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老公啊不要了不要这样 老公,你的好大,轻点 少爷我受不了了星儿 >

老公啊不要了不要这样 老公,你的好大,轻点 少爷我受不了了星儿



黄毛的速度好快,两个起落就冲了过来。

  我反手在脑后摸了把,满手是血,抓着树子,摇晃着站了起来。

  我抓住树子的瞬间,手上的血液突然被树杆吸收了。

  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热流透过掌心涌进了我体内。

  那股热流宛如怒潮般的在体内疯狂的奔腾着,我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每个细胞都在不断的膨胀,跟吹气球似的。

  恰在此时,黄毛的拳头轰了过来。

  “死来!”我不闪不避,一拳轰了出去。

  轰!硬碰硬,没半点花俏,高下立分。

  我只晃了几下,黄毛不断倒退,最后仰摔而倒。

  “臭 傻子,你什么了邪法,居然打倒了毛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 光头抓起一根米多长,小臂粗的棍子,抡起就砸。

  “滚!”我一把抓住棍子,振腕夺过,一脚踹飞光头,提着棍子,杀气腾腾的向门口跑去。

  我刚到堂屋门口,尾房响起 嫂子愤怒的声音:“王 四虎,你别过来。

  你再过来,我叫人了。

  ”“宝贝儿,别紧张哦!我只想亲手帮你取出枣子,然后送给我亲爱的老爸,吃了之后,保证他长命百岁。

  ”王四虎浪声说。

  “ 黑娃,快来帮嫂子。

  ”嫂子急得大叫。

  “宝贝儿,别叫了,你家的臭傻子有光头和毛娃招呼,没时间管你。

  ”王四虎得意洋洋的说。

  “咳!”我提着棍子,阴沉着脸,冷冷的站在门口。

  “你……臭傻子,你怎么进来了?毛娃和光头两人呢?”王四虎脸色微变,愤怒的看着我。

  “黑娃,嫂子怕。

  ”嫂子尖叫一声,张开玉臂,乳燕归巢般的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还在微微发抖。

  “死狗!”我扔了棍子,紧紧搂着嫂子的小蛮腰。

  这一刻嫂子彻底露出了她脆弱的一面,不管多她坚强,始终是个女人,遇上这种危险,总是需要男人保护。

  “死狗?”王四虎愣了下,嘀咕着 跑了出去。

  “黑娃,光头两人有没有打你?”嫂子缓缓松开,颤抖的抚着我的脸庞。

  “没!”我用力摇头,不想让嫂子担心,就善意的扯了个谎。

  “他们不是好人,肯定不会放易放过你,快让嫂子看看,伤着没?”嫂子松开玉臂,紧张的打量了起来。

  紧张过去了,我才感觉身体不对头,后脑门明明受了伤,还流了好多血,现在好像不痛了。

  嫂子也没发现我脸上有伤。

  我趁嫂子检查前面时,反手一摸,不但血没了,也不痛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个梦。

  我怀疑真是幻觉,拉开嫂子的小手,急忙跑了出去。

  “黑娃,别急,嫂子还没看完呢。

  ”嫂子追了出来。

  我穿过西屋和堂屋,到了门口,看清院子里的情景,蒙圈了。

  光头已经爬起来了,脸色苍白,一头是汗,眼里充满了惊恐。

  黄毛还蜷缩在地上。

  王四虎蹲着身子,正在给黄毛检查。

  说明之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黑娃,看啥?”嫂子追到门口,困惑的看着我。

  “他们两个,死狗。

  ”我傻呵呵的看着黄毛和光头。

  “他们被人打了,谁打的?”嫂子眼睛瞪得溜圆。

  “不知道。

  ”我用力摇头,反正没别人看见,干脆装傻。

  “臭傻子,你到底用什么暗算了他们?”王四虎扶着黄毛站了起来,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嫂子,臭老虎凶黑娃。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嫂子背后,还故意搂着嫂子的小蛮腰,小腹紧紧的贴着圆滚滚的屁股。

  可惜没起来,要不顶在沟沟里,肯定很舒服。

  “黑娃,别怕啊!嫂子会保护你的。

  ”嫂子双颊泛红,羞涩的拉开我的爪子,温柔的抚着我的脑袋。

  这一刻我从嫂子身上清晰的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亲情之爱。

  她明明害怕,还在微微发抖,却温柔的安慰着我。

  “臭傻子,要是毛娃的手废了,虎爷就打断你的爪子和狗腿,然后当着你的面,上了你嫂子。

  ”王四虎把黄毛交给光头,对他耳语了几句。

  “虎哥,你放心,我知道咋做了。

  ”光头架住黄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扶着黄毛向村委会方向走去。

  张桂兰的诊所就开在村委会的二楼,估计是送黄毛看医生。

  “陆 雪梅,把枣子取出来,我带回去。

  ”王四虎冷笑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眼瞎啊,那地上的袋子,还是你老子亲手给我的。

