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赐福湖畔百媚生瑶家阿妹要出嫁走进巴马长寿岛感受瑶族婚嫁仪式 >

赐福湖畔百媚生瑶家阿妹要出嫁走进巴马长寿岛感受瑶族婚嫁仪式



小孕妇,想什么呢!我对你的嘴巴没兴趣!转而,他的目光盯着领口下方。

   这个角度,什么都能看到。

   哗拉 我的衬衫猛地被扯开,里面的松软夺衣而出,一片洁白圆润从裹胸中露出来。

   陆总,请自重!我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感觉下一秒就要被吃了! 尤其是他(妈妈啊啊啊啊)眼中那股尖锐的戾气,让人吓得发抖。

   到窗户那边跪下,跪到我高兴为止。

   跪下? 那也总比被轻薄要好。

   眼泪滑出,心里委屈到不行。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待一个孕妇!我到底有什么错! 为了公司的利益,我哆哆嗦嗦走到窗台前,吃力的跪下。

   再往前,贴住玻璃! 不远处有几座写字楼,一定可以看到这里,我实在难以向前,委屈的哀求他。

   可不可以不要,会被看到的! 陆莫川 在我身边蹲下,手指挑动着我的耳垂。

   这么性感的 身体,不想被欣赏吗?多浪费!快点去!他的脸上没有表情,声音也冷冰冰的。

   像极了电影里的坏人。

   我知道自己根本走不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生命掌握在他手上,心中一紧,眼泪从脸上滑下来。

   看到我哭,他的眼睛里放出光,声音都变得兴奋起来。

   快去!别惹我生气! 我艰难的挪动膝盖,将身体贴上去。

   鼓鼓的肚子,暴露的松软贴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四肢立刻僵硬。

  尤其是膝盖,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磨在地上很疼,尤其是这双高跟鞋,别的脚生疼。

   头皮都麻了,紧紧闭上眼睛,我感到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我看!被羞辱,自尊被踩在脚下的屈辱,极其 痛苦,除了哭我什么都做不了。

   好疼,好痛苦! 屁股很性感!他满意 的说道。

   一双大手,伏在裙底,慢慢地朝上伸去。

   隔着丝袜,一种奇妙的感觉令人麻痹,他的动作很熟练,渐渐令人无法忍受的扭动。

   唔我忍不住叫出声音。

   被如此羞辱,身体竟然有了感觉。

   身体在颤抖。

   不要……我的声音也颤抖着。

   陆莫川也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顿时兴奋极了。

   明明很享受,还装作不想要!贱东西,你就是这样勾引男人的?说完,他一掌 用力的拍在我的屁股上。

   身体立刻向前一撞,身前松软的开关被触发,那种特别的感觉令我兴奋极了,却又不得不强忍着。

   身体在发胀!尤其是身前涨的很厉害,被挤压的酸麻感,令人上瘾。

   我没有,没有……我哭的更委屈了。

   好疼,浑身都好疼,脚已经麻的僵硬,膝盖更是火辣辣的疼!要跪不住了,摇摇欲坠的坚持着,稍微不留神就要摔倒在地上。

   好诱人!韩思妤,你真是个毒药! 他的手指顺着我的脚裸一直向上划过,隔着丝袜都能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温热,朝着大腿一直蔓延,最后停了下来。

   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全身如同被电了一般,膝盖传来的疼痛却无法呼出,那手指不停的刺激着我的身体。

   近在咫尺的脸颊,一阵阵拍打在我脸上的热浪,让我迫切的想要逃离这里。

   他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冷笑,食指从脸颊划过,在我的嘴唇停留,充满贪婪的目光盯着那暴露在外的白净。

