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gohaaard420

gohaaard420


  青春里的我們,或許只會是擦肩而過,彼此誰都不認識誰,然后(性插故事)留給彼此的只是瞬間一瞥;青春里的我們或許會遇見彼此,但卻不屬于彼此,猶如朝開夕落的花兒般凋零,然后彼此兩兩相忘。


    青春里的我們或許會很糾結,因為當我們知道這會是沒有結果 的愛時,對他或她的愛卻仍然像雨水一樣想斷難斷。


  又或許我們會很幸福,因為有他或她的關心和庇護,不管我們是傷心還是快樂,總有人陪伴在我們的左右,我們從來不感覺到孤單。


    她說:“ 愛情?!寧缺毋濫。


  ” 我想這形容很恰當,雖然青春里的我們都會遇見愛情,但是卻不必因為愛情而談愛情。


  因為 真正的愛情不是泡一碗泡面,真正的愛情不是隨手摘一朵花,它更多需要 的是兩顆心不斷向對方靠近的渴望。


    我知道真正的愛情是像張無忌與趙敏那樣生死相隨的;是像順治皇帝福臨與董鄂氏那樣不管經歷怎樣的磨礪,最終還是能相濡以沫的;是像宋徽宗與劉詩詩一樣彼此牽掛對方,并無私為對方付出的……所謂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既然愛情高尚如此,就更應該寧缺毋濫了。


  我們怎么忍心讓愛情蒙上虛偽與侮辱,怎么忍心毀掉原本就沒有污點的愛情。


    我喜歡 的人有很多很多,但是愛的卻沒有幾個。


  每當我以為我會愛上時,殘酷的現實總會打磨掉我的熱情,消磨掉我的好感。


    是啊,我給不起任何的諾言,因為我知道我們太年輕。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開始視愛情為身外之物,可有可無。