  里面的枣子是我刚取出来的。

  黑娃正要送过去,你就来了。

  ”嫂子指了指地上的自封袋,冷笑说。

  “陆雪梅,以为虎爷是三岁孩子啊?袋子里的枣子,谁知道是哪儿来的?我爸说了,每天要亲眼看着,你从里面取出枣子。

  ”王四虎阴声说。

  “王四虎,你们父子安的什么心,自己明白,真要这样,这活儿我不干了。

  ”嫂子双颊微微扭曲,紧紧抓着我的大手,气得发抖。

  看她的反应,现在才完全明白王大山那老畜生的阴谋,泡枣子只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其实他们父子两人都想占她的便宜。

  “陆雪梅,在黑桃村这一亩三分地上,还轮不到你说话。

  泡枣的活儿,你必须天天干,果园的活儿,也要做。

  你敢不去,虎爷就打断臭傻子的腿。

  ”王四虎握着拳头走了过来。

  “王四虎,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去村委会告你。

  ”嫂子甩开我的大手,上前半步挡住了我的身子,宛如母鸡护小鸡似的。

  这瞬间,我差点哭了。

  她明明很怕王四虎,担心我受到伤害,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我。

  这是一个多么善良的女人啊!这样的女人,值得我守护一生。

  “笑话,村委会那些狗东西,哪个不给我爸面子?哪个又敢得罪王家的人?”王四虎压根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嚣张的笑了起来。

  不仅我蒙圈了,嫂子也傻眼了。

  我们都没想到,王四虎这样嚣张。

  嫂子正不知道如何对抗王四虎,竹林那边响起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珠落玉盘的美妙声音:“王四虎,你就是一个暴发户,把真自己当回事儿了。

  黑桃村是大家的,而不是王家的。

  ”说话的人是苏 亦涵,我们村的美女村长。

  一听苏亦涵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兴奋。

  她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可以和嫂子比肩的大美女,就是身材要差点,可她的声音很好听。

  这点足以弥补身材的不足了。

  她和嫂子是好朋友,听她的口气,显然不喜欢王四虎。

  “黑娃,别怕,亦涵来了,她会帮我们的。

  ”嫂子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双颊红红的松开了我的手。

  莫名的,我心里涌起一丝失落。

  我好想嫂子一直拉着我的手。

  “苏亦涵,这是王家和陆雪梅之间的事,你别多管闲事。

  ”王四虎两眼一翻,不屑的看着苏亦涵。

  看来他没吹牛,真没把村委会的人放在眼里。

  “王四虎(姐弟乱欲),你心里打什么小算盘,大家心知肚明。

  这件事,我管定了。

  ”苏亦涵迈开修长的大腿走了过来。

  披肩金发迎风飞扬,宛如飞泄而下的金色瀑布,发稍带着少许雾气。

  精致绝伦的锥子脸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美得令人屏息。

  黑白分明的灵动美目,宛如闪闪发亮的星星。

  纯黑色的小背心,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背心的前襟好像要被里面的饱满顶破了,跟随身体的动作,不断的颤抖着,荡漾起了勾魂的波涛。

  修长圆润的大腿从米白色的裤管里洞穿而出,好像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柱,每寸肌肤都泛着晶莹光泽,紧致细腻,充满了弹性。

  脚上穿着深黑色的运动鞋,脸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显然在跑步,应该跑了一段距离了,出了不少的汗。

