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wild tits >

wild tits



“你不用說了,讓一讓!” 秦曉曼不想再留在這里,直接站了起來,想要離開這里。

   姜東下意識的讓開了面前的路,可在意識到秦 曉曼要離開之后,頓時急了,急忙上前擋在了秦曉曼面前,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說:“ 小姐,能不能留給電話,或者加個微信。

  ”這才是他來這里的目的,差點就給忘了。

  “不必,我不認識你!”秦曉曼又要離開,姜東急了,一把抓住了秦曉曼,秦曉曼感覺自己的手被抓住了,頓時有些著急,驚慌失措下想要逃離這里,動作就更加大了。

  “放開我,你放開我。

  ”看到秦曉曼著急成這個樣子,姜東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只是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放開秦曉曼,要是放開秦曉曼的話,他肯定會后悔的。

  秦曉曼也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也是有點力氣的,一看姜東不用放開自己,頓時就急了,直接一用力,想要擺脫姜東的鉗制,姜東沒有想到秦曉曼的力氣居然挺大,一不小心就被她給掙脫了。

  而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秦曉曼用力有點過,一時間收不回力氣,直接朝著后面倒了下去。

  “小心!”“啊!”秦曉曼以為這一次自己肯定要遭罪,就這個角度摔下去,還不后腦勺先著地,一想到這里,秦曉曼就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可是,怎么沒有覺得疼呢?秦曉曼有些奇怪,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看到周天浩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展開雙臂將自己抱在了懷里。

  “ 姐夫?”秦曉曼一時間糊涂了,周天浩剛才不還在游泳嗎,什么時候過來的?“你沒事吧?”周天浩沒有去理會秦曉曼眼里的疑惑,有些緊張的問道。

  剛才他游泳的時候,看到有人搭訕秦曉曼,頓時就著急了,要知道,秦曉曼可是自己精心飼養的小白菜,要是被別的 男人給拱了可就麻煩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周天浩就顧不得其他了,直接從水里鉆出來,朝著秦曉曼跑了過來。

  好在他出現的還算及時,終于在關鍵時刻將秦曉曼給救下了。

  看到周天浩一臉擔心的樣子,秦曉曼心里便喜滋滋的,尤其是跟周天浩四目相對,更是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溫馨的感覺。

  “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瞬間便打亂了倆人之間的寧靜,秦曉曼收起了眼底的笑意,朝著姜東看了過去。

  “ 姜總,你怎么會在這里?”就在秦曉曼準備說那個男人兩句的時候,周天浩突然開口了。

  秦曉曼有些吃驚地看著周天浩,下意識的就問道:“你認識他?”想到剛才姜東對自己做的事情,秦曉曼就覺得生氣,可要是這個人是姐夫的熟人或者朋友的話,那豈不是更尷尬。

  可偏偏不想什么就來了什么,聽到秦曉曼這么說,周天浩急忙點了 點頭說:“不錯,小曼,這位是我的朋友,你們認識嗎?”姜東在知道周天浩認識秦曉曼的時候就皺起了眉頭,男人要是對一個女人有了興趣的話,那這個女人身邊的男人就成了他的敵人,此刻,姜東的心里就是這樣想的。

  看到姜東不善的 目光,周天浩瞬間就明白過來了,急忙上前解釋道:“姜總,真是巧呀,對了,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老婆的妹妹秦曉曼,曉曼,這位是姜總,他們公司生產醫療器械,我們以前有過合作。

  ”男人對朋友的概念很廣泛,合作伙伴也是朋友,這一點秦曉曼能夠理解。

  “原來秦小姐是你老婆的妹妹呀,真是誤會,秦小姐,剛才對不起了。

  ”聽到周天浩是秦曉曼的姐夫之后,姜東的表情好了很多,也變得客氣起了了。

  “姐夫,你們先談,我先去換衣服了!”姜(兩根一起插進去)東的目光時不時的會看向秦曉曼,這讓秦曉曼很不舒服,所以,她便借著換衣服的機會想要離開。

  “姜總,真是巧呀,對了,我上次說的合作您考慮的怎么樣?”周天浩之前找過姜東很多次,想要從姜東的手里購買一批醫療器械,可這些醫療器械都是市場上比較搶手的,想要買的話并不容易。