  我想或許是因為他,因為他的冷漠,他的無動于衷,他的滿不在乎……于是我放手了,與其讓自己受傷害,為何不早點放手呢?給他自由也是給自己自由。


    還停留在原地,你背影消逝的地方。


  身后的富麗堂皇,不過是負心的記號、紙醉金迷的荒唐,我必需,為狠心天真付出代價,這代價,便是無盡迷茫。


    不是我背叛 了你,而是我背叛了自己;不是我拋棄了你,而是我拋棄了自己。


  這份愛,時而綿長,時而牽強;時而甜蜜,時而凄涼。


  想起你的容顏,我的嘴角 依會上揚;世俗帶走你的 臉龐,我的心房依會受傷。


    七月炎炎,至高無上的太陽,向我們展示他的榮耀,空曠的車場上,傾瀉光芒。


  為你撐起蓬傘,只愿光明下的陰影,為你送去涼爽。


  汗水嘀嗒,滑過你親吻的臉頰, 那不是咸澀,甜若似糖。


    九月蕭蕭,鯉魚風伴著腥香,似如血的芬芳。


  那場宴會,是我精心的死局。


   我用雙手,結束了愛情;我用剪刀,散碎了夏花。


  眼中鮮血嘀嗒,滑過你憎恨的臉龐,那不是痛楚,盡是失望。


    或許,彼此都缺乏那份勇氣;或許,彼此都無法忘記——相捫之緣。


  月旦花辰,風霜浸染,試問,能否將記憶中的碎片撿起,編織成散碎的片段還給時光;試問,能否用一生的血淚,換取歲月的原諒。


    如今,葉落成江,花落成海,一句句心疼,獨見苦淚千行。


  世事輪回,不過花戲幾場;來生續緣,不過空求奢望。


  誰也不必承擔,這份凄涼,愛情沒有對錯,只有期望。


  然而,人心肉長,誰都會懷念遠去的臉龐。


    過客,之所以不會留戀,是因為,他將風景藏匿在夢里。


    黃葉飄零,飄零的是一場夢,當夢殘碎,葉兒,便靜靜沉睡。


    于這來來往往的紅塵中,我愿如落葉一般,留下一行行滄桑,來紀念我們短暫的情緣。


  我會化成一片落葉,因為我,是落葉的化身。


  待到來世,飄飛在你行走的路上,用最后一刻凝視你背影的挽留。


   臺灣《聯合新聞網》報道,民進黨籍 女議員 李婉鈺 25日 現身 新北市 議會,一襲胸前透視 黑色套裝搶鏡,上半身的 白色 薄紗下隱約透出黑色運動型內衣,一出場就成為議場“嬌點”,她在受訪時表示,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敢穿就不怕別人拍!”據報道,新北市議會25日舉行第一屆第八次定期會,民進黨籍 美女議員李婉鈺穿著一襲透視洋裝現身議會,上圍豐滿的好身材令人驚艷,上半身的白色薄紗隱約透出黑色“內在美”,一出場立即成為議會中的“嬌點”點。


  李婉鈺對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表示:“敢穿就不怕別人拍!”新北市議會原訂議程為新北市長朱立倫上臺報告,但因李婉鈺身穿黑色薄紗套裝,姣好身材一覽無遺,所到之處成了鎂光燈焦點,不過為此她特別穿上外套,避免模糊焦點。


  臺美女議員穿透視裝現身議會:敢穿就不怕別人拍【延伸:日本還有的女議員轉(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行當女優】 兩只手被抓 趙燕使勁的掙扎,不過怎么說她也沒 劉小賀勁大,掙扎了半天手還被劉 小賀給抓著。


  趙燕一急張嘴就朝劉小賀的胸口咬去,劉小賀沒想到趙燕會咬他,急忙松開趙燕的手想往后躲。


   這車斗就那么大的地方,劉小賀往后一躲后背就靠在了車廂板上,避無可避,趙燕一下就咬在了他胸口上,把劉小賀疼的嗷嗚一聲。


   劉小賀這下叫的聲音夠大的,拖拉機噪音那么大前面開車的人都聽到了他的叫聲,回頭一看趙燕趴在劉小賀的懷里不禁就是 一笑,也沒當回事,還以為他們鬧著玩呢。


   我操,趙燕,你快放開。


   這趙燕是真使上勁了,劉小賀疼的汗都冒出來了。


  劉小賀被趙燕咬出了真火,掰著趙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了她身后的車廂板上。


   你他娘的瘋了,這么使勁咬我。


  劉小賀撩開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個深深的牙齦,血都滲出來了。


   誰讓你占我便宜了?趙燕雖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沒怎么疼,氣呼呼的看著劉小賀說道。


  你…… 劉小賀還想說啥但看到趙燕的胸口眼珠子頓時就直了,剛才他倆撕把那陣趙燕襯衫的扣子扯開了,露出了里面粉紅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趙燕那十分良好的發育,被撐的緊緊的,看上去特別的誘人。


   被劉小賀盯著趙燕頓時就感覺出不對,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開了好大一塊,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劉小賀呸了一口。


  劉小賀你亂看啥,個臭流氓,你等著,等忙完我弟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趙燕臉上緋紅了一片,拿眼睛使勁的瞪劉小賀。


  估計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劉小賀給弄開,要不肯定還得給劉小賀來一口。


   把目光戀戀不舍的從趙燕胸口移走,也感覺胸口不那么疼了,劉小賀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開?這事可賴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趙燕哼了一聲也不說話了,兩個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時候趙燕把趙 傻子給叫了起來,趙傻子一百個不愿意,臉都耷拉的老長。


   喲,這不是燕子嗎?這才幾天沒見,好像又漂亮了。


  劉小賀剛下車就見一個二十四五歲的人朝趙燕走來,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趙燕往旁邊一閃躲過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對一塊來的人說了句進屋就帶著趙傻子朝屋里走去。


