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freecams

freecams


其實 二寶這些年不斷 上山打獵,他整整追蹤了 狼王半年的時間,將蟒碭山的狼王擊敗,是王二寶的畢生理想,今天終于可以得償所愿跟它一較高下了。


  他無法抑制那種發自內心的激動,嘴巴里呼出來的呵氣都興奮地顫抖起來。


  二寶把旁邊的 丁香往懷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卻對二寶會心一笑。


  女孩子雖然第一次經歷這么驚險刺激的場面,可是因為有二 寶哥在身邊,她充滿了勇氣。


  狼王晃動著巨大的頭顱,同樣紋絲不動。


  一雙狼眼瞬間瞪得溜圓,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猙獰的刺猬,它沖著王二寶呲牙咧嘴,胡子抖動,露出一口猙獰的牙齒,嘴巴里也發出了嗚嗚的仇恨聲,恨不得把王二寶立刻撕成碎片。


  從前的仇恨一股腦顯現在腦海里,狼王終于把持不住,要為自己的那條傷腿討個公道。


  它低吼一聲,身后的四條 大狼匍匐在地上,開始向著二寶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動。


  好比五只懸掛在墻壁上的壁虎在撲食,不仔細看,你根本看不到它們在移動。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于,一條大狼從草叢的背后探出了腦袋,沖著王二寶飛身就撲。


  哪知道大狼剛剛探起腦袋,王二寶就叩響了手里的扳機,嗖的一聲,那根利箭飛了出去,不偏不倚,剛好射中了那條大狼的右眼。


  這把弓弩非常的強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氣射穿了大狼的腦袋,幾乎將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聲倒在地上,打著滾嚎叫起來,不到數秒,兩腿一蹬,就跟耶穌哥哥下棋去鳥。


  剩下的四條大狼渾身顫抖了一下,但是它們沒有撤退,而是 身子一縱,湊湊湊,一起跳在了王二寶和丁香的面前。


  這四條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們呲著牙,咧著嘴,沖著王二寶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個蟒碭山立刻抖了三抖,樹上的枯枝爛葉也嘩嘩只掉。


  丁香 嚇得媽呀一聲,跳起來老高,身子一下子掛在了王二寶的身上,雙手抱住了二寶的脖子,將腦袋埋進男人的懷里不敢看。


  二寶一下將丁香護在身后,身子一轉,飛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響了弓弩的扳機。


  另一支利箭呼嘯而出,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條大狼的脖子,箭桿整整扎進去四寸還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樣劇烈翻滾起來。


  剩下的三條大狼速度不減,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寶和丁香撲來。


  弓箭就是這樣,距離遠的話還可以射殺,距離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寶已經沒有時間從箭壺里抽箭射擊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將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飛身迎了上去,直撲狼群。


  為了保護丁香的安全,王二寶決定豁了出去。


  一刀劃過,最前面的那條大狼的脖子上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血痕,二寶的匕首生生拉斷了它脖子上的氣管,一腔顱血噴灑出來,二寶下面一腳,把它踹出去老遠。


  那條狼的身子還沒有倒地,第四條就撲了過來,咬的是王二寶的大腿。


  王二寶手里的匕首一揮,使出了吃奶的勁兒,狠命刺了過去,撲地一聲,刀鋒扎進了進了第四條狼的脖子里。


  也趕上二寶的力氣大了點,一刀將它的脖子穿了個透心涼,刀子從狼脖子的左邊進去,右邊都露出了刀尖。


  那條狼嗚叫一聲倒在了地上,掙扎了兩下同樣不動了。


  短短幾秒的時間,四條成年大狼被王二寶干掉,干凈利索,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條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身體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幾步,它被王二寶凌厲的氣勢震住了。


  它沖二寶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縮,身體就像一陣劇烈的驟風,抹頭就跑,轉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寶吁了口氣,疲憊不堪,渾身跟散了架一樣倒在了地上,驚出一身的冷汗。


   好險,好險,他媽的老子差點報銷,報銷了沒地方說理去。


  二寶抬手擦了擦汗,沖著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從恍惚中驚醒,女孩子都被剛才的一場大戰驚呆了,她害怕二寶受傷,嚎哭一聲撲了過去:“二寶哥,你怎么樣?傷到沒有?傷到沒有?”王二寶搖搖頭笑了:“沒事,好險好險。


  別怕別怕?”沒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進了二寶的懷里:“二寶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嗚嗚嗚嗚……”女孩子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么驚險的廝殺,也不知道蟒碭山的野狼會這么兇殘,如果不是二寶哥在身邊,幾乎成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強壯征服了。


