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体育课老师把我按在树后|把玩硕大囊袋 >

体育课老师把我按在树后|把玩硕大囊袋



大厅外停了一排排气派华贵的车,玛莎拉蒂,保时捷91,卡宴,最次的也是奥迪。

  “哎,琪妹,自己打车来的?怎么不给哥打个电话,哥派辆车接你过来嘛。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这像什么话?不净给我们张家人丢脸吗?”从一辆保时捷91上,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他摘下墨镜, 表情玩味的看着 张琪沫和 林隐

  张琪沫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林隐的岳父,张秀峰,算是张家老一辈混得最落魄的人,早年在张氏集团就被几个兄弟压制,后来又被踢出局。

  最后只分到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勉强维持了一年。

  以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不能为张琪沫买多余的车。

  “琪妹。

  你说说,当初哥让你和这个窝囊废离婚,介绍孙家的老三给你,你要是听哥的话,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墨镜男越说越起劲,表情得意,毫不在意林隐的存在,“当然了,现在也不迟,要是想富贵啊,来求哥。

  哥能帮你再介绍个好对象!”当着人老公的面说这些话,简直目中无人!“张 填海,你说够了没有?”张琪沫冷声 说道,脸气的煞白。

  “哎,我这个当哥的也是看你可怜呐,跟着这样一个废物。

  一番好心相劝,给你指条明路,你还不听,那就活该你穷一辈子咯!”张填海悠悠说道。

  说完,张填海似乎还不得劲,又是表情戏谑的看向林隐。

  “林隐,你个窝囊废怎么就有脸来参加 凝姐的婚礼?”张填海讥讽说着,“哦!也对,你岳父的工厂听说资金链断了,工资都发不起,快倒闭了。

  你们是想来巴结大伯家,让他借钱帮你们度过难关吧?”林隐看着张填海,没有说话。

  张琪沫的老爸张秀峰,当初就是被张填海的父亲,张家老三 张洪轩,给踢出了张氏集团。

  甚至,这一次工厂遇到严重困难,都是张洪轩背后的手段。

  张琪沫长吸了一口气,强压了怒火,对林隐道:“忍着,不要理他。

  我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林隐点了头,两个人转身进了别墅大厅。

  “呵,看你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

  ”张填海看着林隐的背影,扭了扭脖子,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大厅内,占地面积非常广,西式的建筑风格,装饰气派华贵,还铺上了一层红地毯。

  张家的贵客已经陆陆续续进来落座。

  张琪沫提着一个精致的礼品盒,走到了新娘面前,面露笑容说道:“凝姐,祝您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张 紫凝五官精致,肤白貌美,气质高傲,但总体相比张琪沫,还是差了一筹。

  她淡淡看了张琪沫一眼,道:“把礼物放那吧。

  ”“凝姐,我陪您走走吧。

  ”张琪沫笑着说道。

  “不用了。

  不用跟我献殷勤,我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你爸 的事,我家不会帮的。

  ”张紫凝冷淡说道,毫不留情面。

  张琪沫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掩饰的委屈。

  她紧紧握着拳头,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在嫁给林隐之前,她受到爷爷的宠爱,是张家的掌上明珠。

  紫凝姐当初对他也是非常友爱,可现在,为什么都变的这么冷漠了……紫凝姐嫁给了青云市一流家族,孙家的大公子,婚礼隆重,张家上上下下都来庆贺,尊贵体面。

  而她……张琪沫沉默了一会,心里想到父亲现在的处境艰难,脸上还是强挤出了笑容,跟上了张紫凝离去的步伐……林隐在坐席上看到了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林隐所在的桌席上,坐的都是张家的女婿。

  只不过,这些女婿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物,比起他在张家的地位,完全不可相比。

  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各自交谈敬酒,相互递上名片,无视了林隐的存在。

  “诸位,都在呢?来,一起喝个酒。

  ”“海哥,这哪行,应该我们敬您一杯。

  ”张填海表情悠哉的端了杯酒过来,在场的张家女婿都是受宠若惊的站 起身,纷纷露出献媚的表情,把酒端起。

  张填海,可是张家老三张洪轩的儿子,三房的继承人。

  三伯张洪轩,乃是张家的实权人物,在张氏珠宝集团的份量,可以和老大张洪军平分秋色。

  张填海无论财富还是势力,圈子,地位,都是高于他们这些外来的女婿。

  “怎么?林隐,你是看不起我,酒都不喝一杯?”张填海冷声问道,盯着林隐。

  在场只有林隐没有起身敬酒,他迟疑了一秒。

  哗!就这一秒时间,张填海甩手就把一杯白酒洒在了林隐脸上。

  “什么东西?给你脸不要脸?啊?老子让你喝酒是给你脸,还敢不喝?”张填海表情不屑说道,跋扈至极。

  白酒洒了一脸,刺鼻的酒味溅湿了衣服,林隐脸上感到火辣辣的。

  在场,没有人帮林隐说话,脸上全都露出讥讽的意味。

  林隐眼神变的锐利锋芒。

  但是想起张琪沫在辛苦的为她老爸奔波,不能给她添乱,他,忍住了。

  “好,我敬你。

  ”林隐抹去了脸上的酒水,缓缓起身。

  张填海没想到林隐这都能忍得住,嘴角浮现一丝冷笑,心里暗笑,你以为忍就没事了?就在林隐起身的一刻,张填海突然后退,假装摔倒,顺手把酒席旁放置名贵红酒,以及贵宾礼品的推桌,给彻底掀翻了!噼里啪啦!推桌翻倒,十几瓶名贵的红酒,精致的玉(俩性故事)器如意,翡翠手镯,全都是碎了一地,引起了整个宴会厅的轰动,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聚集过来。

