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敌国的皇子殿下吃肉肉长高高 学长年下虐受 >

敌国的皇子殿下吃肉肉长高高 学长年下虐受



精子存活率低? 王婶,难道你不知道 王叔他是得了死精症?我惊愕,下意识开口,王叔是王叔可是结婚了八年了。

   闻言,王婶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攥紧了拳头 说道:这个该死的李宏斌,之前他跟我说他是精子存活率低,怀孕几率很低,让他去检查也不去,体外受精也不愿意,原来是害怕我知道他死精症的原因! 看着王婶,我既心疼又担忧,因为我居然无意间捅出王叔是得了死精症这件事情,如果王婶生气,去王叔那里闹上一顿的话,估计我也得凉。

   王婶,你可千万不要去和王叔对峙,如果他发现是我告诉你的话,我一定会…… 还没等我说完,王婶就说道: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我现在恨的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王婶擦了擦眼泪忽然破涕为笑:对了 王力文,刚才王婶在浴室自慰的样子好看吗? 王婶眼角还带着泪,蝉翼一般的睫毛下面的大眼睛楚楚可怜,此刻露出的笑容如初升的朝霞一般。

   我看王婶美丽的笑容,我顿时痴了,说道:好看,王婶是我见过最漂亮的 女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好看! 就你话嘴甜,放心吧,晚上我一定尽力支开我 闺蜜,我也很想品尝一下你的大 东西的味道。

  王婶笑靥如花。

   我顿时看的如痴如醉。

   明子,王婶虽然没有将自己完全地交给你,但是却也将三个第一次交给你,你以后要好好表现,知道吗?王婶又道,眼中闪过复杂的情感。

   哪三个?我下意识开口问道。

   自己不会猜吗?王婶白了我一眼,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脸有些红。

   三个第一次。

  第一次,我帮王婶口,从当时她的反应上来看, 应该是她一次被人口。

  而第二次,应该是她帮我口。

   而第三次,我却怎么也想不到……王婶的嘴巴,显然不可能,我从王叔的手机视频里面都看到过王叔和王婶两人接吻…… 王婶,我只想到了两个第一次。

  还有第三次,我脑袋笨,实在是想不出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说说,你想到的两个第一次是什么? 第一次,是我帮你口交,第二次,是你帮我口交,对吗?我说道。

   流氓!王婶羞嗔道,你说对了,还有第三次呢? 我挠了挠头道,:我想不出来啊…… 小混蛋,你忘了上次你闯进厕所看到了什么?还有刚才,我在视频里面干什么了?王婶瞪了我一眼。

   看到那根震动棒?我想了想说道,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惊喜:王婶你说我是第一个看到你自慰的 男人? 丑不要脸……王婶羞赧。

   难道不对吗?我问。

   算你说对了。

  王婶俏脸嫣红。

   你说的那两个第一次,其中一个是意外,而第二个,算是我报答你的,最后一次才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你以后表现的好的话,我可以把我的第四个第一次给你。

   第四个第一次? 我激动地脱口问道:是什么? 不告诉你!王婶骄哼,你表现好之后我才会给你! 王婶的话让我心里痒痒,却也让我充满了期待和兴奋。

   …… 抵达机场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一点钟了。

   王婶下了车,对面便有一个美女朝这边跑了过来,这个美女自然是王婶的闺蜜。

   王婶也看到了那个美女,表现的很开心,也小跑了上去,和这个美女相拥在了一起。

   我站在王婶身后,悄悄打量着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拥有模特的身材,身高也就比我矮上一点,她比照片上的要更好看,一头黑色的短发刚好到自己的脖子,脸型轮廓明显,鼻梁高挺,眉毛细长,有股英气在里头看上去应该是北方人。

   她上身穿的是一件粉色短袖,被胸前的巨物给支撑了起来,她的胸居然比王婶的还要大,但是却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

   再往下看,她穿的是一条白色短裙,两条又长又细的大白腿(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暴露在空气当中。

