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婚嫁在线阅读 >

婚嫁在线阅读



铜仁 医院会议室内,院长柳泉脸色铁青地按掉了电视遥控器。

  他恶狠狠地的吼道:到底是谁把 李老病情透漏给媒体的?你们好大的胆子…… 在场的十几名医生脸色都不太好看。

  如果病情不公开,医院即便不能治愈李老,那也只能说,人力不能回天,相信李家也不会因此而怪罪医院。

   但是,如今病情陡然对外公布,性质就截然不同了。

   民众对李老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爱戴,一旦手术失利,不仅仅是他们这些救援小组的专家要被人骂到狗血淋头,当作民众眼中的罪人,甚至铜仁医院很有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公关危机,彻底失去患者的信任。

   这后果,大家想想都觉得脊背生寒。

   正在这时候,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猛地推开,重重地撞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柳泉勃然大怒,救援小组正在商议病情,谁他妈的这么大的胆子,敢这样横冲直撞的闯进来? 他正要开口怒斥,却看到冲进来的人是一个身材修长曼妙,留着乌黑长发,俏脸犹如九天仙女一般完美无瑕的女子。

   柳泉的火气瞬间被湮灭,因为进来的女子正是李宏李老的嫡亲孙女 李佳欣

   李佳欣开门见山地问道:柳院长,你们已经开会研究半天了,到底研究出什么结果?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可行的医疗方案? 要是有方案,柳泉他们就不用在这里开会了!所以他只能期期艾艾地道:这个……李小姐,我们专家组还在研究…… 李佳欣的俏脸瞬间就变得阴沉下来,怒斥道:研究,研究,一天到晚就说你们在研究!我爷爷已经送进医院快十二个小时了!你们什么事都没有做,就光知道坐在这里研究!拜托你们,快点研究出一点有用的东西行吗?耽误了爷爷的病情,你们担待的起吗? 柳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有心解释几句,却又没敢,这位小姑奶奶的火爆脾气,他在短短的一个晚上,已经摸的非常透了!真要是当面辩解几句,只怕会彻底惹怒她,搞不好会当场动手!这位姑奶奶可是跆拳道黑带三段的高手! 李佳欣见他不吭声,俏目扫视四周,怒喝道:说话啊,你们到底打算怎么救治我爷爷,什么时候能给我一个明确的方案? 这一下,会议室里又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偏偏没有人能够拿出一个明确的方案,所以,大家不由得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起来,李老的身份非同寻常,如果因为拖太久没有救治方案而导致李老离世,后果会很严重。

   咳……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咳嗽了几下,李小姐,其实,我可以 治好你爷爷! 一石激起千层浪! 唰唰唰!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说话的人身上。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神仙姐姐听到了大家的祷告,派来了救世主啊!! 然后,很快所有人都愣住了! 因为,刚刚说话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好似一团乱草,脸带倦容,还不停地打着哈欠的青年医生。

   尼玛,这逗逼确定不是来捣蛋的吗? 柳泉院长也愣了一下,忙问身边的脑外科主任 王秋生道:老王,这家伙是我们铜仁医院的吗?他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 看着有点陌生! 柳院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是我们同仁的医生? 是的,我叫 王潇! 脑科主任王秋生忍不住了,他呵斥道:年轻人,你是哪个科室的?也敢口出狂言治好李老的病? 王潇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的胸卡道:我是上个月刚分配过来的 实习医生! 王秋生大怒,不屑地斥责道:实习医生?哈……原来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实习生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谁让你进来的?还不快点滚出去! 王潇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冷冷地道:我虽然是个实习医生,不过也算是铜仁医院的一份子,也想为医院尽一份力! 说着,他又瞥了王秋生一眼道,而且,实习生怎么了?实习生就不能进来了?何况李老住进特护病房已经差不多一整天了,你这个脑科专家研究了一整天了,也没见你研究出什么可行的方案来啊!这么看的话,你这个专家也未必比我这个实习生强到哪里去嘛?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犯我一尺,我还他十丈。

