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 不哭放进去一会就不疼了动态 >

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 不哭放进去一会就不疼了动态



一石激起千层浪!瞬间,整个班级便是安静了下来,紧接着是一阵吁叹的声音响起,而此刻正站在讲台上的 灵儿也是愣了一下,将 目光转移到我这边的时候,俏脸明显有些红润,但很快,她还是让自己平静下来,旋即征询道:“赵灵儿,你刚才在说什(我的男友一千岁)么, 老师没怎么听清,能不能再重复一遍?”“灵儿老师,我说, 张野这人心术不正,在你转身的时候偷偷看你,而且盯了很久,还吞了几口唾沫,还好我发现的及时,打断了他这种恶略的行径。

  ”面对赵灵儿的询问,周 若雪倒是不怯场,挺了挺初具规模的小胸脯说道。

  同一时间,我只感觉一阵脸红燥热,内心尴尬的厉害,特别是面对全班同学那种异样的目光,都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下去,但最让我在意的,还是赵灵儿那略显失望的申请,虽然只是稍纵即逝,可落入我的眼中,造成的伤害却是成吨的。

  反观周若雪这边,带着小酒窝的嘴角微微翘起,神色中有止不住的得意流露,似乎举报 了我,就是她人生中的一大幸事。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虽然我和周若雪同桌这么久,但关系一直不太融洽,甚至是有些极端,而这一切的源头,还是因为我的家境,虽然我住在林姨家里,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农村人,至于我爸妈也是常年在外 打工,很少回家。

  有钱人看不起没钱的,这是自古以来的社会现象,更别说周若雪这种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还有一些背景,自然而然会以一种俯视的角度去看待我。

  但凡事,总得有个度,或者说,总得分个场合,而周若雪今天的行为,却深深伤害了我,如果在此前我很清楚明白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在有意无意间都会去让着她,去退让,尽量不让 矛盾凸显出来,可现在,我却感觉憋屈的厉害,哪怕周若雪再漂亮,身材再好,声音再好听, 在我眼里,就如同一根鸡肋,食之无味。

  与此同时,我内心也悄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周若雪这小妮子一直看不起我,存心和我作对,那么有一天,我将她按在身下,狠狠蹂躏,占有了她的身体之后,对我的看法会不会改观呢?一旦这种思绪在我心中留下种子,便开始肆意蔓延了起来,此刻的周若雪,在我眼里似乎就成了一个泄欲的工具,有朝一日,我定然会让这小妮子后悔!在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后,柳芸儿已经走了过来,伴随来的,是一阵好闻的奶香味儿,没等我享受多久,她一句话便将我的心打入了谷底。

  “张野,平时还看你挺老实的,嗯….算是老师小瞧你了,下课后去我办公室一趟吧。

  ”说完,她便重新走上讲台,不再将注意力放在这边,而周若雪脸上得意的神色也在此刻攀登到了顶峰,甚至是炫舞扬威似的理了理额前秀发,旋即坐了下来,但下一秒,她却“哎呦”一声,一屁股落在了地上,裙摆一扬,露出两条青春水嫩的大长腿,隐约间还能瞧见别的颜色,,,,,,“张野,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杀人,周若雪坐在地上,一边扶着后腰,一边瞪着我。

  “我没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关我什么事?”表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内心却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现,其实早在之前,我就将周若雪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给这妮子一个教训看看,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了?“行!算你小子有种,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咬着银牙啐出这句话,周若雪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赵灵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我们没有发生别的争端后,干脆选择了缄默不言。

  毕竟,学生间产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师去介入,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当然,也不排除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作为老师不管不问的话,那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

  教育,本身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下课铃响起,周若雪率先跑出了教室,临走前还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赵灵儿身后,前往她的办公室。

  中途,我的目光一直在周若雪挺翘的臀部上聚焦,虽然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天鹅裙子,但依稀可见那个轮廓,伴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摆,充满成熟 女人风韵。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渐渐浮现一副特别的情景,那是赵灵儿老师,被我按在身下,几乎每一帧画面,都能令我浮想联翩….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几口唾沫,而这时办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我赶紧收住思绪,就在我即将跟随赵灵儿走进去的时候,一道略显臃肿的身影却从走廊那边走了进来,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灵儿老师,早啊?”“嗯,夏主任早。

