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魅 魔 av >

魅 魔 av



   蘇雅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最敬重的 老師竟然會一心想睡了她。

    那天下午,蘇雅照常來到 趙老師家當奶媽,可當她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的時候,趙老師居然 說道:“這孩子喝的真香,我也可以嘗嘗嗎?”  當了十幾年老師的 趙明,臉色很嚴肅,一副正經人的樣子,但目光卻不停的掃過蘇雅性感豐滿的身軀,緊 盯著她那衣領下的傲然。

    那眼神放光,簡直恨不得撲上來咬兩口一樣!  蘇雅精致的臉蛋紅的像蘋果,心中又是震驚,又是羞澀。

    身為一名老師,怎么可以說出這種話來呢?  這個時候屋子里又沒有別人,趙老師該不會想要……  “ 小雅,你別誤會,我可不是要輕薄你!”  很快,趙老師推了推他鼻梁上的老花眼鏡,趕緊解釋了起來,“你看,你來我家給我兒子當奶媽已經快半個月了,奶水每天還是要擠掉很多,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就想,反正都是倒掉,到不如把多余的給我喝!”  趙老師和蘇雅已經認識八年了,當年蘇雅還是個小丫頭片子,在上初中的時候,趙老師就是她的班主任,那時候,這小丫頭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非常 動人了,趙老師當年就曾經以她為幻想對象,度過了一個個難眠的夜晚。

    可惜兩人畢竟是學生和老師,年齡差距也大,趙老師那時候從沒想過對她出手。

    沒想到多年以后,老來得子的趙明給家里招個奶媽,卻意外遇到了當年的可愛學生。

    如今的蘇雅雖然不再青澀,但卻比從前更加惹火動人了,也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男人,竟然娶了這樣的尤物當 老婆?  看的出來,那男人應該很沒用,不然蘇雅也不至于才生了孩子,就急著出來給有錢人當奶媽。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這是不是不太好呀。

  ”  蘇雅不安的扭動了一下她動人的身子,趙老師雖然說的一本正經,可是他那火辣辣的灼熱目光,實在是看的蘇雅俏臉滾燙, 身體也微微有些發熱。

    “這有什么不好的,從小我就教育你浪費可恥呀!”  趙明老師一邊義正言辭的這樣說道,一邊居然就伸出手來朝蘇雅胸前伸了過來。

    蘇雅一愣,看出來趙老師好像只是像把剛剛吃飽的小娃從她懷里抱走,就沒有躲開。

    趙老師伸手探到蘇雅溫暖的懷抱里,一手抱住了孩子,另一只大手,卻鬼使神差的,偷偷向蘇雅袒露的身子伸了過去……  好軟!  好舒服!  趙老師一下子身體都有了反應。

    “意外,意外!人老了,手有點抖。

  ”趙明老師欲蓋彌彰的說道,心中也是狂跳,生怕自己這學生大鬧起來。

    而蘇雅此刻更是羞澀不堪,那晶瑩如玉的耳根子都唰的一下血紅血紅的,她本來想大聲怒斥趙老師這輕薄學生的無恥舉動,但是晃眼間,看到趙老師褲子那里,她不由心中一癢,眼里卻是已經多出了一些異樣的媚色。

    蘇雅的心中,立刻想起了多年前她見到過的一個難忘畫面。

    傍晚,學校的小樹林里,趙老師趴在一個女人身上…  那女人的玉腿特別白,就像此刻她短褲下的大白腿一樣,那女人臉上的表情,格外愉悅,是她現在深深期待的那種美妙快樂!  “沒……沒事,意外嘛!”  蘇雅慌亂的說道,黃鸝般動聽的聲音已經十分的顫抖了。

    趙明老師一看自己的俏學生對他剛剛的無禮舉動,沒有一點抵觸的意思,頓時渾身的血液也是仿佛要炸開了一樣,恨不得馬上朝她猛撲上去,將她的衣服撕個粉碎。

    趙明老師忍不住想到,她這個態度,意思是……  這事有戲?“小雅,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我可以嘗嘗嗎?”  趙明老師將手里的小奶娃放到搖籃里,再次一本正經的提出了這個要求。