   挺白的! 还来不及回答,他整个人就压在我的身上。

   膝盖,脚趾传来的疼痛,甚至我都听到骨头的轻响,要痛吼出来的一刻,他一手捂住我的嘴。

   呜呜呜。

   口中发出哽咽,身体的疼痛很快就被一阵异样的感觉覆盖,感受到小腹有烈火在焚烧,已经变形的柔软淹没了手掌,身体却更加的舒服。

   嗯…不要! 好难受,可却不想他停下,我感到一种屈辱,他有病吗?为什么要这样做! 许久,似乎是得到满足,他终于离开我的身体,整理着衣服,嘴角露出邪笑,邪魅的瘆人。

   再跪一小会儿!不摔倒的话,我会给你奖励的!他眯起眼睛,捏起我的下巴,得意的说道。

   他用力一甩,将我放开。

   被羞辱的眼泪都要流干了。

   用余光看到,他 打开了手提箱。

   我的心一沉! 里面会是什么?刑具吗,皮鞭?我不敢再想下去,怕极了!可身体却兴奋的冲刷神经,热潮一波接着一波。

   我竟然没有感觉到害怕,而是觉得异常刺激,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箱子被打开,跟我想的不一样,里面都是钞票的颜色,满满一整箱。

   他拿出一捆用力的摔在我的脸上,重重的生疼! 女人,不是喜欢钱吗?高不高兴? 紧接着又一捆摔过来,砸在裙底。

   为了钱就可以不要脸! 好痛苦!这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钱……我真的跪不住了! 我苦苦的哀求着,可他并没停下来。

   紧接着,好几捆钞票砸到头上身上脸上,好疼!好痛苦! 上午的时候,她说以后要用钱砸死我!你来弥补,来道歉,就试试被钱砸的滋味!让我砸高兴了,这事情就清了! 他越砸越开心,高兴的笑了起来。

   满地的钞票,满身的伤疼!双腿发酸的抖动不止,缺氧的缘故,头昏昏沉沉,他的声音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

   我已经无力睁开眼睛。

   他将空箱子甩到一边,蹲到我身边,捏起我的下巴。

   疼痛令我不得不睁开眼睛,虚弱的半睁着眼睛。

   你的表现超乎我的想象!我就喜欢女人哭着求我!尤其是你这样,天姿国色的长相,我满意极了! 别撑着了,我给你发奖励。

   这才身子一软,倒在满是钞票的地上。

   好疼,好疼。

   膝盖上的丝袜都磨破了,红肿一大块。

   陆莫川说的果然没错,他就是想高兴高兴,别的什么都没做!他满意的勾起嘴角。

   简直是个恶魔! 上午的不痛快要成百倍的回馈! 你还好吗?我给你叫个救护车? 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虚弱的摇摇头。

   一会儿就好…… 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我想远离这个人!太可怕了!太恐怖了! 过了片刻,我挣扎着起来,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的站立。

  费力的将衣服整理好。

   他脱下外套披在我身上。

   这些钱是你的!营养费! 痛苦的摇摇头。

   这些钱我看了都觉得恶心,一点都不想要!更不会拿回去!这些就是羞辱我的工具! 我不要,我要回去了! 我贴着满是灰尘的墙壁,小心向下走去,刚走了几步脚就软了,后面一双大手拉住我,险些滚下楼梯。

   别逞能!我扶你走! 陆莫川这个人很奇怪!我真的搞不懂他是在干吗!把我弄成那样他就开心了吗?为什么还要好心扶我? 这就是他发泄的方式? 我没有拒绝,因为还没有力量去反抗,一层层台阶就像是地狱,怎么走都走不完,每一步痛苦又沉重。

   任由他架着,艰难的离开。

   司机见我们出来,连忙迎上来,从他手中将我接下。

   韩女士身体不舒服,轻点扶她! 他恢复了冷峻的姿态,径直坐上车。

   终于,可以靠在柔软的座椅上,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疼! 他对我伸出手。

   拿来! 他忽然让我拿什么?我十分不解的问他,什么? 合同! 这两个字本是令人兴奋不已的,可是现在,我只有机械和麻木,从包里抽出准备好的合同交给他。

   他连看都没看,在后面签上名字。

   不用看看吗? 他交回我手上,像最初一样冷淡的说道,我信任你! 陆莫川提前下车,让司机送我。

   我迟疑一下,选择回家。

   尊严被践踏的痛苦,只想躲在安全的地方。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扯烂的衣服换下,丢进垃圾。

   钻进卧室藏在被子里,蜷缩着抱住自己。

  想起那些痛苦不堪的情景,痛苦到无法言语。

   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更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那些事抹不去的耻辱!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咯吱 外面有动静,我像只受惊的小兽,警觉的弓起身子。

