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现任女朋友比前任多水:性爱小说 >

现任女朋友比前任多水:性爱小说



这一坐,她倒是忘记了自己此刻身体的状况,那原本半截 黄瓜,现在这个姿势,怕是只剩下一小点还在外面了吧?“表……婶……” 郑峰一脸茫然,又尴尬又着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不能开口问人家黄瓜是怎么回事?看郑峰这一副模样, 表婶联想到刚才郑峰捡筷子半天都没上来,顿时心中一惊,这个小子该不会是刚才看见了自己那处了吧?转脸看向郑峰,这小子眸子里面除了对自己的侵犯,还有几分期待,她越发的肯定,自己的丑事被郑峰看到了,加上刚才自己一下子没忍住叫出来的那一声,表婶的脸瞬间红的如同苹果一般。

  这算什么事啊,他可是你侄子啊,做这种丑事,怎么还能被侄子给看的一清二楚啊。

  想到郑峰今年已经是年龄不小了,男女之间的事情就算没经历过,却是也略懂一二,表嫂害羞的都是红到了脖根。

  “郑峰,婶子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好了放在这里就好。

  ”表婶放下碗筷,低着头红着脸,说罢, 便是朝着卧室走去。

  郑峰一个人坐在饭桌上, 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却是没有胃口。

  谁曾(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晓得,曾经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体面端庄的表婶,竟然是会在家自己玩黄瓜。

  现在别说是农村的家常便饭了,就算是满桌的山珍海味,哪里比得上女人香啊,更何况,郑峰还是个热血小青年,对于女人更加的渴望,给座金山都不换。

  挑挑拣拣,终于是将碗里面额饭菜吃光,郑峰正 想着告诉表婶自己要回去了,却是突然想起刚才表婶那模样。

  郑峰的眼睛直视着表婶卧室,表婶现在就在那个里面,他总感觉表婶现在正做着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悄悄的踮起脚尖,慢慢的移动道表婶的窗户边,探出半个脑袋,那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往里面瞄着。

  “嗯……”突然,一道极力克制的声音传了出来,郑峰急忙转移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表婶此刻果然在卧室的床,只不过她并没有睡觉,也没有玩手机,而是张开腿,小脚丫踩在床帮上,一双白嫩的手伸向下面,眉头紧锁,秀梅轻蹙,那一双美眸紧盯着某个地方,额头上的汗水都是将睡裙给打湿。

  表婶竟然是在拔黄瓜……表婶正对准郑峰这一边,因为这一边面朝阳光,看的更加清楚一些,拔起来也比较容易。

  表婶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黄瓜之上,根本没有意识到窗口还有一双眼睛正在偷看着她。

  “嗯……”表婶俩只白嫩小手抓到黄瓜漏在外面的那一小节,使出全身力气, 用力的拔着。

  郑峰伴随着表婶的力度,嘴巴也跟着张大了几分,他的眼睛盯着表嫂……郑峰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嘴巴顿时张的老大,心跳加速,都是快蹦到嗓子眼了。

  “啊……”表婶又一次失败了,她气急败坏的拍打着自己的身子,脸上满是焦急和娇羞之色。

  站在窗外的郑峰看的心疼,看着那打的发红的地方,他恨不得进去给表婶抚慰一下,那么好的身子,说打就打,这端庄秀丽的表婶也太暴躁了一些。

  没几分钟,表婶新的一轮拔河比赛又是开始了。

  这一次,表婶想了个办法,她将毛巾垫在手上,然后再抓到黄瓜,这样就能够防止打滑了。

  “嗯……”她用力拉扯着脸上又羞又急,那张精致的面容也是跟着变了形。

   小峰就在隔壁吃饭,必须尽快将黄瓜拿出来才是,不然的话,从此以后可怎么面对小峰。

  郑峰站在窗口龇牙咧嘴,心中也是为她捏着一把汗,手握成拳头,轻轻的捶打着窗台面,心中直呼加油。

  “咔嚓。

  ”突然间,天不从人愿,或许是因为表婶太过用力,又或者是用力不均匀,那黄瓜是拉出来了,但是只是拉出来少许,更多的还在 那个地方,而且,暴露在外面的黄瓜比刚才的可要小不少,这一下,表婶的那一双小手都是难以抓到那黄瓜的把了。

