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男主反派肉多的文:女人水多床湿 >

男主反派肉多的文:女人水多床湿



初秋正午,烈日炎炎,一辆开往乡村的大巴,缓缓停靠在站台。

   张小强提着行李下车,抹了抹额上的汗珠。

  “大学四年,这次毕业回家,可老家还是一个样,啥变化没有!”张小强打量四周,处处仍是成片成片的 苞米地,绿汪汪的,还不时有叽喳鸟语传来,跟他当初去省会读大学时一个模样。

  “这次回来,我一定可以一展所长,用我在大学里所学的知识,改变家乡。

  ”张小强暗自下定决心,向家里迈去,还没迈出几步,就有个声音从苞米地里忽然传来。

  “呀……你温柔点,这么猴急干嘛!”这语声怎么这么熟悉呢!张小强思虑了一会儿,跨着步子走入了苞米地。

  如今正值苞米成熟的时节,枝叶繁茂,苞米叶子刮得张小强手臂微疼。

  张小强走到了苞米地深处,眼前出现一幕快要让他喷鼻血的画面。

  前方不远处,有座棚子,里间铺了张草席。

  有一男一女,正相拥在一块,男上女下。

  男的是个秃子,张小强一瞄就认出来了,他是村里的 支书 陆启亮

  下面那女人,衣服被脱的只穿戴个花蕾胸罩,露出大片的娇嫩皮肤,就像快要长大的苞米似的,张小强猜测用手都能掐出水来。

  “这不是村里的 李姨吗,她怎么跟支书还有一腿?”张小强有些诧异,但没有多想,鼓着眼睛看起来。

  “啊……你能轻点吗,把我压的身子难受……啊……”李姨面带春潮,胸前的硕大在张小强眼前波动。

  “行行行,我轻点,可你个浪蹄子别叫那么大声,行吗,被别人听到,我支书的名声就败坏了!”陆启亮说着话,同时搂着李姨的腰肢,上下运动着。

  “切……你陆启亮还有名声吗?咱村里的寡妇,十个都被你睡了九个,剩下一个也是老到你都不愿意睡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连张家那小寡妇也被你盯上了吧,还想脚踏两只船,啊……轻点……”李姨满脸鄙夷,接着又闭上眼睛舒爽的叫起来,一脸享受。

  这刺激的一幕看得张小强眼睛瞪圆,差点流下口水来,视线一会落在李姨的饱满上,一会又瞟在她丰腴的屁股上。

  尽管李姨年纪有四十了,可身材却保养的不错,白白嫩嫩的,大屁股,充满弹性,特别是那一对饱满,张小强估摸着自己都难以掌握。

  正当张小强目不转睛看着的时候,一只牛虻爬上了张小强的手臂,在上面猛地吸了一大口血。

  “疼死我了!”张小强吃痛,顺手“啪”的一声,一巴掌把那牛虻拍死。

  “等等,有动静!”李姨眼睛猛然睁开来。

  “这苞米地里哪会有动静!瞎扯!”陆启亮根本不信,仍旧在李姨身上运动着。

  “老娘骗你干什么!”李姨循声望去,立刻发现藏在不远处偷看的张小强。

  她怔了怔,马上叫道:“那不是张老汉的儿子张小强吗?他不是在省会读大学吗!”“真有人!”一听说有人,陆启亮随即爬起来,迅速穿好衣服,把腰带系好,往张小强这边走过来。

  “张小强,你怎么在这!”陆启亮面带怒意看着李小强。

  张小强本想撒腿就跑,但想想是陆启亮在这和李姨在这偷情,他张小强怕什么?“咋滴,我不能在这啊!”张小强道:“真是难以置信啊,支书竟然和李姨有一腿!这事要是传出去,嘿嘿!”“张小强,你 小子敢威胁我?”陆启亮听罢,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张小强心里有几分心虚,这陆启亮怎么说也是支书,干部一名,真要惹火他,张家以后在村里可能就不好过了。

  但张小强怎么说也是大学生,有知识,晓法律,谅陆启亮也不敢把他怎样,便道:“就是威胁你,你能怎么样?”“小兔崽子,小时候看到我都躲得远远的,现在长大了,读大学了,胆子肥了啊!连老子都敢威胁!”陆启亮撸起袖子,准备教育教育张小强。

