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mide 670 >

mide 670



位于花云山龍家村一座老舊閣樓里,兩個 男人穿著短衣胡天海地聊著天,喝著酒。

  旁邊,一位二十多的少婦不時從廚房端出兩盤小菜放在桌上,“當家的,你少喝一點!”這少婦就是龍家村最有名的美女, 唐宛如

  可自從嫁到 王家之后,唐宛如臉上從來露出過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 林曉東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頭打結 說道:“我明天還要上課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 了吧!明天是國慶節,學校早放假了,哪里還有人啊!”聽見他的話, 王大龍 忍不住大笑起來道。

  只見這時候的王大龍也滿臉通紅,看樣子馬上就要醉倒了。

  可實際上王大龍頭腦反而是最清醒的,“你還是男人嗎?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實在不行,大哥幫你在龍家村找一個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樣的。

  ”“死家伙,亂說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聽見丈夫的醉話,俏臉頓時一緋紅,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龍一眼,轉身回內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聽見王大龍的話,林曉東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來。

  林曉東根本不是龍家村里人,大學畢業后,相愛多年的初戀卻提出分手,得到這個消息林曉東猶如晴天霹靂。

  原來昔日的初戀,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某個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曉東一氣之下,遠走他鄉,來到大山深處的龍家村,做一名光榮的山村老師。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他漸漸適應這里的生活,心里也變得平靜了許多。

  只是今天王大龍話讓他忍不住回起往事,傷心痛哭起來。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嗎?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連條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曉東情緒似乎變得很激動。

  林曉東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語:“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讓那對奸夫淫婦好看。

  ”“ 林兄弟,林兄弟?”看見趴在桌子的林曉東,王大龍使勁推了推他,見他沒醒,然后起身把大門關上。

  “宛如,出來吧!林兄弟喝醉了。

  ”關上大門之后,王大龍神情痛苦躊躇了半天,最后還是咬牙下定決心朝里屋喊道。

  這時候,頭發濕噠噠,裹著毛巾唐宛如從里面出來。

  只見她神情猶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曉東,“大龍,我看這事就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臨頭,自己的老婆卻臨陣退縮,王大龍頓時慌了。

  “宛如,我們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現在退縮已經來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閑話嗎?”原來早半年之前,王大龍去醫院查出來,他 身體有隱疾,他這輩子都別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龍家村的村民們,對他們結婚這么多年卻一直沒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議論紛紛。

  這對好面子的王大龍來說是最難受的。

  在萬般無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種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龍不僅能讓王家香火傳遞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頭做人了。

  可惜,王大龍的想法是好的,可是這人選卻讓他為難了。

  直到林曉東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

  林曉東沒有不良嗜好,這種高知識分子,對王大龍來說正好是合適人選。

  最重要的是,林曉東在村里待不了幾年,他就會回城里去了。

  大家這一輩子都恐怕不能再見面了,到時候別人就算懷疑什么,也沒有什么證據。

  于是在他算計之下,前來支教的林曉東住進了王大龍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戲碼。

  “你以為我愿意讓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那樣嗎?我這是沒有辦法啊!”看見唐宛如一臉猶豫的模樣,王大龍眼里滿是痛苦蹲在地上低聲痛哭起來。

  一個堂堂男子漢,能把事情做到這份上,可見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龍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對著他指指點點的模樣,還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兒子來,王家可就徹底斷了香火。

  借種,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讓他們夫妻兩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聽見丈夫的話,臉色來回變幻,心里做著極度掙扎,道德枷鎖和良心糾結在她腦子里來回較量著。

  抬起頭,她看見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臉痛苦模樣,唐宛如知道其實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而已。

  想到這里,唐宛如徹底想開了。

  罷了,不就是幾分鐘的事情嘛!閉著眼睛就過去了。

  “大龍,你先起來吧!我答應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嘆息一聲,把王大龍攙扶起來道。

  “你答應就好了。

  ”王大龍聽見這話,頓時面上一陣閃過喜悅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曉東扶進內屋的床上。

  把林曉東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龍囑咐自己的妻子幾句,轉身關上房門,把林曉東和唐宛茹留在內屋里。

