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男友让我脱衣服趴在桌子|屈辱校花合集 >

男友让我脱衣服趴在桌子|屈辱校花合集



这一坐,她倒是忘记了自己此刻 身体的状况,那原本半截 黄瓜,现在这个姿势,怕是只剩下一小点还在外面了吧?“表……婶……” 郑峰一脸茫然,又尴尬又着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不能开口问人家黄瓜是怎么回事?看郑峰这一副模样, 表婶联想到刚才郑峰捡筷子半天都没上来,顿时心中一惊,这个小子该不会是刚才看见了自己那处了吧?转脸看向郑峰,这小子眸子里面除了对自己的侵犯,还有几分期待,她越发的肯定,自己的丑事被郑峰看到了,加上刚才自己一下子没忍住叫出来的那一声,表婶的脸瞬间红的如同苹果一般。

  这算什么事啊,他可是你侄子啊,做这种丑事,怎么还能被侄子给看的一清二楚啊。

  想到郑峰今年已经是年龄不小了,男女之间的事情就算没经历过,却是也略懂一二,表嫂害羞的都是红到了脖根。

  “郑峰,婶子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好了放在这里就好。

  ”表婶放下碗筷,低着头红着脸,说罢, 便是朝着卧室走去。

  郑峰一个人坐在饭桌上, 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却是没有胃口。

  谁曾(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晓得,曾经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体面端庄的表婶,竟然是会在家自己玩黄瓜。

  现在别说是农村的家常便饭了,就算是满桌的山珍海味,哪里比得上女人香啊,更何况,郑峰还是个热血小青年,对于女人更加的渴望,给座金山都不换。

  挑挑拣拣,终于是将碗里面额饭菜吃光,郑峰正想着告诉表婶自己要回去了,却是突然想起刚才表婶那模样。

  郑峰的眼睛直视着表婶卧室,表婶现在就在那个里面,他总感觉表婶现在正做着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悄悄的踮起脚尖,慢慢的移动道表婶的窗户边,探出半个脑袋,那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往里面瞄着。

  “嗯……”突然,一道极力克制的声音传了出来,郑峰急忙转移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表婶此刻果然在卧室的床,只不过她并没有睡觉,也没有玩手机,而是张开腿,小脚丫踩在床帮上,一双白嫩的手伸向下面,眉头紧锁,秀梅轻蹙,那一双美眸紧盯着某个地方,额头上的汗水都是将睡裙给打湿。

  表婶竟然是在拔黄瓜……表婶正对准郑峰这一边,因为这一边面朝阳光,看的更加清楚一些,拔起来也比较容易。

  表婶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黄瓜之上,根本没有意识到窗口还有一双眼睛正在偷看着她。

  “嗯……”表婶俩只白嫩小手抓到黄瓜漏在外面的那一小节,使出全身力气, 用力的拔着。

  郑峰伴随着表婶的力度,嘴巴也跟着张大了几分,他的眼睛盯着表嫂……郑峰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嘴巴顿时张的老大,心跳加速,都是快蹦到嗓子眼了。

  “啊……”表婶又一次失败了,她气急败坏的拍打着自己的身子,脸上满是焦急和娇羞之色。

  站在窗外的郑峰看的心疼,看着那打的发红的地方,他恨不得进去给表婶抚慰一下,那么好的身子,说打就打,这端庄秀丽的表婶也太暴躁了一些。

  没几分钟,表婶新的一轮拔河比赛又是开始了。

  这一次,表婶想了个办法,她将毛巾垫在手上,然后再抓到黄瓜,这样就能够防止打滑了。

  “嗯……”她用力拉扯着脸上又羞又急,那张精致的面容也是跟着变了形。

   小峰就在隔壁吃饭,必须尽快将黄瓜拿出来才是,不然的话,从此以后可怎么面对小峰。

  郑峰站在窗口龇牙咧嘴,心中也是为她捏着一把汗,手握成拳头,轻轻的捶打着窗台面,心中直呼加油。

  “咔嚓。

  ”突然间,天不从人愿,或许是因为表婶太过用力,又或者是用力不均匀,那黄瓜是拉出来了,但是只是拉出来少许,更多的还在 那个地方,而且,暴露在外面的黄瓜比刚才的可要小不少,这一下,表婶的那一双小手都是难以抓到那黄瓜的把了。

