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葡萄一颗一颗放进去:国产 单男 绿帽 >

葡萄一颗一颗放进去:国产 单男 绿帽



  阅读提示: 回家后, 老公也说丰胸没什么不好,起码有了美感, 就能增加夫妻间的亲密度,这是提升 正能量

  “所以亲爱的老婆,你要是丰了胸,肯定会更美,说不定还能把 我给 甩了,找个更好的男人。

  ”  查看更多网友 口述>>  文/雅晴  口述:荔枝笑了  生下儿子后,我哺乳了9个月,之后我的 胸部就完全走了样。

  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虽然为了孩子我并不后悔,但心里仍然十分伤感,再不敢随便在老公面前脱衣服,也失去了主动求欢的自信和激情,像一朵残败的花,悄悄低下了绽放的渴望。

  老公偶尔开个玩笑,我都十分敏感。

    一次逛街,我看中一双8cm的高跟鞋,犹豫着要不要买,老公说:“高度不是问题,你的胸是不是要跟着配合一下?”委屈,自卑,压抑,各种情绪顿时在体内汹涌流转。

  口述:贱老公说 隆胸能提升正能量老公隆胸大胸  跟一群朋友聚会,不知怎么就说起了这个话题,一群生完孩子的妇女都深有同感,小米突然爆出一句:“我老公跟一个大胸丑女跑了。

  ”看着她绝望地嚎啕大哭,大家眼眶都红了,一种戚戚然的气氛在每个人身上弥漫开来。

    回家后,老公也说丰胸没什么不好,起码有了美感,就能增加夫妻间的亲密度,这是提升正能量。

  “所以亲爱的老婆,你要是丰了胸,肯定会更美,说不定还能把我给甩了,找个更好的男人。

  ”老公柔中带刚的话语让我下定了决心,我发誓就算花再多的钱也要丰胸。

    第二天,我去了一家公立三甲医院。

  和医生沟通一番后,还签了一大堆的文件,之后被带到了手术室。

  手术大概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病房的床上,胸上绑着厚厚的绷带,并不太难受,只是有些胀痛。

  当天晚上我在医院住了一宿,手术后自己吃东西,上厕所都不方便,老公过来陪我。

  口述:贱老公说隆胸能提升正能量老公隆胸大胸  第二天,我觉得绷带太紧,想把它解了,医生看我恢复得不错,就帮我放松了点。

  松绷带的那一瞬间,我瞥到自己坚挺起来的胸部(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留下了眼泪。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胸形,现在终于拥有了。

  那一刻,我似乎觉得我的婚姻和爱情都有了保证。

    隆胸到现在已经一个月,我的身体基本适应了假体的存在,只是偶尔还会痛,老公看着我的胸部惊叹不已,每晚主动帮我 按摩,以缓解异物感。

  虽然这个手术花掉 了我一年的工资,但我很享受这份付出回报的快乐,不再拒绝看自己的身体。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文章来源(雅晴妮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哪想到这身材富态的 女人只是瞥了我一眼,就摇了摇头,附在 李姐耳边说了几句,李姐就朝我走过来,摇了摇头。

   看来这一单生意又黄了。

   跟着李姐出来,我回到了 按摩师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归,等候室里的几个按摩师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我进入这 按摩店半个月,却一张单都没签下来。

   进按摩店的按摩师都是李姐亲自面试的,我 手法不错,可是因为是新来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没人选的上我。

   来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钱没老公陪的妇女级别客户,她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说样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说,来这里的客人喜欢循环的叫同一个按摩师,她们管这个叫做熟客让熟客做。

  这样比较安心。

   说是这样说,宣传牌上就那么几样按摩方式,我看着都腻了。

   那客人无非就是看上了某个按摩师,在得到他之前才会选择循环在他身上送钱,这种潜规则我还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师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看着空荡荡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叹一句,怎么上天总是不愿意让人挖掘人才? 不是我自以为是,李姐曾经夸赞过我的技术可比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当时被其他按摩师听了都因此嫉妒了我很久,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成为了他们的笑柄。

   正当我百般无聊之迹。

  突然听到隔壁的房间传来了争吵声。

   我含糊地听到几句话。

   我都来了几次了?次次都是这么点技术活?能不能来点新意? 怎么又是这个按摩师?你们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会换新? 能不能给我搞点有新意的东西?不行就把这会员卡给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顾你们店了! 不一会李姐跑了进来,把我叫了过去。