  ”转头看了那道身影一眼,赵灵儿微笑道。

  “夏主任好。

  /与此同时,我也尴尬笑着朝他打了一句招呼,这人叫夏流,正是周若雪的亲舅舅,同时也是学校教导主任,手里掌握着保卫科十余名干将,是令不少混子学生闻风丧胆的存在。

  “呵,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错惹我们的灵儿老师生气了?”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赵灵儿身上移开,这时的夏流,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之前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特别的狠厉。

  不愧是混子学生克星,但是那份气质,就足以令人颤栗。

  “没呢夏主任,我就是有个问题,想请教请教灵儿老师,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看到夏流的这副反应,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以为周若雪会去找她舅舅告状,但目前来看,夏流对这件事情还是不知情的。

   “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墙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脚的小洞里看去,只见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经一丝不苟了。

  那双玉手拿着肥皂,在她诱人的娇躯上不断地游走。

  红珠圆润的雪峰,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李大牛的视线里。

  这一刻,李大牛终于明白弟弟李 小强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儿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过孩子的话,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如果换做是他,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会来偷看自己!他还是个瞎子!在李大牛十五岁时,出一场车祸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打着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复了,本想将喜讯告诉家里人。

  可当他看到弟妹柳媚媚,当着他面毫不避讳的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时(完美暗恋),李大牛就不想说了。

  弟妹的漂亮远超他的想象,有时弟弟小强还会当着他的面和弟妹亲热,露出一些诱人的美妙风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满脑子都是弟妹的模样,有时还会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样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虽然他不应该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几年根本没有碰过女人,现在有柳媚媚这样年轻漂亮的弟妹在身边整天露出那些诱人的地儿,他实在没有办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着肥皂,已经攀上了那两块高耸,在上面来回的擦拭,一波接着一波。

  李大牛看的实在心痒难耐,真想跑进去,狠狠的抓两把!柳媚媚用水冲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没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娇躯靠在墙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耸的柔软,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随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发出一声声撩人的轻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喷了出来,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会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觉要爆炸了,根本无法满足在外面看着,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触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儿,他真想凑到眼前,好好看看喷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进来和你一起洗吗?你帮我擦下背!”不过就在这时,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吓得心惊肉跳,这声音是李大牛他妈 张玉红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头就离开了,虽然他还想继续看,但他妈都进去洗澡了,哪里还能看啊!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异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会儿才回到屋里。

  那时,柳媚媚和张玉红已经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饭,因为李小强和父亲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来,所以家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发上给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着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时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场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样尝尝那个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蹙着眉头问张玉红:“妈,我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还特别疼,这可咋办啊?”张玉红赶忙的来到柳媚媚身边,掀开柳媚媚高耸,当着李大牛的面按了两把之后,皱着眉头说:“怪不得不下奶,原来是有肿块呀!”“肿块,这咋办呀!”柳媚媚不太懂肿块的事情,但却知道里面很痛!“这有点严重呀!”张玉红眉头皱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个办法,见柳媚媚挺难受的,她忽然灵机一动,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饭的李大牛说道:“要不,让你大哥给你按一按?他是专门按摩的,效果应该不错。

  ”“帮媚媚按…”李大牛刚才盯着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别提有多想自己也碰两下。

  这会儿听到自己老娘这话,他登时一个激灵。

  柳媚媚脸瞬间就红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赶忙摇头拒绝:“ 不行,不行,妈,你这想的啥办法啊!”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没办法接受!可张玉红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学习按摩,按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儿媳妇现在那么痛,自家人给自家人解决下胀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着说:“媚媚,没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这一行的,他还啥都看不见,你担心什么?给你按按好歹也能缓解一下呀!”李大牛以为柳媚媚拒绝了,他妈就不会再强求,可没想到身为老妈的她,居然开始劝弟妹同意…他听着热血沸腾啊!这样虽然对不起他弟弟小强,但有机会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桥脸都红到了脖子, 婆婆张玉红说的没错,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师,在这一行没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挣钱,她却让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觉得实在对不起老公:“妈,这怎么好意思,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想办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帮我的。