  “哎呀……”表婶先是一愣,随即低头一看,顿时娇嗔一声,小脚丫在床不断的扑腾着,手中拔下来的黄瓜也不知道扔哪了。

  郑峰心中大喊一声我曹,这黄瓜也太娘的不给面子了,这个时候断了……“叮咚。

  ”正当郑峰为表婶打抱不平时,他的手机突然间震动一下,发出一声声音,里面的表婶这个时候也是抬起头来,对上郑峰那一双眸子……四目相对,二人先是一愣,随即一起惊慌了起来,表婶更为激烈,她的瞳孔猛然扩大数倍,抓着黄瓜的小手捂着小口,紧跟着便是尖叫了起来,“啊——”“我曹……”郑峰顿时面红耳赤,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偷看别人竟然是被发现了。

  “刷。

  ”三十六计走为上,郑峰一转身便是想跑,大不了以后的饭菜自己解决,就算是顿顿吃土豆子也绝对不能来表婶家了。

  “小峰——”突然间,还没跑几步,身后便是传来了表婶的呼喊声。

  郑峰疑惑的转身,却见表婶正站在门口,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那一双手放在最关键的位置遮挡着那一处神秘的地方。

  “表婶……我不是……对不起……”郑峰以为表婶是来找他麻烦的,手忙脚乱的解释着,但是由于过度紧张,说出来的话也是牛头不对马嘴。

  “小峰,表婶不是找你说这个事情的……”没想到,表婶看了一眼郑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比羞涩,然后低了下去,小声中带着恳求,“小峰,你能不能帮帮表婶……”“帮?”郑峰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表婶,看着表婶那娇羞的像个小姑娘似的,郑峰顿时心生疑虑。

  帮什么,该不会是让自己帮她……“表婶一个人……拿不出来……你帮帮表婶……好不好……”表婶红着脸抬起头来,艰难无比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贝齿轻咬着嘴唇,等待着陈峰的回答。

  “好……当然可以……”郑峰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鬼使神差的跟着表婶进了屋子,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是和表婶坐在了床上,而表婶满脸通红的张开腿,露出了那一段黄瓜……“小峰,你看什么啊,快点帮表婶啊……”见郑峰半天没反应,表婶羞的脖子都红了,那美丽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层水雾,似乎快要羞哭了。

  原本自己是算好了郑峰来吃饭的时间的,而做饭的时候刚好是看见了黄瓜,一下子没忍住,便是想要享受一番,结果却是不料这个小子来的那么不是时候,一着急,往出一拉,整根黄瓜便是变成了半截。

  自己努力了半天都是没有弄出来,加之当时陈峰还在一旁的屋子里面等着自己,时间久了难免会被怀疑,万一再被看见了,那就更加尴尬了。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吃饭时那黄瓜不老实的蹭来蹭去,不小心发出来的声音最终还是出卖了她用黄瓜安慰自己的事实。

  看着眼前郑峰那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她内心深处也是升腾起一种异样感,让这样单纯的孩子,而且还是自己的侄子看见自己用黄瓜的一幕,实在是太羞耻了。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是还得靠着侄子亲手从那个地方将黄瓜拿出来,否则的话,让老公看见了,那就更加的说不清了。

  “哦……哦……”郑峰心烦意乱,听见表婶的声音急忙回答道。

  可是当他眼睛放在那个地方上时,顿时是皱起了眉头。

  那黄瓜在外面只漏出一点来,这该怎么下手啊?难不成自己要将手放在里面,然后抓到黄瓜往出拿吗?不不不,这可是表婶啊,一定不能这样子做,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啊。

  郑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这可是自己的表婶啊,表婶的身体竟然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想起表婶在这村子里面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想到,也是个有需求的女人啊。

  表婶那一张红彤彤的脸蛋,和那害羞至极的表情,此刻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可爱,这样的女人,竟然是在家里面用黄瓜,实在是太浪费了,难道说,是表叔平时满足不了她吗?想到这里,郑峰顿时有了反应,这要是自己亲自来……郑峰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将那些不好的东西甩出去。

