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刘晓庆现任老公王晓玉背景显赫 四位老公逐个数刘晓庆老公丈夫 >

刘晓庆现任老公王晓玉背景显赫 四位老公逐个数刘晓庆老公丈夫



“老公,你别这么急。

  ”听到这个声音,我知道隔壁 房间的那对夫妻又开始了。

  我舔着干燥的嘴唇,拿掉墙上的挂历,把泛着血丝的眼睛凑到墙壁的一个孔洞上,死死 盯着隔壁房间里的美景。

  只见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一具雪白美妙的身躯,正摇晃着。

  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荷尔蒙味道,还有一声声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

  我盯着 女人那处傲人,刚伸下手,准备放松一下,就听到床上那 男人压抑的低吼声。

  “呃!小雅!”一说完,就看到男人身子颤抖了两下,跟着就瘫软了下去。

  趴在他身上的女人皱着秀眉,脸上的表情不甘又无奈。

  她叹了口气,从男人身上下来,起身朝 浴室走去。

  我重重喘息了一下,把挂历重新挂上,低头看了眼,万分无奈。

  这对夫妻是附近中学的老师,男的叫 陈文,女的叫 萧雅

  两夫妻年纪都不大。

  尤其是萧雅,三十不到,正是最美的年纪,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心跳就快了好几拍,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萧雅是个很漂亮的女人,皮肤白皙,一双眼睛又大又闪,她性子也非常温婉,平日和我打招呼,几乎是笑不露齿的。

  由于老家拆迁没地方住,这两夫妻在我的套房里租了一个单间,他们的卧房紧挨着我的卧房。

  墙上这个洞,是当初牵网线时留下的。

  之前那边没住人没在意,没想到现在却成 了我每天晚上必须光顾的地方。

  萧雅的老公,陈文是个数学老师。

  个子瘦高,戴了副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但没想到在床上是个软脚虾,偷看他们那么长时间以来,他就没有一次坚持过三分钟。

  每次完事以后,萧雅通常会去浴室。

  这一去,往往就是大半个小时。

  鬼都知道女人是去干什么,肯定是去填补丈夫无法满足她的遗憾和空虚了。

  在墙上靠了半个多小时,隔壁房间又传来动静。

  我急忙摘下挂历,把眼睛凑上了去。

  视线中,萧雅光着身子走了进来,曼妙的身姿就像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品,看得我一阵口干舌燥。

  两条纤细的长腿来回摆动,隐约还能看见春光。

  眼下,萧雅呼吸还有些急促,漂亮的脸蛋上泛红,眼神迷离,神态迷人。

  她走到床边,爱恋地看了床上已经睡着的丈夫一眼,却无奈的叹了口气。

  正当我以为她会上床休息时,萧雅却走到墙边,背靠着墙,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踩着床垫,而她的手指,则朝下面缓缓探去……她的目光,紧紧盯着床上熟睡的男人。

  “老公……快爱我!”她嘴里呢喃着,配合着手上的动作,声音是那般悦耳,我呼吸已经非常急促了,手开始向下伸去,奋力的动作着。

  或许是因为太靠近墙,我的动作又太大,手背竟然啪地一声打在了墙上!在这寂静的深夜,是那般清晰……萧雅那双氤氲的水润眸子,突然浮现一抹惊恐,她玉手掩着红唇,不可思议的看着墙上那个小小的洞……我吓了一跳,赶紧把挂历挂上,躺在床上装睡,但那肯定是徒劳的,萧雅绝对已经发现我这边的动静。

  果然,没过一会儿,我的房门就被敲响。

  “ 张扬,你睡了吗?”萧雅温柔的嗓音响起。

  我没敢应声,只是紧紧闭着双眼,假装已经睡熟了。

  这时,敲门声又响了几下,萧雅还在门外,她似乎认定墙上那个洞是我挖的,所以想过来兴师问罪。

  我越发紧张,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把手突然转动了一下。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才着急偷看萧雅和陈文办事,我忘记锁门了,更没想到萧雅竟然那么大胆,居然自己推门就走了进来。

  借着客厅的灯光,我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萧雅那性感的身影,从外面缓缓走近。

  眼下,她虽然穿着衣服,但只是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衣,里面的景色清晰可见。

  她竟然真空着就过来了?!我愣住了,一想到萧雅不着片褛在陈文身上的画面,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

  萧雅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她就想看看墙上那个洞是不是通向我这边。

  如果是的话,那她这么长时间以来,和陈文做的那些事情,岂不都被我这个房东给看见了?这时, 我看萧雅的目光在房间里扫来扫去,估计是想找墙壁上那个洞的位置。

  只不过房间里没开灯,萧雅也看不太清楚。

  她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因为她只是怀疑我在偷看,并没有证据证明。

  这时,小心翼翼往前走的萧雅,没注意到脚下有一个小杠铃。

  结果她步子刚迈出去,就被杠铃绊倒,整个人都扑倒在了我的床上,更巧合的是,她的脸离我那儿只有几厘米距离。

  甚至我能感受到从她小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拍打在那里的感觉。

  萧雅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紧张的盯着床上的我,生怕把我吵醒,见我没有反应,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正当她准备起身时,女人的视线突然定在了我下面那一块地方。