   見趙燕這樣那小子臉上有點掛不住了,陰著臉也跟著進了屋子。


  劉小賀在一邊看著心里有點不舒服,心說這小子他媽誰呀,一上來就想對趙燕動手動腳。


   大伙都跟著進了屋子,新娘穿著印著喜字的紅衣服坐在床邊。


  一見到趙傻子就低下了頭,也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她不想見到趙傻子。


   而剛才那個小子就站在新娘身邊,同來的人告訴劉小賀說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 鄭凡,是個混子。


  他妹妹本來是不愿意嫁給趙傻子的,就是被他給逼的。


   新娘叫鄭秀,長的不算漂亮但也絕不難看,一看就是那種比較老實的人,從劉小賀他們進屋以后她一句話的都沒說。


   接新娘的時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餃子的,然后有人會問新郎餃子生不生,新郎說生,意思是早點生孩子。


   可趙傻子缺心眼,吃完餃子人家問他生不生他說不生,把趙燕和新娘家那邊的人氣的夠嗆,趙燕直掐他,差點把趙傻子給掐哭了。


   后來趙燕又哄了一會才把他給哄好,騙了半天傻子才說了個生字,大伙都長出口氣。


  隨后就是要新郎抱著新娘上車,但這次趙傻子怕趙燕掐他,十分聽說,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機跟前連車廂板都沒用打開,直接把新娘給扔進了車斗里,差點沒把新娘給摔背氣兒了。


   大伙也都紛紛往車斗里爬,劉小賀本來不想跟趙燕坐一個車的,但看到鄭凡爬上了趙燕那輛車劉小賀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輛。


   回去車上的人都擠滿了,娘家客人跟過來不少,要不是娘家這邊也準備了一個拖拉機人都坐不下了。


   趙燕跟趙傻子一塊,鄭凡就在她旁邊,直往趙燕身上蹭,把劉小賀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還沒蹭著呢這狗日的就開始蹭, 不行,不能讓他占了趙燕的便宜。


   劉小賀擠到趙燕跟前,往她和鄭凡中間一坐,趙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鄭凡就十分的不高興了。


   我說你非坐這干啥,那邊不能坐呀? 本來鄭凡想趁著人擠占趙燕點便宜,沒想到劉小賀中間插了一杠子。


  哦,那邊坐著太顛,這里好點。


  劉小賀隨意說道,雖然說這鄭凡是個混子,不過他劉小賀也不是熊包,上學的時候也是有一號的人物,他是不怕這個鄭凡。


   小崽子,有點眼力見,別哪天缺條胳膊少條腿了才知道后悔。


  鄭凡也不傻,當然看出來劉小賀是故意想壞他的好事,所以說話也不客氣。


   少他媽吹牛逼了,誰缺還不一定呢。


  劉小賀可不慣著他,他又不是嚇大的。


  鄭凡在這一片還是有些名氣的,沒幾個敢跟他這么說話的。


   今天被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屁孩給卷了面子,鄭凡哪能不怒。


  媽了個逼的小B崽子,敢他媽這么跟我說話,今天我弄死你。


   鄭凡抬手就要打,不過被旁邊的人也攔住了。


   操你嗎的小B崽子,今個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媽就放過你,過了今天你別讓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殘廢你不可。


   這些沒營養的話劉小賀聽說不少,只輕輕的說了三個字,我等著。


   鄭凡被他們家人給拉到了另一輛車上,趙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劉小賀,小聲說:你還有點爺們樣,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劉小賀一撇嘴,我還有更爺們的地方呢,改天讓你看看。


   婚禮十分熱鬧,菜肴也十分豐盛,劉小賀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補一覺。


  西瓜基本上都已經熟了,地里也沒啥活可干,劉小賀一覺睡到太陽快落山才被劉根生叫起來讓吃飯。


   小賀,你看我抓著啥了?剛進村里劉小賀就看到趙傻子拎著個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劉小賀就喊。


  桶里的水裝的挺滿,直往出漾水。


   我說 鐵柱啊,你今個結婚不在家里陪著新娘子還去撈魚呀?劉小賀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個鄭秀了,嫁誰不好,偏嫁個傻子,你說這以后的日子可咋過呀。