  郑峰啊郑峰,这可是你的表婶啊,你绝对不能在她身上打什么主意啊。

  “表婶,我要拔了。

  ”郑峰强行压下内心的那一股邪火,认真的看向表婶。

  表婶羞的锁骨都是显露了出来,她轻抿的嘴唇,看了眼郑峰,然后双手扶着床,用力配合郑峰,紧跟着脖子后仰,一副认命的模样。

  她不知道,这样一幅模样对于郑峰这样初经人事的小 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杀手锏。

  “彭。

  ”郑峰有了剧烈的反应,郑峰俩只眼睛血红血红的,盯着表婶那个地方,要不是有那个臭黄瓜在那里堵着,自己早就是拉开裤拉链扑上去了,管他娘的什么表婶表姐,亲戚不亲戚的。

  想归想,郑峰低下头,将手指顺着那道边缘伸了进去,表婶好歹也结婚十来年了,那里也不像是刚开苞的一样,所以很容易便是伸了进去。

  “啵——”郑峰抓到了那根黄瓜,用力一拉,本以为能一次性拉出来,结果不想到表婶那儿竟然是如同吸盘一般,那黄瓜是出来了一点,但是回去的更快。

  “哦——”表婶被那黄瓜用力一撞,当即便是浑身颤抖一下,发出一声极为消魂又要命的呼喊声,那一张精致的脸蛋表情更是丰富多彩。

  “……”郑峰顿时无奈了,这我帮你往出拉,你对它这么依依不舍的,我也没招啊……那一声“啵”表婶听得无比清晰,而自己也被那突如其来的感觉给整的喊了出来,表婶头都是快垂下去了,根本不敢看郑峰的眼睛。

  “表婶,你得放松身体,配合我啊,要不然,我怎么帮你啊……”郑峰一边说着话,一边趁着自己的手还在表婶的那个位置,不停的摸索着……能这么近距离看着表婶的那个地方,还能亲手光明正大的摸索的机会可不多,他得抓紧机会,这一刻,表婶亲戚都已经是成为了郑峰快乐的根本,和外人整,那是生理,和亲戚整,不光是生理爽快,连心理上都是无比的痛快。

  “哦……小峰……你的手……”表婶那个地方被黄瓜装得满满的,而侄子的大手又是在那个地方动来动去,那爽快的感觉如同闪电一般阵阵涌上心头,让她难以忍受,简直快要叫出来了。

  “表婶,我的手怎么了,不是你让我帮你的吗?”郑峰看着表婶眉头紧皱的可爱模样,手动的更加勤快了,而且,还朝着那个里面伸了进去……“砰砰砰。

  ”正当郑峰准备更进一步时,门外突然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卧槽,谁他么的这么会挑时间啊……”郑峰眉头顿时挤成一个疙瘩,嘴角抽搐着,他现在很想打人。

  “小峰,快点,把黄瓜给婶子拿出去……”听见门外的敲门声,婶子顿时也是惊慌了起来,她朝着门外看了一眼,随即用恳求的目光看向郑峰。

  “啵。

  ”其实郑峰早就是抓到了那根黄瓜,这个时候轻微用力,便是将那黄瓜给拉了出来。

  但是门外的这个王八蛋是谁,他很想知道,然后狠狠的给他一拳,这个时候敲门这不是坏自己好事吗?看表婶那表情和对男人渴望的程度,没准黄瓜出来了,就该自己上了,现在好了,全泡汤了。

  “刷。

  ”表婶来不及细想,急忙跳下床去,将睡裙往下一拉,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匆匆的跑了出去。

  “该死的王八蛋……”郑峰脑门侧面的太阳穴都是凸了起来,他爬上窗户,朝着门口看去,他倒是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不是时候的来捣乱。

  “咔嚓。

  ”表婶将大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身着一身迷彩装,灰头土脸的,身上肮脏无比。

  郑峰一眼便是认出这个男人,平日里见了面还会打声招呼,尊称他一声 黄叔,黄叔靠着给工地打工为生,他的表叔也和他一样在那工地上。

  只不过,黄叔是个老实人,平时见了面也是笑呵呵的,今天却是瞪着眸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哎呦,不好了,不好了,你家老郑在工地出事了。

