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繼母 免費 >

繼母 免費



  導語:日前某天晚上 記者在北京機場看到一位衣著樸素的少婦非常眼熟,仔細辨認下認出她竟是 王學兵(微博)的妻子 孫寧(微博)。

  當天孫寧沒有化妝, 素顏略顯憔悴,眼袋明顯,她獨自推著 行李車走出閘口,接著便不停地撥打電話,神情非常焦急。

  王學兵  日前某天晚上記者在北京機場看到一位衣著樸素的少婦非常眼熟,仔細辨認下認出她竟是王學兵的妻子孫寧。

  當天孫寧沒有化妝,素顏略顯憔悴,眼袋明顯,她獨自推著行李車走出閘口,接著便不停地撥打電話,神情非常焦急。

    幾分鐘后一位花白頭發的老大爺牽著一只漂亮的卷毛狗走到孫寧(微博)面前, 老人接過行李車,小狗則對孫寧又舔又親。

  孫寧一把抱起小狗,與那位老人親熱地說著話向機場車庫走去,在電梯里孫寧蹲在地上,整理行李箱。

  傳王學兵與孫寧已 分居(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 孫寧素顏 出行顯憔悴(圖)  王學兵(微博)和孫寧結婚已經兩年多了,婚后兩人在事業上仍然是各忙各的,在生活上則比較低調,至今沒有喜訊傳出。

  去年底孫寧出席了王學兵為某網站執導的短片首映式,為夫婿捧場助興,不為人知的是在他們含情牽手的背后,卻已傳出了兩人情斷分居的消息。

    春節前王學兵在上海拍攝新片《風語者》,而孫寧則在北京家中休息。

  某天下午記者在機場撞見王學兵悄然回京,當天王學兵戴著墨鏡,一身休閑裝束,背著一個大背包,看上去干練利落,他先是輕松地到超市購物,然后不緊不慢地走出機場大廳來到停車場,隨后他自己駕駛一輛藍色的迷你庫伯 汽車離去。

    令記者意外的是王學兵的汽車沒有駛回他和孫寧平常居住的位于順義的別墅,而是來到了東四環外的一處高級公寓社區,停好汽車后王學兵獨自費力地拉著行李箱進入了一幢公寓的電梯間。

  傳王學兵與孫寧已分居 孫寧素顏出行顯憔悴(圖)  在去年底記者就獲悉王學兵和孫寧婚姻告急的消息,當時有知情人士稱,王學兵和孫寧雖然仍住在一起,但已經冷戰多時,兩人當初結婚時,王學兵不僅推三阻四,而且把兩處房產過戶到自己母親和哥哥名下,婚禮的幾十萬花銷也都由孫寧擔負,對此結婚心切的孫寧一忍再忍。

    一位業內人士也告訴記者,他曾經為孫寧安排媒體專訪,記者希望孫寧談一談婚姻生活,沒想到孫寧卻表示“沒什么好說的,說不定哪天就離了。

  ”讓他大感意外。

  近日記者又獲悉,春節前王學兵和孫寧已經分居了。

     蘇雅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最敬重的 老師竟然會一心想睡了她。

    那天下午,蘇雅照常來到 趙老師家當奶媽,可當她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的時候,趙老師居然 說道:“這孩子喝的真香,我也可以嘗嘗嗎?”  當了十幾年老師的 趙明,臉色很嚴肅,一副正經人的樣子,但目光卻不停的掃過蘇雅性感豐滿的身軀,緊盯著她那衣領下的傲然。

    那眼神放光,簡直恨不得撲上來咬兩口一樣!  蘇雅精致的臉蛋紅的像蘋果,心中又是震驚,又是羞澀。

    身為一名老師,怎么可以說出這種話來呢?  這個時候屋子里又沒有別人,趙老師該不會想要……  “ 小雅,你別誤會,我可不是要輕薄你!”  很快,趙老師推了推他鼻梁上的老花眼鏡,趕緊解釋了起來,“你看,你來我家給我兒子當奶媽已經快半個月了,奶水每天還是要擠掉很多,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就想,反正都是倒掉,到不如把多余的給我喝!”  趙老師和蘇雅已經認識八年了,當年蘇雅還是個小丫頭片子,在上初中的時候,趙老師就是她的班主任,那時候,這小丫頭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非常 動人了,趙老師當年就曾經以她為幻想對象,度過了一個個難眠的夜晚。