  而每次姜東都不能給周天浩肯定的答復,這讓周天浩有些焦急,后來姜東更是見都不愿意見秦浩天了,秦浩天原本以為這次合作完蛋了呢,沒想到峰回路轉,在這里遇到了姜東。

  “這個……”姜東并不看好周天浩,對于周天浩提出的合作根本沒有興趣,只是礙于面子原因,沒有直接拒絕,可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里遇到周天浩。

  “這樣吧姜總,我請你吃飯吧,一會兒我們在飯桌上具體再談!”“不必了,我還有個會議要開!”姜東不愿意跟周天浩合作,自然對周天浩說的吃飯也就沒有興趣了。

  周天浩有些著急,靈機一動突然想到剛才姜東看向秦曉曼的時候那種眼神,突然有了辦法。

  “姜總您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應該看在曉曼的面子上吧,反正吃飯也用不了多少時間,您說是嗎?”做為男人,姜東看向秦曉曼的眼神,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那好吧……”終于,姜東答應了。

  秦曉曼換完衣服出來,剛好看到等在外面的周天浩,于是便朝著周天浩走了過去。

  “姐夫?”秦曉曼又換上了她之前穿的那一套白裙子,白裙子的設計很簡單,坎肩的設計,將她那光滑白嫩的玉臂露在外面,再加上她本身就身材高挑,站在面前就好像從畫里面走出來的仙女一般。

  “出來了?想吃什么,姐夫請客。

  ”秦曉曼平時喜歡吃好吃的,一個上午的運動,她也早就餓了,現在聽到姐夫這么說,便調皮 的說:“姐夫看著辦,什么好吃就吃什么!”燈光下,秦曉曼微微昂起頭看向了周天浩,那精致的五官更是讓周天浩心動不已,真想將她摟在懷里親吻一番呀。

  周天浩心里想著,可卻不能這么做。

  “那行,我帶你去吃海鮮吧,這里的海鮮不錯,不僅新鮮,做的也地道。

  ”“好!”秦曉曼點著頭就要往前走,可剛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有些不解的問:“姐夫,你怎么不走?”“等等,還有一個客人沒有來呢!”“客人,什么客人?”秦曉曼有些疑惑的問了起來,然后順著周天浩的目光看了過去。

  從更衣室走出來了一個男人,穿著合體的西裝,面容冷凝,可卻在看向秦曉曼的時候,眼底露出了一絲異樣。

  “姜總,您來了,請吧!”看到姜東出現,周天浩急忙上前邀請著。

  秦曉曼有一個不好的預感,而這種預感剛剛出現,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秦小姐,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等等,你這是什么意思?姐夫,他難道跟我們一起吃飯嗎?”秦曉曼覺得自己這么做有些失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不喜歡這個姜東,總覺得姜總這個人很虛偽,看向她的時候目光中帶著輕浮,跟這樣的人吃飯,她是一萬個不放心的。

  “是呀小曼,有問題嗎?”有問題,自然有問題,問題還大著呢?秦曉曼心里嘀咕著,可想到今天是姐夫請客,而且看姐夫的態度,就知道這個姜東對于他來說還挺重要的,想到這里,秦曉曼便生生壓下了心底的不滿,有些自欺欺人的說:“沒……沒問題……”說完,還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意!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知道要跟姜東一起吃飯的那一刻,秦曉曼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曼,想吃什么隨便點!”將菜單給秦曉曼,秦曉曼拿著菜單卻開始糾結了,這上面的菜品看起來一個比一個貴,一道菜的價格,都是自己上學時一個月的生活費呢。