  ”黄叔满头大汗,满脸的褶子全是汗水,整个人急的直跺脚。

  一听表叔出了事,表婶当即脸色便是大变了样,那双眸子中满是急切,连忙问道,“怎么了?我们老郑怎么了?”黄叔摇着头摆摆手,拉着表婶就要走,“别问了,别问了,赶紧走吧,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黄叔那份焦急的模样,表婶也知道事不宜迟,她挣脱开黄叔的手,一边朝着屋里跑,一边 说道,“你等等,我说点事就走。

  ”说罢,表婶便是跑到了窗台边上,看着郑峰叮嘱道,“郑峰,你表叔出事了,表婶得过去看看,要是我晚上没回来,你就自己把饭菜热一热吃吧,我先走了……”郑峰连答话的机会都没有,表婶便是跟着黄叔跑了出去。

  “噗通。

  ”郑峰趴在窗台上盯着表婶离去的地方,半晌,身体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横着躺在了表婶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阵阵发呆。

  好好的一次机会,早知道刚才就不该那么墨迹,直接把黄瓜拉出来自己整就对了,整的现在人也没了,自己也无聊至极。

   炎热夏季。

  某师范大学学生会办公室。

  一个漂亮的女生穿着白色衬衫坐在那里看着档案。

  她胸口的衬衣微微张开,开着两个扣子,那沟深得可以淹死一个男人.那半圆形的大弧度淋漓尽致的展露,而里面几乎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就凭把衬衣撑起来的轮廓。

  她的下,半身穿着制服短裙,一条修长又白皙的双腿穿过桌子下面,没有穿丝袜,那肌肤鲜嫩鲜嫩的。

  这个女人叫 张琪,教育局领导的女儿,同时也是该大学学生会的成员之一。

  张琪是人间尤物,这是众人皆知的,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对象,用屌丝的话说,在脑海里,张琪已经被他们歪歪了一次又一次。

  可偏偏有个男人对她不感冒,就是杨羽。

  一名普通的学生,但人长得很帅,身高超过一米八,还是校篮球队的。

  杨羽现在就在张琪面前。

  杨羽把接到的通知书砸在了桌子上,气愤道:“张琪,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的是市里的初中,怎么变成了县里的深山沟里?”他知道,肯定是张祺让其在教育局的父亲改了他的工作分配。

  “杨羽,只要你不要跟那个狐狸精一起,做我男朋友,我就改回来,只要我在我爸面前说几句话,别说市里的名校了,他一年就能让你评上高级教师职称。

  ”张琪傲慢的说道,她觉得自己开出的条件足够诱惑了。

  “张琪,我说过很多次了。

  ”杨羽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第一,张 芳芳她不是狐狸精,她是我女朋友;第二,我不会喜欢你的,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我呢?”杨羽和张芳芳在一起已经两年了,大学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和她过的,满满的记忆,一年前,张琪突然插足他们,展开了疯狂的对杨羽的追求。

  但杨羽的心里就只有张芳芳这个女朋友。

  见杨羽如此坚定,张琪气死了,喊道:“你到底答应不答应?要么去那种深山沟里支教永远别想调到市里来,要么就答应做我男朋友,二选一。

  ”“我最恨别人威胁我,还拿我的女人和前程来威胁。

  ”杨羽本来不讨厌张琪,这个女人身材极好,那地方比自己 女友还大,就凭这身材玩一玩肯定过瘾。

  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张琪是两个阶层的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不可能在一起。

  “我选一。

  ”杨羽一字一句的对张琪说道,毕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毁了他的前程,让他愤怒。

  张琪站在那里,怒瞪着双眼,眼睛都红了,咆哮道:“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我哪一点不比她强?我身材没有比她性感吗?”这话说着,张琪一把用力扯开了自己的衬衣,那衬衣的纽扣在蛮力的作用下,直接就砰砰的强行扯断了线,掉落了下来。

  同时,那衬衣被完整的扯了下来,张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当场杨羽看得都傻了,张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穿?张琪就赤,裸着上半身站在杨羽的面前,那完美的宝贝就挺立在那里,那轮廓简直绝了。