  “哎呀……”表婶先是一愣,随即低头一看,顿时娇嗔一声,小脚丫在床不断的扑腾着,手中拔下来的黄瓜也不知道扔哪了。

  郑峰心中大喊一声我曹,这黄瓜也太娘的不给面子了,这个时候断了……“叮咚。

  ”正当郑峰为表婶打抱不平时,他的手机突然间震动一下,发出一声声音,里面的表婶这个时候也是抬起头来,对上郑峰那一双眸子……四目相对,二人先是一愣,随即一起惊慌了起来,表婶更为激烈,她的瞳孔猛然扩大数倍,抓着黄瓜的小手捂着小口,紧跟着便是尖叫了起来,“啊——”“我曹……”郑峰顿时面红耳赤,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偷看别人竟然是被发现了。

  “刷。

  ”三十六计走为上,郑峰一转身便是想跑,大不了以后的饭菜自己解决,就算是顿顿吃土豆子也绝对不能来表婶家了。

  “小峰——”突然间,还没跑几步,身后便是传来了表婶的呼喊声。

  郑峰疑惑的转身,却见表婶正站在门口,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那一双手放在最关键的位置遮挡着那一处神秘的地方。

  “表婶……我不是……对不起……”郑峰以为表婶是来找他麻烦的,手忙脚乱的解释着,但是由于过度紧张,说出来的话也是牛头不对马嘴。

  “小峰,表婶不是找你说这个事情的……”没想到,表婶看了一眼郑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比羞涩,然后低了下去,小声中带着恳求,“小峰,你能不能帮帮表婶……”“帮?”郑峰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表婶,看着表婶那娇羞的像个小姑娘似的,郑峰顿时心生疑虑。

  帮什么,该不会是让自己帮她……“表婶一个人……拿不出来……你帮帮表婶……好不好……”表婶红着脸抬起头来,艰难无比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贝齿轻咬着嘴唇,等待着陈峰的回答。

  “好……当然可以……”郑峰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鬼使神差的跟着表婶进了屋子,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是和表婶坐在了床上,而表婶满脸通红的张开腿,露出了那一段黄瓜……“小峰,你看什么啊,快点帮表婶啊……”见郑峰半天没反应,表婶羞的脖子都红了,那美丽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层水雾,似乎快要羞哭了。

  原本自己是算好了郑峰来吃饭的时间的,而做饭的时候刚好是看见了黄瓜,一下子没忍住,便是想要享受一番,结果却是不料这个小子来的那么不是时候,一着急,往出一拉,整根黄瓜便是变成了半截。

  自己努力了半天都是没有弄出来,加之当时陈峰还在一旁的屋子里面等着自己,时间久了难免会被怀疑,万一再被看见了,那就更加尴尬了。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吃饭时那黄瓜不老实的蹭来蹭去,不小心发出来的声音最终还是出卖了她用黄瓜安慰自己的事实。

  看着眼前郑峰那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她内心深处也是升腾起一种异样感,让这样单纯的孩子,而且还是自己的侄子看见自己用黄瓜的一幕,实在是太羞耻了。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是还得靠着侄子亲手从那个地方将黄瓜拿出来,否则的话,让老公看见了,那就更加的说不清了。

  “哦……哦……”郑峰心烦意乱,听见表婶的声音急忙回答道。

  可是当他眼睛放在那个地方上时,顿时是皱起了眉头。

  那黄瓜在外面只漏出一点来,这该怎么下手啊?难不成自己要将手放在里面,然后抓到黄瓜往出拿吗?不不不,这可是表婶啊,一定不能这样子做,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啊。

  郑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这可是自己的表婶啊,表婶的身体竟然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想起表婶在这村子里面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想到,也是个有需求的女人啊。

  表婶那一张红彤彤的脸蛋,和那害羞至极的表情,此刻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可爱,这样的女人,竟然是在家里面用黄瓜,实在是太浪费了,难道说,是表叔平时满足不了她吗?想到这里,郑峰顿时有了反应,这要是自己亲自来……郑峰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将那些不好的东西甩出去。

