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taxi sex >

taxi sex



你說的不是廢話嗎。

   肥水 別流別人田第五部分哎,不過是一場戲啊。

  就在絮塵思考的時候,小黑屋的門被突然打開了。

  問題是,游戲城在大廈五樓...沒電梯懂嗎...沒電梯...好看的 男男小說 甜寵文我右肩突然被拍了一下。

  麻衣她一直以來都希望你和小希望過得平平安安,把你們當做易碎的玉般小心翼翼地呵護著, 你還記得么?在你還小的時候,都是老爸我帶著你出去玩的。

  芙蘭說:老師沒事的,呵呵老師吃午飯了嗎?她之所以這么纏著這位攤主,是因為紫音告訴她,攤上的一些零零散散的東西都是珍品。

  肥水別流別人田第五部分但是妹妹那邊自己實在是有些扛不住,都已經被 趕出來買衣服第二次了,怕自己回去后又被趕出來第三次。

  這次更厲害,硬生生是在里面呆了半小時才出來。

  我有點疑惑的望向了她。

  隨便聊了幾句之后,杜煜便向她們說了待會要去慶功宴的事,見到大家都想加入一起,便領著三個人往集合的地點走。

  肥水別流別人田第五部分啊,沒什么,就是我要請教一下南陽兄他如何追求女孩子的技巧罷了。

  一聽到吃, 原本都忘記美食的小櫻突然肚子叫了起來咕~欣喜若狂的王風完全沒注意到身邊的這對狗男女激烈的眼神交流,等他冷靜下來對老韓致謝并打算和 蔣曉愛離開之時,兩人已經交換了無數信息了。

  ……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我也不說什么。

  仔細看看面龐。

  不知道有沒有什么不需要考慮,公平的方法……唉……等等……這么一想,的確有啊。

  誰知,另一雙手更快!我、我找個機會,向大家公開(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我們的關系,我們不再當秘密戀人了,好嗎?好看的男男小說甜寵文約翰,你喜歡吃的東西家里還有嗎?我給你做早飯,順便做個便當。

  什么為你買了?嚴易打了個哈欠,看向他,目光有些奇怪。

  肥水別流別人田第五部分等等等等等,等下,這不科學……不是,王曦月曾經得過自閉癥? 我怎么覺得這套說辭漏洞百出呢?嗯,知道了姐姐,他是我男朋友,不會虧待我的。

  多名神的代理人的確需要機遇,我也說不準。

  果然是,蔣檸高興的趕緊跑過去接她。

  埋在書桌上的頭有氣無力地抬起,剛想睜開眼睛,窗外射來的陽光就迫使他再度閉上。

  你還不明白嗎?我自己是不是失敗者他們根本不在乎,在他們眼中我就是渣滓垃圾,無論我怎么證明他們也不會改變對我的看法。

  顧海的手機上,顯示著一張詭異的照片。

  聽到夏平這么說,楚晨洛笑了幾聲說道:我還真想看我爸像你說的那個樣子,那他接受初末了嗎?驚喜?什么驚喜? 果然,聽到 刀疤男的話之后, 阿瓦拉憤怒地喊道:“保安,快叫保安來,把這些敗類給我轟走。

  ”緊接著,阿瓦拉朝我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后轉身走進了BTT集團的大門。

  BTT其他高層也跟著紛紛走了進去, 沙迪頌臨走時也看了我一眼,然后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看來,項目已經黃了。

  刀疤男對阿瓦拉的話不以為意,而是看了看我身后的 白薇,說:“川,這個女的很正點,是你的同事嗎?”“去哪可以找到你?” 我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平靜地反問了一句。

  刀疤男微微一愣,饒有興致地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克拉酒吧。

  ”見到BTT的保安走過來,刀疤男朝我挑釁地揚了揚下巴,然后帶著那幫混混轉身離開。

  等他們上車走遠,白薇幾步跑到我面前,寒著臉問:“秦川,這是怎么回事?他們是什么人?”“不知道。

  ”我依然望著那幫人遠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回道。

  “不知道?”白薇似乎很憤怒,“他們跑過來跟你稱兄道弟,恐嚇阿瓦拉他們,把BTT 的人都氣走了,你現在跟我說你不知道?”“我們差一點就拿到項目了,這幫人一出現,我們之前的努力全白費了,你告訴我,現在該怎么辦?”我揉了揉有些發脹的太陽穴,懶得回答她那一連串的質問,只不停思考這件事該怎么解決。

