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每章都黄到爆:征服都市极品美熟妇 >

每章都黄到爆:征服都市极品美熟妇



只不过,这句话没有说出来。

   看着 李娜潮红得脸色, 周斌觉得很有自豪感。

   越弄自己得感觉越强烈,下面慢慢的变大。

   周斌只觉得自己被憋得很难受,很委屈得对着李娜说:娜娜姐,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难受? 李娜很惊讶得看着周斌的下面,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真的好大啊。

   为什么她以前没有发现? 双手忍不住的摸上去把玩起来,没事,等会你吃完饭就好了。

   周斌懵懂得说:真的吗?为什么我以前不这样? 没事,这是阿斌你长大了原因。

  李娜压不住心中所需,直接跨坐在周斌身上,将周鑫的脑袋按在她露在空气中的傲人,娇臀对着凸起处不停的蹭了起来,来阿斌,娜娜帮你治治你的难受…嗯… 周斌也开始回应李娜的动作,狠狠亲吻起了那对傲人,双手开始褪去李娜的身下的武装,将李娜托起放在餐桌上,褪下自己的武装,像李娜扑去。

   动情的李娜完全忘却关注此时周斌不想傻子的样子,只知道满足自己需求,她分开了自己的玉腿,配合着眼前男人…… 就在两个人情动不已的关键时候,服务员敲门进来。

   很尴尬的看着两人半解衣衫趴在桌子上场面,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只是你们点的食物好了。

   李娜快速的恢复状态,推开了身上的周斌,整理好衣服后对着服务员说,好。

   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服务员产生一种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感觉。

   等着服务员关门出去,李娜娇嗔的对着周斌说:都怪你,害我丢人,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

   周斌没有着急穿衣服,而是走过去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假装什么都不懂得说:是不是我刚才做错了什么? 特地展现出很委屈的样子,赢得李娜的同情。

   果不其然,看到周斌这个样的时候,李娜不舍的责备她,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替他穿衣一边安慰道:没事,是我刚才说的太凶了,我们快点吃饭,吃完了以后我们快点回去,要不然你 嫂子应该担心你了。

   周斌虽然心里痒痒的,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暗自责骂那个服务员进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他的好事。

   好不容易送周斌 回家,李娜也连忙回家…… 周斌看到嫂子正在那里打水,跑过去,傻乎乎的跟她说:嫂子,你什么时候在带我去镇上玩,我没有玩够。

   王妍把水桶放在一边,因为劳作的原因,上衣紧紧贴着她的身体,上面的形状完美无缺的展现在周斌的面前。

   刚才跟李娜在一起的时候,浑身上下的邪火无处发放,现在,又看到这种妖娆妩媚的娇躯,周斌只觉得下面快速的生长。

   阿斌!王妍很大声的叫周斌的名字。

   反应过来,周斌连忙问嫂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刚才在想什么,我叫你那么多声,你都不答应。

   为了防止嫂子发现自己已经恢复正常,周斌低头,心情沮丧 的说:别的小朋友都有哥哥姐姐领着去街上玩,你不领着我去。

   原本还有一点怀疑的想法,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所有的想法都被打破,愧疚的对着周斌说:阿斌乖,等你大哥回来,我们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 周斌觉得身体里有一把情火在燃烧,特别是在嫂子靠近的时候,燃烧的更加旺盛。

   刚打算拥抱嫂子的时候,听到王妍严厉的声音。

   你自己在家乖乖的,我去工厂上班。

   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家。

  周斌很委屈的说。

   看着他这么可怜的模样,王妍于心不忍的说:你陪我一起去,不要乱跑。

   周斌连忙点了点头,用余光看着嫂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的幻想连篇。

   来到服装厂,所有的工作人员依旧没有给王妍好脸色看。

   周斌当然感受到了她们不友好的目光,在王妍不注意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们的样子。