  郑峰啊郑峰,这可是你的表婶啊,你绝对不能在她身上打什么主意啊。

  “表婶,我要拔了。

  ”郑峰强行压下内心的那一股邪火,认真的看向表婶。

  表婶羞的锁骨都是显露了出来,她轻抿的嘴唇,看了眼郑峰,然后双手扶着床,用力配合郑峰,紧跟着脖子后仰,一副认命的模样。

  她不知道,这样一幅模样对于郑峰这样初经人事的小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杀手锏。

  “彭。

  ”郑峰有了剧烈的反应,郑峰俩只眼睛血红血红的,盯着表婶那个地方,要不是有那个臭黄瓜在那里堵着,自己早就是拉开裤拉链扑上去了,管他娘的什么表婶表姐,亲戚不亲戚的。

  想归想,郑峰低下头,将手指顺着那道边缘伸了进去,表婶好歹也结婚十来年了,那里也不像是刚开苞的一样,所以很容易便是伸了进去。

  “啵——”郑峰抓到了那根黄瓜,用力一拉,本以为能一次性拉出来,结果不想到表婶那儿竟然是如同吸盘一般,那黄瓜是出来了一点,但是回去的更快。

  “哦——”表婶被那黄瓜用力一撞,当即便是浑身颤抖一下,发出一声极为消魂又要命的呼喊声,那一张精致的脸蛋表情更是丰富多彩。

  “……”郑峰顿时无奈了,这我帮你往出拉,你对它这么依依不舍的,我也没招啊……那一声“啵”表婶听得无比清晰,而自己也被那突如其来的感觉给整的喊了出来,表婶头都是快垂下去了,根本不敢看郑峰的眼睛。

  “表婶,你得放松身体,配合我啊,要不然,我怎么帮你啊……”郑峰一边说着话,一边趁着自己的手还在表婶的那个位置,不停的摸索着……能这么近距离看着表婶的那个地方,还能亲手光明正大的摸索的机会可不多,他得抓紧机会,这一刻,表婶亲戚都已经是成为了郑峰快乐的根本,和外人整,那是生理,和亲戚整,不光是生理爽快,连心理上都是无比的痛快。

  “哦……小峰……你的手……”表婶那个地方被黄瓜装得满满的,而侄子的大手又是在那个地方动来动去,那爽快的感觉如同闪电一般阵阵涌上心头,让她难以忍受,简直快要叫出来了。

  “表婶,我的手怎么了,不是你让我帮你的吗?”郑峰看着表婶眉头紧皱的可爱模样,手动的更加勤快了,而且,还朝着那个里面伸了进去……“砰砰砰。

  ”正当郑峰准备更进一步时,门外突然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卧槽,谁他么的这么会挑时间啊……”郑峰眉头顿时挤成一个疙瘩,嘴角抽搐着,他现在很想打人。

  “小峰,快点,把黄瓜给婶子拿出去……”听见门外的敲门声,婶子顿时也是惊慌了起来,她朝着门外看了一眼,随即用恳求的目光看向郑峰。

  “啵。

  ”其实郑峰早就是抓到了那根黄瓜,这个时候轻微用力,便是将那黄瓜给拉了出来。

  但是门外的这个王八蛋是谁,他很想知道,然后狠狠的给他一拳,这个时候敲门这不是坏自己好事吗?看表婶那表情和对男人渴望的程度,没准黄瓜出来了,就该自己上了,现在好了,全泡汤了。

  “刷。

  ”表婶来不及细想,急忙跳下床去,将睡裙往下一拉,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匆匆的跑了出去。

  “该死的王八蛋……”郑峰脑门侧面的太阳穴都是凸了起来,他爬上窗户,朝着门口看去,他倒是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不是时候的来捣乱。

  “咔嚓。

  ”表婶将大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身着一身迷彩装,灰头土脸的,身上肮脏无比。

  郑峰一眼便是认出这个男人,平日里见了面还会打声招呼,尊称他一声 黄叔,黄叔靠着给工地打工为生,他的表叔也和他一样在那工地上。

  只不过,黄叔是个老实人,平时见了面也是笑呵呵的,今天却是瞪着眸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哎呦,不好了,不好了,你家老郑在工地出事了。

