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歐美 性 >

歐美 性



只聽見 鄭佳的嘴里輕輕說道:“傻子,喜歡一個人有啥可丟臉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難受吧,來,姐現在就讓你舒坦舒坦……”說著她居然爬到了 王松的身上來,一翻身,兩人就碰到了一起……鄭佳的手緩緩向下面伸出,一點一點地引著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徹底告別這尷尬的老初身份。

  卻恰在這時,屋外陡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那敲門聲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來,嚇得王松和鄭佳倆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爺爺的,這大半夜的是誰?難不成是鄭佳的老公?可……鄭佳的老公早就跟野 女人跑了,她現在是一個人住的啊。

  兩人身子頓住,正疑慮間,忽然聽見那屋外傳來了一陣女人的 嚷嚷:“鄭佳,你開門,我知道你在家!給你打電話你咋都不接了!”聽到這聲音,鄭佳那誘人的臉上神色微變,抬腳就下了床來,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亂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現了一絲慌亂。

  她壓低了聲音說:“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來找我成嗎?”王松一愣,這是咋了?他還沒說話,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來:“鄭佳,你咋不開門呢,我是你 大嫂,我跑這么遠,專程來找你,你咋門都不開呢?”外面女人一個勁兒嚷嚷,鄭佳也是著急了起來,連忙走到 房門邊上,伸手把臥室內的燈給關掉,匆匆跟王松說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聲點別讓人看見了……”說著,她轉身就出了臥室,還順手把房門給帶上了。

  見到這一幕,王松的心下幾乎都快要罵娘了,你爺爺的,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騰了,咋這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個鄭佳的啥大嫂呢?低頭抹黑看看,自己還精神著呢,這要是不干點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褲子,輕手輕腳下了床,不但沒有離開,反而還偷偷把那臥室的門拉開了一些,就這么順著門縫朝著屋外看了去……這一看,他也是不由張了張嘴,這?!王松就這么偷偷探頭朝著門縫外看了去,只見屋外大廳的燈已經被打開了,鄭佳答應了幾句之后就打開了房門,迎面走進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雖然隔得有些遠,但是王松卻依舊看清楚了這婆娘的模樣。

  那張臉蛋兒很白凈,長得頗有幾分姿色,不過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卻是這婆娘的身材,從王松這個角度看去,只見那女人身前的一對就跟兩個氣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給撐破了!你爺爺的,這婆娘那地兒生的這么大,還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鄭佳和這個女人比起來,都足足小了一號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門后,看著那女人鼓鼓的地兒正起勁呢,忽然就聽見鄭佳說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來了?”原來這女人是鄭佳的大嫂,嘖嘖……要是能搗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著。

  那邊鄭佳卻明顯有些惱怒,白凈臉上眉毛都擰了起來,可是她那大嫂卻渾然不覺,嬌笑一聲搖頭說:“鄭佳你這是說的啥話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來了,這不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么,我還以為你出了啥 事兒呢……大嫂這不是擔心你么……”鄭佳臉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當然擔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兒,你可就沒地兒找錢了!”誰知聽見鄭佳這話,她那大嫂卻把臉一橫,眼中露出了一抹潑辣之色,高聲嚷嚷道:“鄭佳你這話是啥意思?這些年你大哥出事兒癱瘓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顧他?你的侄兒今年都上小學了,還要書本費,伙食費,這些難道不要錢么!”她那大嫂嚷嚷著,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發出尖聲的哭喊:“我的命咋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這樣子了,他妹妹還拿話擠兌我,我活著還有啥意思!”鄭佳咬著牙齒,看著她大嫂在地上撒潑哭喊,氣的她那嬌小的身子都是開始發起顫了來:“ 曲蓉,要鬧你就到別處鬧去,我每個月都給了你一千塊錢,這些錢還不夠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學的錢,那天我也是親自給了我哥的,你還要錢干啥!”王松躲在門后看得清楚,只見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鬧,但是眼睛里卻沒一點淚水,明顯就是故意撒潑給鄭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鄭佳不平,你爺爺的,這曲蓉壓根兒就是個不要臉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鄭佳姐的家里來找她要錢來了,這也實在是太……太不要臉了吧。