  不用猜,那幫混混肯定是曹文懷叫來的。

  他跟我玩了一手陰的。

  手段有些低端,但效果很好。

  “秦川,你說話啊!現在該怎么辦?”白薇再次質問我,聲音有些變調。

  我有些不耐煩:“你特么能不能消停會兒?”“你……”白薇氣結。

  “秦川,注意你的態度,怎么跟白總說話的?”一旁的鐘康寧似乎看不過眼了,橫到我身前,用命令式的語氣喝道。

  “我怎么說話關你什么吊事。

  ”“你……你這種社會敗類,不配進我們公司工作,白總,馬上開除他吧。

  ”鐘康寧的語氣慷慨激昂。

  “我支持鐘經理的意見,秦川就是個小混混。

  ”“沒錯,要不是他找來剛才那群混混,BTT的人也不會被氣走。

  ”“這個項目我們沒戲了,都怪他。

  ”項目組的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句地在旁邊附和。

  白薇沒說話,而是定定看著我,那眼神既憤怒,又失望。

  大概是因為我攪黃了項目,也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馬上開除我。

  我沒理會那些人的聒噪,只平靜地看著白薇,等著她開口讓我滾。

  但她只說了一句:“你該怎么解釋?”“沒空跟你解釋,我得先去搞清楚一件事。

  ”我一邊說著,一邊朝路邊走去。

  講真,我現在壓根就沒法解釋,碰到這種事情最好就是先保持沉默,等搞清楚狀況再說。

  白薇不了解我,她也不知道我和曹文懷見過面,并結下梁子,但她知道我坐過牢,知道我有痞氣。

  至于阿瓦拉和BTT其他高層,他們更不了解我,很可能真的以為我跟當地的混混有瓜葛,甚至想以此來恐嚇他們。

  就算他們覺得事情有蹊蹺,猜到是其他競爭對手搞的詭計,他們也只會裝聾作啞而已。

  這事還得我自己解決,不是為了拿下項目,而是不能白吃這個虧,得找回場子。

  清邁城不大,克拉酒吧并不難找。

  酒吧名字挺浪漫,但風格并不浪漫,布滿污跡的地板和墻上亂七八糟的涂鴉,無不顯示這是一個秩序混亂的地方。

  而且,這酒吧大白天的就有一堆混混在里面喝酒打牌。

  我打開手機的視頻拍攝,把手機放進襯衣的左胸口袋,然后走了進去。

  因為我的到來,原本喧鬧的酒吧陷入了安靜,不論是正在打牌的、喝酒的,還是正摟著衣著暴露的 泰國妞的,幾乎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他是剛才BTT那個人,來找麻煩的。

  ”有人突然說了一句。

  然后,那群泰國佬紛紛起身,臉色不善地朝我圍了過來。

  (我的男友一千歲)我淡定地掃視了一圈,沒看到那個刀疤男之后,平靜地說:“我找剛才那位臉上有刀疤的先生。

  ”沒人回應,那群泰國佬已經圍成了一個圈,把我圍在中間,一個個像盯著獵物的野狼,就等著頭狼下令就撲上來。

  我絲毫不懼,依然淡淡地四下打量這些臉色不善的吊毛。

  這種情況,在監獄里我見得多了,被十幾個人踩在地上的時候,我都能拉幾個墊背的。

  “讓他進來吧。

  ”氣氛異常緊張的時候,酒吧角落里終于想起了那刀疤男的聲音。

  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路,我不急不緩地走了過去。

  刀疤坐在最靠里的那一桌,旁邊有個身材火辣的泰國小妞,還有兩個身材壯實的漢子。

  見我走近,其中一個手關節骨頭明顯較粗的漢子迎了上來。

  我張開雙臂,那漢子從我肋下仔細往下搜,見我沒帶武器之后,便讓開了道路。

  “年輕人,很有膽量嘛。

  ”刀疤饒有興致地笑著說。

  我走過去,脫掉西裝挽在手臂上,坐下,自然地調整了一下坐姿,讓襯衣口袋的手機攝像頭盡量對準刀疤。

  “請問怎么稱呼?”我一邊問,一邊拿出香煙點燃。

  “ 班沙

  ”“班沙先生應該已經知道我的名字,就不用自我介紹了,開門見山吧,是曹文華叫班沙先生去故意抹黑我的,對吧?”班沙沒有回答,而是裂開一邊嘴角笑了,讓那條刀疤顯得愈加猙獰,同時兩眼定定看著我,似乎想要看穿我心里的想法。