  ”黄叔满头大汗,满脸的褶子全是汗水,整个人急的直跺脚。

  一听表叔出了事,表婶当即脸色便是大变了样,那双眸子中满是急切,连忙问道,“怎么了?我们老郑怎么了?”黄叔摇着头摆摆手,拉着表婶就要走,“别问了,别问了,赶紧走吧,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黄叔那份焦急的模样,表婶也知道事不宜迟,她挣脱开黄叔的手,一边朝着屋里跑,一边说道,“你等等,我说点事就走。

  ”说罢,表婶便是跑到了窗台边上,看着郑峰叮嘱道,“郑峰,你表叔出事了,表婶得过去看看,要是我晚上没回来,你就自己把饭菜热一热吃吧,我先走了……”郑峰连答话的机会都没有,表婶便是跟着黄叔跑了出去。

  “噗通。

  ”郑峰趴在窗台上盯着表婶离去的地方,半晌,身体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横着躺在了表婶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阵阵发呆。

  好好的一次机会,早知道刚才就不该那么墨迹,直接把黄瓜拉出来自己整就对了,整的现在人也没了,自己也无聊至极。

   我在暗中窥探着这一幕,看着刘芳那风骚的样子,来了一股强烈的感觉…… 秃头男肆意把玩着玩具,变化各种形状。

   刘芳俏脸绯红,挣扎着,但却无力反抗。

   很快,衬衫被解开。

  平坦光滑的小腹一览无余。

   下面是粉色裙摆,两条修长的大长腿在月光下,闪闪动人。

   秃头男有点不满足,开始将手深了进去。

   刘芳猛然大脚,急忙一把拉住胳膊。

   你小点声音,这里是在公园,万一附近有人,被发现可不好了。

  秃头男坏笑着,抓着刘芳的嫩手,将她的裙摆给拉了下来。

   雪白的大腿,十分诱惑。

   我躲在暗处,观赏着这一切,来了一股强烈的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此时我多么希望,正在刘芳身上的男人不是这个老秃头,而是我。

   随着秃头的大手放在了她的美腿之上,我不禁吞了扣口水,眼神放起光(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来。

   被秃头 弄了几下,刘芳脸色有点难看,眼角逐渐浮现一丝泪光,月光下,很是纯净。

   这让我心跳猛地一颤。

   立马触动 了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那一刻,虽然我很期待接下来的 画面,但又于心不忍,见她被糟蹋。

   脑门一热,我从花坛后面猛地站了起来,快步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 刘芳身体猛地一颤, 吓得俏脸慌乱,赶紧伸出手捂着胸口。

   秃头男也吓得不轻,急忙松开手,当看清我的脸后,管你什么事,你是谁? 我是刘护士的邻居,刚散步走到这里,刘护士,他是不是对你不轨,要不要我现在给你报警。

  我认真询问。

   刘芳吓坏了,再一抬头,才发现是我,脸色变得有点羞耻。

   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赶紧给我离开。

  秃头男警告我。

   呵!那我偏要多管呢,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可看见刘护士的 丈夫,要不要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 听了我的话之后,刘芳跟秃头脸色都有点发懵。

   秃头男被逼的实在没辙,只好认怂。

   行了,刘护士,我们的事情,改天再谈,我会给你打电话。

   说完,起身,瞪了我一眼,然后大摇大摆,当着我的面离开了,见他的背影消失在我的眼帘,我才长叹一口气。

   这个秃头男至少有接近两百斤的体重,我一个黑客程序员,要真打起来,估摸只有挨揍的份。

   夜色深沉,黑夜的公园里,只有我与刘芳两个人。

   她低着头,惊慌失措,整理着凌乱的衣裳。

   这里不安全,你跟我回去吧。

  我说道。

   大概是因为我刚才出手相救,她很顺从,点了点头,眼眶还是湿润的,我拿着卫生纸,递送给他,擦了擦。

   回去路上,刘芳还是很紧张,一直不敢看我,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她喊住了我。

   秦先生,能,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 什么事?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要跟我丈夫说,可以吗? 都是邻居,放心吧。