  “我说支书,你为什么跟个小伙子计较!”此时,李姨也穿好衣服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白色低领T恤,走过来时胸前硕大不停颤动着,暴露出大半边雪白。

  “这事我来处理,你先走吧。

  ”李姨拍着陆启亮肩膀。

  陆启亮 看了看张小强,又看了看李姨,重重“哼”一声,愤愤离开了。

  “我说你这张家小子还真厉害,一回来,就敢当面威胁支书!”李姨向前走几步,到了张小强跟前。

  这个位置,张小强正好可以看到李姨的硕大饱满,中间的沟壑看得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种想在掌中把玩一番的冲动。

  看到张小强的神情,兰嫂妩媚一笑,猛地抓起张小强的大手,往着她自己的胸脯上按去。

  柔软!滑腻!这手感让张小强爽得魂飞天外,他还是第一次碰女人胸,没想到 感觉居然这么爽。

  “张家小子,在省会上了四年大学,该不会还是个处男吧!”李姨挪揄道,任由张小强按着。

  张小强略露涩意,边按边道:“是……是啊,李姨!”“呵呵,我就知道,咱们这穷乡僻壤,即使出了大学生,也还是山沟沟里出来的。

  大学里的那些城市女生,可不喜欢咱们这的男人!”李姨笑了笑,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满脸诱惑看着张小强:“要不李姨让你尝试一下女人的滋味?正好刚才李姨还没舒服,你来帮帮李姨!今天的事情,你也当没看见,出去别乱说,怎么样?”“不不不,这可不行!”张小强立刻缩回手,一想到刚才,李姨光着身子在陆启亮身下娇喘的画面,张小强就提不起兴趣。

  “啊,你看不上李姨?”李姨愣了愣。

  “不是。

  ”张小强摇头笑道:“李姨是长辈,我怎能做这种事。

  ”这话张小强说得很假,李姨这人,身材丰腴,胸大屁股翘皮肤白,是男人都会心动。

  但她下面刚被支书那啥过,一念至此,张小强就失去兴致。

  “李姨,不然,你把你闺女艳红许给我,今天的事,我就当视而不见了!”张小强忽然笑道。

  “你喜欢我女儿艳红?”李姨打量张小强。

  “是的!”张小强点点头,艳红可是村里的村花,看上她的人太多了。

  “那好,今天下午我闺女正好也到家,我帮你制造机会。

  不过我们可说好了,能不能泡上我闺女,看你本事!”李姨道:“介绍完之后,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看见!不许乱说!”“好!”张小强满口答应。

  接着,张小强和李姨分别,向家里走去。

  张小强家有五个院子,到家后,父母都不在,张小强猜测他们应该是下地干活去了。

  “不知道 嫂子在不在,我这么久日子没回来,刚好可以给她个惊喜!”张小强朝嫂子房间走去,他却发现房门竟被反锁了。

  “这光天白日的,锁门干什么。

  ”张小强透过门缝,朝房内瞅去,眼前的画面,让张小强顿时兽血沸腾起来。

  只见房内,一名女子正脱得赤条条的斜躺在床上。

  她玉腿大开,手中拿着一根萝卜,放在下面缓缓运动着。

  女子正是张小强的嫂子, 于薇!于薇今年二十五岁,就像九月的萝卜八月的葱,她长得是白白嫩嫩,皮肤吹弹可破,胸脯也饱满坚挺。

  她绝美的小脸上,五官精致,一双汪洋般的大眼睛里灵气动人,尤其是那淡粉色的樱桃小口,让人有种不由得想亲一口的冲动。

  盯着于薇的动作,张小强感觉小腹燥热难忍,下身立马有了反应。

  此时的于薇,面泛春潮,贝齿轻咬下唇,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娇喘声,无比诱人,张小强被撩得心神激荡。