   还在考虑怎么对付他们,却不被嫂子发现的时候,听到王妍说:周斌,你在这里等着嫂子,我要进去工作,你千万不能乱跑,明白吗? 看到周斌点了点头,王妍放心的往里面走去。

   周斌痴迷的看着嫂子扭动的身体,特别向往跟嫂子相互拥抱的感觉。

   特别是嫂子白嫩的皮肤,特别的滑润,让自己深陷其中。

   王妍来到厂房,看到自己的工位上,堆满了 不用嗯东西,王妍心里清楚,她们在针对自己。

   故意找自己的麻烦。

   心里很委屈,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

   小王,你去把这些东西全部清洗一遍。

  张姐扭动着圆润的屁股,翘着兰花指,细声细气得跟王妍说。

   为什么?王妍想不明白,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为什么还要清洗一遍? 张姐嘲讽得看了她一眼,冷嘲热讽的说:因为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她说完,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屑地说:刚进厂子没几天,就想勾引王总,简直痴人说梦。

   张姐颠倒是非的能力,真的没有人能够比得上。

   王妍很生气,她却不敢说,担心张姐让自己卷铺盖走人。

   身边的同事看到王妍这种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纷纷心中窃喜,觉得王妍就是活该,谁让她自我感觉良好的勾引王总,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鬼样子。

   忍气吞声的抱着不用的衣服往外面走去。

   双手紧紧的握住拳头,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

   周斌很担心嫂子在里面的情况,生怕她受到欺负。

   就打算往窗边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一群长相凶神恶煞 的人,冲着他走过来。

   一时半会儿,周斌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继续装傻充楞的往那边走去。

   小混混 李大彪拦住周斌,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小兄弟,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吗?没有人在这里陪你玩? 这群小混混,早在周斌进厂子的时候,就听到经理弄了一个傻子进来。

   每个人的心里都很好奇,这个傻子是不是有什么超出别人的地方。

   周斌很害怕的指着一个方向说:我嫂子在里面干活,就我自己在这里,我现在要去找我嫂子。

   一边说一边往那边走去。

   李大彪拽住周斌,你嫂子现在还在忙,要不然让我们陪你玩好不好? 虽然周斌的心里,一点都不想让这群人陪自己玩,可想到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傻子,便笑着对着他们说:好啊,好啊,你们想要陪我玩什么? 看到周斌这种呆呆傻傻的样子,李大彪对着身后的小弟,哈哈大笑得说:你们看,他还真的是一个傻子。

   周斌快速得打了他一下,很愤怒的对着他说:我嫂子说了,我不是傻子,你们不能这么说我。

   李大彪紧接着说:好,你不是傻子,是我刚才说错了,为了弥补我的错误,哥哥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 周斌看着时间还早,陪他们出去玩一会儿也无妨,继续装疯卖傻的说:好啊,我最喜欢玩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市里最著名的娱乐场所走去。

   当然了,一起去的还有服装厂好几个思想领先的妹子。

   可是等着他们都到了KTV,周斌才发现有一群思想先进的妹子跟着。

   内心一阵激动,心想难道今天能够享受鱼水之欢? 想想都觉得激动。

   李大彪看着周斌色迷迷的样子,笑着走过去说:你也喜欢女孩子? 我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

  周斌傻乎乎的说。

   看到周斌这个样子,李大彪紧接着转身对身后的人说:你们看到没有,不仅仅是你们喜欢女人,这个小子也喜欢女人。

   说完,一堆人哄笑。

   周斌觉得一阵脸红,特别是看到后面那些漂亮的妹子,也在那里嘲笑自己的时候,他真的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李大彪对着红红招了招手,搂着她的肩膀对她说:今天晚上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

   看着李大彪坏笑的样子,红红猜着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安排自己,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笑的这么开心。

   你说。

  静静的抛了一个媚眼,扭着小蛮腰对着李大彪说。

   把他下面弄大,你觉得有难度吗?李大彪挑眉问道。

   红红小声的说:彪哥,你有没有搞错,你让我勾引一个傻子? 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李大彪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众女中长的最漂亮的 陈琳走上去,不好意思地说:哥,要不然让我去吧。

   李大彪没想到,陈琳竟然主动站出来,顿时吃味的说:算了,我们一起玩游戏,输了就要接受惩罚,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本来就是李大彪开的局,自然由李大彪说了算。

   一群人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哄闹着说:玩游戏!玩游戏! 周斌才恢复正常没有几天,更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不知道游戏规则。