  “亦涵,你来得正好。

  王四虎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清早的,到我家里耍流氓。

  ”嫂子急忙迎了过去,紧紧抓着苏亦涵的小手。

  “雪梅,到底咋回事儿,说清楚点。

  ”苏亦涵拍了拍嫂子的小手,从肩上抓起粉色的毛巾,一边抹汗,一边问。

  “这事儿挺复杂的,你先进来坐,我慢慢给你说。

  ”嫂子拉着苏亦涵进了堂屋,给她倒了杯水。

  然后和苏亦涵并肩坐在饭桌边的凉板上,从在王大山那儿借钱说起,一直到王四虎之前上门纠缠她为止。

  当然隐去了我们之间的亲密经历。

  “雪梅,不是我说你,你明明知道,王四虎对你不怀好意,你还答应弄这个。

  ”苏亦涵双颊红彤彤的,羞涩的翻着白眼。

  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个挺难为情的。

  要是她知道,是我帮嫂子放枣子和取枣子,肯定会跳起来。

  “亦涵,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

  三万块是不多,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怎么还这笔钱。

  ”嫂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来解决。

  ”苏亦涵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了几口水,放下杯子,拍了拍嫂子的香肩,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苏亦涵,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这事儿,是你能解决的吗?”王四虎一脸冷笑,甩开腿子就向堂屋冲。

  “臭老虎。

  ”我侧跨一步挡住王四虎的路。

  “臭傻子,滚开!”王四虎额头青筋直跳,一个大嘴巴子,狠狠抽了过来。

  “黑娃,小心。

  ”嫂子吓得尖叫。

  “王四虎,你住手。

  ”苏亦涵怒吼。

  “臭老虎,你滚开。

  ”我举起左手格挡。

  有点像横切而出的掌刀,切向对方手腕。

  啪!掌刀切中王四虎的手腕,发出了沉闷声响。

  “臭傻子,你?”王四虎脸庞憋得通红,踉跄后退,满眼惊恐的瞪着我。

  “臭老虎。

  ”我只晃了几下,半步都没退,瞪大双眼,毫不示弱的盯着他。

  之前打倒黄毛和光头,可能是侥幸。

  这会儿和王四虎面对面的干,绝没侥幸可言。

  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我的身体真的改变了,变得力大如牛,压根就不怕王四虎这畜生了。

  “雪梅,这是什么情况?你家黑娃,好大的气力啊!王四虎是村里出了名的力大如牛,在黑娃面前,跟孩子似的。

  ”苏亦涵拉着嫂子,急忙走了过来。

  “黑娃,有没有伤着?”嫂子抓着我的手,紧张的打量。

  “没!”我傻傻的摇头。

  “黑娃的力气一般,可能是王四虎大意了。

  要是黑娃真能一下就格开他,我也不用怕他了。

  ”嫂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黑娃,你上去打王四虎,打倒了他,亦涵姐姐又让你坐摩托车。

  ”苏亦涵愣了下,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

  她是从城里发配到我们村的,摩托车是她从城里骑来的。

  村里到处是泥巴路,弯弯曲曲的又凹凸不平,就很少骑了。

  有一次 我去赶场,她顺便捎了我一段路。

  我当时是傻子,觉得好玩就在车上大叫。

  “亦涵姐姐,黑娃怕怕。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紧紧抱着她的胳膊。

  少女幽香扑鼻而入,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贪婪的嗅着那香气,小腹一阵发热,里面不停的抖着,好像要起来了。

  “黑娃乖,有亦涵姐姐在,别怕!打他。

  ”苏亦涵俏脸泛红,抽出胳膊拍了拍我的头,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臭老虎,是亦涵姐姐叫黑娃打你的,打痛了,不准叫哦。

  ”我握着拳头,傻乎乎的冲了过去。

  “黑娃,小心啊!”嫂子紧张的握着粉拳。

  “臭傻子,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打虎爷?死开!”王四虎大怒,一记撩阴脚飞踹而出。

  “臭老虎,死来!”我一把抓住王四虎的脚踝,猛的向上提起,然后一拳打了出去。

  轰!王四虎单脚着地,重心不稳,胸口又挨了一拳,踉跄着仰摔而倒,砸得地皮直晃动。

  “黑娃,你真厉害,别让他爬起来,快踩着他的胸口。

  ”苏亦涵愣了下,拍着小手跑了过来,满眼惊讶的看着我。

  嫂子好像已经傻了,站着没动。

  我自己也蒙圈了,要不是苏亦涵叫我,我肯定会呆立当场,不知所措。

  我可以断定,不仅是力气变大了,速度也变快了,眼睛也比原来尖了。

  “晓得喽!”我赶紧跑了过去,不等王四虎爬起来,一脚踩住他的胸口。

  “臭傻子,找死!”王四虎额头青筋狂跳,怒吼着,飞腿踹向我的裤裆。

  “臭老虎!”我一把抓住王四牙的小腿,脚后跟用力,在胸口碾了几下。

  “啊……臭傻子,你敢打爷虎。

  老子饶不了你。

  ”王四虎咆哮叫嚣着。

  嫂子和苏亦涵都傻了,站着没动,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

  看她们的神情,显然都没想到,一个傻子这样厉害,跟玩似的就放倒了号称力大如牛的王四虎。

  要不是亲眼所见,估计没人会相信。

  其实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在做梦。

  要是真的,这一切肯定和之前涌进体内的神秘力量有关。

  苏亦涵就在站我旁边,离得很近,少女幽香扑鼻而入,令我想入非非的,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她。