  走出內屋來到堂屋之后,王大龍 望著他們兩人所在的房間,他眼里閃過復雜的神色,然后會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進肚子,一臉愧疚喃喃自語道:“林兄弟,是哥哥對不住你了,不過為了,為了我王家不能絕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龍終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既然不能接受現實,那就只有逃避現實,讓自己選擇性遺忘,這或許是另一種解脫吧!房間里唐宛如望著躺在床上的林曉東,神情掙扎半天,最后還是來到床邊,伸手摸著林曉東的臉龐。

  “林兄弟,姐姐,姐夫對不住你啊!”想起一會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臉色忍不住有些微紅起來。

  雖然她的手在發抖,可是唐宛如還是深呼一口氣,用顫抖的雙手去解開林曉東襯衣的紐扣。

  當她看見林曉東寬闊的胸膛,還有身上毫無一絲贅肉的身體之際,頓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沒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居然還有這么強壯的身體。

  “好熱啊!”感覺身上衣服被脫之后,酒醉中的林曉東忍不住說著胡話,雙手想脫著褲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現在身體熱的難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實林曉東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經常用的藥酒,藥勁十足。

    更何況林曉東雖然交過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侶間拉拉手之外,他們什么也沒做過的,更別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藥酒的作用讓林曉東感覺渾身熱得難受,恍惚間他只覺得有一雙充滿涼意的玉手劃過,那種冰涼的感覺讓林曉東頓時心神飄蕩。

    這人是誰?  我不是在自己房間里,誰在幫我脫衣服呢?一想到這,林曉東頓時突然嚇得連忙坐起身。

    昏暗的燈光下,只見他朝自己脫衣服的那人看去時,頓時臉色蒼白,三魂不見了七魄。

    林曉東連滾帶爬滾在床的一邊,嘴里叫道:“唐姐姐,你, 你這是干什么?”  因為唐宛如的年齡和林曉東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曉東都把唐宛如叫著姐姐。

    只是林曉東沒想到喝酒居然會喝出禍事來,現在他和唐宛如兩人衣衫不共處一個房間。

    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龍發現了,非得提著刀把他們兩個給砍死不可,畢竟農村,這種勾搭嫂子這種事情,那可是天大丑聞啊!  “曉東,難道你就那么不喜歡姐姐嗎?”看見林曉東一臉害怕的模樣,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嘆息了一下,一臉苦笑望著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現在,我們……”林曉東看見唐宛如這么說,頓時面上一激動。

    只見唐宛如那兒潔白挺潤,色澤紅潤,特別是那上方因為唐宛如剛沐浴出來時候泛起淡淡紅暈,讓林曉東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個男人,面對這種場面,都不可能無動于衷的。

    林曉東也沒想到(兩性口述小說)唐宛如已經結婚了,可她引以為傲的地方卻還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緊張呢!”聽見于林曉東的話,唐宛如一臉不解的望著他,然后語氣平緩徐徐說道:“或許,還是你認為姐姐是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自從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龍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經死了。

    村里的閑言閑語 她也聽到過,面對這些傳聞唐宛如也只能選擇默默承受,不敢讓別人知道內情。

    畢竟在農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而且作為她的身上有著傳統女人的賢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著,不能讓自家男人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曉東,其實你知道嗎?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為他這輩子已經不能生育了,可為了王家的香火著想,所以他才設下這個局,就是想讓你借種。

  ”  “啊!”聽到這個勁爆的消息,林曉東頓時嚇了一大跳,這些都是王大龍安排的?  不過,林曉東望著平日里王大龍做事,干農活,身體都沒什么問題啊!他怎么會不有不孕癥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錯了,王大哥身體這么好,怎么會有這種怪病呢!”林曉東想到這里,連忙開口問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曉東對于王大龍的尊重,就像親大哥一般。

    只是他沒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會安排出借種這種計劃來,誰說鄉里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啊! 看見林曉東不相信,唐宛如一臉苦笑搖搖頭:“我們為這病偷偷去過省里的大醫院檢查過,醫生都說治不了,就連試管嬰兒也不行。

  ”  “那,那你們就想到借種?”林曉東試探問道。

    他沒有想到小說中常出現的借種經歷,居然會在他身上發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唐宛如無力坐在床上,林曉東沒有在農村生活過,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這四個只有多大的含義。

