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松本 芽依 >

松本 芽依



老劉抱著 香香的后腰,輕輕撩起了她的裙擺,然后一路向下,手沿著內衣邊緣探了進去。

   此時的老劉,只想在這里,再和香香來一場酣暢淋漓的男歡女愛。

   香香也被老劉撩撥得渾身滾燙,主動捧著老劉的臉,在老劉的唇上瘋狂親吻。

   趙哥,我好喜歡你胡茬扎在我臉上的感覺……香香一臉的沉醉。

   老劉瘋狂親吻著她,舌頭也突破她的牙關,與她緊緊纏繞著。

   香香意亂情迷,伸手撫摸著老劉的胸膛,在他身上不斷的扭動,口中輕吟道:趙哥,人家還想要…… 老劉嘿嘿 一笑,迫不及待的脫掉自己的褲子與內衣,釋放出自己的武器,同時又將香香的內內撩撥到一邊。

   現在香香跨坐在老劉身上,想要脫掉她的內內非常困難,不如撥到一邊比較方便。

   香香羞怯 的說:趙哥,你也太圖懶省事了,為什么不幫我脫下來…… 老劉嘿嘿笑道:脫下來麻煩,不如這樣省心。

   香香嘻嘻一笑,說:那我下次買一條開襠的好不好? 老劉興奮的說:那可真是太好了! 說著,老劉已經有些急不可耐,立刻就準備提槍上馬。

   這時候,隔壁房間忽然傳來一聲嘶吼: 老劉,你這個負心漢! 聽到那殺豬般的嚎叫,老劉知道, 寧姐醒來了。

   老劉拍了拍香香:我去處理!你別出面了,她平時就喜歡對你冷嘲熱諷的,比較難纏! 我要去!她可是打著你的主意!香香現在可是知道了老劉的魅力,生怕他被其他 女人勾搭走,脫口道:要是她死纏著你怎么辦!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明星!老劉無奈地一笑。

   怎么不可能,我覺得你比明星還有本錢……香香不滿意的嘟囔著。

   老劉哈哈一笑,和香香一起,他覺得自然放松,甚至有種年輕了三十歲,回到十八歲談戀愛的感覺。

   他拍拍香香,哄著她回去吃早餐,讓她無論如何也不要出來把事情搞得更復雜,然后匆匆向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果然,寧姐已經抱著雙臂,坐在地上干嚎:天殺的老劉!你個負心漢! 其他租客從門口經過,聽到這聲音,忍不住側目。

   老劉不由得出了一聲冷汗,生怕香香出來跟她斗上。

   偏偏看到提著早餐的老劉出現,寧姐一下子就降低了分貝,表情也從滿臉橫肉的兇惡變成了滿臉橫肉的別扭溫柔:原來你是給人家買早餐去了?!討厭!也不說說一聲! 哎不是!老劉趕緊擺手道:我不是給你買早餐!這是我給我自己買的,另外,昨天我們兩個也…… 我知道!昨天晚上給你吃的藥確實厲害了一點,但沒想到我會直接…… 寧姐伸手拿過早餐,自顧自地說:我就說今天怎么渾身跟車子攆過一樣的酸疼,肯定是昨天你太厲害了,把我給弄得暈了過去! 寧姐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在地上,身邊滿是老劉的衣服,還以為昨天自己那個事兒成了。

   當時到處看不到老劉,她覺得,老劉肯定是干完自己就跑路了,所以起來便激動得大吼,想把老劉找回來。

   現在老劉提著一份早餐回來,她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甚至還感動的不行。

   老劉看著寧姐那張激動的臉,急忙解釋道:不是,老妹兒你誤會了,我昨天晚上真沒對你怎樣…… 寧姐冷笑一聲,笑道:我在你房間里睡了一夜,你說沒有就沒有?再說,我昨晚給你吃的藥效果那么強烈,你沒睡我你怎么解決的? 老劉不由地來了脾氣,粗俗的大吼一聲:你這娘們花癡了吧?老子沒睡你!我睡的是香香! 在隔壁一直想出來幫老劉出頭的香香,聽到這一句,不由得吃著早餐甜甜的笑了起來。