  讓她去點菜,無疑是要自己的命。

  “還是姐夫您點吧,我吃什么都行!”秦曉曼將菜單給了周天浩,周天浩又將菜單給了姜東,姜東卻沒有秦曉曼客氣,直接放下菜單開始報菜名,那熟悉的程度,就好像這里的菜是他們家的一般。

  很快菜就上桌了,整個吃飯過程中,姜東更是對秦曉曼體貼的不行,只要秦曉曼朝著那個菜多看那么一眼,姜東就幫秦曉曼將菜夾在了碗里。

  周天浩將這一切看在眼里,作為男人,他自然明白姜東的意思,只是心里有點不舒服。

  秦曉曼第一次來這種高檔的地方,整個吃飯的過程都顯得很不自然,尤其是姜東客氣的樣子,更讓秦曉曼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秦曉曼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這尷尬的狀態在出現的同時,周天浩就很迅速的反應了過來,直接彎腰蹲在了桌子上面,欲將秦曉曼的筷子撿起來,而在他蹲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件讓他驚喜的事情。

  秦曉曼穿著裙子坐在凳子上,周天浩剛好能看到她裙底的風光。

  她今天穿了淺色系的小褲褲,很小巧的一個,中間的部位稍微有點濕,那飽滿的地方有幾根調皮的毛發伸了出來,若影若現卻讓人遐想連篇。

  看到這一幕,周天浩就變得激動起來,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想要伸手去摸一下,可礙于這里還有另外一個男人在,他就有點不敢輕舉妄動。

  “姐夫,怎么了,找不到嗎?”就在周天浩看得正起勁的時候,秦曉曼等不見他,將腦袋伸了進來。

  秦浩天大驚,急忙將筷子拿在手里,假裝自然的說:“找到了找到了……”說話間,周天浩有些不舍的從桌子下面鉆了出來,將撿起來的筷子放在了一邊,又從旁邊的桌子上拿出備用的筷子遞給了秦曉曼。

  秦曉曼覺得有點尷尬,趁機提出要去衛生間,然后便起身離開。

  姜東看著秦曉曼那窈窕的背影目光微閃,周天浩很來事兒的笑著說:“曉曼昨天剛到我家,這次來準備找份工作!”“工作找到了嗎?”果然,這個話題姜東很喜歡,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現在的工作哪有這么容易,再加上曉曼只是衛校畢業,想要找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就更難了。

  ”聽到周天浩這么說,姜東若有所思,似乎在心底思量著什么。

  “你跟我的合作回頭給我一個具體的方案,我讓下面的人去評估一下,要是可以的話,我給你電話!”姜東突然換了話題,而這個話題更是讓周天浩大喜,他需要的就是姜東的這句話,而他也清楚的知道,姜東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什么。

  “謝謝姜東,我一定會抓住機會的!”姜東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而此刻,秦曉曼也推開門走了進來,同一時間,姜東的目光便落在了秦曉曼的身上。

  秦曉曼感受到姜東的目光,俏臉瞬間躥紅,急忙低下頭走到了周天浩跟前,羞答答的說:“姐夫,我吃好了,我們回去吧!”“怎么,這里的飯菜不好吃嗎?怎么吃了那么一點?”周天浩明知道怎么回事,卻沒有點破。

  “挺好吃的,我已經吃飽了。

  ”秦曉曼平時的飯量不錯,今天根本就沒有吃飽,只是因為姜東在一邊看著,她實在是吃不下呀。

  “秦小姐剛才聽你姐夫說,你這次是來找工作的是嗎?”秦曉曼抬起明媚的大眼睛,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姜東,然后又瞪了一眼周天浩,心里嘀咕著,姐夫這是怎么回事呀,自己找工作這樣的事情怎么就隨便說出來了呢?“嗯,是呀!”雖然心里這么想著,可秦曉曼也做不到當場翻臉,點頭承認了。