  二寶趕緊幫她擦去眼淚,哄她說:“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寶哥給你買新衣服穿。


  ”丁香的臉蛋卻紅了,羞答答說:“二寶哥,俺……褲子濕了,你找個地方,讓俺換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寶有點哭笑不得了,這才看清楚丁香的褲子已經濕透了,是剛才被野狼襲擊的時候嚇得。


  女孩子就是膽子小,竟然會嚇得尿褲子,王二寶咕嘟一聲:“你們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氣又好笑,雖然嘴巴里埋怨,還是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遞給了丁香讓她換上。


  丁香接過二寶的褲子羞答答問:“二寶哥,俺穿你的褲子,那你穿啥?”王二寶說:“我里面有短褲,不穿也沒事,這樣比較涼快。


  ”丁香問:“這么冷的天,你凍著咋辦?”二寶說:“沒事,我是男人,耐凍。


  ”丁香破涕為笑,拿起二寶的衣服躲在了一塊巖石的后面。


  沖他莞爾一笑,說了聲:“不許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陣風,北天邊飄來一片濃密的烏云,咔嚓一個驚雷在頭頂上炸響,瓢潑的大雨傾盆而下。


  王二寶嘻嘻哈哈背著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個山洞,沖進去以后,他們已經淋成了水鴨子。


  丁香凍得渾身打哆嗦,顫抖成一團,臉色都青了。


  兩個人就像秋雨里的樹葉,一起顫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墻壁上還有火柴和半截蠟燭。


  這個山洞二寶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時候棲息的地方。


  二寶是小中醫,長年上山采藥,有時候采藥回不去,需要找個地方暫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這里收拾一下,當 做了暫時的小窩。


  劃著了火柴,點著了那半截蠟燭,二寶升起一團篝火。


  干柴很潮濕,放進火堆里比比伯伯作響,冒出陣陣青煙。


  中秋的后半夜開始寒冷,兩個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個勁的往二寶這邊靠。


  篝火映紅了兩個人的臉。


  王二寶心疼地不行,用力搓著丁香的手問:“丁香,冷不冷?”丁香笑著搖搖頭:“不冷。


  ”嘴巴里說不冷,身子卻一個勁的往二寶的身上靠。


  現在的丁香美極了,因為剛淋了一場雨的緣故,女孩的頭發濕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濕漉漉的,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玲瓏剔透的曲線,的確良襯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寶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來,心跳起伏。


  二寶說:“丁香,把衣服脫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會生病的。


  ”丁香搖搖頭說:“不,脫光衣服,還不啥都被你看 到了?”二寶說:“這有啥,以后咱就是兩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對,你會看到我的一切,我也會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會把身子給我嘛……”丁香羞澀地低下了頭,小聲說:“二寶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寶會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懷里,雙臂一用力,丁香的臉靠(豁達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懷抱寬廣無垠,散發出一股成熟的朝氣。


  丁香從來不知道男人的身體會有這樣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氣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氣息,就覺得有了個人可以信任依賴一樣,心里很踏實,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見。


  王二寶可以清楚地聽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聲。


  “丁香,不如在這里,你把身子……給我吧。


  ”丁香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靜了,不等她明白過來,王二寶已經吻住了女孩的嘴! “嗯,你怎么知道這些?” 李俊茂臉紅如炭,心里暖暖的,跟唐宇在一起,感覺非常的安全。


  唐宇聞言,想了想道:“我之前看過這方面的書,況且我就生長在村里,多少知道一些急救方法。


  ”“我感覺頭暈。


  ”李俊茂驚恐的道。


  “別猶豫了,性命要緊,快脫了。


  我幫你吸。


  ”唐宇堅定嚴肅的樣子。


  李俊茂羞澀的咬著唇,瞪了唐宇一眼之后,便閉上了眼睛,輕輕的解了扣子。


  唐宇見她還在猶豫,一把去扒了下來,找到傷口。


  他也尷尬了,傷口在大腿后偏內側的位置。


  血已經黑了,毒素正在極速的擴散開去。


  “怎么,沒找到嗎?”李俊茂被扒,心里一顫,咬著牙不敢看唐宇,緊張的捏著衣服,眼珠轉個不停,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找,找到了。