   趙傻子不接劉小賀的話茬,提著破桶往劉小賀跟前湊,小賀,你看這是啥?劉小賀往桶里一看就樂了,原來趙傻子抓了個 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縮一縮的。


   鐵柱,你看著王八的腦袋像你褲襠里那玩意不?劉小賀哈哈大笑,指著水桶里的王八問趙傻子。


   嗯?你別說,還真像我褲襠里玩意,小賀你可真厲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長的像呢?劉小賀笑的腰都彎了,拍了拍趙鐵柱的肩膀。


   行了鐵柱,你趕緊回家讓你娘把這王八給你燉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趙傻子不是很明白劉小賀的意思,追著劉小賀問到底有啥用。


  劉小賀也不跟他解釋,只說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經黑了,劉小賀把油燈點上隨手拿起羊皮冊子又翻了兩遍,還是跟以前一樣毫無所獲。


  躺在床上劉小賀倍感無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劉小賀不由得樂了。


   這趙燕的也不小,摸著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趙燕身上看到的風景劉小賀下面頓時就有了反應,反正這里也沒人,劉小賀干脆把身上脫的精光透透氣。


   劉小賀。


   一個聲音傳到了劉小賀的耳朵里,隨后一個影子就從門口鉆了進來。


  劉小賀還沒看清是誰就聽呀的一聲,隨后進來的人就跑到了門口,尖聲說道:劉小賀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個流氓。


   劉小賀也聽出來這聲音是誰了,是趙燕,沒想到她這個時候能來。


  劉小賀一邊穿著褲子一邊說道:你走路也不出個聲音,誰知道你來呀。


  再說是你看我,還說我是流氓,你講理不講? 穿完衣服劉小賀出了草棚子,見趙燕站在門邊上捂著臉,還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別捂著了,你干啥來了?聽到劉小賀就在自己身邊說話趙燕慢慢的把手拿開,看劉小賀已經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婦娘家人今天不走,我來買兩個西瓜。


  隨即趙燕好像又想到了剛才的情景,臉上頓時就紅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劉小賀看不著肯定得把她給羞死。


   你這人咋就不知道個羞恥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趙燕是生氣還是害羞的厲害,說話都有些喘。


   我說趙燕,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關你啥事?再說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這么大虧都沒說啥你還有啥可說的? 現在劉小賀對趙燕已經沒那么懼怕了,早上的事讓他膽氣大了不少。


  趙燕知道自己說不過他也就不說了,拍了一下劉小賀,去,到地里給我挑兩個好點的西瓜,家里人還等著吃呢。


   見趙燕饒開了話題劉小賀嘿嘿一笑,也就不說了。


  從趙燕手里拿過手電筒就進了地里,沒多大會就捧著兩個又圓又大的西瓜走了回來。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錢,啥時候你想吃了就啥時候來拿,全都免費。


  劉小賀把西瓜放在趙燕腳下,豪爽的說。


   沒發現,你這人還挺敞亮呢。


  兩個西瓜太大,趙燕一次拿不起來。


  劉小賀從地上一下捧到懷里,說:要不我給你送家去吧,這兩個西瓜太大,你拿不動。


   趙燕輕輕點了點頭,劉小賀屁顛屁顛的把西瓜給送到趙燕他家。


  劉秀的家人和趙大發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嘮嗑呢,鄭凡見趙燕和劉小賀一塊回來的臉上就有點不高興。


   喲,小賀呀,還把西瓜給送來了,快坐會歇歇,先抽根煙。


  趙大發笑著給劉小賀遞了根煙,劉小賀伸手接過來自己點著,隨后說道:不坐了叔,你們嘮吧,我還得回去看地呢。


   說完朝趙燕家人點了點頭,看到鄭凡的時候劉小賀眉頭皺了一下,不過沒說什么,轉身就出了趙燕家。


   娘的,那個姓鄭的他媽老是跟我擰著,改天逮到機會非抽他龜兒子不可。


  劉小賀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劉小賀不知道的是,他沒抽成鄭凡,反倒讓鄭凡把他給抽的夠嗆。