  “我的身子不好看吗?比那个狐狸精的不好看吗?我告诉你杨羽,我还是女孩,不是女人,你想把我从女孩变成女人,现在就可以!”张琪露着自己完美的曲线身材,吼叫着,那气势那性感的声线,说实话,杨羽也是无比动容。

  这一刻,杨羽真想把她当场压在桌子上,但是杨羽还是忍住了,这个女孩喜欢自己,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如果要了她的身体,就应该负责。

  但是想起张琪的如此豪放和开放,杨羽心里还是有些对自己女友张芳芳的无奈,张芳芳恋爱两年,就没给过自己身体,答应过她,等到结婚了,再给自己。

  杨羽对于像女友这般清纯的女人,还是强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现在,面对张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没穿的她,杨羽的身体可是不老实了。

  这一切,显然没有逃过张琪的眼睛,坏坏的笑道:“身体不老实了?我就不信,你对女人还没感觉?明明很想要。

  ”张琪说着,走了过去,当场跪在了地上,去拉杨羽牛仔裤的拉链。

  “张琪你别这样。

  ”杨羽拿手去推张琪,但是只能碰到她的头,急忙后退了几步,想躲开张琪,但是后退到了死角,背靠到了办公室的墙壁角落里。

  张琪一下就抓到了杨羽那关键的地方。

  哪怕只是隔着裤子接触,杨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你……你这是干什么?”杨羽去推她,一脸的无奈,不断的看看办公室外面,这里还是有不少学生过来的,如果被学生看见了,万一传到女友那里,女友芳芳非闹不可,这不是杨羽所想要的。

  “现在我就可以按照小电影那种情节,和你玩,这是你们男人都渴望的吧?我比你那个狐狸精厉害吧?她没这么伺候过你吧?”张琪一脸很有优越感的说道。

  她觉得自己只要主动诱惑杨羽,足够把杨羽的心和身体都给拉回来。

  杨羽急忙拉起了拉链,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张琪套上,不能让她在办公室里裸露着啊。

  “哎。

  ”杨羽叹了口气,很严肃的说道:“张琪,我喜欢的是芳芳,我只能说谢谢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欢芳芳,真的。

  ”张琪瞪着杨羽,一丝冷笑,爱在这一刻变成了恨,道:“那你就永远呆在那个农村吧,别想回来。

  ”杨羽没想到她这么狠心,女人果然不能惹啊,但是这事,木已成舟,他心意已去,他不会让一个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便最后看了张琪一眼,往外走去。

  “站住。

  ”张琪喊了一声,诡异的笑道:“你真的以为你的那个女友很清纯?你被她骗了,你个傻子,去宿舍里看看吧。

  她现在正和一个男生玩呢。

  ”杨羽突然转过头来,眼睛红了起来,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楼跑去。

  张琪不会拿这事开玩笑。

  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这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

  杨羽心里非常不安,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楼下,却被宿舍楼的阿姨给拦下了。

  “同学同学,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进。

  ”那阿姨拦了下来。

  “阿姨,我有点急事,我女友住这楼,我就上去看看就下来。

  ”杨羽着急了,越是着急,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

  “不行的。

  男生不能进。

  ”阿姨就是拦着,这是学校的规定。

  杨羽要是硬闯的话,是要被处分的,到时可能影响自己的毕业不说,可能连那种荒村支教都去不了。

  杨羽看了看楼上,窗外晒着各式的女生内衣。

  这时,背后一个声音响起:“杨羽?”杨羽回头,发现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也是女友的闺蜜 韩舒