    蘇雅更加慌亂了,涼薄夏裝下,那動人的身軀在微微發抖,眼看趙老師一步步朝自己走過來,她的芳心就像迷途小鹿那般亂竄著。

    趙老師很快就來到了她的面前,兩人靠的太近了,他灼熱的呼吸都吐到了蘇雅的通紅的俏臉上,蘇雅更是感到有一股灼熱的觸感向她貼來,是趙老師的那….  她有種快要窒息般的感覺,如玉般的雙手緊緊捏住了背后的桌子,玉唇里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老師,這樣真的不太好呀!”  “你這孩子,怎么不聽勸呢,浪費可恥,那是要打屁股的!”  趙老師義正言辭的說道,一雙滿是邪念的眼睛,說話間卻是緊緊盯住了蘇雅腰后那包裹在牛仔短褲中的風景,好像真的要伸出手去拍打兩下一般。

    他想,那地方觸感一定很柔軟,很美好吧?  “我是有老公的人,怎么可以這樣……”  蘇雅羞紅了臉,強忍住內心的渴望,卻是伸出玉手輕輕的推搡著趙老師,只是她現在俏臉含春,那動人的嬌軀,早已經一片綿軟,哪里推得動強壯的趙明呢?  “小雅,你這說的是什么話,怎么好像咱們是……偷人一樣?我們只是在討論不要浪費奶水這樣一件嚴肅的事情。

  這是母乳,是母愛,是神圣的事情!”  趙老師臉色嚴肅的解釋了起來,一臉的正經。

    不過,此刻他的內心也是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罪惡感和興奮感!  要知道,蘇雅的話,讓他也瞬間想起了很多,蘇雅是有老公的,他又何嘗不是有老婆的呢?  蘇雅的老公固然是個廢物,但是他趙明的老婆可是個如花似玉的年輕美人啊,雖然他的老婆 小玉在床上的表現,總是有些冷淡,但人家到底是給他生了個大胖(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小子。

  而且,蘇雅曾經還是他的學生。

    他們這樣真的不對!愧疚和罪惡感充斥著趙明的心。

    但偏偏就是這樣錯誤的關系,卻讓他的心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  背著老婆,和自己的學生那樣,這想想就令人激動!  更關鍵的是,要就這么放棄蘇雅,趙明老師心底總覺得不甘心!  怎么可能甘心?  蘇雅啊,那可是他年輕時就喜歡過的俏姑娘,而且現在她分明也有點意思了。

    趙明老師覺得自己要是再堅持一點,就能實現這么多年來的夢想,彌補遺憾!  接下來,他可以撕開蘇雅嬌軀上薄薄的衣衫,把她好像一只小白羊一樣抱起來,把動人的她放在床上,放在沙發上,狠狠的……  她性感的玉唇,她傲然的身前,還有那最神秘的……  趙明一想到這些,就感到自己快要老邁的身體,再次年輕了起來,再次熱血了起來,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蘇雅,你要相信老師,老師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  嘴上這樣說著,趙老師就伸出那雙作怪的大手,往蘇雅那纖弱的腰肢摟去….趙老師和蘇雅近在咫尺,她灼熱的體溫,幽香的氣息都讓他無比著迷,內心狂亂!  然而,這個時候,卻聽“哐啷”一聲響,居然是樓下客廳里開門的聲音,接著還有腳步聲傳來!  “老公,我今天提前下班了,兒子呢,想死他了,我要抱他!”  放下小提包的時候,趙老師的老婆小玉伸展著腰肢,慵懶的說道。

    她那甜甜的聲音就像小貓一樣,癢酥酥的,直撩到人的心底,就算蘇雅是一個女人,聽了之后,也覺得像是要被調起某些狂亂的想法來一樣。

    但此刻,小玉那原本撩動人心的性感嗓音,卻把趙老師和蘇雅嚇的渾身一顫,大叫不好。

    蘇雅那雪白的嬌軀,僵在了當場,趙老師也仿佛被雷擊了一般。

    他們現在這樣衣衫不整,緊緊相靠的樣子,要是被小玉給看見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趙明老師老來得子,好不容易有了這么個乖兒子,怎么舍得就讓他沒了母親呢?  當然更重要的是,趙老師知道,小玉每天回來都會洗很長時間的澡,他覺得今天和蘇雅應該還有機會!  一個非常刺激而且大膽的主意,在他的腦海里開始浮現了出來!  趁著老婆洗澡,自己在外面和蘇雅……  一浮現出這個想法,趙老師的心就跳的仿佛要炸開了一樣,興奮不已!  于是,兩人低呼了一聲,立刻分開來,慌里慌張的開始整理衣物。