   …… 小王八羔子,都幾點了還睡,趕緊回家吃飯去。


   第二天一早,劉小賀聽著劉根生的罵聲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幾點呀爹,你咋來這么早? 早個屁,太陽都曬屁股蛋子了,快起來吧,今天鄉里有人來拉西瓜,我在地里看著就中,你今個可以玩一天。


   一聽這話劉小賀骨碌一下就從床上爬了起來,整天在這草棚里待著身上都要長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劉小賀高興的不行。


   今天要去鄉里耍耍。


  劉小賀心里想著,走路都有勁,沒一會就走到了村里。


  一進村劉小賀就看到趙傻子被幾個圍著,笑嘻嘻的問他昨晚咋樣。


   趙傻子手里拎著個破桶,想走但被那幾個人拉著走不了,一臉的不耐煩。


  啥咋樣,反正我摟著我媳婦睡了,過一陣子她就給俺生娃。


   那你弄沒弄你媳婦?問這話的是金龍,三十七八歲了還打著光棍,其他的幾個人只是在一邊笑,就他一臉猥瑣的追著趙傻子問。


   弄我媳婦?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趙傻子悶聲悶氣的說道,金龍一聽這話更樂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婦,到時候你可別不讓。


   嘿,我說你們幾個有意思嗎,這么逗鐵柱,鐵柱過來,別搭理那幾個沒屁擱楞嗓子的下流坯子。


  劉小賀是在是看不下去了,咋說這趙傻子也是跟他一塊長大的,而且他姐又是自己的夢中情人,沒準以后趙傻子就是自己小舅子,不行看著小舅子讓人這么欺負。


   幾個人一聽劉小賀這么說都拎著家伙什走了,只有金龍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劉小賀。


  我說小賀,你人不大說話咋這難聽呢,啥叫沒屁擱楞嗓子,信不信我抽你小狗日的。


   喲呵,金棍子,有勁沒地方使了是不?抽我?我他媽拍不死你。


  說著劉小賀從一邊撿起塊不大不小的石頭,金龍一看劉小賀要動真格的不敢得瑟了,嘿嘿一笑:哎呀小賀,叔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可真不禁逗。


   說完金龍就灰溜溜的跑了,劉小賀把石頭往邊上一扔,拉過趙鐵柱,鐵柱,以后別跟他們在那閑逗,聽著沒。


  趙傻子點了點頭,小賀,要不你跟俺逮魚去唄,要是再逮著王八了就送給你。


   不提王八劉小賀還想不起來,昨天趙傻子就逮了一個,要是吃了的話非得把他媳婦給折騰死。


  鐵柱,昨天你逮的王八吃了沒? 趙傻子搖了搖頭:沒,俺爹說俺用不著那個,都讓俺爹吃了。


  劉小賀一聽不由得暗自好笑,那王八可是旱王八,勁大的很,昨晚趙傻子他娘肯定得讓趙大發給折騰夠嗆。


   鐵柱,你家的娘家客都走了沒?趙傻子點了點頭,一早就走了。


   那你姐在家干啥呢?劉小賀接著問道,要打聽趙燕的情況問這趙傻子再好不過了,這小子不會撒謊,有啥說啥。


   沒干啥,好像說今天要去鄉里。


  劉小賀一聽頓時就樂了(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本來還想著怎么找借口約趙燕去鄉上溜達呢,這回不用想了。


   你趕緊撈魚去吧,我去你家看看。


  劉小賀高興的不行,扔下趙傻子就往趙燕家跑,到門口剛好看到趙燕端著個盆往院子倒水,劉小賀一臉笑容的進了院子,燕子,聽鐵柱說你今天要上鄉里呀? 嗯,挺長時間沒去了,溜達溜達。


  昨天鄭凡的事情讓趙燕對劉小賀的印象好了很多,以前劉小賀在趙燕的心里就是個二混子。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1117435.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801144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435856.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6538052.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6018214.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4615465.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764359.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6478229.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4752257.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2222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