  “剛好,跟我合作的一家醫院好像要招護士,要不我帶你過去看看?”姜東不動聲色的看著秦曉曼,秦曉曼猛地抬頭對上了姜東的目光,有些驚喜的說:“真的嗎?”“自然是真的,秦小姐要是有時間的話,我這就給醫院的趙主任打電話說一下,然后帶你過去。

  ”姜東的公司主營的就是醫療器械,跟多家醫院都有合作,想要塞進去一個護士并不難。

  這也是周天浩跟姜東說的主要原因,既然姜東對他這個小姨子有意思,那秦浩天就不介意給他一個機會來討好秦曉曼,當然,順便也幫自己一把。

  “這……要不姐夫,我們去看看吧?”秦曉曼不想錯過這次機會,于是將目光看向了周天浩。

  周天浩自然不會回應秦曉曼的目光,有些抱歉的說:“一會兒我還有點事情不能陪你,姜總要是陪你去的話把握就更大一點,曉曼你可要抓住機會呀!”周天浩雖然有些不舍就這么將自己養的大白菜送給姜東,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他也沒什么好說了。

  畢竟,周天浩可是商人,商人都喜歡將利益最大化,此刻這么做,對于他來說才是最適合的。

  “這,那好吧!”秦曉曼其實有點不愿意,可她知道,自己找工作這件事已經讓姐夫很為難了,姜東之所以愿意給自己介紹工作,還不是因為姐夫的關系,想到這里,秦曉曼便沒辦法拒絕了。

  “那好,我就先走了,曉曼,姜總可是我的重要客戶,你可要招呼好姜總呀!”說罷,周天浩就起身離開了,秦曉曼有意繞過周天浩再坐一會兒,可看周天浩的樣子,顯然是不想再留下了。

  “好的姐夫!”等到周天浩離開之后,包間里就剩下秦曉曼跟姜東了,秦曉曼原本就很拘束,此刻就更加拘束了,一時間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整個人變得極不自然。

   深夜,張欣在鏡子面看著自己婀娜多姿的身子,一陣寂寞襲上心頭。

  她今年29歲,各方面的條件都非常好。

  但是半年前,她老公受不了她的需求,跟已經懷孕的她提出了離婚。

  離婚之后,張欣考慮到自己年紀不小了,一個人把孩子生了下來。

  因為忙著帶孩子,她也沒時間和精力找伴侶,只能每天晚上忍受著……這時,躺在嬰兒床上的 兒子突然哭了起來。

  張欣連忙停下思緒,去哄兒子。

  但是不管怎么哄,她兒子還是一直哭鬧,而且越來越厲害。

  擔心兒子可能是生病了,張欣只好帶著他去了醫院。

  到了 醫生值班室,她發現值班的兒科醫生居然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外國人,有著立體的五官,身材高大健碩,藍汪汪的眼睛,金黃的頭發微微卷曲,還挺帥氣的。

  外國人正坐在辦公室內看病歷,聽到腳步聲便抬頭看去,然后就再也挪不開眼睛了。

  張欣趕來的路上因為抱著兒子,再加上心里著急,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給浸透了,單薄的面料便緊緊的貼在了她的身上……“你好!”張欣不知道面前這個外國男人會不會講中文,便嘗試著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叫 杰尼,美麗的 女士,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嗎?”杰尼醫科大學畢業原本是可以回國的,但因為他對東方女性情有獨鐘,特別像是張欣這樣的特別有女人味的少婦,所以才留下來當了醫生。

  平時醫院里人來人往,也不缺美少婦,可像張欣這樣的尤物還是很少的,突然見到,杰尼自然激動的很。

  張欣沒有想到杰尼的中文說的這么順溜,也算是松了一口氣。

  “醫生,麻煩您幫我看看我兒子,他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杰尼看了一眼正在張欣懷里亂動的孩子,恨不得現在在張欣懷里的是自己。