   我们玩筛子。

   没等周斌反应过来,李大彪就把筛子放到他的面前,跟他称兄道弟的说:来,你先开始。

   周斌很为难的看着李大彪,神色尽是尴尬,眼神躲闪的看着李大彪。

   李大彪甩了甩手,催促的说:别墨迹,快点的。

   周斌咬了咬牙,拿起筛子就开始摇晃。

   玩了一局,李大彪很大声问他们猜一猜谁输了。

   刚来到两个妹子,都笑着说肯定是周斌输了。

   周斌很尴尬的站在那里,手无举措。

   李大彪走到周斌的面前,很严肃的对着他说:输了的人就要接受惩罚。

   周斌认命的看着他说:好吧,你说。

   李大彪玩味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堪的。

   说着,让 赵芳和陈琳过来。

   两个身材高挑,长相妖娆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周斌强忍住自己有力的心跳声。

  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们两个。

   看到周斌的反应,李大彪想要好好的戏弄一下他,便说:你刚才不是说你喜欢女孩子吗?你跟我说,你最喜欢的是她们的哪个地方? 周斌色迷迷的看着她们,害羞的指了指她们的上面。

   李大彪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周斌的头,没想到周斌虽然傻,竟然还有男人的需要。

   过一会,只见他眼珠一转,坏笑的让周斌摸上去,感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一开始周斌很犹豫,他担心王妍知道了会不开心。

   强忍住内心的冲动,跟李大彪说,他嫂子不让他随便摸别的女生,要不然她们会嫁不出去的。

   等着他说完,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大彪强制的拿他的手放在赵芳的上面,严肃的说:今天晚上让她们两个人陪你玩,怎么样? 对着陈琳和赵芳使了个眼神,示意她们好好的捉弄一下这个傻子。

   她们两个人扭动着翘臀走上去,分别站在周斌的两边。

   从自己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她们完美的事业线。

   周斌心里忍不住的想象着摸上去的感觉,应该有多爽。

   我,难道你不想尝试一下这种感觉吗? 陈琳把自己的饱满,紧紧的贴在周斌的身上,双手不断地游走在他的下半身。

   赵芳笑者嘻嘻的拿着他的手放在她的饱满上,问他感觉怎么样。

   周斌心里很清楚,他们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的玩弄,想要看看他什么反应。

   既然她们这样主动,那自己不给他们上演一场精彩的戏剧,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大好时光? 双手渐渐的用力,不断地揉搓着赵芳的傲人。

   一开始,心里还是很嫌弃赵芳上面那么小,就出来勾引别人。

   不过,玩弄了一会儿,发现虽然小,但是弹性十足,很想亲吻上去,感受一下赵芳的美好。

   陈琳看到他有感觉,坏笑的说:呵,你想不想尝试一下更舒服的? 周斌假装什么都不懂得说:这个东西好好玩啊,可是,我的身体为什么这么难受? 被周斌弄得面色潮红的赵芳,娇嗔地说:等会,我让你舒服。

   嗯…… 赵芳没有想到,这个傻子竟然真的有一手,弄起来这么舒服,不知道他会不(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会吃。

   周斌只不过是玩弄一下,并没有认真,要不然她岂不是要爽死? 陈琳心里很嫉妒,为什么自己在这里勾引他,而他在那里伺候赵芳。

   吃醋的走到李大彪的身边,委屈得说:李大彪哥哥,你看嘛,他们两个人玩的多开心,根本就不需要我。

   的确,李大彪看到赵芳脸上陶醉的表情,很郁闷。

   但是,看到周斌下面撑起了那么大的帐篷的时候,心里不屑地嘲笑。

   原来,傻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绝对不能让周斌继续舒服下去,于是他拉过赵芳,狠狠的亲吻了几口。

   没有玩具,周斌竟然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双手特别难受。

   那种柔软的感觉,真的让人着迷。

   你为什么要要亲她?我也要。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还会攀比? 周斌看着被自己弄得小脸红彤彤的赵芳,又看向她的樱桃小嘴,滑腻腻的,肯定特别甜。