  我兩手一攤:“再直接一點,我來這里,不是想找班沙先生討公道,而是想跟你談一筆生意。

  ”“哈哈哈哈……”班沙突然仰頭大笑,“你們中國人真是奇怪,那個叫曹文懷的有錢人啰里啰嗦,你倒是很爽快。

  “不過,我喜歡你的爽快,也很喜歡做生意,但我得事先聲明,曹文懷給了我一百萬泰銖,如果你出的價錢少于這個數,那就不必談了。

  ”“一百萬泰銖?”我故意顯得很驚訝,抬起身,讓攝像頭角度更佳,問道:“班沙先生,你是說,曹文懷就為了讓你走一趟,去BTT找我說幾句話抹黑我,就給了你一百萬?這……抱歉,這價格讓我難以置信。

  ”班沙有些得意地點頭:“沒錯,他剛找我談的時候,我也和你一樣顯得很驚訝,而且今天也很順利,BTT那些傻子真的上當了,就在回來的路上,我還跟曹文懷見了一面,他已經把剩下的五十萬現金全部付清了。

  “我說了那么多,只要你出得起這個價錢,我們就接著往下談。

  ”我裝作心情沉重地長長吐了一口氣,靠在椅背上閉目思考。

  片刻后,我睜開眼,苦笑著搖搖頭:“抱歉,班沙先生,我大概出不起這個價錢。

  ”“那就沒得談了,請吧。

  ”班沙的臉色變得有些不悅。

  看得出,他是個很貪錢的人,而且為了錢不會講什么規矩道義。

  我沒起身離開,而是笑了笑,說:“班沙先生,雖然我出不起那個錢,但曹文懷出得起,你完全可以再找他要一百萬。

  ”“什么意思?”班沙眉頭一皺。

  “班沙先生,實話告訴你吧,我所在的公司和曹文懷是競爭對手,都在搶BTT的一個價值五千萬泰銖的項目,本來BTT是打算和我的公司簽合同,但今天被你給攪黃了,接下來,BTT就會跟曹文懷簽約。

  ”“拿下這個項目之后,曹文懷可以掙將近兩千萬泰銖,他給你那一百萬,不過是區區一點零頭而已。

  ”“班沙先生你現在完全可以再去找他,讓他給一百萬,甚至兩百萬,三百萬,如果他不肯給,你就拿你們雙方的交易威脅他,抹黑他,也攪黃他跟BTT的項目合作。

  ”“你覺得,他為了掙兩千萬,會不會舍得多給你兩三百萬?”說到這,我愜意地吸了一口煙,微笑看著班沙。

  班沙皺著眉頭思索,眼神變幻不定。

  沒多久,他舒展眉頭,裂開嘴笑了。

  “川先生,你這么做,有什么目的?”“沒啥目的,就是單純的不爽,不想讓曹文懷那么好過而已。

  ”“哈哈哈哈,我理解,也謝謝你的建議,你不說的話,我還不知道你們在談這么大的生意,還不知道曹文懷能掙那么多錢。

  ”我站起身:“好了,那就不打擾班沙先生了。

  ”“川先生再見,不送。

  ”班沙也站起來,對我合十雙手行了一禮。

  我也朝這個自己很想打他一頓的刀疤泰國佬行了個合十禮,然后走出了酒吧。

  上了出租車,我這才拿出手機,關掉了攝像頭,調出視頻,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畫面和聲音。