  “你先把孩子抱過來我檢查一下!”說話間,杰尼便拿起了聽診器幫著孩子檢查,在聽孩子脈搏的時候,他的手不經意間碰到張欣,更是讓杰尼心臟狂跳。

  “目前還看不出來,要不你先 給孩子喂飽來,讓他安靜下來吧!”杰尼故意這么說,湛藍的眸子時不時的會瞟一眼張欣。

  張欣點了點頭,她不好意思當著醫生的面,便小心的測過身子,盡量擋住杰尼的視線。

  就算是這樣,杰尼也依然能夠看到張欣側面的風景。

  看著看著,嗖的一下, 身體里就好像鉆進去了一團火苗,將他給點燃了……孩子吃了幾口就不吃了,杰尼只好忍住內心深處的沖動,繼續檢查。

  “感覺是吃了什么上火的東西,導致發炎感染了,你今天給孩子吃了什么?”張欣愣了一下,孩子才幾個月,能吃什么呢?“除了母乳,也沒有吃別的東西呀??”“您先別急,我先給孩子打一針,等下你去做個檢查,到時候就知道了。

  ”張欣點了點頭,也只能這樣了。

  打完針之后,孩子很快就睡著了,杰尼讓張欣到他辦公室去取樣化驗。

  但張欣的本來就少,剛才喂了兒子之后就沒有多少了,現在根本排不出來。

  杰尼等不及便問道怎么回事,張欣有些尷尬的說了出來。

  “沒關系,讓我來吧,我有辦法,應該沒有問題。

  ”張欣有些為難,杰尼畢竟是個男人,讓一個男人幫自己多羞人呀,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兒子,張欣又不得不咬牙答應……杰尼心里大喜,他沒想到張欣居然會答應,激動地整顆心都開始顫抖了。

  一雙眼睛不由得便盯在了張欣,然后開始了……張欣自從離婚之后都沒有過男人,此刻忍不住就想要叫喊出聲。

  可因為這里是醫院,要是她真的這么做了的話,肯定會被人嘲笑的,所以,只能咬緊牙關強忍住。

  “醫生,怎么樣了?”張欣實在是忍得難受,下意識的便催促起來。

  “你這確實有點少,還沒好呢。

  ”杰尼回道。

  “那個,醫生,要不就算了吧,給孩子喝奶粉也挺好!”張欣怕再這么下去,指不定會發生什么丟人的事情呢。

  這番話,張欣幾乎是用全身的力氣才說出來的。

  杰尼心里有些遺憾,看來還需要再加一把火。

  “可是,還要化驗呢!”杰尼拿掉自己的手,有些為難的對張欣說。

  是呀,要怎么化驗?張欣急的眼睛都 紅了,孩子可是她的命,要是有點什么差錯,她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

  “那怎么辦,醫生,您能不能想想別的辦法?”張欣覺得,要是實在不行的話,就讓醫生再試試,自己再忍一忍就行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嘴!”張欣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這里就她跟杰尼兩個人,自己肯定是不能吸的,難道要讓杰尼幫她?張欣本就不是個隨便的人,要是平時,她怎么都不會答應的,可現在為了兒子,張欣糾結之后終究還是妥協了。

  “那個,醫生,能不能麻煩您幫我一下?”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張欣覺得要是地上有一個老鼠洞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就鉆進去。

  杰尼得償所愿,心里也高興地很。

  “自然可以,能夠幫您這么美麗的女士,我榮幸之至。

  ”對上杰尼炙熱的目光,張欣只能壓下心底的緊張,將自己的衣服掀開,然后閉上了眼睛。

  感覺到杰尼開始了,張欣極力隱忍,可依然忍不住叫了出來,身體一軟,整個人都貼在了他的身上。

  突然,她感覺到小腹被什么東西給撞了一下。

  張欣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點,心里卻驚訝不已,外國人也太……壓下心底的緊張,張欣心里想著,如果前夫也有這么厲害就好了。