    有時候流言能把一個大活人活活給逼死,生活在這種情況下,名聲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曉東口干舌燥,面上吶吶有些說不話來。

    說林曉東不心動是假的,只是這些都出現的太過突然,他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隨著唐宛如抽泣時,那兒也不停起伏,林曉東忍不住聳動了一下喉結,結結巴巴道。

    “曉東,都到這份上,你說我們還能回頭嗎?”唐宛如低著頭,臉色微紅,嘴里卻有些苦澀嘆息道。

    雖然現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可是男人不能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卻是最丟人的。

    再說王家現在就王大龍一根獨苗,要是再沒后,王家可就要斷了香火。

    這也是為什么唐宛如答應丈夫借種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這一代就后繼無人了。

    聽見她的話,林曉東面上一怔,卻是說不出話來。

    他現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張嘴,別人也不會相信,他和唐宛如沒有關系了。

    再說眼前一個美女,把身姿展現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動心嗎?  “好吧!”  想到這,林曉東咬咬牙答應下來,反正事情都到走到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說。

    只見他說完,神情緊張走上前,抱著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許是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體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轉念一想卻是放開了,既然剛才都已經準備行動了,現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這里,唐宛如她閉著眼睛,等著林曉東上來。

    可等半天,卻根本不見見林曉東行動,睜開水靈的眼睛朝林曉東看去。

    只見這小子因為緊張,居然解不開褲子上的皮帶。

    看到這里,不知何故略顯緊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你這傻弟弟,連褲子都不會脫了。

  ”她這一笑,頓時緩解房間緊張尷尬的氣氛。

    林曉東臉上有些發熱,不好意思道:“我,我這不是緊張嗎?”  “讓姐姐來幫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幫忙林曉東脫掉褲子,只留下內褲。

    女人一旦想開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開。

    不過望著林曉東脫掉衣服之后,那堅實的肌肉,寬闊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頓時稱贊不已,和林曉東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簡直就是不堪入目。

    脫完衣物之后,兩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曉東突然問了一個讓唐宛如覺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來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緊張的心情,被林曉東這兩次的舉動和問話,徹底放輕松起來。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問道:“沒想到曉東你居然還是一個初哥啊!難道在大學沒有教什么女朋友嗎?”  對此,林曉東有些尷尬,不敢回答。

    雖然他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可是那時候頗有生活壓力,他都一門心思讀書,根本沒有想過其他。

    對于床上的技術,他更是一無所知。

    “讓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著林曉東的手放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地方,自從第一次見面她就對林曉東產生了一種好感。

    再加上他們年紀相差也不大,兩人的關系可以說十分的融洽。

    掌心傳來一絲絲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臉頰淡淡的紅暈,林曉東也覺得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紅潤的臉頰親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無師自通,只要你有一點點的引導,他就能找到前進的步伐。

    兩人分開之后,兩人眼中都散發著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氣,伸手脫掉林曉東的褲帶。

    那被壓制的褲帶被脫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讓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驚,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離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輕輕撩過。

    那種難言的刺激感讓林曉東差點叫了出來,太舒服了。

    不過才二十五六歲的唐宛如,渾身上下充滿著少婦的氣息,讓從來沒有接觸過男女之事的林曉東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間,那種類似偷情的刺激卻是讓他火氣頓燒。

    “我進來了!”  “恩!”  經過一番準備之后,兩人的憋著的火氣終于讓他們開始了進一步行動。

    隨著一聲輕吟,唐宛如的眉頭微微一皺,讓林曉東忍不住關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嘆的聲音道:“你的東西好大!剛開始慢慢來嘛!”  “哦!”林曉東聞言,身體起伏力度緩而慢,這樣做起來的時候才能更加順暢和舒服。

    他沒想到唐宛如都已經結婚四年了,那個地方還那么緊致,讓人欲罷不能。

   “你這閨女咋不聽話呢?我讓你給 二蛋道歉。

  ”當著這么多鄉親的面,趙前進顯然有些不太高興了。

  看著 趙婷婷又氣又急,左右為難的樣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當然不可能真的讓趙婷婷道歉。

  于是瞅準了機會說道:“前進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趙婷婷看著李二蛋那副裝老好人的樣子就來氣,“死李二蛋,你還挺能裝。