   外面有人? 是沐恒回来了吗?还是老公在家? 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走出房间。

   一个人都没有,可是门口的鞋柜是打开的。

  进来的时候,明明是关着的,我也没碰过。

   沐恒? 我走进沐恒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所有的房间都没人。

   我走到门前,将鞋柜关上。

  这时,我看到地上有个信封。

  看样子是顺着门缝放进来的。

   我打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张 照片

   照片里……我惊呼一声,手里的东西都掉到地上。

   这……这是! 心脏的压力猛地加大!我捂着嘴很难呼吸。

   铃铃 电话!又是电话! 我颤抖着接听了陌生来电,我知道一定还是那个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激动的低吼。

   对面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经过了处理,什么都听不出。

   怎么样,照片好看吗? 地上掉落的,是我洗澡的照片。

   我几乎是咆哮着问道,你到底是谁!你在哪! 哈哈哈,那并不重要。

  你刚刚回来的样子好狼狈,衣服都扯烂了,在外面玩的很刺激? 恐惧不停袭击,压得我几乎透不过气!刚才下车的时候,我将陆莫川的衣服留在了车上。

   胡说!你到底是谁?精神几乎是崩溃的! 对面的人到底要做什么! 不要这么激动,你最好乖乖的听话,你去做了什么在哪里,我可都知道,哈哈哈!声音很放肆。

   你是想要钱吗?我渐渐恢复理智。

   不,我想听你上天的叫声,现在叫给我听好不好? 无耻!下流!变态!我暗自咒骂着,却无可奈何。

  连敌人都不知是谁,我很无奈。

   你再打来我就报警了!我尖叫着挂断电话。

   我将脚下的照片拿到厨房,一把火烧成灰烬。

   哐当 又传来了声音,我连忙去看,发现鞋柜又被打开了。

  冷汗将我浸湿,我小心的走上前。

   和刚才一样的信封。

   打开,是一样的照片。

   铃铃电话又一次响起。

   我犹豫了片刻,最后按了接听键。

   新闻网17日报道/你紧张什么,小雅给我弟买衣服,我有什么反对的啊?/她温柔的 笑着 对我说,/你母亲的病好一点了吗?/ /好多了,姐,你那五万块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别跟我提钱!/她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

   /喜欢吗?/她把盒子递给了我,是手机! /姐,……/我感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她心里还在惦记我。

   /拿着!/她直接 把手机塞到了我手里。

   /姐,你真好。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茜姐是除了我妈之外,对我最好的女人。

   她坐在床边,我俩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静静地 看着对方。

   窗外的风,吹着窗帘,/晓明,如果有一天,姐不在了,你还会记得姐吗?/说着,她笑着就出了眼泪。

   /你说什么?姐你怎么了?/我紧张的看着她。

   /姐 没事儿/她随便擦拭了一下眼泪。

   我一把抱住了她,/姐,你到底怎么了!/ /姐跟你开玩笑呢!没事儿!/她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笑着说。

   /你肯定有事儿!谁会没事儿拿自己的生死开玩笑?/我看着她,认真的说。

   她刚才说那句自己可能不在的话得时候,眼神明显不对,肯定有事儿,只是不想告诉我。

  是啊,我知道穷学生,告诉我又能怎样?我又没有能力帮她。

   她转身说要去洗水果,让我先玩着手机。

   我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手机,是最近新出的手机。

   /姐,家里无线的密码是啥啊?/我想用手机上网,冲着门口喊着。

   她端着水果走进来,把水果盘放在桌子上,/来,姐给你输。

  / /姐,你直接跟我说好了。

  /我有些不理解,密码直接说好了,为什么非得她给我输? /好吧/她红着小脸,对我说,/密码是QQLOVEXM/ /这什么密码啊?设的这么麻烦。

  /后来,我才明白,这个密码的意思是我和她名字的缩写,意思是/茜茜爱晓明/ (儿童益智故事) 我连上wi-fi后,玩着手机,她在旁边吃着一小块苹果,说/姐困了,睡觉吧好不好/ 我愣了一下,/你要在这里睡?/ /当然啦,这是我的房间,我不在这里睡,我去哪里睡啊?/她平躺在床上,/我告诉你哦,你可给我老实一点!/ 切!口是心非的女人,每次都是你主动来招惹我,却说我不老实!真是虚伪!我已经看透了她的套路了。