   得到我的答复后,刘芳才平复下了紧张的心情,但一想起公园里的事情,被我这个熟人邻居给发现,羞耻的很,并肩进了小区,垂着通红的脸蛋。

   刘护士,你能告诉我,晚上欺负你的秃头男是谁吗?我问道。

   是我们医院的保安队长……刘芳支支吾吾的说道。

  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要再追问下去了,就当你什么都不知道,谢谢你了…… 说完,快步的往前走去。

   看着刘芳那性感,曼妙的身影,我身子都要爆炸了。

   看着那翘臀,真想弄上一次。

   回到家,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刘芳被那个秃头男糟蹋的画面,想着她脸上痛苦又舒服的表情,实在受不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打开之前破解的监控摄像。

   想着这对小夫妻现在在干嘛呢? 打开监控,画面正是在她们的主卧,刘芳与她老公躺在床上。

   可能心底对丈夫有些愧疚吧,被秃头男这么一弄,刘芳心事重重,咬着唇角,我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竟然莫名有一种特别爽的刺激感。

   两人在床上躺了好一阵,各自玩着手机,差不多凌晨一点,刘芳俏脸一片绯红,能看出她是一个欲念特别强烈的女人。

   她竟然主动将睡衣脱了,然后钻进了被窝,脱了她老公的裤子,打算给他亲。

   可亲了好一阵,他老公竟然一点感觉都没。

   宝贝,好累哦,明天我还要出差呢,等这次出差回来,我们再那个,好不好? 刘芳心底无比失落,但脸上并没表现出来,而是听从了她丈夫的建议,侧身睡去。

   看着这幅画面,我心底更兴奋了,对着画面中的刘芳,加快了自我满足的速度。

   她丈夫很快就打起了呼噜。

   突然,我注意到画面中,刘芳竟然主动用手! 侧着身子,一只胳膊夹在大腿中间,眉头紧皱…… 天哪! 她竟然也在…… 真没想到,外表如此高冷,文静的小护士,竟然是一个这么骚的浪蹄子…… 心底是刺激又兴奋,安奈不住心底的激动,我直接拿着手机,对着画面拍了好几张劲爆的画面。

   然后跟着刘芳的节奏,玩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起到达了巅峰。

   完事后,我整个人虚脱的躺在床上,对刘芳的欲念也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现在手上有她跟秃头男的事情,还有手机里留存的照片,这些图片要是让刘芳看见,会怎样呢? 想着她老公明天要出差,这对于我来说,不正是天大的好机会吗? 想到这,我亢奋不已,以至于整个晚上都没睡着,脑子里全想着这个性感迷人的小护士…… 次日,我下班就回了家,打开监控,然后观察刘芳家的动静。

   果真,刘芳老公出差没回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洗完澡,穿着睡裙,就躺在床上,又是一阵自我满足,最后悄然睡去。

   看到这,我终于忍不住了,从床上爬起来,拿着手机,就悄悄的走到她家门口,她们家门是指纹解锁,作为一名资深黑客,这些对我来说易如反掌。

   没两下,就被我破解了,推门悄悄走了进去。

   所谓色壮怂人胆,仗着手里有把柄,加上方才晚餐还喝了不少酒水,我鼓足勇气,朝着刘芳房间走去。

   刘芳睡得特别香,并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看着熟睡中的刘芳,莲藕般白嫩的胳膊,胸前微微坦露的饱满,我脑子慢慢充血。

   要是跟她弄,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想着,想着,我逐渐被那种事儿蒙蔽了心智,加上手上有她的把柄,心底也有了底气,一捏拳头。

   不由自主的掀开了裤子,悄悄扯掉刘芳的被子,挺着身子凑了上去。

   小护士刘芳真的很漂亮,就算睡着,也非常迷人,凌乱的睡裙中,露出大半个饱满的雪白,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一双修长的美腿往外张开。

   我哪里能忍得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部位,壮着胆子,掀开了她的睡裙。

   当我看见里面粉色的 底裤,我再也忍不住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像秃头男一样,激动的伸出手,轻轻的拽着裤子的边角,轻轻往下拽去。