   是啊爷爷,我们白天遇到秀云 嫂子,年辰哥已经答应了人家!厨房里 传来小雅的声音。

   李德禄点头:那好,你去吧,早点回来休息! 年辰每次下山行医,都是住在这里,靠厨房的 茅屋就是给他准备的。

   知道了爷爷! 年辰满嘴答应,却没拿自己的大蛇皮袋,只是从银针盒里把长达三尺的两根银针拿出来,仿佛指环一样缠在双手食指上面,还拿起十来根银针别在衣襟上,就出门去了…… 夜幕下,年辰走上村里唯一大道,脸色便阴沉下来。

   这次出来,并非是为秀云嫂子的 婆婆治病,因为法力耗尽,必须要回洞天才能修炼恢复,暂时无法治疗秀云婆婆的病。

   年辰要做的事,是去 村长黄光宗家,找黄朗算账。

   顺着大路走了很长一段,年辰拐进一条小路,七弯八拐地来到一片平房前方。

   这是村里唯一的平房。

   客厅内有灯光亮着,隐约看见村长和支书在争吵。

   老黄,你这样太过分了,若是捅到上面去,是要杀头的! 老李你这样说不对啊,这次得到的好处,你那一份也不会少! 这种断子绝孙的好处,我李德祥无福消受! 嘿嘿,拿不拿钱是你的事,别忘记了这事你一直都有参与。

   那是你黄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话音未落,支书李德祥就气冲冲地从房内走出来。

   年辰急忙隐藏在旁边的苞米地中,看着支书打着电筒远去。

   村长家房间里,只有黄光宗两口子,并没有看见黄朗身影。

   只听房间内黄光宗 老婆气愤地说道:这 老家伙不识抬举,趁老二不在家跑来教训你这个村长,过几天老二回来,好好教训这老家伙一顿! 黄光宗被村里人称为 黄大仙,她老婆叫黄皮子,二儿子黄朗叫黄鼠狼,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年辰心头有些郁闷。

   黄鼠狼竟然不在,自己这趟算是白来了。

   这两口子虽然不是好东西,可是年纪都五六十岁了,自己也不屑对两个老家伙动手。

   年辰正准备返回,却看见黄大仙从屋里走了出来。

   你去哪里? 屋里传来黄皮子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的事你少管! 黄大仙毫不客气地回怼了一句。

   天杀的,天天惦记那只破鞋,你早晚会遭报应!屋内黄皮子恶毒地咒骂。

   黄大仙却没有理会自己老婆,直接顺着小路走上大路,朝着村口方向去了。

   这老家伙出去肯定没好事!年辰心头暗暗猜测。

   (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 村里好几名妇女都和黄大仙不清不楚,四十岁的妇女主任就是因为嘴上功夫不错,吹得舒服,伺候黄大仙几年才当选妇女主任的! 年辰悄然走出苞米地,跟在黄大仙身后,一路来到村口。

   尼玛,这老家伙不会是想打秀云嫂子主意吧? 年辰心头刚刚冒气这一念头,只见村长黄光宗已经悄悄地爬上路坎,顺着墙角来到三间茅屋角落,蹲伏下来。

   年辰远远地看见,中间的茅屋内有灯光传来,还有秀云嫂子和婆婆的对话。

   秀云,找到合适的人家就改嫁了吧! 屋里传来拧毛巾的水响,应该是秀云嫂子在给婆婆擦洗身体。

   妈你别整天提这个事情,我改嫁了谁来照顾你啊! 屋内传来老人一声长叹:让你给妈买包老鼠药,怎么就那么难! 妈你别瞎说啊,我不求你长命百岁,但是活着的时候得伺候好了,不然我对不起死去的刘全! 说话之间,秀云替婆婆擦洗完身体,穿好衣服:妈你快睡吧,我关灯了! 啪塔。

   房间内灯灭,一道黑影端着盆走了出来。

   看见这一幕,年辰不自觉地退后了两步,已经被这脏水泼出心里阴影了。

   秀云倒掉脏水,洗干净脸盆,走向右边茅屋,开了灯,来回从屋檐下水管接了几盆水,倒进房间内某个容器中,哗啦啦的水声,让年辰忍不住遐想起来…… 秀云嫂子看来也要洗澡啊! 不对,黄鼠狼还躲在茅屋角落呢!尼玛这家伙都六十几岁了,竟然还打算偷看,说不定还有其他想法呢! 年辰有些着急地从角落走出来,准备过去提醒秀云嫂子,却又忽然停下了脚步。

   现在三更半夜的我却出现在这里,到时候说不清楚啊! 年辰不禁有些犹豫…… 而这个时候,屋内已经响起了铛的一声,那是秀云嫂子将随身携带的大菜刀放下的声音,随即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响起。

   年辰看见躲在茅屋角落的村长黄光宗,仿佛一只大老鼠顺着茅屋墙角,悄悄来到了亮灯的茅屋窗户下,缓缓升起脑袋偷看。

   秀云嫂子家是土墙房,窗户没有安装玻璃,毫无遮挡。

   看了一眼之后,村长黄光宗缩回身子,悄无声息地跑到院子里,拿起一张木凳子,悄悄放在窗户下方。

   尼玛,看这架势,黄鼠狼可不仅仅是偷窥那么简单,他是想从窗户爬进去对秀云嫂子意图非礼啊! 房门被秀云嫂子杠上了,但是窗户却足够一个大汉顺利爬进去,只是窗户离地面有些高,得找个东西垫脚…… 这个时候,屋里已经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应该是秀云嫂子已经泡进了容器里。

   光是想象这幅画满,就让人热血沸腾起来。

   然而年辰却没心思去想这事了。

   因为黄光宗已经站在凳子上,大半个身子钻进房间去了。

   卧槽! 年辰已经顾不上什么误会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