   我才发现撒泼的人竟是经常来我们这里按摩的一个熟客,兰姐。

   她是我们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势力大得很,几乎天天开着一辆宾利来我们这里玩,李姐把她当佛一样供着,时刻不敢怠慢。

   进门前李姐就嘱咐过我一定要好生招待这位兰姐,可千万不要招惹了她,否则大家都的吃不了兜着走。

   我表示理解,让李姐放心。

   进去后,兰姐抬头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来的按摩师?你会些什么? 我直接给她报了店里单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报了一半,兰姐就发飙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会这些,就赶紧出去!老娘来这里是寻些不一样的开心的,如果可以给我找些新玩意,我出双倍价格! 听到这里我眼前一亮,追问到:您是说真的? 兰姐冷哼一声,我兰姐说的话那还有假? 我听了那叫一个高兴,来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规规矩矩的方式按摩,她们都已经有了专门的按摩师,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让我大显身手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 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兰姐的单子,并且立刻给她安排了按摩。

   这兰姐虽然结婚几年,有权有势,身材却保持的极好,一双腿配上黑丝袜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力直让人血脉扩张。

   听说兰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经常来这里消遣,这样的女人脾气大也是正常。

   我给兰姐抹上了按摩油,刚刚下手就听见兰姐发出啊的一声叹息。

   我还以为怎么了,赶紧停下(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来。

   谁会知道兰姐居然连连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个人都瞬间懵了,她这两声犹如魔咒,一下子撩动起了我内心深处某种异样的感觉。

   但眼前的毕竟是客人,而且我经过专业训练,一下子就把冲动按捺了下去。

   兰姐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又恢复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语调,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错,跟这个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个按摩院里出来的把? 没想到这兰姐这么有眼力见,三两下就看出来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阵欣喜,终于被人认可的感觉令人神清气爽。

   但我没有立刻对自己夸夸其谈,而是谦虚得道:都是同一个院校毕业的,不过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继续下手,顺着兰姐的骨骼筋脉,展现我自创的那一套神魂颠倒按摩法。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看见兰姐微微通红的脸跟禁不住喘起来的气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来这里都没遇到你……太棒了。

   我轻轻地挤压兰姐的脖子,她立刻发出一声令人听了腿发软的叫声。

   我继续一路向下,揉捏着她的骨头,皮肤,到了屁股上方。

   渐渐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个节点,我用力往上一提…… 啊…… 在痛并快乐的享受之中,兰姐长长的感叹出来。

   良久,兰姐都瘫在床上没有任何动弹。

   我洗干净了手出来,兰姐还没起来。

  不过问我道:你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吗? 刚刚看她都快达到高峰了,那叫声害得我差点毁了自己的职业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飘飘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没揭穿兰姐的谎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创的一种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兰姐趴了起来,这女人舒服的连衣服没穿好都没发现,为了不让她一会反应过来骂我不知好歹,我赶紧过去帮她拉起衣服讲她胸前一片风光挡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专属按摩师,以后我的单都给你签。

  兰姐兴奋的程度不亚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潜伏了半个月终于有了客人,而且还是大客,看来上天终于注意到了我这个被他遗忘的子民! 终于开单了,一会要请李姐去吃顿好的才行!也让那帮看不起我的按摩师开开眼界。

   兰姐,我叫 强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边算盘却是打的咔咔响。

   这行的潜规则不少,有些地方也是乌烟瘴气,不对顾客透漏真名也是我们按摩师不成文的规定之一,说起来,倒是有些像那些艺名的意思。

   兰姐轻笑了一声,眉目之中含着满足过后特有的慵懒之色,声音比起刚开始轻柔了不少,成吧,我记住你了,一会儿我会去跟你们的负责人安排一下。

   我兴奋的连连道谢,兰姐见我站在原地没动,瞟了我一眼,保养得宜的脸上溢出些许戏谑,怎么,要在这儿看姐换衣服?还是想…… 啊?没没没,兰姐,不好意思,我这就出去。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腾的闹了个大红脸,虽然这类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有着不小的诱惑力,但是我自认为没那个本事能办了兰姐,更没有那个胆子。