    可惜兩人畢竟是學生和老師,年齡差距也大,趙老師那時候從沒想過對她出手。

    沒想到多年以后,老來得子的趙明給家里招個奶媽,卻意外遇到了當年的可愛學生。

    如今的蘇雅雖然不再青澀,但卻比從前更加惹火動人了,也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男人,竟然娶了這樣的尤物當 老婆?  看的出來,那男人應該很沒用,不然蘇雅也不至于才生了孩子,就急著出來給有錢人當奶媽。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這是不是不太好呀。

  ”  蘇雅不安的扭動了一下她動人的身子,趙老師雖然說的一本正經,可是他那火辣辣的灼熱目光,實在是看的蘇雅俏臉滾燙, 身體也微微有些發熱。

    “這有什么不好的,從小我就教育你浪費可恥呀!”  趙明老師一邊義正言辭的這樣說道,一邊居然就伸出手來朝蘇雅胸前伸了過來。

    蘇雅一愣,看出來趙老師好像只是像把剛剛吃飽的小娃從她懷里抱走,就沒有躲開。

    趙老師伸手探到蘇雅溫暖的懷抱里,一手抱住了孩子,另一只大手,卻鬼使神差的,偷偷向蘇雅袒露的身子伸了過去……  好軟!  好舒服!  趙老師一下子身體都有了反應。

    “意外,意外!人老了,手有點抖。

  ”趙明老師欲蓋彌彰的說道,心中也是狂跳,生怕自己這學生大鬧起來。

    而蘇雅此刻更是羞澀不堪,那晶瑩如玉的耳根子都唰的一下血紅血紅的,她本來想大聲怒斥趙老師這輕薄學生的無恥舉動,但是晃眼間,看到趙老師褲子那里,她不由心中一癢,眼里卻是已經多出了一些異樣的媚色。

    蘇雅的心中,立刻想起了多年前她見到過的一個難忘畫面。

    傍晚,學校的小樹林里,趙老師趴在一個女人身上…  那女人的玉腿特別白,就像此刻她短褲下的大白腿一樣,那女人臉上的表情,格外愉悅,是她現在深深期待的那種美妙快樂!  “沒……沒事,意外嘛!”  蘇雅慌亂的說道,黃鸝般動聽的聲音已經十分的顫抖了。

    趙明老師一看自己的俏學生對他剛剛的無禮舉動,沒有一點抵觸的意思,頓時渾身的血液也是仿佛要炸開了一樣,恨不得馬上朝她猛撲上去,將她的衣服撕個粉碎。

    趙明老師忍不住想到,她這個態度,意思是……  這事有戲?“小雅,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我可以嘗嘗嗎?”  趙明老師將手里的小奶娃放到搖籃里,再次一本正經的提出了這個要求。

    蘇雅更加慌亂了,涼薄夏裝下,那動人的身軀在微微發抖,眼看趙老師一步步朝自己走過來,她的芳心就像迷途小鹿那般亂竄著。

    趙老師很快就來到了她的面前,兩人靠的太近了,他灼熱的呼吸都吐到了蘇雅的通紅的俏臉上,蘇雅更是感到有一股灼熱的觸感向她貼來,是趙老師的那….  她有種快要窒息般的感覺,如玉般的雙手緊緊捏住了背后的桌子,玉唇里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老師,這樣真的不太好呀!”  “你這孩子,怎么不聽勸呢,浪費可恥,那是要打屁股的!”  趙老師義正言辭的說道,一雙滿是邪念的眼睛,說話間卻是緊緊盯住了蘇雅腰后那包裹在牛仔短褲中的風景,好像真的要伸出手去拍打兩下一般。