  “你怎么在这?来找芳芳啊?”韩舒微笑着问道。

  韩舒一直偷偷的暗恋自己闺蜜的 男友杨羽,她自己其实也有男朋友,那个男朋友在异地,整个学期也就偶尔来看一两次。

  韩舒暗恋杨羽没有像张琪那么的激烈,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

  “韩舒,我问你,我女友现在在寝室吗?”杨羽很严肃的问。

  “这。

  ”韩舒有些犹豫,缕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杨羽想问什么。

  杨羽从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经看到了什么。

  突然,他闪电般的就冲了过去,直接往楼上跑。

  “同学,同学,你不能这样。

  ”那阿姨在楼下喊着。

  韩舒也急忙跟了上去,本想趁机给室友打个电话,但还是放了下来。

  杨羽冲入了女友芳芳的寝室,还是被眼前极其难堪的一幕给震惊了。

  女友芳芳裸着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个身体在摇晃着,她背后有个男生在推车。

  芳芳还在哇哇的叫着,那样子极其的风骚。

  大四,大部分都出去实习了,女生宿舍楼也没多少人,所以芳芳哇哇叫着也没什么人关注,重点事,这种事,女生宿舍经常发生,女生带男人来宿舍,不足为奇。

  “杨羽?”芳芳的脸一下子就苍白了,急忙站了起来,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体。

  背后那个男生还没看清杨羽的脸,一个拳头就揍了过来,当即那个男生就倒下了。

  杨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又是一击拳头,再一次,那男生的脸马上就肿了,牙齿都打飞了,嘴唇都打列了,满嘴都是血。

  “杨羽够了!”芳芳大喊道。

  杨羽回头看了芳芳一眼,这个在自己面前整整装了两年清纯的女友,竟然是个表子?但是杨羽始终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为什么?”芳芳咬了咬嘴唇,道:“他爸是市里的大官,会帮我分配到事业单位去。

  ”听了这话,杨羽更加愤怒了,自己认为一文不值,舍弃张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权利,没想到,到了女友这里,变成了她出卖身体和自己的梦想?这话让杨羽恶心,他回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个丑逼一眼,这个丑逼自己还认识。

  那丑逼裂开嘴笑了笑,说道:“杨羽,怎么样?你女友真他妈的爽,听说你都没尝过?你还守着它?哈哈,我替你尝了,味道真不错。

  ”啪!杨羽又一拳打了下去,这一次,直接把他给打晕了过去。

  杨羽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自己真是瞎了眼啊!可让他更加愤怒的事,芳芳在这个时候,竟然说道:“我们分手吧,不合适。

  ”两年清纯坚贞的感觉,没想到,突然一文不值了,她如此绝情,无情。

  杨羽感觉自己真是瞎了眼,瞎了眼啊!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喜欢上这个臭表子?而为了她憋着自己的身体,真他妈的可笑极了。

  杨羽真希望自己没有看到这一幕。

  “芳芳,你今天给我造成的伤害,迟早有一天,我会双倍奉还回去给你。

  ”杨羽径直的走了。

  门口遇到了韩舒,她一脸不安的看着杨羽。

  杨羽看了她一眼,走了。

  韩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也不想进去,又回头看了看杨羽的背影,追了上去。

  杨羽跑入了树林,对着天空大吼一声,发,泄心中的愤怒。

  “杨羽?”韩舒追了上来,喊了一声。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你不告诉我?”杨羽问。

  “我告诉你,你信吗?”韩舒反问道。

  这时的天已经暗了下来,这片树林也慢慢的漆黑下来,期末,很多人回去了,这片树林也很荒凉,但是夏季,显得也很浮躁。

  杨羽看着她,心中只剩下愤怒想发,泄,他看着韩舒,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韩舒突然愣了一下。

  杨羽走过来,靠近她。

  韩舒能感觉到杨羽身上的呼吸,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恋的男神近在咫尺,能不让她紧张吗?“是不是?”杨羽再问。

  韩舒咬了咬嘴唇,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杨羽和自己的闺蜜分手了,自己不用那么藏着了吧?但是自己还有男朋友啊,该怎么回答他啊?“是,我喜欢你。

  ”韩舒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杨羽看着她,韩舒还是很接地气的一个女生,虽然很普通,没有芳芳漂亮,也没有张琪那斯性感,但是是个很耐看的女生,皮肤很白,看着很舒服。

  “可是,我不是你的备胎。

  ”韩舒又马上接了一句,她知道,张琪还追着杨羽呢,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杨羽微微一笑,竟然说道:“晚上跟我去开,房可以吗?”为了芳芳那个表子,自己可是憋了很久,现在终于解脱了,他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委屈自己的老弟了。

  “啊?开,房?”韩舒更加的意外了,脸更是通红,自己认识的杨羽可不说这种话,但是,和自己心爱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吗?这个时候,杨羽很想在这片树林里霸王硬上弓,要是现在是在张琪的办公室,自己铁定弄她了。