   王潇自然不会给王秋生好脸色。

   混蛋!你这个实习生竟敢和我顶嘴?好大的胆子!王秋生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王潇耸耸肩,笑眯眯地道:王医生你说笑了,你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和你顶嘴而已,貌似也不需要太大的胆子吧,你以为你是总理还是主席啊? 王秋生虽然怒急了,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却反倒冷静下来,毕竟现场还有裴局长和柳院长在,确实轮不到他这个脑科主任发飙!于是,他冷笑地盯着王潇,用一种近乎挑衅的言辞道:很好,这么说来,你这个小小的实习生,倒比我这个专家更熟悉李老的病情喽?你有什么方案,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我确实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王医生你不用再三强调这一点!就算我是实习生怎么了,难道就不能为李老的病情献策献力了?对吧,李小姐? 李佳欣愣了一下,她很不喜欢这个有点嚣张的年轻人,不过,她还是缓缓地向王潇走了过来。

   你真的能治好我爷爷?她皱着眉头,上下仔细地打量着王潇,一脸的不信任。

   王潇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没错!我确实能治好他,怎么了? 李佳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你知道我爷爷是什么人吗?你知道如果出现问题,你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吗? 王潇撇撇嘴道:你爷爷么,他是谁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在医生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垂死的病人,仅此而已!至于后果,我既然敢说能治,自然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李佳欣带着一丝讥嘲道:口气到不小!你才多大啊,还没渡过实习期,就敢出来给人治病? 王潇讶然道:好好的,你问我多大干嘛?莫非你想当我的女朋友?可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比只知道板着脸的你更漂亮…… 李佳欣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她被王潇激怒了。

   王潇却好像没什么知觉,继续道:何况,年龄和才能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正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年轻但不代表我的医术不行吧? 李佳欣冷冷地看了王潇一眼道:不用了,我想你这种夸夸其谈的人,不太适合给我爷爷治病,你没有这个本事! 王潇耸耸肩道:那你觉得什么人有这个本事?你指望专家组么?他们如果有本事治好李老,你就不用在这里跟我废话了! 这一番话,等于是把在场所有的专家组医生都给骂进去,专家们瞬间石化,然后异口同声地讨伐起来: 靠,这个混蛋,太嚣张了! 柳院长,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必须对他严加惩治! 对,把他赶出去!剥夺他的实习资格! …… 王秋生见他犯了众怒,顿时兴奋起来,趁机落井下石道: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区区实习生,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信心?但是说实话,我对你一点信心都没有! 你看看你的样子,鸡窝一样的头发,乱糟糟、脏兮兮的白大褂,整个人萎靡不振,不停地打哈欠,就好像一个吸毒的瘾君子,你看起来连医院的护工都不如,你让我们大家和李老的家人怎么相信你?真的相信你,那才是拿李老的生命开玩笑! 王潇本来笑眯眯地在看戏,但是听到他说完这一段话之后,脸色顿时变得冷酷起来,刚才颓废的神情一扫而空。

   他两步走到王秋生的面前,目光深邃而犀利地盯着他,哼了一声道:我之所以会是现在这样鸡窝头,萎靡不振,是因为你们这些狗屁专家,美名其曰为了李老商讨救治方案,只知道躲在这里开会,结果把医院里其他的病患全都丢在一旁,不管不顾! 今天凌晨,要不是我和内科其他实习医生联手做了三台手术,你(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们能轻轻松松坐在这里扯蛋?我到现在已经二十四小时没有休息了,结果还要被你们呼来唤去,替你们打杂跑腿!你们抛下医院的日常,却对李老的病没有丝毫贡献,束手无策,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内疚吗? 王秋生被骂的一愣一愣的,确实,普通病人怎么能有李老的病情重要,所以加入专家组之后,很自然就把其他的病患抛到一边了。

   你……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根本就没有资格单独进手术室,你这是违反……王秋生还想反击,但是说着说着,他自己都觉得这反击很苍白,所以最后干脆闭嘴了! 王潇也不理他,又来到李佳欣的面前,指着李佳欣骂道:李老先生的病情十分严重,已经到了无法拖延的地步!可是现在,明明有医生说可以治,你却拦着不让,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等于是在谋杀你爷爷?!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气势却十分惊人,仿佛有一股凌厉无双的澎湃气场,将李佳欣笼罩在内。