  ”“爹,要是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讓你也早點回家吃飯。

  ”趙婷婷依然是無視李二蛋的存在,說完就推著 自行車準備離開。

  一見趙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點著急。

  可是又沒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這時趙前進說話了:“閨女,你要是回去的話也行,正好騎車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馱動他嗎?”趙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樂意。

  “我不沉,能馱動,實在不行我還可以馱你。

  ”還沒等趙前進說話,李二蛋就夠著夠著的說道。

  騎著一輛車回去,指不定路上會摩擦出點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棄這個絕佳機會。

  “那就這么定了,閨女你先馱著二蛋走吧,我晚點自己回去。

  ”趙婷婷畢竟是個孝順的姑娘,雖然她不明白老爹趙前進為啥突然對李二蛋這么好,但是見趙前進態度堅決,她也就只好點頭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這臭小子給爹使了什么道,這壞蛋,一會兒我專門騎石子路,顛死你個小色鬼。

  最好把你褲襠里那兩鳥蛋顛碎了,以后你對我也就死心了!”趙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車。

  “婷婷,要是你馱不動我的話,我馱你也行。

  ”“用不著。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完,就蹬起自行車,李二蛋趕緊坐在后座上,兩人順著麥田地頭的泥土路向村里騎去。

  趙婷婷身上散發出的香氣,隨風飄進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讓他一陣陶醉。

  “呸,不害臊,一個大小伙子,好意思讓我一個姑娘馱著?臉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趙婷婷冷嘲熱諷的說道。

  “我說馱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現在沒人,趕緊給我滾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那可不行,是前進叔讓你馱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帶到家,我明天就告訴前進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說著。

  趙婷婷在他眼里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歡故意氣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會兒要是把你那條小腿和兩個鳥蛋都摔碎了可別怪我。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道。

  大長腿猛蹬了幾下車子。

  其實趙婷婷現在的心里已經有了主意,正準備一會兒找機會懲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車騎出了麥田,四下無人,李二蛋的眼睛就開始有點賊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趙婷婷那柳條般的小蠻腰上。

  趙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襯衫,本來就有點短,蹬車子的時候她身子還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勁,衣服也跟著往上竄。

  整個白皙剔透的小蠻腰就全暴露給了身后的李二蛋。

  趙婷婷這丫頭的小腰怎么長的?平坦的沒有一點多余的肉。

  一使勁,腰和屁股之間,還有兩個性感的腰窩。

  而且腰細還不算,屁股還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兒子。

  這要是躺在炕上摟起來內個,肯定老得勁了吧?看著趙婷婷腰間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癢癢。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趙婷婷娶過門,天天晚上就枕著這小蠻腰睡覺,還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著,嘴里的哈喇子頓時流出來。

  剛好這時候趙婷婷一彎腰。

  李二蛋嚇得頓時吸了口涼氣,糟了,這下趙婷婷還不得發飆啊?“李二蛋你個臭流氓,你剛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著呢,趙婷婷就像觸電似的一激靈,似乎感覺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動,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憤怒的將自行車停住。

  然后跳下來吼道:“李二蛋,你個大變態,看人家長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還把那……那種東西……弄在……你惡不惡心啊?”趙婷婷此刻已經氣瘋了,抬起腳就奔李二蛋踢過來。

  “婷婷,你誤會了!剛才是天太熱,汗水滴下來了。

  你該不會是想成男人那東西了吧?婷婷,你這想象力也夠豐富的啊。

  ”李二蛋趕緊一躲。

  然后信口胡說著。

  “你……”趙婷婷氣的語塞。

  “我怎么說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齷齪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褲子整整齊齊的,應該是沒撒謊。

  趙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對我有什么企圖,我發誓絕對會打斷你,讓你做太監。

  ”扔下一句狠話,趙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車,李二蛋則又死皮賴臉的坐上了后座。

  對于李二蛋這樣的無賴,趙婷婷也是有點無語了。

  無奈老爹讓她送李二蛋回家,趙婷婷也只好忍著氣,繼續馱著李二蛋往回騎。

  “婷婷,跟你商量個事唄,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時候,別一口一個臭流氓的行不?讓村里人聽見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給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憑你還想弄我??做夢吧!說出去村里都沒人信。