  她的 右手在下(姐弟乱性)面轻轻运动着,另一只手,则在胸前浑圆上不停来回按着,张小强看得心痒难耐,真想冲上去触碰那对饱满。

  “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里偷偷摸摸做这种事。

  ”张小强吞了吞水:“但想想也是,嫂子刚嫁过来,大哥就去河里放水插稻秧的时候,不小心掉河中淹死了,让嫂子早早守了寡。

  她一个人在家四五年,不寂寞才怪。

  ”张小强暗自想着,视线仍旧紧盯着房内的画面,清晰看见,于薇手上的动作渐渐变快,口中娇喘的声音也变大起来,听得张小强一阵心猿意马。

  他很想冲进去,帮助嫂子解决寂寞之苦。

  可一想到她是大哥的女人,虽说大哥死了很久,但张小强仍是有些别扭,毕竟于薇是他嫂子,甚至读大学的学费,也是嫂子去县里打工给他赚的,这些年,嫂子对张小强,一直是疼爱有加。

  欲望与伦理的煎熬,让张小强难受的不由得跺起脚来。

  他这不跺脚还好,可一跺脚,刚好踩到放在门边的一根铁钉上。

  “啊,疼死我了!”张小强大叫一声,犹如触电似的缩回脚,他搬起脚看了看脚底板,还好鞋底厚,要不然这一下肯定扎一个大洞,血流如注。

  但还是很疼!紧接着,张小强心里就暗叫一声“不好”,刚刚喊得那么大声,肯定被嫂子听见了! 一个,两个,三个,在猛烈的撞击下,他解开了所有上方所有的扣子,而那完美而又呼之欲出的山脉彻底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种随着节奏不断晃动的样子,让陈凡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他加快自己的速度,几乎是用环抱 渡边优美的双手将她整个 身体提起又放下,那种被束缚着不断加速的感觉让渡边优美完全无法抗拒,完全的融入了进去。

  “你 太厉害了,陈凡桑,我快不行了……”渡边优美语无伦次 的说着,声音也随着不断进行越来越放开。

  两人此时彻底将还在这个屋子里的仓佐 梨音和睡在卧室中的 渡边一郎抛在了脑后, 沉浸在了疯狂的快感之中。

  陈凡晃动着头,不断挤压着渡边优美胸口,而这时候,渡边优美也放(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下了最后一丝的矜持,双手放到身后解开了最后一层的障碍。

  那可爱的粉嫩暴露在了陈凡的眼前,仿佛是在勾引着他,让他好好尝一尝那令人神往的味道。

  陈凡没有客气,一个低头直接探了过去。

  这时,渡边优美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喊,充分诠释了那上下翻飞如同进入天堂般的感觉到底是有多么的美妙。

  但她却不知道,这一声也让身后趴在桌上的仓佐梨音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声音,为什么这么的……她稍稍恢复了一些意识,但因为醉酒而无法动弹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她努力着想要抬起眼皮,而她在尝试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成功了,换而传来的是直冲头顶的醉酒之后带来的疼痛感。

  头痛让她无法忍受,差点因此再睡去,但她的本能告诉她,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她通过透进瞳孔的光线,不断聚焦,终于在努力之后看清了自己眼前的场景。

  她整个人都震惊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为什么陈凡会和自己男朋友的姐姐在餐桌上做这样的事情?优美姐竟然如此的享受,竟然露出了这样的姿态?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渡边优美的另一面,那完全被陈凡掌控,沉浸在无尽快感之中无法自拔的样子,与她平常的气质完全不符。

  陈凡是有多厉害,能够让优美姐露出这样的表情啊!仓佐梨音彻底呆住了,半睁着的双眼一刻不偏移的直直的盯着这香艳无比的场面。

  而因为太过投入,被渡边优美完全挡住了视线,陈凡并不知道此刻自己和渡边优美的一举一动都被仓佐梨音看的清清楚楚。

  因为是第二次,他出乎意料的持久,根本没有要缴枪的意思。

  在一阵猛攻之后,渡边优美身体一颤,整个人死死地抱住了陈凡。

  陈凡知道,渡边优美这次是真的踏入了顶峰。

  他慢下了自己的动作,十分娴熟的在她皮肤的每一寸轻吻着,右手还不停地揉捏着那令人爱不释手的柔软。

  “这么快就去了,优美桑你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啊!”陈凡笑着轻轻说着,而这话语不断地刺激着渡边优美,让她再出了快感之外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屈服感。

  这种感觉换做其他时候会令人非常的不爽,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意外的让那份感觉有了更好的延续。