  但他还是保持着自己最后一份绅士风度。

  韩舒又咬了咬嘴唇,有点不知所措。

  “你答应我就碰你,你不答应我就不碰你。

  ”杨羽不是流氓,也不做流氓的行为。

  韩舒犹豫了好一会儿,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然后竟然点点头。

  头刚点,杨羽突然就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抬了起来,令她背靠在大树上,同时,就吻了过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嗯。

  ”韩舒当即舒服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好舒服。

  ”杨羽感慨着,自己也是瞎了,身边有这么多的资源不用,却天天盯着那个假清高的死表子,害得自己白白浪费两年大学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尝尝女人味。

  韩舒嘴上被封,衣服内是杨羽的手,这些年在学校,男朋友很少来,她也都没有体验过做女人的滋味,如今被杨羽这样一激发,如山洪爆发,一发不可收拾啊。

  杨羽的手肆无忌惮起来,到了韩舒的裙子里面这炎热夏季,女生都穿得很露骨,很性感,韩舒更是如此。

  说起来,她是一个很性感的女生,男人看了都会有兴趣的。

  韩舒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怎么?没有男人开发过这里吗?”杨羽坏笑道。

  此时的他,完全被刺激了,他还真想好好玩了这个韩舒,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动,那绝对可以拿下这个性感的女生。

  以前他太纯情了,从来没和女朋友玩过那欢愉之声,但是他女朋友却背着他偷人,现在,他决定,只要遇到合适的美女,他是不会放过了。

  “没有。

  ”韩舒艰难的发出声音,整个表情都很夸张,看来是没有偷吃过禁果的少女。

  她的脸一下子通红了,极其的尴尬啊。

  杨羽却是直接将她那障碍物褪下来,准备直接来,现在的他,脑子里面只想着发泄。

  还没真正开始,韩舒爽得快飞起来了,原来这就是做女人的感觉,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设法的和男人出去约。

  “会被人看见的……我们换个地方。

  ”韩舒娇喘道,她很害怕有同学路过,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师那丢脸可就丢大了。

  她连和男人在旅馆都不敢做这些事,上次男友来,她和他睡了一晚,都没发生那种事。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在野外,就被杨羽端起来靠在树上给那个了?“期末了,他们都回去了,哪有什么人?”杨羽坏笑。

  韩舒扭扭捏捏了起来,并不说话,其实是欲拒还迎的。

  女人这个时候的表情最好看了。

  正在关键,突然电话响了。

  韩舒不想去接的,可电话响个不停,掏出来一看,是男友打来的,这个时候男友怎么打电话来呢?“我男友。

  ”韩舒哭笑不得道,如果这个电话不来,她肯定是愿意和杨羽发生关系的,因为现在她内心已经很是渴望了,她觉得只要和杨羽发生关系,那绝对是很舒爽的。

  “你接下,敷衍下他就挂。

  ”杨羽道,他担心韩舒不接电话,其男友会不停打电话,这样会打扰他和韩舒的欢愉的。

  “你暂时别乱来啊,那声音我男友会怀疑的。

  ”韩舒有些害怕,她对杨羽哀求道。

  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结果第一次还瞒着男友给了其他男人,要是知道了还不活活气死。

  如果杨羽现在就开始,那啪啪的声音,换了谁都知道那是什么。

  韩舒无奈之下还是接了电话:“喂?老公啊?”韩舒叫男友还是叫得很亲昵的。

  “嗯,老婆,你吃饭没?”其男朋友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打电话来就是无聊聊天的。

  “我……我吃……吃过了。

  ”韩舒的额头都泛出冷汗来了,刚才结巴了一下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杨羽的手忽然动了起来。