   而這邊,寧姐聽了老劉的話,卻覺得,老劉肯定是羞于承認被自己下藥硬上了的事情,所以才搬出香香那個**的女人來。

   于是她哼哼道:行!你就嘴硬吧,你寧愿承認自己睡了雞,也不愿意承認睡了我。

   寧姐說到這里,語氣真誠的說:以后只要你想,隨時來找我! 老劉氣憤的說:你快走,你再不走,我今天就搬出去! 寧姐急忙說道:哎呀你別生氣,我這就走! 說著,寧姐還給老劉拋了一個媚眼,道: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走了。

   寧姐走了,留下老劉欲哭無淚。

   這他媽叫什么事兒?這個老女人這么多年沒跟男人搞過,難道自己都察覺不到她身體的情況嗎?自己怎么可能會搞她這樣的半老徐娘呢? 因為跟香香有了實質性的突破,所以連帶著老劉的心態也有了些變化。

   以前,他滿腦子想的都是 韓萌萌,畢竟這個膚白貌美、奶大臀翹的姑娘實在太過極品,而且還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老劉做夢都想把她弄上手。

   可是,搞了香香之后,老劉對韓萌萌也就沒有那么渴望了。

   所以當韓萌萌來 駕校上課的時候,老劉對她沒有了往日那種熱情和無微不至,反而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讓韓萌萌有些詫異。

   對自己素來熱情的趙教練這是怎么了? 練車的時候,自己把車開的亂七八糟,教練雖然對自己也有些許指點,但是態度總是覺得有些冷淡。

   韓萌萌不由得納悶:之前教練看到自己,那雙眼睛仿佛能把自己扒光,那雙手也總是有意無意蹭向自己,蹭得自己渾身酥軟。

   可是今天,他那眼睛黯淡無神,對自己不冷不熱,這是怎么啦?我做錯什么了嗎 韓萌萌心里忽然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不太舒服。

   不過也正是因為老劉對她保持距離,反而讓韓萌萌開始有些主動跟他接近,比如練車的時候總是找老劉說話,還不時的跟他撒嬌。

   老劉也沒想到,韓萌萌這個小丫頭這么有意思,自己不搭理她,她對自己反而更親熱了,真是奇怪。

   正向趁機跟韓萌萌增進一下感情,讓老劉招架不住的情況出現了。

   香香也來到駕校,準備練習科目二。

   以前,香香跟老劉雖然住的很近,但是沒什么深入的交集。

   香香在紅燈區工作,每天深夜回家的時候,老劉早就睡著了,早晨老劉一大早就要到駕校,可韓萌萌還沒起來,再等老劉從駕校下班回家,香香一般就已經上班去了。

   而且,香香報了駕校之后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很少過來練車。

   不過,老劉沒想到的是,剛跟香香深入交流過,她就來駕校練車了。

   其實香香今天原本準備去逛街買買東西,但是,心里(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和身體對于老劉的想念和依賴,卻越來越重。

   于是,她決定來駕校找老劉練車,不但能見見老劉,還能借機增進兩人的感情。

   緊接著,香香便穿著她性感撩人的小吊帶,齊著腿根的小短裙,踩著練車的平跟鞋,一扭一扭地來到了駕校。

   她身上風塵味濃,媚眼如絲,引得駕校師生集體側目。

   趙教練!我來練車啦! 香香說話的時候,語氣嬌滴滴的,眼神里也帶著鉤子。

   說著,香香就拉開教練車的后排座,跟韓萌萌坐在了一起。

   老劉通過后視鏡打量著香香與韓萌萌,她們倆同樣是性感,可是當香香和韓萌萌一起時,還是區別立見。

   香香的性感是帶著外露的、直接的、原始的,讓人看了就想直接上。

   而韓萌萌的性感是禁欲的、保守的,讓人欲罷不能的,讓人看了就想去征服。

   而且,韓萌萌的胸,比香香要大了一圈!這可是香香天然不足的劣勢,雖然她也已經很大了,可跟韓萌萌比還是差了不少。

   看到韓萌萌前面的呼之欲出,香香不由地苦了臉,挺了挺自己的胸,然后偷偷地捅了一下韓萌萌,低聲問:萌萌,你怎么吃的?奶長這么大! 這一句話聲音也不小,正在開車的男學員還是個大一的清純孩子,當場嚇得一腳踩到了剎車上,車里的人往前栽了一下,韓萌萌和香香的胸也不約而同地撞到了前座,又彈了回來。