  ”趙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說道。

  這時,趙婷婷蹬著自行車一拐彎,進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個窮村子,也沒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機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墊,平時步行還好,要是騎著自行車,好人都能顛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個臭流氓,看我一會兒怎么把你顛成軟腳雞。

  看你還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著,趙婷婷故意專挑坑洼不平的路騎。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這騎的什么路啊……”趙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沒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慘了,坐在鐵架上,屁股都快顛成八瓣了。

  這下可把前面的趙婷婷樂壞了,她憋著笑,心里總算舒坦了一點。

  “我說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騎嗎?這么顛,你自己不難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顛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來的聲音,趙婷婷實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那聲音像銀鈴般清脆。

  “該,活該,讓你整天想著占我便宜。

  哼!”趙婷婷剛說完,突然驚呼了一聲。

  自行車的前輪一下壓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趙婷婷差點沒扶好車把。

  連自行車都差點顛飛起來。

  車后座上的李二蛋實在找不到東西抓,只能一下子緊緊的摟住了前面趙婷婷的小蠻腰。

  否則他就飛出去了。

  “好軟!”摟著趙婷婷的小腰,李二蛋心里驚嘆。

  此刻的趙婷婷本來想騰出手來削李二蛋,可是這路面實在是太顛了,一個手扶車把根本扶不住,她只好兩只手用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但這也助長了李二蛋的咸豬手。

  抱著趙婷婷更緊了。

  然后還把臉也貼在了趙婷婷的后背上。

  那滑滑的觸感讓他一陣陶醉。

  “婷婷,你這身上可真香!”“李二蛋,把你的臭手拿開!”趙婷婷一邊喊著一邊目視前方。

  生怕一分神就容易連人帶車摔倒。

  “婷婷,我不能松開啊,我一松開就得被顛到車轱轆下面去了。

  ”李二蛋的手,還偷偷的在趙婷婷腰間抓了幾下。

  不過被顛簸掩蓋住了,趙婷婷也沒注意。

  “這小腰手感又滑又軟啊!”李二蛋心里暗暗嘆道。

  本來趙婷婷被李二蛋抱住,心里很抗拒,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李二蛋的臉貼在她后背上的時候,她的腰間漸漸地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讓她仿佛觸電了似的。

  “真討厭,我怎么會對李二蛋這臭小子有感覺的?好在這小子不知道,否則真是羞死人啦。

  ”趙婷婷的心里糾結的想著。

  其實趙婷婷在城里讀大學三年,因為長相漂亮,追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怕影響學習,所以她全都一一拒絕了。

  畢竟她也是個大姑娘了,所以偶爾也會忍不住瀏覽一些小網站,以滿足那種空虛的心靈。

  誰知越看那種小片子,趙婷婷身體里的欲望反而越積越高。

  無處發泄這種欲望,所以這么久一直在身體里面積壓著。

  今天被李二蛋男人的手臂這么一抱。

  頓時有要爆發的趨勢。

  就在這時,顛簸的路面終于過去了,自行車已經進了村子。

  路面順暢了之后,還沒等趙婷婷說話,李二蛋就自覺的松開了她的腰。

  倒是讓趙婷婷多少有些意外。

  “婷婷,剛才不好意思啊,實在是車子太顛了,一時情急才抱你的。

  你別介意啊。

  ”李二蛋突然態度轉變,趙婷婷也有些納悶。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李二蛋,這話可不像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的啊。

  ”“婷婷,你看咱們倆抱也抱了,嘴也親過了!要不你就答應跟我處對象唄。

  ”“李二蛋,你還好意思提那件事?占我便宜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婷婷,畢竟咱倆都有了親密接觸了,你看你還有什么條件,盡管提。

  ”趙婷婷此刻也是有點無語,從來沒見過李二蛋這么不要臉的。

  她也是想為難一下李二蛋,讓他知難而退。

  于是說道:“行,那我就給你個機會。

  我爹當村長這么多年,一直想給咱們村修一條公路,連到山外面去,然后把小學重新蓋個新教學樓。

  只要你做到這兩件事,我就考慮跟你處對象,咋樣?”“行啊,就這么簡單?你等著。

  我一定把這兩件事辦了。

  到時候你可不許反悔。

  ”李二蛋嘴上雖然說的輕松,但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以他現在這樣領救濟款過活,恐怕這一輩子都別想娶到趙婷婷了。