  你別緊張,這就吸。


  ”唐宇撲了下去,只是整個臉被擠在了兩大腿之間,而且李俊茂肉色的小內內就在一邊,充滿誘惑。


  唐宇激動得差點把毒吞下去一口,嚇得他趕緊收斂心神。


  “嗯。


  ”李俊茂身體顫抖著,緊緊的咬著唇,唐宇每次的吮吸,都讓她仿佛被電一樣的麻了。


  又羞澀又難受。


  “還好是夜晚,要是白天,以后還怎么讓我見他。


  ”李俊茂臉紅得跟炭一樣。


  唐宇吸好之后,又就近找了一些草藥, 用嘴嚼碎了敷在那傷口上。


  然后又將汁液擠出,讓李俊茂吞下去一些。


  “這個,剛才你用嘴嚼的。


  ”李俊茂想起自己喝了唐宇嘴里吐出來的汁液,頓時覺得嘴里怪怪的。


  “是啊,用嘴嚼的快,而且能讓藥性充分混合。


  同時唾液還能殺死一部分細菌。


  ”唐宇這些知識,都是炎黃五行訣里的醫藥知識。


  李俊茂感覺怪怪的,自己竟然間接的吞了唐宇的唾液,就跟親嘴互吞唾液一樣的本質。


  心里發燙。


  唐宇處理好后,又用木行氣幫李俊茂做了按摩,將其血脈中殘余的毒素,通過按擠推拿排了出來。


  直到傷口變成血紅,流了許多紅血,到血凝固為止。


  “好了。


  ”唐宇終于弄好了,感覺自己有些暈暈的,今天連續動用體內的土木之氣,身體有些累了。


  “嗯,謝謝你,你又救了我一命。


  ”李俊茂深情的道,隨即收拾了東西,快速的走上前去。


  害羞的不敢再看唐宇。


  唐宇背著簍子緊步跟上,不一會兒就回了村。


  “我陪你到醫務室看看。


  ”唐宇關切的道。


  “不去了,好很多了。


  你的方法很有效,跟你在一起,特有安全感。


  ”李俊茂堅決不往衛生室去。


  “好吧,我先送你回學校去吧。


  ”唐宇背著一簍子 田雞


  “好。


  ”李俊茂這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只是她走路的姿勢很怪,兩腿夾得很緊,仿佛有什么東西在里面。