   哇!你的還是真的呀!彈力這么好! 香香說著,她的手直接伸到了韓萌萌的胸前,嚇得韓萌萌直接抱住自己,緊張的說:你干什么…… 老劉急忙讓那個踩了急剎、一臉后怕的小伙子先下去緩一緩,然后對香香說:香香同學,準備一下,等下該你練車了! 老劉之所以這么說,就是想把這兩個女人分開,誰知道他馬上后悔了自己的決定。

   香香不像韓萌萌那么含蓄內斂,再加上跟老劉有了深入接觸,所以她從掛擋到打火,都要老劉抓著自己的手,手把手教才行。

   不過她開車的技術和韓萌萌一樣爛得不行,兩人輪流開了兩次,依然連對線都對不準,更別說倒車入庫了! 眼看著正午時分,學員們都陸陸續續回家吃飯了,老劉便對她們倆說:兩位同學,你們先吃飯,吃飯后再來練車吧。

   誰知道香香一臉撒嬌的說道:教練,你抱著我再練一盤嘛,人家想你抱著練,練完我們一起去吃飯! 什么? 老劉聞言,不由地心虛地朝后面看去,香香怎么能當著韓萌萌的面說的這么露骨…… 正好韓萌萌也紅著臉看過來,眼神中還有一絲嗔怪。

   老劉不由地一陣臉疼:當著女神的面,抱著香香開車?這也太刺激了吧?!不帶這么玩的啊! 不能嗎?我聽說好多教練都是這么教的啊?香香嘟起嘴,歪過身子對著老劉的脖子吹氣:就是您坐在這里,我坐在您身上開,怎么樣?! 說完,香香挑釁似的看了一眼韓萌萌:萌萌,你不介意吧? 韓萌萌有些郁悶,可是還能說什么?總不能說自己早就試過了吧? 于是她只能紅著臉說: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香香心里是故意想跟韓萌萌過不去,作為女人,尤其是風月場里打滾的女人,她早就感覺到韓萌萌和老劉之間的異樣情緒了,所以心里有點不爽。

   雖然她知道自己和老劉的關系也是無法明朗的,清楚自己跟他沒有未來,但是一看到這么極品的美女和老劉眉來眼去,她就沒來由的不爽,所以想讓她看看,自己跟老劉有多親密。

   就這樣,當著韓萌萌的面,老劉坐在了駕駛座上,香香沒有絲毫扭捏的坐了下來。

   她的小短裙輕薄短小,直接就坐在了老劉的老槍上面,可是她依然不滿意,特意扭動臀部,在上面蹭了兩下,蹭得老劉不可控制的膨脹起來…… 香香感覺到了老劉的變化,更加賣力的加緊了幾分,刺激得老劉恨不得當場把這個不老實的香香,一次干老實了再說! 但是,韓萌萌還在車里,老劉為了自己的形象,只能一本正經的說:開始了!你用心點!萌萌,你在后座也多觀察一下這些線和點!爭取下次考試的時候,你們倆都能一把過! 韓萌萌倒是很乖巧的應聲了一聲,看著老劉認真的模樣,她甚至都覺得自己之前好像有點多想了。

   估計很多人都是這樣練車的,自己把教練想成什么樣的人了呀!都怪自己!動不動水成那樣,還蹭掛擋桿,真是太不爭氣了! 香香可就不同了,她早就不是小女生,從老劉身上徒然上升的熱度她就能感覺到這個男人被自己的挑動。

   看準了!這個是肩膀對齊的線!離合器一松,老劉將車穩穩地開到了入庫前的線上,大手也握住了香香的小手,放在方向盤上:你好好感覺一下! 是這樣嗎?香香故意在老劉懷里扭了扭,她身上的香味和韓萌萌的不同,成熟而迷惑,混著韓萌萌在這車廂里散發的隱約處子香,更是給老劉打了一針催情劑一般,讓他有了一種左擁右抱的滿足。