   退出按摩房,我没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强子,感觉咋样啊,兰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这模样,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 熟悉的尖利声音让我有些反感,说话的男人长相白嫩,叫鹿 小希,顶了个当红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头牌,按摩手法虽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纪的富婆待见。

   当然,里头的兰姐除外,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兰姐屁股后推销自己,却被她缕缕拒绝,心中的挫败是肯定实打实的,今天知道我居然进了兰姐的按摩房,不气才怪。

   挺好的啊,兰姐很满意的样子。

  我没理会他语气的讽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鹿小希一听,脸上登时就红了,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别得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你还说不定呢! 我耸耸肩,并不介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气。

   我去,强子,你有几分本事啊,兰姐皮肤有没有红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扬着笑脸恭维我,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想要凑上来,想要从我嘴里套套兰姐的话。

   我早就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我这么副表情,倒是让那几个按摩师觉得里面有猛料,紧忙追问着,嘴里边什么话都吐露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没有顾客的吗?赶紧回去!李姐踩着细高跟蹬蹬的过来,见着一群人围在我身边,不悦的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几个按摩师对视几眼,虽有不满,但也都纷纷退去。

   李姐。

  我问了句好,对于李姐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敬重。

   毕竟刚开始也帮了我不少的忙,可现在,她脸上却是不阴不阳,有些冰冷的看着我,强子,里头的顾客可是万万得伺候好的,你没做什么…… 我心里发沉,没想到李姐居然这么看我,她话里头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该做的,毁了店里的名声,更怕兰姐那个有权势的老公找上门。

   当然没…… 李经理。

   我话还没说完,兰姐就出来了,我转头一看,虽然她穿戴已经整齐,可那美目中水波潋滟,眉目含情的模样还是会让人禁不住往别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着我,可现在拿不准兰姐的意思,也不好说什么话。

   以后我的单,都签给强子了。

  兰姐瞥了我一眼,又对着李姐嘱咐了一句,对了,不要再让其他的按摩师骚扰我了,我发起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可双鬓透出来的细汗还是看得出她现在的紧张,听着兰姐的话,连忙点头,那是肯定的,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兰姐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纤细的手指夹了一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会找你上门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见李姐看我的眼神复杂许多,显然意外至极。

   送走兰姐,我也长呼了一口气,和这种漂亮又厉害的女人相处,其实也没有那么舒服。

   李秋兰……我默念着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烫金的宏实地产四个大字尤为扎眼,我正反复研究着,身侧突然多了一个人,带着浓烈的薰衣草香。

   强子,姐劝你一句话。

  李姐目光复杂深邃,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干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 我当然记得,最开始培训的时候就已经耳提面命的要求过,三不准。

   不准收小费,不准透露顾客隐私,不准发生不正当行为。

   像鹿小希那样跟富婆们打打擦边球,李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这些人的来头,哪有一个是简单的。

   要是真刀真枪的,后果不是她一个小小的按摩店能够承受的起的。

   我自然了解,于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李姐,你放心,我可没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就是按摩的手法独到了些。

   听我说起这个,李姐倒是深信不疑了,毕竟我的按摩技术她是最知道的。

   兰姐走的这几天里我都是处于没有单接的状态。

  其它同事们也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却不是很在意这些。

  直到今天…… 唉,那谁,老板说让你过去一趟。

  鹿小希和其它几个同事出现在我的面前。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总觉得鹿小希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鹿小希似笑非笑,跟你说话听到没有?老板让你过去! 听见了,我现在就去。

  说完我连看都没看鹿小希一眼,直接走了出去。

   身正不怕影子斜,管他鹿小希有什么阴谋,我都不怕! 呵。

  鹿小希冷笑一声,跟在我身后。

  你的胆子很大嘛,你恐怕不知道兰姐老公是什么人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 你……鹿小希说不出话了,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那张清秀的脸有些扭曲。

   你以为你背地里干的那些勾当别人都不知道吗?我告诉你,我要是出事儿了,我肯定第一个就把你拉下水,咱俩谁也别想好过!我扔下这句话,走进老板的办公室。

   老板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子,肥头大耳的,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又出去喝了酒的原故,他整个人看起来很臃肿,那张脸像极了猪头。

   老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李姐,李姐也在,我朝李姐笑了笑,李姐却像没看见我似的,脸上的表情很冷漠。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