  更何況,鄭佳姐每個月都還給了一千塊錢,在這村里頭,一千塊錢完全就夠用了,王松他們一個月花銷頂多也就幾百塊而已,那還是頓頓有肉的情況下……曲蓉鬧騰一陣之后,見到鄭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這辦法沒用,她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臉上帶著潑辣,狠狠沖著鄭佳喝道:“成,你們鄭家的人沒一個是好東西,我這就回去跟你哥離婚!跟著他過這吃不飽飯的苦日子,還不如老娘自己一個人過!”說著曲蓉轉身就走,那模樣就好像這一切都是鄭佳絕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經走到了房門口,鄭佳的眼中終究是閃過了一抹無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錢,我明天就給你,但是,這錢是給我哥和小成吃飯上學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們了!”聽到鄭佳這話,那曲蓉的臉上的忿忿立時消失的一干二凈,反而帶上了幾分笑:“鄭佳,瞧你說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這不是小成他們學校要交學雜費么,我又沒錢……”“不等曲蓉多說,鄭佳走過去推了推她身子說:“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門口,又是回頭笑了笑問道:“那啥,錢……明天給我么?鄭佳,學雜費可要一千五……”鄭佳皺眉點了點頭:“明天就給你,你走吧。

  ”說著她一把就將房門給鎖上,屋外還傳來了曲蓉的嚷嚷聲音:“鄭佳,那你明天可別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來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間屋子后面,看著這一出鬧戲,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緊了拳頭,你爺爺的,這世上咋有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雖說她男人是鄭佳劫的哥哥,可是鄭佳姐也沒有義務一定要養她們一家子啊!每個月一千塊錢,這在成華村里已經是很大的一筆消費了,鄭佳姐哪里搞得到這么多錢?忽然,王松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復雜之色,難不成……鄭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條金項鏈,就是為了……為了這事兒?難道,也是因為這些事兒,鄭佳姐才會和其他男人睡覺?一想到這個可能,王松心頭對鄭佳的最后一絲隔閡也是漸漸淡去了,現在的他不但不覺得鄭佳姐是個隨便的女人,反而還對她生出了一絲憐惜。

  這個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兒,癱瘓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個這樣不要臉的婆娘,鄭佳她……過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著這些事兒的時候,房門忽然被拉開,鄭佳走了進來,她一眼便看見了蹲在門邊上的王松,誘人的臉上立時就變了色:“你咋還沒走呢?”王松勉強笑了笑,站起身來就想去抱抱鄭佳,可鄭佳卻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給拍開了去,她臉上露出了一抹嫌棄之色,瞪著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沒聽見么?”王松心下知道鄭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氣,樂呵呵地說:“鄭佳姐,我這不是等你……”誰知鄭佳的臉色一沉,眼中滿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訴你,你就是個沒用的光棍,一輩子折騰不到女人的東西,就你這樣的還看喜歡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給我滾!”聽到這一番話,王松的臉色也是漸漸沉了下來,他咬了咬牙,想要說點啥,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說啥,沉默半晌,他終究是咬了咬牙,轉身從后院離開了……回去的路上,想著剛剛鄭佳說的那一通話,王松只覺得心里滿滿的不是滋味兒,可是也不知道為啥,對鄭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來,或許是因為看到了鄭佳姐被曲蓉那樣逼迫的樣子吧。

  想著這些事兒,他也是漸漸走到了家門口,可是抬頭一看,家里房門卻打開著,屋里傳來了嫂子的說話聲……王松皺了皺眉,走進房門一看,眼睛卻不由一下子瞪大,這他娘的……咋家里來了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圍坐著四五個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給他們倒水說笑著,她一抬頭看見屋門口剛剛到家的王松,那張誘人的小臉上笑容更燦爛了一些:“小松,你剛剛哪去了,現在才回來,站在門口愣著干啥,快進來。

  ”說著,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來,輕聲說了句:“這些都是娘家那邊的親戚,秦梅他們家里睡不下,就來我們家了,晚上一起擠擠……”“啊?”聽見這話,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來……啥?啥叫晚上一起擠擠,看看那邊圍坐在一起的,幾乎全都是女人,你爺爺的!和女人一起睡覺?王松活到現在還從來沒和女人一起睡過覺呢……見到王松神色有異,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會說啥,連忙搖頭說:“沒啥,沒啥……”他心下頓時暗暗竊喜了起來,他娘的這幸福也來的太突然了吧。

  掃了一眼遠處坐在凳子上的幾個女人,王松對于其中大多比較眼生,但是最邊上那倆女的他卻認識。

  楊嬸和 小倩,說起她倆,以前王松小的時候還在她們家住過一段時間,楊嬸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楊蕓,她和嫂子一樣,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則是楊蕓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歲,卻總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時候因為這事兒倆人還吵過不少嘴呢。

