011年2月11日,埃及民眾在塔利亞廣場慶祝推翻前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時,CBS的記者勞拉羅根遭到了群眾性侵犯。


  自那以后,大型政治示威中的性侵害從未停止過。


  埃及民眾街頭反性侵超90%女性曾被騷擾聯合國性別平等與婦女賦權實體在2013年4月報道的數據顯示,99.3%的埃及婦女遭受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而96.5%的埃及婦女遭受過性侵害。


  本文來自:埃及日報作者:AaronT.Rose翻譯:Cherrie本文來源:網易女人論壇 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一庭副庭長薛淑蘭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 出臺家庭暴力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對于如何定義家庭暴力、 家暴行為的分類以及如何定罪量刑等作出具體規定。


  該司法解釋目前已經擬定草稿,并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出臺。


  這個消息,對于連續多年帶著“關于盡快制定家庭暴力 防治法提案來到全國兩會的尚 紹華、柯錦華等婦聯界別的委員來說,無疑是一個喜訊。


  今年已經是尚紹華第7次在兩會上提關于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了。


  “如果今年能出臺相關解釋,那就意味著國家對 這個問題的重視,也就離立法更近一步了。


  ”尚紹華委員告訴記者, 7年來,對于推動家庭暴力立法這一工作,她投入了很多精力,更充滿了感情。


  多年前,尚紹華在《中國婦女》雜志社工作時結識了一位名叫 陳明俠的法學專家,這位專家的水平和敬業精神給她留下深刻印象。


  從2000年開始,陳明俠等一批法學、社會學領域的專家學者和婦女工作者,在中國法學會開展了反家暴項目,并建立了反家暴網絡,致力于推動人們意識的改變,推動反家暴立法。


  2007年陳明俠找到尚紹華,向她講述了自己在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工作期間接觸到的許多觸目驚心的事例,希望作為政協委員的尚紹華能幫助她們反映反家庭暴力立法的問題。


  作為《中國婦女》雜志社的總編輯,尚紹華深知家庭暴力對女性的傷害,更感到自己有一份責任,就這樣她欣然加入了為保障婦女的安全和平等,呼吁立法的工作。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第一次收到陳明俠發來的材料時,尚紹華發現其中涉及的內容非常廣泛,并不符合提案撰寫的要求。


  為了寫好提案,尚紹華和陳明俠及反家暴網絡的專家們反復推敲、討論了多次。


  好在陳明俠本身是非常有成就的專家,因此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一份關于呼吁反家庭暴力立法的提案在2007年被帶上了兩會。


  從那一年起,反對家庭暴力網絡每年都會給尚紹華提供最新的材料,而尚紹華每年也都會把這些最新的信息匯總成新的提案,再傳遞到全國兩會。


  對于尚紹華來說,只要家庭暴力防治法一天沒有出臺,對這個問題的呼吁,就一直是她的“使命”。


  尚紹華說:“其實,這些年對一個提案內容不停跟蹤的過程,也是對于一個事物不斷認識的過程。


  無論是反對家庭暴力網絡的工作人員,還是我,對家庭暴力這個問題的認識和了解都是在逐步提高的”。


  尚紹華告訴記者,剛開始幾次的提案后,相關部門給她的答復她并不滿意,總覺得答復內容空洞,缺乏實質。


  但慢慢的,她發現這個問題還是得到國家重視了。


  比如2013年,她就得到消息,說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經被列入未來5年人大的立法規劃。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如今,在尚紹華眼里,這個提了7年的提案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證明堅持的數字,更是一個凝聚了幾代關注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人們心血的果實。


  “我第一次提這個提案的時候還是作為第十一屆政協委員,現在我已經是第十二屆政協委員了。


  而當年的反對家庭暴力網絡在社團改革中已經更名為北京帆葆,工作人員也已經換了一批又一批,但仍然還在堅持給我提供最新的素材。


  ”尚紹華感慨,幾年來,提案的內容從單薄到豐滿,建議從籠統到具體,有很多成長。


  參與的人也越來越多,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果,才有了多年努力后水到渠成。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國已有的部門規章、地方性法規已經為我國反家庭暴力本土立法提供了實踐經驗。


  一些(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非政府組織和公民的努力也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與實施奠定了廣泛的社會基礎。


  加上人大的立法計劃和最近要出臺的司法解釋,都為家庭暴力防治法的制定提供了可行性。


  所以我今年再提,就是希望能夠推動這項法律盡快出臺。


  今后我也會關注立法之后具體執行的問題,因為這一法律必須多機構合作才能執行,公安、法院的合作是保證,可探討的問題還有很多。


  ”尚紹華表示。


  一份連續7年反家暴提案背后的故事本文來自:人民政協報作者:奚冬琪延伸閱讀:一個女攝影師鏡頭下的家暴始末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3158434.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1236057.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6949590.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3730894.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5692638.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2328599.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5023561.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3599582.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4865884.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4833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