   李佳欣瞬间被他的其实所压倒,一时想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

   王潇继续道:你的态度把我惹毛了!我觉得非常不爽!虽然现在我能治好你爷爷,现在我都不想帮他治! 李佳欣不由得身子一僵。

   王潇瞥了她一眼道:当然,如果你非要我救人也可以,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佳欣下意识地问道:什么条件? 王潇义正词严地道:我救你爷爷,你当我老婆! 这话一出,全场愕然。

   大家都知道李佳欣个性暴力,从来没有人敢忤逆这个大小姐。

   今天这个实习医生居然这么彪悍? 不想混了? 你少做梦,你以为你是谁啊?李佳欣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越发觉得王潇是个卑鄙下流的混蛋。

   我叫王潇,是一个可以治好你爷爷的医生,你以为我是谁啊?王潇大言不惭道。

   呵呵,你的医术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你吹牛的技术,绝对是天下第一! 王潇冷冷地看着她,并不说话,直到她被看得浑身发毛,猛地瞪眼睛的时候,王潇才道:难怪你火气这么大,原来是莫名其妙停经了的缘故啊!怎么,大姨妈很久不来,还挺想念她的吧?幸好你遇到我了,我不但可以治好你爷爷,也可以把你治好,否则的话,你就算嫁个别人,最多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摆设…… 李佳欣脸都青了,她没想到王潇会这样当众揭穿自己的隐私,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于是,她忍无可忍地狂吼道:混蛋,我要杀了你! 说着,她猛然一脚抬起,脚后跟凌空向王潇的脑袋劈下去!正是跆拳道中经典的下劈动作。

   作为跆拳道黑道三段的高手来说,这个动作是极具杀伤力的,普通人一旦被踢中,不死都要脑震荡。

   王潇微微侧身闪避,同时伸手轻轻一抓,就将李佳欣的玉腿抓在手中,同时,他的食指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脚腕脉搏上。

   李佳欣试着挣扎了几下,竟然没能挣脱,她的脸顿时红透了,太丢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的腿被一个臭小子抓在手里把玩! 靠,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不料王潇却是皱起眉头道:难怪会停经了,原来是练习跆拳道的时候受过重伤,伤到了子宫附近的经脉! 啊!李佳欣傻眼了,一时之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王潇说的都是真的。

  她在十七岁的时候,因为练习跆拳道而受了伤,伤愈之后,月事就不怎么准了,她试过很多调理的办法,但是都不起效。

  最近半年来,更是直接停经了。

   可是,这个看起来卑鄙下流龌龊的混蛋,怎么可能会看出这些来? 正想着,她陡然觉得王潇的目光有些不对劲,原来她今天穿的是热裤,下面有点走光…… 混蛋,我要杀了你……李佳欣面红耳赤,另一只脚离地,凌空飞转了三百六十度,一脚向王潇的脑袋踢去,这要是踢中了,以她跆拳道黑带三段的力道,只怕王潇的脑袋会变成西瓜一样碎掉。

   嫂子答应给你的奖励,吃吧。

  上面是一碗面,加了鸡蛋和肉片,顺带还有两碟凉拌菜。

   周斌本来胃里饿的不行,现下看到热气腾腾的面,顾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王妍看着他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将心底的想法压了下去,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恢复了神智。

   本来周斌今天把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王妍有些多想,他的动作不像是 傻子可以做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看……是她想多了。

   等周斌吃完,才发现坐在旁边的嫂子一晚上都没有动,甚至姿势都没有改变。

   他本来想问问,可是后来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话到嘴边不自觉的咽了下去,吃 笑着将碗放到边上:嫂子,饱了。

   嗯,那就行。

  王妍从回忆中醒来,冲周斌笑笑,起身习惯性的摸了摸周斌的脑袋,温柔道,那你早点睡吧。

   嗯。

  周斌点点头,模样活脱脱就是还未成年的小屁孩,眼看着王妍从他的面前消失,眼神逐渐被清明所取代。

   周斌转身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听着外面的虫叫声,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算起来,他这个 大哥对他也是极为照顾的,在周斌生病的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虽说不是尽心尽力,至少也是衣食无缺。