  唐宇把這認為是大腿受了傷的緣故。


  “我的電話隨時開著機,你如果半夜有什么不適,及時給我打電話。


  ”唐宇送到樓下。


  “好的,謝謝你,你快回去睡吧。


  ”李俊茂頭也回頭跑上了樓,回去后緊緊的關上了房門。


  唐宇回家將田雞放下,回到床上便按炎黃五行訣修煉了起來,這兩天他的變化太大,由不得不相信這神奇的法訣。


  這一修煉便是一夜。


  “唐宇醒醒,你康叔要發車了,快去把田雞賣了。


  ” 唐父敲打著房門。


  “爸,你的腰。


  ”唐宇醒來,發現父親的腰傷更嚴重了,昨天還只是閃了一下腰,今天就變成了一團黑氣了。


  “唉,老毛病了。


  你快去吧,我躺著休息一下。


  還賣給昨天那個主顧。


  ”唐父吩咐一聲,便回房去了。


  看著父親這一身的病痛,唐宇跳下床道:“爸,我給你揉揉。


  ”“揉什么揉,你又不是醫生。


  快去做你的事。


  ”唐父忍著痛。


  “我揉揉嘛,這幾年在外面,學了一點按摩推拿。


  ”唐宇說著便將手按在唐父的腰上,體內業績的木靈氣順著他的手涌出,隨著按摩浸入唐父體內。


  “嗯,嗯,不錯。


  ”唐父舒服的呻吟著。


  唐宇按摩一陣,發現自己的木靈氣太弱了,只能簡單的驅除現在父親體內的寒濕之氣,要想根治父親的風濕病痛,至少他的木靈氣要再強上五倍以上。


  “看來得加緊修煉了。


  ”給唐父按摩好后,唐宇洗了一把臉,便背著田雞坐著大康的三輪車,進了縣城。


  唐宇再次來到了錦繡生態農莊,找到了付 青娥


  “又是這么多田雞。


  ”付青娥也很震驚,昨天才收了兩百斤。


  唐宇笑道:“能捉這么多不容易啊。


  ”“你真是一個捉田雞的能手,以后我們的田雞就由你專供了。


  缺了就找你。


  ”付青娥按昨天的價收下了田雞,唐宇幫她搬到了后院一個專門養活野生田雞的池。


  唐宇見他們這里的生意很不錯,田雞畢竟是季節性的,最終他還是要種菜種地,便問道:“你們這里收蔬菜不。


  ”付青娥應付道:“收啊,不過我們這的蔬菜,品質要求的比較高。


  必須是綠色天然無公害的,極少打農藥,不用化肥的那種。


  ”唐宇點了點道:“價錢怎么樣呢?”付青娥道:“價錢當然比一般的菜價高,畢竟綠色的蔬菜比較難種。


  ”唐宇以開玩笑的語氣道:“好,既然這樣,過幾天有好的蔬菜,我送你這里來。


  保證純天然,綠色無公害。


  ”“好的。


  ”付青娥也不啰嗦,痛快的給了錢之后便去忙了。


  唐宇得了錢,高興的買了一些家具吃食。


  “茂茂,昨晚豐收。


  快來吃好吃的,我現在能掙錢了,把卡還你。


  ”唐宇撥通了李俊茂的電話。


  “不來了,老校長家做了雞,我們剛吃。


  改天再來打擾你,我有教案要寫。


  卡就放在你那里,我現在也不用什么錢,揣著也沒用。


  ”李俊茂似乎有意的躲著唐宇。


  “好吧,卡先放我這里,就當是你給我的投資,等賺錢了。


  每月給你分紅。


  ”唐宇欣喜的笑道,現在的他總想多跟李俊茂交流見面。


  “不要了吧,才幾千塊錢。


  借你用的,要是再談錢,就傷感情了。


  咱們就做不成朋友了。


  ”李俊茂回道。


  唐宇嚇了一跳,急忙道:“好了,好了。


  以后不跟你提錢,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


  ”“嗯,不說了,我寫教案去了。


  ”“去吧,茂茂加油。


  ”唐宇也申請了一個直播號,加了許多微信興趣部落群。


  “唐宇,你去 番茄地里看看,聽你齊伯說,咱們家的番茄地,缺水了,你去理點渠水澆一下。


  ”唐父傷了腰,有一陣閑的,唐宇一到家便有活干。


  唐宇拿了鋤頭與糞瓢,往番茄地趕去,遠遠的便看到那些番茄比昨天繁茂了許多,只是一株株無精打采的,一看就是卻水的樣子。


  唐宇理著水過去,卻發現那些水流到番茄根處,(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很快便消失了。


  而被水澆過的地,番茄依舊是缺水的樣子。


  “這些水解決不了。


  ”唐宇吃了一驚,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澆。


  “嘩嘩!”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黃氣卻弱了幾分。


  “這什么情況。


  ”唐宇著急了,唐宇忙得滿頭大汗,但那番茄依舊是萎靡不振。


  運轉五行決,集中目力,體內的青黃之氣按規律流動了起來,而他并沒有停下舀水的動作,看著那水流下,潤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樣,發出奇異的酥酥聲響。


  “轟!”突然唐宇體內多了一股透明的氣,雖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氣。


  那晚被砸破了后腦,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氣,保住了他。


  現在竟然獲得了水之氣,唐宇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五行之氣,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氣聚齊后,會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氣的引導,唐宇發現,他可以從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華之氣,一瓢瓢蘊含精華的水澆在 番茄苗上。


  只見那些番茄苗瞬間變得繁茂喜人,看到這樣的一幕,唐宇很興奮,顧不得其他,一個勁的舀水澆地。


  即使漢流夾背也不覺得累。


  眼看著他它長得很稀疏的番茄苗變得茂盛,超過了旁邊幾家用農藥化肥催出來的。


  唐宇很開心。


  種地流汗讓唐宇充實快樂,陽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飯。


  得趁著晴天好捉田雞,等陰雨天就很難捉到了。


  唐宇弄了一個博客,把自己捉田雞的經驗做了提煉總結,并分享出去,他想讓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雞。


  只是他非凡的透視、夜視能力無法分享。


  唐宇拿著手電就出了門,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層厚厚的橡膠也能擋住。


  白天酷暑難忍,晚上有徐徐清風,田間河邊非常的清爽。


  這兩晚上都在田間、溝渠邊抓,今晚唐宇一個人,從田間溝渠,捉到了青青河岸邊。


  唐宇順著河邊走,并沒有開手電。


  河邊的雜草叢中,有許多的蚊蟲,田雞成堆的出現,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這讓唐宇大喜過旺,捉得很開心。


  腳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處平緩的河堤,唐宇掃了一眼,簡直快樂瘋了。


  這一片平整的草叢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雞。


  最為密集的是在一塊大石頭旁邊,四五平方米的面積,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雞。


  唐宇決定以速度取勝,他將背簍放了下來,一手拎著桶,一手活動了一下,準備大干一場。


  只是他手速再快,還是有許多田雞靈敏的發現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雞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氣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頭旁邊拿草慢慢的將它們綁起來丟到簍子里,滿心歡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誰,誰在后面。


  ”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來,有人從大石頭后面爬到上面,手電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臉上。


  “李東方,你也來捉田雞。


  ”唐宇戲謔的冷笑道。


  李東方的手電射到了唐宇的背簍,頓時驚訝道:“好多田雞。


  ”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7124148.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7139218.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118896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767680.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765376.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4536136.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2821181.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2020717.html
https://twghytujiko.weebly.com/3917420.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4809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