  我沒有得意忘形,而是閉上眼,仔細思考下一步的動作。

  回到酒店,走進大堂的時候,我看到了坐在休息區的曹文懷和林 洛水

  他們并不住在這個酒店,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里,應該是想來找我的。

  “秦川。

  ”曹文懷叫了我一聲,但沒有起身,而是依然舒服地坐在沙發上,笑瞇瞇地看著我,絲毫不掩飾他眼里的得意和譏諷。

  林洛水倒是站了起來,臉色復雜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又尷尬地坐了回去。

  我笑了笑,走過去坐在曹文懷對面,說:“曹總很大方啊,一百萬泰銖……好像也要二十多萬人民幣吧?”曹文懷的笑容一凝:“你去找過班沙?”“嗯,剛去他那坐了一會兒。

  ”“哼!”曹文懷重重哼了一聲,“就算你去找他,又能怎樣?BTT的人已經對你很不滿了,你已經輸了,這個項目是我的。

  “說到這,我得感謝你,要不是你說服BTT的高層的話,他們也不會排除掉硅谷和印度的公司,最后讓我撿了便宜。

  ”我依然淡淡笑著:“曹總意思是說,BTT高層決定要跟曹總簽約了?”“沒錯,我剛剛收到的消息,BTT的高層開會做出了決定,排除硅谷、印度及智文軟件,選擇和我們曼迪科爾簽約,不出意外的話,過了潑水節他們就會找我談合同細節了。

  ”“嗯,那就恭喜曹總了。

  ”我有些漫不經心地點點頭。

  似乎對我的風輕云淡很不爽,曹文懷臉色突然變得猙獰:“我警告過你,不要得罪我,現在你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了嗎?”我聳聳肩,輕輕“嗯”了一聲,扭頭看向旁邊一直不說話的林洛水。

  林洛水低著頭,不敢直視我的目光,似乎有些內疚。

  曹文懷突然站起身,居高臨下用鄙夷地眼神看著我,不屑地說:“就你這種不入流的小癟三,窮比一個,想跟我斗?你還嫩了點,我要整你就跟踩死一只蟑螂一樣簡單。

  ”說著,曹文懷把林洛水拉起來,故意摟著她的腰,譏諷地說:“連你的女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跟我斗?哈哈哈……”在得意猖狂的笑聲中,他摟著林洛水走出了酒店。

  從始至終,林洛水一直低著頭,不敢回頭看我一眼。

  我忍著想把他打成廢狗的沖動,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后起身回酒店房間。

  曹文懷說的應該是真的,競爭項目的公司原本只剩下四家,如果BTT想要中國人的勤奮勞動力和人性化設計,就必然會排除硅谷和印度,又因為班沙那幫人出來攪屎,智文軟件被排除,剩下的唯一選擇就是曹文懷了。

  但他似乎高興地太早了。

  他敢玩陰的,我就敢陪他玩,還會玩得他刻骨銘心。

  第一步的關鍵視頻已經拿到了,接下來第二和第三步都順利的話,我要讓他賠個血本無歸。

  回到酒店房間,接近午飯時間的時候,我給沙迪頌打了個電話。

  幸運的是,沙迪頌還肯接我的電話,只是打招呼的語氣有些無奈和苦澀。

  我笑著說:“沙迪頌先生,你該不會也認為我找混混來恐嚇你們吧?”沙迪頌苦笑:“川,我相信你不會做出這么愚蠢的事,或許阿瓦拉先生也不信,他或許猜到了這是一種商業競爭的手段,但當時有太多人看到,聽到了那些小混混說的話,有人會信,還會四處傳播,現在這件事已經傳遍了我們BTT集團內部,所有人都在說智文軟件的人找小混混來恐嚇我們公司。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公司不可能會跟你們簽約,肯定會跟別的公司簽,以表明不畏懼黑惡勢力的立場。

  ”我依然笑著說:“這些情況我早預料到了,但我今天打給你,不是想討論這些,而是想問你一個可能會讓你為難的問題。

  ”“川,請說吧,我還能幫得上忙的話,會盡量。

  ”“好,先謝謝了,我想知道阿瓦拉先生是不是同……性戀?”“啊?”沙迪頌在電話里訝然失聲,又顯得有些慌亂。

  “你……川你為什么問這個問題?阿瓦拉先生是個慷慨善良,很受人尊敬的人,他的品行道德幾乎無可挑剔……”我有些無奈:“沙迪頌,你誤會了,我不是要做什么對阿瓦拉先生不利的事,我只是想確認這條信息,然后想辦法重新爭取和BTT的合作而已,我發誓不會做出任何有損他名譽的事情。

  ”沙迪頌陷入了沉吟,良久后才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阿瓦拉先生他……怎么知道的?”“他看我的眼神,和別人有些不太一樣。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