   后来嫂子嫁给大哥,次年便有了女儿,就算家里再怎么拮据,给他的东西从未变过。

   周斌心里清楚,他对于嫂子的依恋,远远的超过了男女之间的感情。

   唉……想到这儿周斌不由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幸亏白天的时候嫂子一把推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推开了自己,他们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该怎么面对大哥。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更加没有了睡意。

   而这边,王妍将女儿哄睡下,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对面的房间,刚才看周斌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心疼。

   毕竟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人会有这样的一天。

   如今这个情况倒好,他不过是个傻子,就算心里别扭,也不清楚是什么。

   而她只当这是一场春梦,梦醒了,她也该回到现实当中。

   次日,天一大亮,王妍便出门准备捕鱼的工具,在村口的池塘里有不少的草鱼,虽说个头不大,味道还可以。

   正好她生了女儿之后也没时间去城里犒劳下自己,家里唯一的男人,也是外出打工。

   王妍有自己的傲气,不愿意整天家长里短的说闲话,便一大清早的准备去池塘里捕鱼。

   刚出了巷子口,听见有人叫她,王妍转过头,看见一身穿天蓝色短裙的时尚少女站在路口,对着她不停招手。

   少女渐渐走进,只见只见她身材凹凸有致,脸蛋精致,浑身充盈着媚态,扭着小屁股渐渐走了过来,让人想入非非 王妍看清楚来人,压下了心中的嫉妒,随手将网放在边上,走过去道:李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听说李娜前几年外出打工,这一走就是五六年,之前和周斌的关系不错,那时候经常来家里玩,以前土里土气的乡下丫头,现在也打扮的这么时髦,实在叫人眼前一亮。

   刚到不久。

  李娜笑着走到王妍的跟前,上下打量着面前的 女人,她傲人的胸围,就算不穿内衣也不受丝毫影响。

   白里透红的脸上透出一点朴实,身材匀称,眼里早就没了当初的青涩,活脱脱就是家庭妇女,不过比村里的女人保养的好,一张脸上愣是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嫂子,这是去哪儿? 准备去村口抓几条鱼回来。

  王妍笑意盈盈,给阿斌补身子。

   说着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李娜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走到李娜的跟前,顺势搂住李娜的腰,指了指不远处的院门:阿斌还是老样子? 是啊。

  王妍叹叹气道,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通电话,说不准她和周斌真的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幸,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王妍想好了,只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好照顾女儿和周斌就是。

   李娜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同情(边插边做吃奶)王妍,想了想在她耳边道:我送你个东西。

   什么啊?王妍好奇的看着李娜,顾不得将网拿上,被李娜拽着离开。

   周斌是被一股浓浓的鸡汤味给勾引醒来的,睁开眼,早就已经是第二天晌午,起身,将自己收拾利索。

   正当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故意将鞋子穿反,撒娇着走到门口,靠在门沿上,一边撒娇,一边打呵欠道:嫂子,我…… 话还没说完,前面的光被人挡住,从上往下看,是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擦的发亮,带着女人特有的香味。

   阿斌,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李娜笑着捏了捏周斌的鼻子,只觉得可爱至极。

   小的时候,周斌就喜欢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周斌的瞳孔微微收缩,大概几分钟之后,猛的一把抱住李娜,兴奋道: 娜娜