   是這樣!老劉表揚道:接下來我們往右邊再試一試! 好啊!香香一邊說,一邊輕輕抬起臀部,將手往老劉左邊韓萌萌看不到的褲腿一拉,竟然將他的嗷嗷叫的老槍給拉了出來! 公公騷擾我讓 老公為難   口述者: 黃豆 33歲 出版社編輯  發生在兩男一女間的故事,往往比發生在兩女一男之間的來得簡單。

  可這次的故事卻是個例外。

    也是兩男一女間的故事,只不過,這兩男,一個是父親,一個是兒子。

  而這一女,是父親的兒媳,兒子的妻子。

    我有一樁人人都羨慕的美滿婚姻  (和黃豆的談話地點選在星巴克,因為她再三要求能選離她工作單位稍近的地方,好利用午休時間溜出來訴苦。

  這家星巴克面積小,又很吵,可等黃豆傾吐完她的難言之隱后,我暗自慶幸選對了地方,店小、人吵,剛好為嗓門有點大的黃豆制造了天然屏障,她可以毫無禁忌地說出她的困惑。

  )  4年前,我和 餅干通過親友介紹相識,我們戀愛2年,然后結婚,生活幸福,感情美滿,所有親朋好友一致覺得,我們是天作之合———餅干有主見,孝敬 父母,體貼女人,在上班之余包攬所有家務,從洗衣做飯到涮鍋洗碗,非常疼我;我和他一樣性格開朗,但更乖巧溫順,我們在一起,大事商量決定,小事由我作主。

  口述:公公 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老公對我只有一個要求:希望我能和他一樣體貼父母,希望我們能和他的父母一樣恩恩愛愛,到了60歲還能整天形影不離。

    體諒餅干的孝心,我答應他,結婚后還和他父母同住,一家4口,住在一套三室兩廳的復式房里,公公 婆婆住樓下,我們兩個住樓上。

    我曾像所有的年輕姑娘一樣,擔心處理不好婆媳關系,但經過半年的磨合,又有餅干這個十分會處理關系的好丈夫在。

    這些年來,我和 公公婆婆的關系相當密切,我們一有空就聊天,我總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生父母看待。

    誰都羨慕我們的婚姻,要不是出了后面這件事,我們一直覺得,兩人的關系會越來越甜蜜。

    公公兩次悄無聲息地推門而入  (黃豆在形容自己的老公時,常常會用到“十全十美”這個詞,這非但是我在已婚的口述主人公那里沒有聽到過,即使在戀愛階段的男女中,也很少聽到。

  )  先前說過,我對公公婆婆一直是很欣賞的,兩老總是一副相親相愛的樣子,除了每天上午婆婆去買菜時,他們會分開一段時間,其余時候永遠同進同出。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我也能感覺到公公婆婆對我的喜愛,老人嘛,多叫幾聲“爸爸媽媽”,多和他們講講話,就能把他們哄開心了。

    所以,當后來我漸漸發現,公公和我說話時,常常會不經意地拍拍我,我自然也沒想到其他地方去。

    直到那天上午。

  當時婆婆出去買菜了,老公加班不在家,我在自己房間里,穿著睡衣躺在被窩里看電視,房門沒鎖,但關著———老公以前關照過,不要鎖房門,省得爸媽心里不舒服。

    這時候,公公突然悄無聲息地出現了。

  他徑直爬上床,在我旁邊非常隨意地半倚半靠著,和我一起看電視、聊天。

  我嚇得不敢動彈,心里覺得別扭極了,可也不好說什么,忍了半個小時。

    那天晚上,我對老公說了公公的古怪舉動,他也很驚訝,但和我一樣,盡量往好的地方想,只說他們家沒有女兒,所以特別喜歡我,拿我當自己孩子,自然就不拘小節了。

  達成了這樣一個共識之后,我們都坦然了。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可沒想到,一個月之后,也就是在上個月,又是一個白天,婆婆出去買菜,老公上班,我在房里換衣服,不知什么時候,公公突然出現,并且笑嘻嘻地朝我走來,還用手拍我。