  “亦涵姐姐,你咋啦?”我戳了戳苏亦涵的香肩。

  好软,真的是柔若无骨。

  好嫩,比刚出锅的豆花还嫩,水灵灵的,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黑娃,你好厉害哦!”苏亦涵回过来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我。

  看着她脸上宛如鲜花般的灿烂笑容,我差点醉了,小腹越来越热。

  “黑娃,你真棒。

  以后有你保护嫂子,嫂子就不怕别人欺负了。

  ”嫂子眼底闪过一丝勾人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我能大致体会嫂子此时的心情,除了要勾引我解决生理需求之外,更多的是要依靠我保护。

  我对她就不只是满足生理需求这样简单了,有了更大的价值。

  “晓得喽!”我傻傻的点头。

  “你们两个女人,比猪还笨。

  异想天开的,让一个傻子保护一个人人见了都眼红的寡妇,真是可笑。

  ”王四虎不屑的说。

  “王四虎,你以后不该叫四虎。

  黑娃说得对,你该叫死虎,以后叫王死虎,都这个鬼样子,还有脸嚎叫。

  我要是你,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啦。

  ”苏亦涵冷笑看着王四虎。

  “王四虎,你以后再来闹事,我就叫黑娃揍你。

  ”嫂子站在苏亦涵旁边,有点狐假虎威的威胁王四虎。

  其实,她们两人都是借我的势。

  要不是我放倒了这只臭老虎,她们真没勇气当着王四虎的说面这种大话。

  “臭傻子、陆雪梅、苏亦涵,你们三个,给虎爷等着,一定要你们好看。

  ”王四虎满眼不屑的瞪着我们。

  “黑娃,收拾他。

  ”苏亦涵拍了拍我的肩膀。

  “晓得啦!”我傻笑着乱扭王四虎的小腿。

   “ 谢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伤口么?快来呀!”看到老谢一副愣愣的样子,何 秀兰心里一阵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难道我何秀兰还拿不下?“哦哦哦,对,看伤口!”老谢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何秀兰到底来这儿是干嘛来了。

  说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儿,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难道是她在试探?老谢有些拿不准这个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样,一个女人送上门来给自己占便宜,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来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吗?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兰出去乱说,老谢也完全可以说她就是到这儿来治病的,反正这事儿谁也没证据,还不睡凭空胡掐?“来来来,把你内衣脱下来,我看看你到底伤到哪儿了?”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老谢也逐渐变得主动了起来,伸出手就去扯何秀兰那里的衣服。

  当何秀兰那柔软出现在老谢面前的时候,老谢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几口,平静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话,那只能说,岁月似乎根本就没在何秀兰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迹。

  依旧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皮肤水嫩嫩的。

  看到老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骄傲看,何秀兰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虽然每次去赶集的时候,是经常有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偷偷盯着她看,但是老谢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乡唯一的医生,不知道看过多少女人的胸。

  能让老谢变成这幅样子,难道还不值得骄傲么?“怎么样谢哥?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是不是还得听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说的,何秀兰直接拉过老谢的头,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满足感,和老谢那没有刮干净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肤上划过,何秀兰忍不住轻轻哼叫了一声。

  老谢此时却有些懵逼了,这个何秀兰,也太特么主动 了吧?难道是寂寞过头了?不得不说,老谢的猜测还是蛮准的,何秀兰的老公是修桥的,为了挣钱,平时几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过节也回不来一趟。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兰如今正是三十岁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还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要么就是几岁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谢来劝架的时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谢那傲人的本钱,而何秀兰呢,早就春心荡漾了!“谢哥,怎么样?你有听到伤口在哪里么?”何秀兰的一双手在老谢头发林里摸过,又轻轻摸了摸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

  “额,找到伤口了,我去拿药,你先别动啊,我给你上点药,要不了多久就好了!”尽管老谢根本找不出何秀兰身上到底哪里有伤口,但是人何秀兰不是说了吗?伤在了胸口上,难道老谢还要主动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烦谢哥了!”何秀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老谢对她身体痴迷的样子,何秀兰就感觉心里一阵骄傲。