  ”张玉红望着自己媳妇,还不同意,就叹了口气说:“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总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肿块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我回去再想办法吧,就不麻烦大哥了!”说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个急啊,心里特别痒痒,现在这么有机会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这么泡汤?搞得他特别不甘心。

  不过张玉红却坚持,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媳妇少遭些罪,让孙女小茜能吃饱,孩子还小,如果柳媚媚没有奶水了,总不能给孩子顿顿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着劝说:“哎呀,媚媚没事的,就让你哥帮你按按吧,咱们都是女人,有肿块严重了可不得了。

  还有你现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饿了,吃啥?小强和他爹为了咱们这个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们连小茜都养不好,等他们回来,还怎么给他们交代啊!”听到婆婆的话,柳媚媚立马停住了,虽然她不太清楚肿块严重了到底会怎样,但真的非常难受!其实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说的一样,严重了不能下奶,女儿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张玉红说的对,她老公为了这个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连女儿都养不好,岂不是对不起他?转身犹豫的看着正在吃饭的大哥,一个念头忽然涌起,为了女儿和老公,要不让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见!想到这,柳媚媚脸色都红到脖子根了,其实就算不是为了老公和女儿,她都想让李大牛按了,那种涨得疼痛感,她真的太难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脸为难的对张玉红说:“妈,这件事被小强知道了多不好啊!”这时,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望着柳媚媚那高耸的柔软,他馋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过去,心想着被小强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给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肿块必须得治啊!你倒是快答应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张玉红附在柳媚媚耳边,小声道:“媚媚啊,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又不是专门占你便宜,是不是这个理儿?”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说的对,可这样事儿,大哥会同意吗?她犹豫之际,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娇羞的问:“大哥,你能帮帮我吗?”说完后,柳媚媚身子一软,感觉极度羞耻,就好像勾引男人似的,让她觉得自己好不要脸。

  那一句软软又娇羞的话,把李大牛的心都给化了,他内心充满荡漾!弟妹主动问他,他求之不得,哪有不帮的道理。

  但他不敢把真实想法透露出来,而是假装犹豫一会儿,脸色微红的说:“媚媚,这不太好吧?”柳媚媚一愣,羞得无地自容,张玉红立刻白了李大牛一眼说:“给那么多女人按摩,也没见你害臊,媚媚就例外了?赶紧和媚媚进屋,把问题解决了。

  ”李大牛心中早就激动得不行,但他还是假装为难说:“妈,不是我害臊,是我怕弟弟知道了多想啊!”“你弟能有啥多想的?这事就咱们三个人知道。

  再说你这是给你弟帮忙,就算他知道也会理解你们的,快,别墨迹了!”张玉红语气一凶,当妈的威严直接就拿出来了。

  李大牛心中差点没爽死,这回不仅能占弟妹便宜,还是他老娘安排的….不过他还是装得被胁迫一般,苦着脸:“那好吧,妈,我给媚媚按就是了,你可别生气。

  ”说着,李大牛站起身,不情愿的说:“媚媚,咱们进屋吧?”柳媚媚羞愧的“嗯”了一声,而李大牛走在前头,装作一副看不见,伸手摸索着向前走的样子,因为装瞎得到的好处越多,他就越害怕暴露,每一个细节都非常当心。

  柳媚媚耷拉着脑袋跟在他身后头,紧张得都不敢说话,心里想着李大牛给即将要碰到自己那里,她羞涩万分…更觉得对不起老公小强…可想着想着,她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念想,这个地方,可是大半年没被男人碰过了啊,要是被大哥碰一下,是什么感觉?虽然她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但一看到李大牛的那双会按摩的大手,这种想法就怎么都停不了,甚至还想到了刚才在洗澡时那股内心深处的渴望。

  两人进了房间后,李大牛就让柳媚媚躺在床上,柳媚媚乖乖的躺下后,望着李大牛,身体顿时柔软紧绷了起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