  聽李二蛋的語氣,趙婷婷一陣無語。

  算了,她也懶得跟李二蛋較勁。

  先不說蓋教學樓的事,就是修條公路,就得花個幾十萬。

  這么多錢,李二蛋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來,所以理論上,她永遠也不可能嫁給李二蛋。

  自行車很快就拐到了李二蛋家門前的村路上。

  遠遠的看去,似乎有個人正站在李二蛋家的門口,手里還拎著個水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趙婷婷和李二蛋兩人快到門口的時候,才看清原來是 牛美麗

  一見是她,趙婷婷不由的微微皺了一下眉。

  因為趙婷婷的老爹趙前進是村長,而牛美麗的男人魏大國是候補村長,所以兩家向來是面和心不合,走動也很少。

  看到牛美麗,不由的猜測起她怎么會跑到李二蛋家門口來。

  早就聽村里人說這牛美麗經常和野男人在苞米地里打滾,這次難不成是看上李二蛋了?“ 牛嬸,你咋在這呢?”李二蛋從自行車后座下來問道。

  牛美麗趕緊笑盈盈的走過來。

  看到李二蛋是坐著趙婷婷的自行車回來,牛美麗眼神里不由的閃過了一絲詫異和警覺。

  “趙婷婷這死丫頭沒想到也挺悶騷的,居然搶在自己前面勾搭上了李二蛋,八層也是看上李二蛋了吧?哼,跟我搶男人,你丫頭還嫩點,雖然你比我年輕漂亮,但是比起那方面的技術,你趙婷婷可比我差遠了。

  ”心里如此想著,牛美麗臉上不動聲色。

  “二蛋,嬸子今天也閑著沒事,這不尋思過來幫你打掃下屋子。

  你這家里也沒個女人照顧,怎么能行呢。

  ”“牛嬸,麻煩你這怎么好意思呢!”李二蛋客氣著,心里想:這牛美麗不請自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難道今天就想在我家跟我滾一次?如果真要是那樣的話,自己是要還是不要?“二蛋,你小子這人緣還不錯啊,牛嬸家住的那么遠,還特意跑過來幫你打掃屋子,你的面子可真不小。

  ”這時一旁的趙婷婷把自行車停好后開口說道。

  李二蛋聽這話風似乎有點不對,看到牛美麗來自己家,趙婷婷不是吃自己醋了吧?想到這,李二蛋的心里還有點小竊喜呢。

  “呵呵,牛嬸也是關心我嘛!”趙婷婷心想:也不知道你真傻還是假傻,還關心你,這騷女人明擺著是想吃了你。

  一個自己男人不行的大騷包,突然來獻殷勤,圖什么?還不是想跟你那個?心里想著,趙婷婷沒說什么。

  反正這事和她也沒關系。

  只不過她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李二蛋身邊突然有女人圍繞,她心里也有點別扭。

  “婷婷,你還說我大老遠來,你不也是騎著自行車馱二蛋回來的嗎!你該不會是和二蛋處對象了吧?”牛美麗聽到趙婷婷的話似乎有點冷嘲熱諷的意思,心里有點不爽。

  但當著李二蛋的面,她也不好發作。

  “牛嬸你想多了,沒有的事。

  要不你們聊著,我就回去了。

  ”牛美麗在這,趙婷婷也實在沒什么話聊,便騎上自行車走了。

  “二蛋,你快把院門打開,我這拎著水桶怪沉的!”李二蛋糾結了一下,牛美麗這騷娘們兒大老遠跑來一定必有所圖。

  也無所謂,反正這大白天的,她就算再饑渴難耐,還能吃了自己咋的?這娘們要幫自己打掃屋子,就讓她掃好了。

  一念至此,李二蛋便打開了院門,牛美麗拎著水桶也跟著進了院里。

  她先將這院子里的臟衣服都泡在了水桶里。

  又用抹布沾了水,像模像樣的幫李二蛋擦著窗戶。

  “二蛋,早飯還沒吃呢吧?”“還沒呢,早上幫鄉親們澆麥田,所以回來晚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