   拥抱过后,王婶和她的闺蜜聊的很投入,一时竟然忽略了我的存在,我有些尴尬,却又不好插嘴。

   过了好一会儿,王婶才拿着她闺蜜的手走到我面前,对她闺蜜笑着说道:这是我老公的表弟。

   王力文,这是我闺蜜,严 雨菲

  帮闺蜜介绍完之后王婶又又介绍了一下她的闺蜜。

   你好。

  我笑着伸出了手。

   严雨菲同样微笑着,伸出了手。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就要立即松开,谁知道这个女人的手突然捏了一下我的手指,然后才松开。

   我一下子就脸红了。

   看到我害臊的样子,严雨菲对王婶开怀笑道:没想到你老公的表弟这么有趣,还会害羞。

   被这么一说,我脸更红了。

   别逗王力文了,你以为他是那些你在酒吧碰到的男人?你也不要碰到一个男人就想勾引。

  王婶瞪了一眼严雨菲。

   什么叫碰到一个男人就勾引?我可是有原则的,要不是你老公这个闺蜜长得挺帅的,我才不会勾引。

  严雨菲反驳。

   听到这话,我有些傻眼,我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开放的女人,居然直接把勾引男人放在嘴边。

   王力文,你平时是不是会健身,身材看起来也不错?严雨菲盯着我的身体,一直从胸口看到大腿,对我说道。

   我被盯着有些不自在,回答道:我是乡下出身,家里穷,从小就干粗活重活。

   那你在床上就能坚持很久吧?严雨菲对我暧昧地笑了笑,你看姐姐身材怎么样? 身材好就好,你怎么扯到这种地方了?听到这,王婶也有些脸红了,打断了严雨菲的谈话。

   不是吧,我不就调戏一下他吗,你怎么就这个反应了,该不会是你的小情人吧? 王婶一下子被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不会真的被我猜中了吧?严雨菲惊讶道。

   瞎说什么呢,他可是我老公的表弟,如果你再胡说我就生气了!王婶嗔怒道。

   好了,不是就不是吗,那么紧张干嘛?严雨菲笑了笑道,却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走,我们上车再聊吧。

  严雨菲笑道,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严雨菲过来的时候却是趁我不注意拍了一下我的臀部。

  我吓了一跳,神经反射的跳到一边,摸着自己的屁股一脸不解地看着严雨菲。

   弹性不错哟!严雨菲对我眨了眨眼,还对我吐了一口热气,我的当即又红了,一直红到脖子以下。

   王婶看到这,当即将严雨菲给拉开了:好了,快点走吧,不要总想着勾引男人了。

   就这样,严雨菲被王婶拉着我,而我,就在后面帮严雨菲拖着她的行李箱。

   来到停车场后,严雨菲和王婶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发动了汽车。

   两个女人很快又聊了起来,内容却健康了很多,大多都是彼此间的生活趣事,还有就是一些女人的琐事,化妆,衣服之类的…… 后面不停传来欢声笑语。

   我的背上忽然被一个物体顶住,我愣了一下,余光向后看了一眼,便看到严雨菲伸长了腿,脚的末端应该是顶住我的座椅。

  我我猜想此刻她此刻一定是开叉坐姿的。

   听这两人还在聊天,我就将后视镜给稍微调整了一下,便看到严雨菲此刻两腿开叉的坐姿,短裙里面的风光完全暴露在了后视镜当中。

   严雨菲穿的是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将那神秘地带的形状勾勒了出来,非常饱满的形状,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肤也非常白,吹弹可破,如雪凝一般,非常诱惑。

   而往上,严雨菲领子上的口子虽然开的不大,但我是从后视镜看她们的,从高处俯视,我能看到一条深深的沟壑,也能看到严雨菲的内衣,是一条黑色内衣,她的胸非常大,内衣似乎都遮不住,随着车子的晃动呼之欲出。

   真是一个尤物! 两人聊天聊的很投入,似乎没有发现我偷看她们。

  我便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偷看一下严雨菲裙底,还有她胸前的一抹白色,只感觉内心无比的满足。