  老谢拿出药罐子,在手上抹了一点,就想伸手往何秀兰的胸上涂。

  “诶,谢哥,这男女授受不亲,抹药这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可正当关键的时候,何秀兰却一下子躲开了老谢的魔爪,飞快的披上了衣服。

  “卧槽!这个骚娘们什么意思?”老谢心里一阵郁闷,看到何秀兰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谢哥您忙,这个药啊,我就拿点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来找你噢~”何秀兰夺过老谢手里的药罐子,当着老谢的面穿好内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老谢的家里。

  临出门前,还给老谢甩了一个极为暧昧的眼神。

  “妈的!何秀兰你这个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 这一瞬间,老谢在心里发誓,以后有机会,非要上了这女人不可!回过头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谢”,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最近的桃花运是怎么了?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没来个正经的!草草的做了点饭菜吃了以后,老谢取了两块腊肉提着,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老谢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没菜吃,自己总不可能坐视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门前的时候,老谢正想敲门,突然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老谢敲门的手一顿,下意识的趴在了门边,透过门缝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谁在吵架。

  仔细一看,原来是王小薇在接电话呢。

  “我爸妈就不是你爸妈了是吧?蒋 宏博你个没良心的,当初你创业的时候是我把我家拆迁款给你的,你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动,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我跟你说过我现在没钱了!我现在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你知道吗?我当初跟着你(夹逼自慰),跟我爸妈闹翻了,搞得我现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说让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现在都干了什么?有了点小成绩你就去赌博!现在倾家荡产了,你满意了吗?”“蒋宏博我告诉你,我嫁到你们家这两年,我连班都没上,帮你打理工地,帮你照顾你爸妈,我整天跟个保姆一样,我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吗?你现在竟然这么对我,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说完这话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挂了电话,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听到这些谈话,老谢恍然大悟,这蒋宏博竟然迷上了赌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谢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老谢心里一阵心疼,连忙敲了敲门。

  “小微,开开门,我是你 谢叔,我给你送东西来了!”一听说是老谢,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来,连忙打开了屋门。

  看到老谢那一瞬间,王小薇一把扑进了老谢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谢叔,蒋宏博这个混蛋,赌博输了,竟然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来还债!”“什么?蒋宏博是这么说的?”听到王小薇的话,老谢心里宛如响起了一声惊雷。

  “嗯呢!他说他现在欠了别人好几十万,实在是还不起,债主那边说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个月,要不然就得还钱!”王小薇靠在老谢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解释道。

  “妈的,这个蒋宏博也太没良心了吧!”那一瞬间,老谢只感觉一阵无名火起,但随即又紧紧抱住了王小薇。

  这个时候,最难受的恐怕还是她了吧?“小微,你听谢叔一句话,跟他离婚吧!别跟着他过了,你要实在怕嫁不出去,你谢叔我娶你!”老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 呜呜呜,谢叔,我也想离婚啊!可是,我问过律师那边了,蒋宏博的债是我们结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们离婚,我也会背负一半的债务,我当初为了嫁给蒋宏博,跟家里人闹翻了,我一个人哪儿去弄几十万来还债啊!”王小微抱着老谢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似乎要把结婚这几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样。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离村子比较远,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这哭声,还以为老谢把人家怎么样了呢。

  “好了别哭了,乖,钱的问题慢慢想办法啊,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你得先跟他离婚啊,要不然,他肯定会越欠越多的,到时候你就更没办法摆脱他了!”老谢一边拍着王小薇的肩膀,一边轻声安慰道。

  “呜呜呜!谢叔,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他说他要创业,我背着家里,把我们家几十万的拆迁款偷偷拿出来给他,他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呜呜呜,他还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他真的有把我当成是他老婆么?呜呜呜…”“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谢叔在呢!”这一瞬间,老谢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诉王小薇,没事,别怕,还有他呢!可是,老谢也知道,他只是个农村人,也没什么文化,初中毕业就没再上过学了,除了会这一手医术以外别无所长,虽然这几十年来给人看病是攒了一些钱,但是也仅仅只有几万块,根本就不够帮王小薇还债的啊!这一瞬间,老谢想了很多,他原本以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图她年轻的身体,一时兴起,但是这一刻,老谢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儿,想给她一个依靠。

  “谢叔,你说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轻轻抬起头,看向了老谢。

  这一瞬间,阳光从老谢的背后直射而来,形成了一个背景,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还有那唏嘘的胡渣,和那温暖的胸膛,在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脑子里。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