  那一刻,萧雅愣住了,惊讶的张开嘴,似乎在震惊我的雄厚资本!我再度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发现即使房间没开灯,萧雅的眸子都透着些许明亮的光芒,那是一种名为渴望和期待的情绪。

  “张扬,张扬……”突然,萧雅小声喊了我几下。

  我以为她发现我没睡,立即闭上双眼,不敢吱声。

  随后,房间里陷入了沉默……我还以为萧雅已经离开了。

  突然,一双玉手轻轻搭在了我裤衩边侧,还不待我反应过来,我的裤衩已经被人小心翼翼地扯了下去。

  那一瞬间,我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因为此时脱我裤子的,除了萧雅不会有第二个人!我实在没想到,平日里那么温婉贤惠的萧雅,竟然有勇气去脱我的裤子,但我心里亦是无比兴奋。

  一阵凉意袭来,我的裤衩被扒了下去。

  紧随其后,萧雅那惊叹吸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话,我心里在得意之余,人也变得更加兴奋,下面的反应更加剧烈。

  我明显察觉到,萧雅的呼吸变急促了。

  就在我好奇萧雅下一步会怎么做的时候,床垫突然往下陷了陷。

  我悄悄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萧雅竟然已经爬上我的床,她站在床尾,目光痴迷的盯着我那里,久久不移。

  而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萧雅并没有穿底裤。

  她应该是刚洗完澡,丝绸睡裙的下摆仅仅停在了翘臀,睡裙里面只有一条薄薄的黑色蕾丝。

  这时,萧雅似乎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

  只见她将睡裙的下摆轻轻撩了起来,张开双腿站在我腰部的位置,随后小心翼翼地往下沉去。

  随着她的动作,我能看到女人的脸蛋已经红到了耳后,双唇紧紧咬着,目光挣扎中又带着点向往。

  黑暗中,我感觉到了她的靠近。

  终于在触碰的那一刻,让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在这寂静到落针可闻的房间中,非常明显……萧雅吓了一大跳,脸色陡然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她急忙从我身上起来,甚至顾不上看我有没有醒,立即跑出了我的房间,还顺便把门给关上了。

  黑暗中,我重重喘了口气,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整个人都有些梦幻。

  (姐弟乱欲)萧雅这个温婉贤惠的女人,竟然大胆地坐在了我的身上……如果刚才不是我不小心发出声音惊吓到了她,她会不会褪掉最后那一层障碍,和我完成最后一步?我心里有些憧憬,同时也明白,萧雅内心真的很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滋润。

  只可惜这些,陈文给不了她!然后被这么一闹,她连墙上那个小洞的事情都给忘了,不过到了明天,不知道萧雅还会不会提起这茬?我心里有些担忧,但正所谓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大不了我就死不承认,反正她也没证据证明我偷看。

  而且她还在我身上做了这样的事情,恐怕明天见到我,都羞的不敢说话吧?这样一想,我就轻松多了。

  重新躺回到床上,我手向下伸去。

  脑海里回想萧雅和陈文亲热的画面,还有刚才她坐在我身上的场景,手里不由得加快了动作。

  没过一会儿,我就在一阵抽搐中结束了幻想。

  想着萧雅刚才回房间了,这会儿浴室应该没人,就准备去清洗一下。

  我脱掉裤衩,光着屁股就朝浴室走去,还没走到客厅,一阵若有似无的低吟声,从浴室那边飘了过来。

  我愣了一下,发现浴室的灯竟然开着,而且门还没关紧,一丝橘黄色的亮光从门缝里照射出来。

  “浴室里怎么有人,萧雅不是回房了吗?”我心里疑惑的想着。

  但从那里传来的声音,又和萧雅非常相似。

  难道,萧雅又去浴室了?我心头一颤,一股难以抑制的欣喜涌现。

  我放轻脚步,小心翼翼走到了浴室门前。

  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情况,萧雅那动听的叫声就传了过来。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我惊住了!萧雅竟然在喊我的名字?我哆嗦着手把浴室的门缝推开一丝,随后就看到了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画面。

  只见在厕所暧昧的淡黄色灯光下。

  萧雅光着雪白曼妙的娇躯,坐在马桶盖上。

  她抬着娇俏的下巴,漂亮的双眸紧紧闭着。

  即便离的那么远,我都能闻到从她小嘴里哈出来的香气。

  而她的纤纤玉手,已经在动作着。

  萧雅叫声越来越尖细,如同猫叫一般。

  在这样的场景下,我那儿再一次有了反应!我的大手忍不住向下去,配合着里面女人的节奏……可就在这时,兴奋中的萧雅睁开了双眼。

  她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我,眼神里先是泛起一抹惊慌,但立即又被无尽的想法给填满。