  心中不禁发出感叹,人生当如此啊! 两女说着说着,忽然又说到了那方面的事情,那种隐晦的房事。

  她们说到这,声音虽然低了很多,但我还是能够听清楚。

   林佳,你老公现在在床上还能坚持多久?严雨菲问道,脸上没有丝毫害羞的迹象。

   王婶脸有些红,回答道:正常的话,四五分钟吧,不过次数的话一个月也只有两三次。

   那你可比我幸福多了,知道我们家老陈吗?虽然才三十几岁,但是那方面已经完全不行了,以前还能坚持个两三分钟,现在刚放进来几乎都射了,一个星期也就那么一次左右,不管吃什么药都是一样。

  严雨菲诉说道,而且你知道吗,性方面功能越是差的男人心里就越变态,老陈他自己满足不了我,就整天把我锁在家里,要不是我跟他说是到你这来玩,他门都不会让我出! 有那么夸张吗?王婶惊讶。

   有那么夸张吗,还有更夸张的,他居然在家按了好多个摄像头,就连厕所,浴室都有,还有我们家那些仆人,他全都给换成女人了。

  严雨菲又道。

   我听到这,也是有些傻眼了,王婶这个闺蜜的老公心理是变态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这样做? 所以说,林佳,你看我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你帮我找一个男人?严雨菲拉着王婶的手臂,一脸苦水。

   要是我帮你介绍男人,你老公不得恨死我? 哼,我才不管,老陈他自己没本事,还不让我自己出来觅食了?再说,你不说我不说,老陈又怎么会知道?严雨娇哼道,说罢又笑了笑,道,我看你老公这个表弟就不错,长得也挺帅的,要不就让给我好了? 这我可不能做主,你要是自己能勾引得到人家,就是你的。

  再一次提到我,王婶的语气好像显得有些不满。

   严雨菲看见王婶这个样子,好笑道:好了不说这个了,话说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个露天温泉,是不是真的? 温泉倒是有,可我听说老陈不是在你家里面造了一个温泉吗?王婶问道。

   那个温泉是人工造的,哪有天然温泉泡的舒服,再说,比起室内温泉我更喜欢户外温泉。

  严雨菲双臂交叉,鼓着嘴说道。

   对了,你们这里还有我的一个朋友,就在前几个月他买了一艘大游艇,下次我也把它借出来,我们一起出海去玩上一圈。

  严雨菲又道。

   有线电视新闻网(csddq) 19日电少顷,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中年人疾步走了进来,一脸焦灼地问道:老大,听说你要回去了? 中年人名叫林 建勋,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但他却心甘情愿称青年为老大。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青年名叫 欧阳羽,是整个海鹰组织,乃至整个雇佣兵界的神! 欧阳羽回过头来,嘴角仍旧带着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经买好了,今天就动身。

   林建勋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老大,难道你能忍受过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 欧阳羽轻轻地叹道:唉……你不懂,安安乐乐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欧阳羽说的是心里话,加入海鹰组织四年了,他已然从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蜕变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然而欧阳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属于这里,他的心,早已经飘到了大洋彼岸的家乡。

   林建勋沉吟片刻,试探地问道:老大,你该不会因为阿曼达的事情感到内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现实吧? 你给我闭嘴!!! 欧阳羽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无比狰狞的面孔! 尤其他那双充满暴戾之色的眸子,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林建勋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犹如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低头不语。

   对于欧阳羽来说,阿曼达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结,是任何人不得触及的逆鳞! 虽然林建勋的初衷是希望欧阳羽能够留下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欧阳羽居然会如此动怒! 少顷,欧阳羽的脸色恢复正常,走到林建勋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经厌倦这种刀头舐血的生活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是无益。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决!而且我也相信,凭你和其他兄弟的实力,定可以将‘海鹰&quo;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的! 林建勋很清楚,欧阳羽是一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的人,但凡他做出的决定,便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万分无奈,林建勋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过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拦了。

  不过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这么消沉下去…… 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呵呵呵……我只不过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听到欧阳羽这番话,林建勋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乡之后,一定会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这时候,欧阳羽低头看了看表,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码头了,咱们就此别过。