    他想,那地方觸感一定很柔軟,很美好吧?  “我是有老公的人,怎么可以這樣……”  蘇雅羞紅了臉,強忍住內心的渴望,卻是伸出玉手輕輕的推搡著趙老師,只是她現在俏臉含春,那動人的嬌軀,早已經一片綿軟,哪里推得動強壯的趙明呢?  “小雅,你這說的是什么話,怎么好像咱們是……偷人一樣?我們只是在討論不要浪費奶水這樣一件嚴肅的事情。

  這是母乳,是母愛,是神圣的事情!”  趙老師臉色嚴肅的解釋了起來,一臉的正經。

    不過,此刻他的內心也是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罪惡感和興奮感!  要知道,蘇雅的話,讓他也瞬間想起了很多,蘇雅是有老公的,他又何嘗不是有老婆的呢?  蘇雅的老公固然是個廢物,但是他趙明的老婆可是個如花似玉的年輕美人啊,雖然他的老婆 小玉在床上的表現,總是有些冷淡,但人家到底是給他生了個大胖(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小子。

  而且,蘇雅曾經還是他的學生。

    他們這樣真的不對!愧疚和罪惡感充斥著趙明的心。

    但偏偏就是這樣錯誤的關系,卻讓他的心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  背著老婆,和自己的學生那樣,這想想就令人激動!  更關鍵的是,要就這么放棄蘇雅,趙明老師心底總覺得不甘心!  怎么可能甘心?  蘇雅啊,那可是他年輕時就喜歡過的俏姑娘,而且現在她分明也有點意思了。

    趙明老師覺得自己要是再堅持一點,就能實現這么多年來的夢想,彌補遺憾!  接下來,他可以撕開蘇雅嬌軀上薄薄的衣衫,把她好像一只小白羊一樣抱起來,把動人的她放在床上,放在沙發上,狠狠的……  她性感的玉唇,她傲然的身前,還有那最神秘的……  趙明一想到這些,就感到自己快要老邁的身體,再次年輕了起來,再次熱血了起來,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蘇雅,你要相信老師,老師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  嘴上這樣說著,趙老師就伸出那雙作怪的大手,往蘇雅那纖弱的腰肢摟去….趙老師和蘇雅近在咫尺,她灼熱的體溫,幽香的氣息都讓他無比著迷,內心狂亂!  然而,這個時候,卻聽“哐啷”一聲響,居然是樓下客廳里開門的聲音,接著還有腳步聲傳來!  “老公,我今天提前下班了,兒子呢,想死他了,我要抱他!”  放下小提包的時候,趙老師的老婆小玉伸展著腰肢,慵懶的說道。

    她那甜甜的聲音就像小貓一樣,癢酥酥的,直撩到人的心底,就算蘇雅是一個女人,聽了之后,也覺得像是要被調起某些狂亂的想法來一樣。

    但此刻,小玉那原本撩動人心的性感嗓音,卻把趙老師和蘇雅嚇的渾身一顫,大叫不好。

    蘇雅那雪白的嬌軀,僵在了當場,趙老師也仿佛被雷擊了一般。

    他們現在這樣衣衫不整,緊緊相靠的樣子,要是被小玉給看見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趙明老師老來得子,好不容易有了這么個乖兒子,怎么舍得就讓他沒了母親呢?  當然更重要的是,趙老師知道,小玉每天回來都會洗很長時間的澡,他覺得今天和蘇雅應該還有機會!  一個非常刺激而且大膽的主意,在他的腦海里開始浮現了出來!  趁著老婆洗澡,自己在外面和蘇雅……  一浮現出這個想法,趙老師的心就跳的仿佛要炸開了一樣,興奮不已!  于是,兩人低呼了一聲,立刻分開來,慌里慌張的開始整理衣物。

    蘇雅,她本就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雖然老公沒什么本事,可她始終是受著道德約束,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到老公的耳朵里去。

    幸好夏天里,衣服也不多,兩人急忙整理了儀容,小玉那俏麗的身影已經推門走了進來。

    “小雅也在啊,我的小寶貝今天乖不乖?有沒有好好吃飯?”  小玉一邊說著話,一邊毫不在意的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她居然只穿著一件蕾絲內衣,就出現在了蘇雅的面前,而且那黑色的底衣,幾乎是透明的,隨著她的腳步顫抖出驚心動魄的曲線來,讓人噴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