    我驚呆了,慌忙之中,立刻說:“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快點出去!媽馬上就要回來了。

  ”  公公還是笑嘻嘻的,他回答:“怕什么,我又不會對你怎么樣的咯。

  ”說著也就出去了。

    我連忙打電話給老公,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老公非常驚訝,讓我趕緊將房門反鎖,等媽回來之后,我們出去碰個頭。

    中午,婆婆回來了。

  這頓飯原本是專為了我做的,吃完后,他們兩個要去鄉下親戚家度假,可我沒心思吃,借口說要加班,趕緊溜了。

    之后,公公婆婆如期去了鄉下,到現在還沒回來,也就是說,在這事發生之后,我們再也沒碰到對方。

    我該選哪條解決方案  (黃豆一口氣講完,都顧不得點飲料。

  抬腕看了看表,午休時間還剩半個小時,黃豆趕緊將她和老公在這一個多月里商量得出的解決方案一條一條說給我聽,希望能聽聽我的建議,因為,再過幾星期,幾個當事人就要面對面了。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這一個多月來,我們倆只要一想到這事,就心煩。

  餅干在經過了初期的憤怒之后,漸漸恢復了他固有的理智,開始和我逐條分析解決辦法。

    首先,要不要將此事告訴婆婆。

    餅干認為,他父母以前特別恩愛,婆婆能干要強,一旦知曉此事,肯定有損兩人間的感情,同時也很難預料她會有怎樣的反應。

    餅干是個超級孝子,他不想讓母親受傷,也不愿因為這事,破壞父母的感情。

    他想選擇一種比較委婉的說法,比如用“不拘小節”這種字眼,但又怕萬一說得不好,婆婆認為是我多心,反而會制造矛盾。

    我卻認為不能使用委婉的說法,如果只說我不習慣公公對我有較親密的舉動,婆婆會認為我小心眼,說不定公公還會倒打一耙。

    而且,如果不把事情的利害關系講清楚,難保將來不會發生更嚴重的后果。

    第二,瞞著婆婆,單獨和公公談。

    餅干孝順媽媽,我理解,所以我倒主張不讓婆婆知道這件事,想是不是有可能讓餅干同他父親單獨談談,因為畢竟還沒發生什么特別大的事,但我又怕說了以后,今后還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婆婆遲早要看出端倪,到時候又怎么辦?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3)  餅干覺得,讓他單獨和父親談此事,實在是很為難,他和父親的感情本來就不如和母親那么好,要兩個男人為一個女人一本正經談一次,兩個字,別扭。

  況且,話說到什么份上,實在難以掌握。

    第三,是否應該分開住。

    我已經沒有辦法依然若無其事地面對公公了,再不能將他當作爸爸看待,事實上,可能就是因為之前我太隨和,和他們走得太近,才發生了現在這樣的情況。

    公公婆婆到底不是親生父母,我想還是分開來住比較好。

  但結婚時,為了買這套大房子,我們幾乎花完了所有的積蓄,算來算去,只夠再買套一室一廳,可誰該搬走呢?  餅干說,他可以不管父親,但要他把母親趕走,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畢竟母親什么也沒做錯,她不該為這事負責任。

    還有一個辦法,是將大房賣掉,換兩套小房,但這到底需要大動干戈,而且別人會怎么想?到時候,可能許多人都會把錯怪在我頭上。

    而且,一個好好的家就這么四分五裂,實在不妥。

  口述:公公對我的騷擾讓老公很為難(3(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3)  (各種利害關系糾纏不清,黃豆越說越困惑,講到最后,她甚至忘了讓我提建議。

  她說,為了這事,她和老公經常失眠。

  )  其實,餅干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在公司里也很會處理人際關系,偏偏這事讓他經常喝酒。

  喝醉的時候,他會說對不起我,甚至會痛苦地說,如果不結婚就好了。

    我聽了很難過,但我不怪他,我知道他心里的苦,他承受的壓力遠遠超過我,我很怕這事會影響我們的關系。

    所以我不敢再提這事,不對自己的父母說,不對要好的小姐妹說,也不去逼他,但我們心里都明白,這個日子遲早是要來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