   想想都让人激动。

   如果真的亲吻到了,那自己岂不是成神仙了? 李大彪对着周斌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坏笑着说:要不然这样,你们三个人玩一个游戏,只要你赢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样? 周斌装傻的说:什么游戏? 抓馒头游戏。

   所有人会心一笑,只有周斌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追忆似水年华,好像在快速翻阅一本关于自己的画册,那个十八岁的自己,哭着笑着闹着,认真过、任性过、甜蜜过;校园教室少年,考卷阳光微风,黑板老师书堆,一幕幕场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张稚嫩的小圆脸顶着一头短发在欢笑,笑声飘荡在我十八岁的天空, 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岁的我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丢进回忆的长河里。

  十八岁的容颜被定格在一张张发黄的照片里,那个短发爱笑的懵懂少女;关于十八岁那年我所经历的很多事,却慢慢模糊在了记忆里,只能通过老旧的记事本想起一二。

    还有一些事,是不用记在记事本里也会被深深的刻在你脑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岁,那是我第一次看见 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时我就开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学校,清晰的 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经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学校了。

  毫无征兆的爸妈就吵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冲着爸爸就吼了起来,具体吼了什么我也忘记了,我只清楚的记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见了爸爸 眼角的泪水。

    我恨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我看着妈妈焦急的跑过去摇爸爸,而我却头也没回的走出 家门,坐上了返回学校的车,想起爸爸眼角的泪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岁的生日,本该周五下课就回家的我,却留在了学校。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踏进家门?不知道回到家看见爸爸要说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回家了,心里五味杂成。

  就在这时,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现在我都记得短信的内容——对不起,是爸爸错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河水。

     我永远也忘不了爸爸的泪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也是最后一次看见;  那一年,我十八岁,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树上的人,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妈训的时候就想着自己要永远离开这个家,再也不用听他们唠叨,想象自己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看着他们着急的找,想象着自己永远离开,让他们难过后悔;可能因为恐惧吧,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那一年,我十八岁,却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妈妈。

    到现在依然记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妈妈也没问来由,就对我一通批评。

  我生气极了,心想反正也没人关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脸。

  妈妈看到后一句话都没说,我却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的泪花,之后很多天妈妈都住在舅舅家没有回来。

  后来我看到过妈妈很多次掉眼泪,但是都没有像那次一样刺痛我的心,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岁,很多事都已经模糊在了回忆里,但我却清晰的记得爸爸眼角的泪和妈妈眼里闪动的泪花。

  爸爸妈妈请原谅我年少不懂事,或许你们早已忘记了这些事,可是它们却深深刻在了我脑海里。

    对不起,爸爸,我该跑过去扶起您,我该主动和您道歉;对不起,妈妈,我应该更早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会再像十八岁时那样倔强任性了。

  看着你们慢慢老去的脸,我祈求时光能温柔对待你们,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孝顺陪伴你们,你们陪我长大,我伴你们变老;   家里人都在劝你去大城市里发展,那里机会多待遇好,在这种观念的熏陶下(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我很听话,努力考上了大学,离开了故土,奔向另一处陌生的土地,这种飞跃的过程很刺激,甚至引以为傲,尤其在面对家乡的人们问起的时候。

  可是当把陌生变得熟悉,新鲜变得寻常,自豪感随之渐淡,便不由自主怀想故土的样子,不是说家乡的变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与刻在脑子里的记忆。

    我尽力的控制我成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无处宣泄,压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这么包容,包容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驱壳和灵魂,迟早会变成其中之一,还有就是,我也会抱愧山河。

    以前总觉得陌生的地方才会让人有安全感,没有熟人之间不顾彼此的算计,和相处时理和行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间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视一笑以表寒暄,认识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负担,只有家乡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在熟悉中体味到安全感的地方,这里不是所谓的远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来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朴,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不趾高气昂,不颐指气使,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或者记录,人与人间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压力。

    总有一天,我会觉得快节奏的生活让我颠簸的有些恶心,也总有一天我会尝试着逃避,可是到那时再回到故乡时,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寻常,还是一种作为故人,熟悉与陌生交汇的复杂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阵子,迟早是会离开,毕竟人生来就是一座孤岛。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