    蘇雅,她本就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雖然老公沒什么本事,可她始終是受著道德約束,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到老公的耳朵里去。

    幸好夏天里,衣服也不多,兩人急忙整理了儀容,小玉那俏麗的身影已經推門走了進來。

    “小雅也在啊,我的小寶貝今天乖不乖?有沒有好好吃飯?”  小玉一邊說著話,一邊毫不在意的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她居然只穿著一件蕾絲內衣,就出現在了蘇雅的面前,而且那黑色的底衣,幾乎是透明的,隨著她的腳步顫抖出驚心動魄的曲線來,讓人噴血。

   她是最潮的錐子臉,完美至極,美得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仿佛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渾身上下,不帶一絲紅塵俗氣,清麗如仙,寒冷如冰。

   更要命的是,她的身材好到炸。

   這種冷艷美,可以在瞬間激起無數男人的征服欲,恨不得瘋狂的發泄出去。

   他也不例外,雖然心癢癢的,可他畢竟是醫生,必須努力克制自己的…… 見喬宏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蘭菲眼中 閃過一絲憤怒之色,冷冷的問。

   你是看病,或是看女人? 有區別嗎?我一直在看女病人。

  喬宏幽默的說。

   無聊!蘭菲冷笑。

   美女,你好!請問你哪兒不舒服?喬宏不(姐弟亂欲)再逗比,正經八百的切入主題。

   我……沒病。

  蘭菲臉上浮起一絲嫣紅,避開了那灼熱的目光。

   沒……沒病?喬宏的眼珠子一下就瞪大了,困惑的看著她,沒病來醫院干什么? 嗯! 既然沒病,你這是干嘛?喬宏歪頭盯著她的清澈 美目

   那……那個的時候,沒感覺。

  蘭菲雙頰泛紅,羞澀低喃。

   就是同房的時候? 嗯! 性冷淡? 可……可能是。

  蘇穎重重的垂下了腦袋,圓潤的下巴,快要陷進溝里了。

   有多久了? 幾個月吧!蘭菲不確定的說。

   在此之前,看過別的醫生嗎? 看過,還不只一個。

  蘭菲簡單說了以前就診的經過。

   你是心里厭惡這種事,或是生理沒反應? 具體的,我也不明白……蘭菲羞澀說。

   你仔細想想,和愛人親吻時,心里是否很想…… 不想!蘭菲抬起頭,冷冷的打斷了喬宏的話。

   蘭小姐,我無意打聽你的隱私,只想弄清楚…… 我說的是實話,真的不想,所以…… 我明白了,你是因為心里抗拒,所以身體就沒反應。

   或許吧!蘭菲的語氣透著明顯的猜測。

   謝謝!喬宏繼續詢問親吻之時的細節。

   正常情況,不管男女,性冷只有兩種可能。

   不是身體受過嚴重的傷害,導致興奮神經受損,就是心靈遭受過巨大的創傷,強烈的抗拒。

   西方《兩性私密》周刊也曾提出過這樣的觀點,性冷主要是受心理和生理兩方面因素的影響。

   根據這兩點,喬宏進行了詳細的問診。

   他很快得出結論,她的身體沒什么問題,是心理恐懼,產生了嚴重的抗拒心理,害怕歡愛。

   不過,這只是理論,必須通過實踐,進一步驗證他的推測,才能 做出準確的判斷。

   蘭小姐,經過初步診斷,我認為你的身體應該沒問題,主要是心理因素。

  為了驗證我的推測,我必須做幾個小實驗,希望你能配合。

  喬宏轉過椅子,緊緊盯著她的雙眼。

   怎么配合?蘭菲眼底閃過一絲緊張之色,戒備的看著喬宏。

   興奮神經刺激。

   你想怎么做? 我在你身上找幾個敏感點,分別 嘗試

  喬宏解釋說。

   敏感點?蘭菲有點緊張。

   不要緊張,放松。

  第一次嘗試的敏感點,是平時顯露在外面的,不會涉及你的隱秘部位。

  喬宏耐心解釋。

   比如? 手心、足底、耳垂等。