   果不其然,我们两人躺在床上,不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她的手在被子里面到处摸索。

   我翻过身,用手凑着头看着她,她却把脸埋进了被子里面。

   /喂,你把头埋进被子里面,是要捂死你自己吗?/我看着她的举动,不禁想笑。

   /唔,讨厌!/她躲在被子里,不出来。

  我笑的越来越放肆。

   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正用手,随便的在我身上乱动。

   从我的胸膛,一直一直往下…… 终于,我忍不住了,也钻进被子里,捧起她的小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我感觉自己似乎在这个吻里迷失了自我,此刻,我只想要获得更多!我们两个互相亲吻着,拥抱着对方,身体死死的贴着对方。

   /嗯……晓明,把被子掀开吧,姐热!/她松开我的唇对我说完这句话,又深深地吻着。

   我把被子掀开之后,她突然坐在我的身上,/ 你个混蛋!真是迷死姐了!我恨!我恨不得吃了你!/ 我翻了一个身,把她放在我的怀里,/我也恨死你了!你个坏女人!把我迷的鬼迷心窍,我要杀了你!我要你死在我的怀里!/ 我们彼此紧紧的抱着对方,恨不得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她用指甲抓着我的后背,吃醋的说,/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你跟小雅在一起的时候,姐的心有多痛!你个混蛋!/ 我低头看着她,/你吃醋了?你是爱我的对吗?/可是我转而想起她之前对我说的话,生气的说,/我就是让你吃醋,我就是让你心痛!/ /你让我去死吧!快让我死在你的怀里,快点啊!/她使劲的往下按着我。

   /让我开始可以,但是你要先说,你爱我!/我忍住,故意等着她 说出那句话。

   /你,你个小坏蛋!少废话,快点!/她并没有说出我期待的那句话,而是使劲的把腰挺起来,使劲的贴着我。

   /快说!你不说我就不开始!/我就是想听她说出,她爱我!明明是爱我的,为我吃醋,为我心痛,说出这句话有那么难吗? 她抬起头,双眼迷离的看着我,/求求你了!/ 我就不!我就是要听到她说出那句话,双手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身体,就是要让她崩溃! /啊…!我爱你!/她最终还是没抗住,大声的说出了那句话。

   听到她这句话,我满意的笑了笑,/姐,我也爱你!/ 说完,我俯下身亲吻着她的嘴唇……她使劲的扭动着细腰,房间里弥漫着暧昧的日子伴着一阵阵她的喘息。

  我们疯狂着,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一切都结束之后,我们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甜蜜的看着对方。

   而这份美好却被一阵手机铃声给破坏了。

  /谁啊?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我皱了皱眉头说着。

   /没事儿/她立马拿起床头的手机,挂断了电话。

   没一会儿,她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到底是谁啊?/我有些生气。

   /就是手机营业厅的客服发来的而已。

  /她再次把手机挂断。

   可是她刚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手机又响了起来。

   /到底是谁?!/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变化,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哪有手机营业厅的客服会半夜三点打电话的? /不如我帮你接好了。

  /我刚一伸手,她却立即躲开,/不用了,我去卫生间接好了,你先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 /就在这里接!/感觉事情并不简单,我拽住她的手腕,胁迫着她。

   她面露难色,只好当着我的面接通了电话。

   /喂,茜茜,怎么挂我电话啊?/电话那头传开了那天那个肥硕中年男人的声音。

   /不好意思叔叔,我刚睡迷糊了。

  / /睡觉还开着灯?我就在你别墅外面,快开门!/电话传来那个男人不悦的声音。

   /叔叔,这么晚了,您还不回家,阿姨不会生气吧。

  /她咬着嘴唇,脸色更加凝重。

   /那个黄脸婆,不知道去哪儿疯了/那个男人顿了顿,又说/你下来吧,我喝了点酒,有点晕,今晚就住在这儿了!/ 我靠!他要是敢进来,我他么弄死他!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