  那樣的話,倆人也不會吵架,說不定現在也還沒有離婚呢。

  意識到自己想的有點多,張欣的臉就更紅了,甚至連抬起頭去看杰尼的勇氣都沒有了。

  這要是別人知道,還以為自己是個不檢點的女人呢。

  張欣急忙壓下了心底那旖旎的想法,故意表現的有些生氣,用質問的語氣問道:“醫生,你怎么可以這樣呢?”說完,又不由自主的朝著杰尼看了一眼,對他有點好奇跟神往……杰尼心里其實也有些緊張,害怕張欣生氣,剛才他一時沒有控制住,忍不住貼了上去,可不得不說,就算是隔著衣服,那種感覺也讓他十分的受用。

  現在,他顧不得回味,急忙對張欣解釋說:“對不起女士,都是我的錯,實在是您太漂亮了,您是我見過最漂亮,也最有魅力的東方女性,我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忍住的,可卻還是沒有抵擋住,所以才……”被杰尼這番甜言蜜語一夸,張欣也就不生氣了。

  看著杰尼拘禁緊張的樣子,張欣又覺得不忍,畢竟,他也是為了幫自己,說起來她也有錯。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剛才檢查了,有問題嗎?”張欣還是比較關心這個問題,顯得有些迫不及待。

  聽到張欣不追究了,杰尼也放下了懸著的心,接著說:“我發現您最近火氣比較重,小孩子喝了之后才會上火,導致發炎感染了,您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東西上火了?”張欣仔細思考了一番后,搖著頭說:“沒有呀,我從懷孕之后就一直很注意飲食的,也沒有吃什么容易上火的東西呀。

  ”杰尼聽完之后也陷入了沉思,幾秒鐘后,才抬起頭問道:“冒昧問一句,您是不是單身?”張欣愣了一下,隨后點頭說:“沒錯,我跟老公離婚了,可這個跟單身有什么關系?”“怎么會沒有關系,單身太久體內的虛火就會冒上來,就會容易上火,所以孩子吃了就也跟著上火了。

  ”杰尼的一番理論說的張欣連辯駁的機會都沒有了,瞠目結舌的等著杰尼繼續說下去。

  “這個問題要是不能解決,您的孩子以后就會經常感染。

  ”張欣對于杰尼的話有些不信,但畢竟人家是醫生,由不得她不信。

  而且她發現自從跟老公離婚以來,雖然經常自己動手,但是身體卻一直越來越難受,的確是有些上火。

  但要是解決的上火的問題的話,難道要她隨便找個男人?這怎么可以?張欣幾乎想都沒有想就否決了,她可不是這樣的人。

  “那,這要怎(完美暗戀)么辦?”最終,張欣看向了杰尼,畢竟人家是醫生。

  “其實也可以通過 按摩幫你舒緩,這樣的話,問題就解決了。

  ”杰尼心里早就有了想法,于是便直接說。

  聽到按摩可以解決,張欣幾乎沒有怎么猶豫就答應了。

  “那就麻煩醫生了。

  ”“只是……”杰尼這時卻有些為難的看向了張欣。

  “怎么了醫生?”張欣有些不解,不就是按摩嗎,有什么好為難的?“這種按摩跟傳統意義上的按摩不一樣,因為要釋放體內的火氣,在按摩的時候必須要褪了衣服,只有這樣的話,才不能影響效果……”刷的一下,張欣的臉就紅了。

  按摩她能接受,可要讓她除去衣物,她卻是怎么都不能接受的。

  “那,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張欣嘗試著問道,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顯得糾結而又無奈。

  “當然,只不過最后一個辦法對您有些困難,畢竟,您現在單身!”杰尼雖然沒有說明,但張欣已經知道了杰尼要說的辦法,要是從找一個男人跟褪掉衣服按摩中選一個的話,張欣寧愿選擇后者。