   随着底裤的退下,望着那逐渐浮现眼帘的景色,我无比激动,想做那事儿的念头也更加强烈。

   刘芳呢,此时正睡着,突然被人扯了底裤,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刚开始还以为做梦呢,但是随着我的动作加快,她清晰的意识到这不是梦,而是真的有人在脱。

   她心底惊愕万分,睁眼看到此时跪在她双腿之前的我,兴奋的扯动她的底裤。

   瞬间,她茫然,特别是看见我露在外面的本钱,吓得不轻。

   这不是邻居秦……他,他,他要做什么?这,这怎么可以? 当时我还没察觉到她醒来,继续扯着底裤,手掌还好奇的覆盖在上面,磨蹭了两下。

   怎么办?现在要不要阻止? 可看见那硕大的本钱又犹豫了,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知道有把柄在我的手里,她心底一片烦乱,失了神。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实的看见女人的身体,好奇怪,好刺激,好美啊…… 我没有直接来,而是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勺热的盯着那神秘的部位,用手轻轻的摸了几下。

   又害怕弄醒刘芳,我动作很轻微,让已经醒来的刘芳顿时难受起来。

   好羞涩啊,他,他竟然在摸我哪里。

   刘芳皱着眉头,心底乱的很。

   之前被秃头男在公园里威胁,弄了一阵,背着老公,现在隔壁邻居竟然也半夜趁着丈夫出差,进了自己的房间。

   而且还轻轻的摸自己,这种感觉非但身体难受的要死,就连心底也痒的不行。

   面对这种情况,刘芳神情恍惚。

   刘芳……刘芳…… 我还是有些害怕她醒来,轻轻的心虚唤道。

   刘芳听见我的声音,不敢吭声。

   睡得可真沉!我心底嘀咕了一句,动作也加大起来,像秃头男一样,开始弄了起来。

   弄了一阵,我激动万分,床单竟然湿了一大片。

   这个小护士,果然是一个小浪蹄子。

   顿时我的荷尔蒙继续上升,情不自禁的分开刘芳的大腿,学着爱情片里的画面,就准备进入正题…… 刘芳的身子很软,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肌肤吹弹可破,这可不像是一个已经结过婚的女人,我心中暗想。

   叮铃铃,电话响了,是刘芳老公的电话。

   还真是晦气。

  我怒骂一声,愤愤不平,我顿时心虚不已。

   怎么这么关键时刻,竟然来了电话,我也不敢继续下去,赶紧提上裤子,快速的离开了现场。

   好好的一个计划,全都让那个突然的电话给毁了。

   几天后,我跟刘芳之间都没有什么交集。

   这天,我躺在床上左右翻着睡不着,爬了起来,翻出电脑。

   刘芳似乎还没有回来,卧室只有她丈夫一人,赤裸上半身,裹在白色的被里,口水沾湿了枕巾。

   你还不知道呢吧?就在你睡着的时候,你的妻子都做了什么好事儿? 我开心的想着,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快感。

   砰的一声门响,紧接着走进一个身影,衣服微微有些凌乱,神色略显慌张,这不是刘芳还能是谁。

   我瞪大了眼球,目光紧锁在屏幕上。

   刘芳穿着衣服,凑到了丈夫的面前,轻声叫了两下,她丈夫在睡梦当中,并没有搭理她,只是翻了一个身。

   刘芳这回就放心了,松下一口气,自己走到一旁,开始脱起衣服。

   窗帘关的并不是很死,有一道光顺着缝隙,射进整个房间,打在刘芳那洁白如玉的肌肤上,反射出淡淡的光辉。

   我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刘芳,几乎是全身赤裸。

   她的文胸刚才被秃头撕坏,现在支撑不了重量,直接滑落在地。

   或许是在家中,刘芳不在意,任凭那巨大的雪白颤抖了两下,停在那里。

   做完这一切,刘芳翻身上床,故意往丈夫的身边凑了凑。

   果然,她丈夫即使是在睡梦中,也第一时间感受到身边的不对劲儿,脸上带着笑,将手不由自主放在了刘芳凸起的胸部,小心的按压。

   刘芳开始还能轻叫两声,随后似有一些不满足,又开始自我鼓弄。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