  韩舒的身子,都抖动起来,要知道,杨羽的手,竟然又动作了起来。

  “你怎么喘气?”男友很疑惑的问。

  被杨羽这般压在树上,还被不断调戏,不喘气才怪,韩舒已经极力憋着自己了,哪怕多一分钟她都要叫出来了。

  韩舒推了推杨羽一把,摇摇头,意思是别动作了,要是杨羽继续玩下去,她只怕要忍不(玉米地做爰全过程)住出声了。

  可是杨羽兴奋了起来,反而更加的卖力了。

  韩舒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公,我在跑步,等下跟你说。

  ”韩舒急忙挂了电话又搂住了杨羽,咬着嘴唇尽情的享受快乐。

  这一次杨羽直接将韩舒给办了。

  羽总算爽了一把,把心中的怒火都发,泄了一顿,但是还是无法平息心中对那对狗男女的恨。

  “走,我们去睡外面。

  ”杨羽拉着韩舒,准备往校外去。

  “啊?你还要啊。

  ”韩舒觉得很诧异。

  “你不想要吗?你不想第一次好回忆啊?”杨羽笑道,那也是苦涩的笑。

  韩舒沉默了。

  两人就这样又开了房。

  韩舒窝在杨羽的怀里,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那你和芳芳?”“这对狗男女,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我会报复的。

  ”杨羽可没那么大度,哪个血性男儿受的了这种事。

  韩舒抬起头来,担心道:“我听说那个男的家庭背景很深,你怎么报复?”杨羽沉默了。

  这时,韩舒想了想,看了杨羽突然有了办法,说道:“我有个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杨羽不信。

  “你的那个那么大,我听我的姐妹说,女人对这样的男人都是毫无抵抗之力的,我想这应该是真的吧,那你就以其人之多还之以身,她不是给你难堪吗?那你就给她们难堪。

  ”韩舒的话说得很含蓄。

  “我怎么让他们难堪?”杨羽还是没明白。

  “我听说,芳芳和那个男的一起要出国了,而芳芳还有个姐姐。

  ”韩舒红着脸说道。

  这话再次激起了杨羽的愤怒,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自己这个男朋友竟然还闷在鼓里,还以为她是最爱自己的,真是可笑!他决定要报复!芳芳的确有个漂亮姐姐,他知道怎么报复了。

  杨羽去买了新衣服,理发,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他知道芳芳有个亲姐姐叫 张欣芳,在这个城市打工,租房,见过一次面,长得比张芳芳还漂亮。

  杨羽想着这已经是报复前女友的最好方式了吧。

  杨羽找到了张欣芳工作单位,然后就是等。

  一直等到下班时,终于看到了张欣芳姐姐的身影。

  论身材张欣芳比前女友张芳芳还要性感,尤其是那里,几乎能把衬衣撑开来。

  杨羽都打听过了,张欣芳也是单身,很久没有男朋友了,这么漂亮没有男朋友确实很奇怪,听以前芳芳说主要原因是她的工作单位是做女性内衣设计的,全部都是女生。

  这么久没有男朋友,肯定也没有经常得到滋润吧,这个年纪不可能不饥渴吧?杨羽如此想着,感觉自己的成功率越来越大。

  看着张欣芳往出租房的方向走,杨羽尾行了上去。

  看着那个张欣芳走路甚至一扭一扭的,很带劲,如果和她玩,肯定很燃。

  天暗得很快。

  张欣芳在一家面馆吃了面,然后继续往小区走。

  显然她走的小路,路过一片漆黑的小区后院时,突然黑夜中一个男生迅速冲了出来。

  “啊。

  ”张欣芳尖叫一声。

  那男人一手捂住了张欣芳,一手一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别叫,否则我宰了你。

  明白吗?”张欣芳吓得急忙点头。

  那男人力气很大,将张欣芳一脱就已经入了草丛。

  “大哥,你要干嘛?”张欣芳看见那刀子闪光光的,害怕的发抖。

  “把衣服脱了。

  ”那男人拿着刀子说道。

  张欣芳自然明白了这是要干嘛,更加的恐惧了,她想逃,但是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又没有路,如果被追上,万一捅自己怎么办?那男人见张欣芳不动,将刀子在地上一扎,就朝张欣芳扑了过去。

  “啊,不要。

  ”张欣芳害怕的裹紧了身子。

  那男人直接一把抓住张欣芳的衬衣,直接给撕开了。

  张欣芳感觉很丢脸,急忙双手去遮掩自己关键的地方,可是那个男人直接一手抓住她那蕾丝小衣就撕了开来,扔到了远处。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