  “其實女士您不用太糾結,這種按摩說直白一點也是治病,您也知道,有些婦產科還有男醫生呢,他們在給女性治病的時候女性也是要清除衣物的?”對呀,反正是治病。

  張欣被杰尼說服了,壓下了心底的羞恥,終于點頭答應了。

  “那好,您幫我按摩吧!”為了兒子,張欣決定豁出去了。

  說完,直接干脆的將身上的衣服除掉了,然后躺在了杰尼辦公室的床上。

  看著燈光下的張欣那精致的身體,杰尼一時間看呆了。

  明明是生過孩子了,可張欣的小腹依然平坦,連一絲贅肉都沒有,還有那纖長的兩條腿,更是多一分則太粗,少一分則太細,美好的剛到好處。

  “醫生,可以開始了嗎?”張欣因為害羞,躺下之后就閉上了眼睛。

  可等了半天,卻依然等不到杰尼開始,終于有些忍不住了,便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催促起來。

  “可以了,馬上就好!”杰尼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便伸出手……“啊!”嬌呼聲猝不及防的響起,讓杰尼心里更是大喜……“對,對不起,我……”張欣瞬間回神,才意識到自己做了多么羞人的事情,一時間都不敢去看杰尼的眼睛了,想要解釋,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OK,很好,就是這樣,美麗的女士,請不要隱忍,更不要壓抑,我們要的就是釋放,只有將你體內的火氣排出來,這樣你的火氣才能散開……”杰尼一本正經的說出這番言論,聽的張欣的臉更紅了。

  此刻,她的心臟都快要跳出心房了。

  她在電視上看到的那些外國人都是性格開放,習慣將情情愛愛放在嘴邊,當著眾人的面也可以隨便的摟摟抱抱,以前她一直覺得不可理喻,剛才聽到杰尼瘋狂的言論,張欣終于有點明白了。

  杰尼其實一直注意著張欣的情緒,發現張欣果然慢慢的放松下來后,心底大喜。

  吞了一口唾沫,杰尼的手繼續按摩著。

  “美麗的女士,正式開始之前,您必須要回答我幾個問題。

  ”杰尼突然說道。

  “您,您問吧!”張欣此刻依然沉浸在剛才的感覺中難以自拔,根本就沒有意識到杰尼的動機。

  “您平時哪里最靈敏,還有,您喜歡怎樣的動作?”這樣私人的問題被杰尼這么一本正經的問出來,張欣的臉都紅的可以滴血了。

  “女士,您先不要生氣,我這么問也是為了治療,只有對您的身體足夠的了解,我才能夠盡快的讓您排解。

  ”張欣猶豫了,杰尼說的似乎也有道理,稍微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壓低聲音說道:“我也不知道,平時都是我躺著,我老公在……”“那您喜歡簡單一點的還是直接一點的?”張欣更加為難了,她老公根本不行,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她要怎么回答?“要不直接點吧,一般女人都會喜歡的。

  ”杰尼一點點的引導著張欣,及其認真的建議著。

  “怎么試?”“啊!”張欣剛剛問出來,杰尼突然將她的腿用力打開……“有沒有什么不一樣的感覺?其實還可以更直接一點,您要不要試試?”此刻,張欣就好像飛翔在空中,基本上沒有了思考的能力了,聽到杰尼這么問,便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啊!”還沒有等張欣反應過來呢,杰尼又以極快的速度壓在了她的胸口,然后伸出手指……那異樣的感覺,再次讓張欣尖叫起來,額頭上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而與此同時,杰尼已經彎腰,低下了頭……那如同被螞蟻蠶食一般的感覺,讓張欣顧不得其他,夸張的叫了起來。

  “美麗的女士,您可以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將您長久以來壓抑在心底的火氣全部都揮散出來!”此刻,張欣已經失去了理智,她甚至已經忘記了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杰尼知道自己馬上就要得逞了,趁著張欣被迷醉其中的時候,急忙將自己的褲子解開。

  “醫生,怎么樣了,好了嗎?”張欣覺得自己說話的時候都帶著喘氣,平時她自己動手的時候,從來都沒有這么難受過。

  現在,她就好像是在烈火中炙烤一般。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