   我和兄弟们送送你吧? 不用了,兄弟们有的正在训练,有的正在准备执行任务,我一个人去码头就可以,不用劳烦大家了。

   欧阳羽说罢,提上自己的行李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望着欧阳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勋心中不由得叹道: 老大……阿曼达的事情,其实根本不怪你啊…… ………… 远洋油轮的自助餐厅里,一个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他面前已然堆满了空餐盘,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为,已然引起了餐厅内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时发出的吸溜声,更是令许多以绅士自居的人,对他报以鄙夷的眼神。

   跟这种没教养的乡巴佬坐同一艘游轮,真是丢脸啊! 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来的,该不会是逃票溜上来的吧? 像他这样的土包子,就该扔到大海里喂鱼! …… 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责和冷眼,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故意发出更大的声响。

   一时间,整个餐厅内,都能听到他吃面时发出的吸溜声。

   不仅如此,他还神奇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头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来的,剥开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没谁了。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欧阳羽。

   欧阳羽的确不是什么绅士,要知道,在过去的四年里,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生与死的边缘,几天不吃饭、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欧阳羽便会尽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补充体力,储备能量。

   对于他来说,什么绅士风度、公共礼仪都是扯淡,填饱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则之一。

   正当欧阳羽吃得酣畅淋漓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喂,你吃东西能不能小声点?不要打扰本 小姐用餐! 欧阳羽放下手中的餐盘,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穿紧身连衣裙的女孩,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

   女孩看上去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圆圆的鹅蛋脸,肌肤白皙,一头清爽的齐耳短发,透着几分女孩子独有的可爱与顽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紧身连衣裙,却是将她那傲人的身体曲线,彰显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软,不由得令欧阳羽联想起,站在沙滩上遥望大海的情形—— 波涛汹涌! 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难免都会心动。

   欧阳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东方面孔的女孩了。

   虽然这几年,欧阳羽征服过不少金发碧眼的洋妞,但他还是觉得,东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欧阳羽异样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气了:喂,你别这样‘色迷迷&quo;地盯着本小姐,否则的话,别怪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欧阳羽笑了笑,正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餐厅门口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骇人的枪声! 随着枪声响起,原本喧闹的餐厅顿时安静下来。

   循声望去,就见四个身高体壮的蒙面 男子站在餐厅门口,每个人的手上,都端着一把明晃晃的AK47! 看到这一幕,欧阳羽瞬间反应过来——这伙人八成是 海盗! 就见其中一个身穿 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来,目光扫视着餐厅里的每一个人: 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扰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现在已经控制了这艘游轮,请你们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否则的话…… 说着说着,迷彩服男子举起手中的AK47,对着头顶开了几枪。

   伴随着骇人的枪声,餐厅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场面甚是狼藉。

   这时候,餐厅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知道他们遭遇海盗了。

   只不过,恐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种只有在电视或者小说中才有的情节,居然如此毫无征兆地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出于求生的本能,人们开始惊慌失措地四散逃窜! 一时间,尖叫声、脚步声、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声混作一团,好不热闹!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枪口不再对准天花板,而是对准了四散逃窜的人群! 最先冲到餐厅门口的几个人,瞬间倒在了血泊之中! 整个餐厅顿时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了。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只谋财不害命,只要你们乖乖配合,不要做出无谓的举动,我可以担保你们性命无忧。

  否则的话,你们的下场,就会像他们一样…… 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用枪口指着地上的几个人。

   听到迷彩服男子的话,人们纷纷掏出口袋里的钱包,扯下身上值钱的金银首饰,统统扔到地上。

   对于他们来说,钱根本不算什么。

   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刚刚责骂欧阳羽的那个女孩,此时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灵珊,今年刚满十九岁,乃是唐氏集团董事长唐龙海的女儿。

   在华夏国,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团,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次唐灵珊漂洋过海不远万里,为的是取回母亲的遗物。

   由于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灵珊为了避人耳目,并没有乘坐飞机,而是选择乘坐游轮。

   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是遇到了麻烦! 此时此刻,唐灵珊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似乎觉得,这些海盗登游轮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是真! 唐灵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说本小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母亲的遗物拿到手,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算计了! 这下可怎么办啊? 正当唐灵珊不知所措之际,迷彩服男子已然缓缓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说着。