   李娜是他小时候的玩伴,也是唯一一个不嫌弃他的怪人。

   小的时候有那么多男孩子跟她玩,她偏偏跟在自己的后面保护他。

   周斌没想到自己会有恢复神智的一天,更没有想还会再见到李娜。

   现下神智已经恢复正常,心里自是喜不自胜。

   你看看你,还是和过去一样。

  李娜无奈的任由这个傻子将自己抱着。

   王妍端着鸡汤刚出了厨房,看到两个人拥抱的样子,心里有些别扭,只是脸上到底没有表现出来,走到两个人的面前,笑着道,进屋喝鸡汤。

   这个可是娜娜专门给你带过来的。

  王妍看向周斌说着。

   周斌点了点头,听话的跟在王妍的后面进了堂屋,只是手始终握着李娜的手。

   反正他现在是个傻子,谁会介意一个傻子做了什么。

   李娜买的乌鸡,是专门在山上天然饲养的家禽,味道十分鲜美。

   周斌喝了一大碗,不停地吵着还要喝,王妍被他闹得没了脾气,准备去盛的时候被李娜叫住:嫂子,等等。

   怎么了?王妍转过身看向李娜,心里有些疑惑。

   还是我去吧。

  李娜尴尬的起身,将周斌从自己的怀里推了出来,脸色发红的走出去,王妍看看刚才的动作,心里明白过来。

   敢情这个傻子一直靠在人家的胸口上。

   王妍皱了皱眉,不满的看着周斌,又不能说重话,只能叹气着拉住周斌的手,解释道:以后不能这么做,知道吗? 人家李娜就算是从小到大的闺蜜,如今也已经长大,如果让外人知道,不定会怎么说。

   娜娜现在已经是女孩儿了,你趴在人家的怀里像怎么回事。

   可是我以前也趴在嫂子的怀里睡觉啊。

  周斌一脸天真的说着,忍不住将头靠在王妍胸前的浑圆上,带着女人特有的味道,说不出的好闻。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女人这种生物居然会有致命的诱惑力。

   王妍看着周斌痴傻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多时,李娜端着鸡汤走进堂屋,然后就看见这么香艳的一幕,从小到大的玩伴竟然靠在自家嫂子的胸口,而嫂子居然一脸享受。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周斌的情况,肯定会以为他们有什么关系。

   嫂子,你尝尝。

  李娜笑着打断了两个人的动作,周斌光明正大的趴在王妍的身上,而王妍则是无奈的模样。

   看着周斌将一碗鸡汤喝的干干净净,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到一起,看向李娜,拉家常道:你这几年都没回家,在城里到底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

  李娜笑笑道,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到厂里上班。

   现在你可不知道,厂里几个月的收入都抵得上村里一年的收入。

   谁还在这个鬼地方待着。

  说着有些嫌弃的看看四周,人一旦见过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就很难再习惯这种生活。

   那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王妍的眼睛亮了几分,不过转瞬恢复正常,以前她还有选择的余地,现在她只能待在这里,出不去。

   有了孩子的代价就是失去自由。

   虽然说周阳不会干涉她太多,不过一个孩子,加上智障的小叔子,足够她头疼了。

   当然有很多好玩的。

  李娜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王妍听的很是神往,眼睛闪着光,就这么看着李娜说的,心里很是澎湃。

   周斌又怎么会看不出嫂子的心思,笑着站起身,撒娇着拉住李娜的手,指着窗外:娜娜,你就带我嫂子一起去嘛。

   去哪儿?李娜不明所以的看着周斌,不知道这个傻子又是什么意思。

   带我嫂子一起去城里嘛。

  周斌不依不饶,周斌看得出来嫂子很想去,可是又放不下他们。

   但如果没有个熟人的话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李娜带嫂子去城里看看,一则他心里也能放心,再者也算是弥补对嫂子的过错。

   到时候看吧。

  在王妍殷切的眼神中,在周斌不依不饶的推搡中,李娜败下阵来,勉强算是答应了周斌。

   耶!周斌高兴的手舞足蹈,过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王妍看着周斌的模样,无奈的摇摇头。

   或许,有一天她这个小叔子也能像正常人那样,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人。

   可能是李娜描绘的有些生动,周斌这几天满脑子全部都是李娜说的城里的生活,趁着嫂子下午出去打猪笼草的时间,周斌便往李娜家走去。

   李娜离他们家并不是很远,不过都在一个巷子里,穿过前面的麦田,几乎就到了目的地,只是周斌到了李娜家却发现院门锁着。

   周斌心里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多想,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看见李娜的屋子里冒出了不少热气。

   周斌心里一激灵,直接从墙头翻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李娜的屋子旁边。

   从房门的缝隙里面往外看,然后就看见光溜溜的李娜躺在澡盆里面,一脸享受的闭着眼,两条腿还搭在水盆上面,十分的性感。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