  她有些害羞紧紧抱着陈凡,将头架在了陈凡的肩膀上,不让陈凡看到她此时此刻的表情。

  “讨厌,别说这些话,真是羞死人了……”“别急,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说着,陈凡抚了抚她柔顺的长发,然后在不离开的情况下,将渡边优美整个身体抱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仓佐梨音一下子愣住了,变得不知所措了起来……怎么办,现在自己该怎么办?除了内心的震惊和慌张之外,仓佐梨音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发生着一些变化,那潜藏在身体中的记忆慢慢的被唤醒了。

  她想要闭上眼睛,但心里却有舍不得错过任何一幕。

  本来陈凡怀里的那个应该是自己,但是因为一些意外……想到这,仓佐梨音真相狠狠的给自己一个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下。

  明明不久之前才在卧室中下定了决心,以后和陈凡保持好距离,不在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但现在仅仅是因为这个画面,她竟然又有些忍不住了。

  自己就真的是这么一个无可救药的女人了么?她一狠心,闭上了眼睛准备试着继续睡去,但与此同时,她听到了渡边优美再次发出了声音。

  “这不好吧,有点……啊……”仓佐梨音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就在不远处的沙发边上,渡边优美双手撑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整个人站直着双腿微微岔开了一些角度。

  那完美的身体曲线配合着前方微微前后晃动的山脉,简直太过诱人。

  而陈凡也没有一刻的停顿,直接站到了渡边优美的身后,双手狠狠地排在了她丰满翘立的臀部上,并用力的抓了一下。

  随着渡边优美那声叫声,陈凡再次向前一挺。

  能看到,此时的渡边优美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她紧皱着眉头,嘴巴长得很大,不停地深呼吸着。

  光是这样,她就感觉自己已经到达了极限,很难想象这个时候陈凡如果直接进攻的话,自己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感觉。

  她再次慌张了,右手抵着陈凡的身体,一副求饶的样子。

  “别了吧,我可能……”话还没说完,只见陈凡笑了一下,抓着她两侧胯部疯狂的摇动了起来。

  渡边优美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表情到底是多么的犯规,又会让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迸发出怎么样的兽性。

  “啊……”渡边优美大叫出声,然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刚刚到底顶峰之后,她的理性恢复了一些,此时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可能会吵醒还在屋子里的其他两人,便做出了这样的动作。

  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那夸张的感觉直击着她身体的每一处,她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此时已经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甚至连站着的地面都感受不到了。

  而她仅能感受到的是那袭遍全身如同触电一般的酥麻感以及身后陈凡无比炽热的体温。

  这太厉害了!不仅是渡边优美这样想着,连在一旁偷看的仓佐梨音都如此感叹道。

  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同化了一样,那空虚的感觉让她甚至忘却了自己醒酒之后无法忍受的头疼感,用没有什么力气的手慢慢的放到了桌子下方。

  陈凡桑……她满脑子都是刚才自己所经历的场景,那每一次就差一步的时机让她对此时的渡边优美产生了极强的嫉妒心理。

  她多么希望那个站在陈凡身前的人是自己,那自己该会有多么的快乐啊!一边想着,她的手指一边拨动了起来。

  酒精带来的麻痹感让她变得更加敏感,虽然平常她没有少做这种事情,但在这种情况下,她的感觉异常的强烈。

  仅仅动了几下,她就停不下来了。

  在那一边如潮水般的碰撞声下,她喘息着,然后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在他们的面前达到了巅峰。

  这一次速度是那么的快,感觉是那么的强烈,延续的时间是那么的持久。

  这是她第一次有着如此的感受,让她不禁抽出手,细细的舔舐了几下自己晶莹的手指。

  “快,快给我,陈凡桑……”渡边优美已经彻底的混乱了,语无伦次的说着,而就在她和陈凡都要再次踏入云端之时,一声很清晰的移门声进入了他们的耳中。

  陈凡一下子中断了,猛地推开渡边优美迅速的拉上了裤子。

  而渡边优美也清醒了过来,迅速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衬衫,并走到了椅子旁,将脱掉的那件内衣给捡了起来塞在了自己挂在椅子上的包中。

  仓佐梨音立刻闭上了眼睛,保持着沉睡的姿势,听着身后慢慢传来的脚步声。

  “姐姐?你还在么?”渡边一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猛地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在看到了陈凡和渡边优美都坐在椅子上时,他笑了笑。

  “还在喝啊,现在几点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