  只不過大了之后,因為王松和小倩兩人沒在一個村,后來就漸漸沒了聯系。

  王松一雙眼睛盯著小倩掃了好幾遍,見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紅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領口有些低,從王松這個角度看過去,隱隱都能夠見到里間小衣的點點輪廓,你爺爺的,好久不見,這小妮子咋出落地這樣水靈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東西,那地兒咋長得這么大了……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還不把王松給舒坦死啊……正當他看著小倩胡思亂想的時候,那頭的小倩卻也是察覺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頭來,一雙美麗的眸子緊緊盯住了王松的臉龐……看到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覺得有些尷尬,訕訕笑著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卻只是哼了一聲,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領口,把那誘人的風光給遮住了……那頭嫂子秦月荷已經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親走了之后,這個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倆住,以前東邊爸媽的那個屋子,因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塵,一時半會也整理不出來,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擠擠。

  秦月荷抱著一床被子走了出來,跟楊蕓一群女人笑著說:“時間也不早了,你們看這樣成不,我和林媽你們幾個一起擠擠,王松就和楊嬸她們兩母女一起睡咋樣。

  ”王松心下自然是歡喜,他娘的,要是能讓自己跟小倩擠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兒不可 前兩天我還在擔心, 楊薇跟他一起常年主持節目,會不會被他個王八犢子近水樓臺先得月。

  y6q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今天遇到 阿范后我就不擔心了,這貨簡直就是個娘炮啊!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走路蔫蔫的扭來扭去不說,我還透過桌子縫隙看到他身上穿著緊身衣褲,行為舉止也跟個娘們兒似的。

  這么說吧,我覺得他比楊薇還像是個女人。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是那種美,而是那股子沖天的騷氣!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服了他了,竟然之前還會惦記他對楊薇有心思,我真是……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搖搖頭,不再關注跟楊薇對稿的阿范,我窩在桌子下面,開始打量起楊薇那只裹在銀色亮片 高跟鞋里的 小腳丫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鞋子很美,很漂亮,也很完美的襯托出楊薇那種高雅的迷人氣質。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我這會兒不喜歡它的存在,因為它耽擱我看楊薇漂亮的小腳丫了。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將她小腿抓在手中,我左手托著,右手給她將高跟鞋托了下來。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下一瞬,那只裹在肉色絲襪里的 性感小腳丫就徹底暴露 在我視線中。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染色黑色的性感指甲,白皙的皮膚,白里透紅的鮮嫩腳心,還有沒有半分死皮的腳后跟……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每一處都那么美,那么性感,沒有半分的瑕疵。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真的是越來越愛楊薇了,我甚至都有些忍不住的羨慕她。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個女人到底是有多大的好運氣,才可以讓她擁有天使般的面容,魔鬼般的身材。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甚至連身體每一部位乃至于每一寸的肌膚,都那么完美,那么誘人。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羨慕,但我更喜歡。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所以我貪婪的將那只小腳丫捧起,放在鼻前輕輕嗅動著。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好香,沒有半點刺鼻的酸臭味道,有的只是那只嫩足無限的嬌媚與迷人,好性感。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時候,楊薇已經感受到了我的舉動,正嘗試著將嫩足給抽回,拒絕著我的褻玩。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才不管她呢,開車時不玩你那是我關心你,我惦記你的安全。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這會兒我可顧不了那么多了,強行抓住她性感的小腳丫。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坐在椅子上跟阿范對稿的楊薇似乎有些受不了了,她干咳了一聲,以掩飾內心的慌亂。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阿范問她,薇薇,怎么啦,你是不是嗓子不舒服呀?要人家幫你倒杯水嗎?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楊薇顯然已經習慣了阿范這種無敵的娘炮風范,只是擺擺手說了聲不用,然后繼續對稿。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過我有感受到,她另一只小腳丫竟然穿著高跟鞋就踢了過來。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力度看起來并不大,(益智故事)速度也不快,但是很不爽。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一把就抓住了她另一只小腳丫,迅速把高跟鞋給脫掉了。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不光脫掉了她的鞋子,還把剛抓到的左腳塞進了衣服里,抵在我 火熱的胸膛上。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不光要感受她的嬌媚,我還得讓她感受我的火熱。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果然,原本掙扎小動作不斷的楊薇,在貼到我火熱的胸膛上面后就規矩了許多。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當然了,這種規矩也僅限于她不再掙扎而已。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她裹在絲襪里的小腳丫開始在我身上磨蹭著,感受著我胸膛的火熱與堅實。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我相信,這正是她所需要的,畢竟男人的肌肉就好比女人的身前,那都是對異性有著絕對吸引力的地方,是魅力的最直接體現。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y6q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