  她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漂亮的眼睛紧紧盯着我,速度反而越来越快,叫声也渐渐响亮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受不了了,低吼一声,推开厕所门就冲了进去!“张扬,你……”萧雅看到我冲进来,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的神情。

  她或许只是想通过这样禁忌的行为来获得兴奋,却没有想和我真正发生关系。

  但我这时候已经满脑都是那种事,又怎么能忍受的住?我在萧雅起身之前,就直接压在了她柔软的身躯上,刚好她的坐姿,让我十分容易就靠近了她那里。

  “张扬,不要!”萧雅玉手撑在我的胸膛上,漂亮的脸蛋上布满了慌乱。

  我双眼死死盯着身下女人的身躯,气喘吁吁道:“萧老师,其实刚才在房间里,我没有睡着!你明明也很需要,为什么不成全自己一次呢?陈老师给不了你的,我可以满足你!”萧雅听到我的话,脸上顿时露出惊愕的神色。

  但还不给她思考的时间,我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柔软。

  萧雅“啊”的叫了一声,眼神立刻多了几分迷离和舒适,手上抵抗的力气弱了几分。

  但她仍坚持的摇着头,轻轻呢喃着不要,甚至用另一只手去推我的手臂。

  这一刻,我感觉非常恼火。

  两人都光着身子,隔着一道门自己给对方看了,那做再亲近一点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这样一想,我空着的手立即朝萧雅下面伸去。

  刚一碰到,萧雅雾气朦胧双眼陡然睁大,张开小嘴,还不等她喊出声来,我一弯腰就吻住了她。

  女人身上三处重要的地方同时被我占据,萧雅鼻间发出一连串焦急的“唔唔”声。

  只是没过一会儿,她鼻音里的焦急渐渐散去,反而慢慢成了一阵又一阵轻哼。

  萧雅双眼水雾绕的,十分动人。

  她没有在挣扎,只是咬着红润的双唇,紧紧地盯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颤声道:“张,张扬,继续。

  ”听到这话,我心里欣喜若狂。

  萧雅已经同意我的举动了,她这是在鼓励我继续下去。

  我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指,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萧雅呼吸更急促了,纤细的腰肢如水蛇般扭动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萧雅脸上已然布满了红晕,眼眸迷离的盯着我。

  只是她虽然舒服了,我却难受的要命。

  这么完美的一个尤物在面前却不能尝,我感觉都要爆炸了。

  不过没办法,从萧雅平常温婉的举止可以看出,她内心肯定是个保守的女人。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方 大庆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方大庆从小路上来了!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方大庆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方大庆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何 香玉!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何香玉一把推开他,“想个屁, 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我又没动陈晓岚,赔个屁啊!”方大庆哼了一声。

  “方大庆,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何香玉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方大庆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何香玉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何香玉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你——”“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何香玉作势要走。

  方大庆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方大庆,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放心,我方大庆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陈晓岚弄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行,行!”方大庆贱笑道。

  方大庆果然还想打我 嫂子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吧?”方大庆一把搂住女人。

  何香玉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方大庆的一张嘴就在何香玉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何香玉‘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嫂子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方大庆恶狠狠的扒下何香玉的肩带,直接露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地方。

  方大庆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

  我看得火起!说实话,这些天跟着嫂子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嫂子身上,痛痛快快的来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嫂子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方大庆就掀开了何香玉的裙子,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何香玉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有了反应。

  说实话,论模样,何香玉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嫂子来,差了一大截。

  嫂子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嫂子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嫂子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纠缠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来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就要考虑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方大庆和何香玉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晴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晴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嫂子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周小晴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方 小凤,方大庆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这么多年来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怎么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周小晴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晴,是你吗?”小凤一下笑了,“是我啊, 金宝!”“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晴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晴的卧室,立马就感觉到很凉爽了,应该是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周小晴。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不过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还没有穿罩罩!好白的两团!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虽然没有嫂子的大,但是比嫂子的更白,更坚挺!“金宝,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

  ”周小晴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晴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

  ”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晴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晴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你轻一点啊,我怕疼!”小晴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

  “现在感觉怎么样?”“咦,还真的不痛了!”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方金宝,你还真有两下子啊!”“金宝,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宝,来,剥瓜子。

  ”小晴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晴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你要不要看看?”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小晴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于是,小晴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晴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那叫内衣吗?那上面就一块布,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这几个晚上,我看嫂子换内衣时,也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晴,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晴狡黠的 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说话间,小晴瞟了我一眼,我连忙装作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晴,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

  我穿上给你看看!”小晴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晴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然后,小晴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连小内内也脱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