   先試手心吧!蘭菲沉默少頃,接受了喬宏的建議。

   能否閉上眼睛,不要看著我。

  喬宏轉過身子正對著她。

   為什么?蘭菲又緊張了。

   你看著我做這些動作,因為視覺關系,會加重你的抗拒心理。

  喬宏滑動椅子靠近她,伸出左手抓著她的右手。

   好滑! 小手又嫩又滑,柔若無骨。

   近在咫尺,玫瑰體香,撲鼻而入。

   握著小手,嗅著醉人體香。

  喬宏心神蕩漾,一片興奮,恨不得在這里把她拿下…… 蘭菲深深看了喬宏一眼,眨著宛如兩柄黑色折扇的睫毛,緩緩閉上了清澈明亮的美目。

   有什么感覺?喬宏用食指的指肚,輕輕的在她的掌心畫圈,一邊畫圈,一邊詢問。

   有點點癢。

  蘭菲沉默了下,坦率直言,只有一點點癢的感覺。

   少頃。

   喬宏又試她的左手,情況差不多。

   接下來,他本想試試足底的,可蘭菲拒絕了。

   醫患之間,本不該有這樣多的……喬宏尷尬的看著蘭菲。

   他是真的不明白,既然來看婦科醫生,又涉及到性冷,為什么不能接受足底嘗試?難道她平時不做足療? 我平時不做足療,因為……蘭菲見喬宏盯著自己的纖足,雙頰泛紅,收回雙腳,并攏了兩腿。

   可是,只嘗試一個地方,難以做出準確的判斷,除非…… 除非什么?蘭菲緊張的看著他。

   直接嘗試平時的隱秘部位,而且是比較重要的地方。

  喬宏的目光緊緊盯著她豐韻的上圍。

   這?蘭菲臉紅如火,重重的垂下了腦袋。

   都幾個月了,難道你還想拖下去?喬宏展開心理攻勢。

   這……好吧! 那……麻煩你把上衣脫了,我需要進一步觸診。

  觸診時,希望你如實說出心里的真實感受,我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喬宏微笑看著那對冰冷的清澈美目。

   蘭菲咬著下唇,雙頰一片通紅,猶豫了少頃,脫了吊帶衫。

   吊帶衫離體,鉆石藍色的里衣一下就暴露在空氣中了。

   喬宏了咽了口唾沫,就起了反應,心里狂涌起一個念頭:不顧一切的撲上去…… 蘭菲的手摸到背后,正要解開掛鉤,發現喬宏正直勾勾的盯著她。

   她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厭惡的問喬宏。

   你沒 見過女人,或是沒見過美女? 我確實沒見過你這樣的美女…… 喬宏發現蘭菲古怪的盯著自己,感覺臉龐火辣辣的,一陣尷尬。

   你沒見男人,或是沒見過帥哥?喬宏打破了沉默。

   沒見過你這樣流氓的醫生。

  哼!蘭菲冷冷的哼了聲。

   蘭大美女,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你沒生理反應,是心理出了問題。

  我心理和生理都正常,見到你這樣的美女,要是沒點反應,豈不是…… 你還有理了?蘭菲美目圓瞪。

   最起碼的,我是正常的。

   你?蘭菲雙頰扭曲。

   別扯淡了,正事要緊。

  喬宏不再逗比。

   哼!蘭菲嘲弄的哼了聲,不再和他計較。

   她咬著下唇,取下了里衣。

   沒了約束。

   喬宏連吞了幾口唾沫。

   實習期間,喬宏見過不少美女。

   卻沒有任何人能和蘭菲媲美。

  即使是蘇穎,也沒法和她比。

   即便是初生嬰兒,皮膚也不過如此。

   蘭菲見喬宏直勾勾的盯著,眼珠子都沒轉下,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冷冷哼了聲。

   你到底是醫生,還是流氓? 我是流氓醫生。

  喬宏笑了。

   不要臉!蘭菲不屑冷笑。

   蘭大美女,你試過很多方法了,之前的嘗試,結果并不明顯,普通手段,肯定沒用。

  這次我想試點特別的,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喬宏仍舊直直的盯著,有種想抓揉的貪婪。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