   唐灵珊竭力让自己保持镇定,缓缓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缓缓放到了地上。

   此时此刻,她心中仍旧抱着一丝侥幸,她希望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盗,并非冲自己身上的东西而来。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灵珊身上背着的 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呢,快点拿出来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绝不会伤害你的。

   唐灵珊猛地抬起头来,冷不丁地质问了一句:是谁派你们来的? 听到唐灵珊的话,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随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该不会是吓傻了吧?什么谁派来的?我们是海盗!海盗懂吗? 唐灵珊冷哼一声:哼!如果你们真的是海盗,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轮,为何不把我们绑架到你们的地盘,然后向我们的家属索要巨额酬金?费这么大的力气,并且杀了人,却只是索要一些钱财和首饰,简直太不可学了吧? 迷彩服男子脸色突然一变,阴恻恻地说道:唐小姐,就算你识破了这个局又如何?我们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只要你乖乖将包里面的东西交出来,我保证不为难你,否则的话…… 你这个混蛋!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唐灵珊一边质问,一边暗中思考着对策。

   把母亲的遗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对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轮,自己又该如何逃走呢? 正当唐灵珊束手无策之际,突然一阵吸溜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灵(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珊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继而惊愕得瞪大了双眼! 原来,欧阳羽仍旧自顾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唐灵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心说这个臭小子怎么会如此淡定? 嗯……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他是个神经病,要么他和这些海盗是一伙的! 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逃不掉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吧…… 迷彩服男子一边说,一边缓缓朝唐灵珊逼近。

   唐灵珊紧紧护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厉声喝道:这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你们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们杀了本小姐! 见唐灵珊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犹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雇主还打来电话,特地叮嘱他们,只要拿到唐灵珊手上的东西即可,万万不可伤她一根毫毛! 迷彩服男子对此大为不解,心说既然要抢人家的东西,索性直接连人一起杀了,岂不是永绝后患? 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虽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话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灵珊摆出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终他还是打定了主意,将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继而一边撸胳膊挽袖子,一边缓缓凑近唐灵珊,企图抢夺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已然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那个人,自然便是欧阳羽…… 起初欧阳羽根本没有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旧自顾自地大快朵颐。

   一来,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根本不用担心被抢。

   二来,他觉得凭自己的本事,收拾几个海盗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当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欧阳羽却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赫然发现,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个清晰的豹子头纹身。

   不会吧?这些家伙难道是猎豹的人?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扮成海盗的模样? 难道…… 想到这里,欧阳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玛!原本以为不过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盗劫持游轮事件,万万没想到,这些所谓的海盗,实际上是来自猎豹组织的职业供佣兵啊! 欧阳羽对于猎豹组织再熟悉不过了。

   猎豹是一只神秘而强大的雇佣兵组织,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欧阳羽曾经效力的海鹰组织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轮上,竟然惊现猎豹的人,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想着想着,欧阳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灵珊的身上。

   他发现,唐灵珊自始至终,双手都紧紧攥着身上的挎包。

   从他们刚才的谈话来看,这次猎豹的猎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东西了。

   猎豹的人如此大费周章,乔装改扮成寻常的海盗,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东西,这说明什么? 说明挎包里的东西,无论对于女孩,还是对于这伙人的雇主,都极为重要! 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正当欧阳羽好奇之际,迷彩服男子又开口了:唐小姐,我们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东西,绝不会伤害你,希望你能够配合一下。

   唐灵珊双手紧紧护住挎包,一边后退一边目光坚定地说道:本小姐已经说过了,这里面是母亲留下来的遗物,绝不能交给你们!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话,本小姐就跳海自尽,即便玉石俱焚,也好过落入你们之手! 见唐灵珊如此固执,迷彩服男子终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说罢,迷彩服男子张开大手,就要强夺唐灵珊的挎包! 见状,唐灵珊反而镇定下来。

   虽然唐灵珊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千万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灵珊从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训练,虽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付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

   其实她也很清楚,凭自己的花拳绣腿,肯定打不过面前这个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经无路可逃,唯有拼尽全力放手一搏了! 看到唐灵珊摆出一个跆拳道的架势,欧阳羽顿时大跌眼镜,心说这小丫头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猎豹的人动手?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小丫头……嗯,的确挺大的。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