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horny hillbilly >

horny hillbilly



我叫李敢,大學畢業后就在縣城里開了家中醫養生館,偶爾還會兼職倒賣一些攝影器材,所以對于這種 東西也是信手拈來,在此之前,我曾無數次想過要把攝像頭裝進 楚瀟瀟家中,從而獲得了解她生活的通道,面對這個得之不易的機會,自然不能錯過。

   上樓來到楚瀟瀟家門口后,我直接按響了門鈴,很快,一臉焦急的楚瀟瀟出現 在我的視線中,大概是情況緊急,她直接就拉住了我的手往臥室里牽。

   感受著她手心的觸感,我一陣心猿意馬,但更讓我意外 的是,此刻的楚瀟瀟竟然只穿著一件粉紅色小 睡裙,跟在她身后,我隱隱間能瞧見肩頭那黑色的肩帶,讓我 忍不住就橫生一股直接撲倒她的沖動。

   跟隨她來到臥室后,楚瀟瀟立馬指著桌子上那臺電腦道: 李哥,我本來準備開直播的,但進了一個瀏覽器頁面就卡住了,不管我怎么操作都動不了,等我斷電重啟的時候,就一直顯示藍屏頁面。

   沒事,估計是中病毒了,我來看看。

  /說著,我立馬走上前去,在電腦鍵盤上操作了起來,雖然我大學期間主修的是中醫藥學專業,但對于這種問題也是輕車熟路,不出五分鐘,電腦便恢復如初。

   真是謝謝了啊李哥。

  看著電腦上正常加載的畫面,楚瀟瀟釋然地吐了一口氣,臉上神情也輕松了不少。

   呵呵,這也沒什么好謝的,小問題,舉手之勞。

  /起身后,我隨意擺了擺手,可目光卻在楚瀟瀟胸前聚焦,雙目也漸漸熾熱了起來…… 真想不到,這小妮子發育的這么好,身前的風光在粉紅色小睡裙的遮擋下若隱若現,簡直就是人間至美尤物的存在。

   看著看著,我竟然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這一幕恰恰被楚瀟瀟捕捉在了眼里,似乎 意識到了什么,她面色一紅,下意識往后退了退,然后趕緊說道:現在時候也不早了,要不然李哥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我還等著給粉絲直播呢。

   那行,你忙你的,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能選擇奪路而逃,但沒走幾步,我卻突然想起攝像頭這事還沒著落,難道就這么回去了? 就在我猶豫著要不然找個借口留下來的時候,身后卻 傳來一聲動人的輕哼,更是有那種輕微的碰撞的聲音傳出,轉頭一看,這動靜竟然是從楚瀟瀟電腦里發出來的,而此刻楚瀟瀟也是一臉意外地愣在原地,面色更是緋紅一片,尷尬的不行。

   怎么回事?我趕緊回身說道。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跳出來的….指了指自己的電腦,楚瀟瀟神色明顯有些羞惱,如果可以的話,估計她都能直接把這玩意扔出去了。

   沒事,我再看看吧。

  /看到楚瀟瀟這幅反應,我內心一陣暗爽,甚至還有一種莫名的愉悅感。

   說著,我來到電腦前再次操作了起來,原來剛才的病毒并沒有清除干凈,還自己跳轉到了那種不良頁面,很快,我把問題處理好,并全面查殺了一遍病毒,確認無誤后,轉身說道:你這個電腦防護能力太弱了,系統還是Win9版本,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要不然我明晚七點過來給你安裝一個新系統吧,防護能力更強些。

   行…李哥,麻煩你了。

  聽到我的話,楚瀟瀟當即點頭答應了下來。

   隨后,我和她寒暄幾句,便回到了自己家中。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楚瀟瀟化身我的女仆,,抓著我的肩膀,還發出一聲聲悅耳的聲音,等我早上醒來的時候,褲子已經不能再穿了,但我的腦海里卻依舊浮現著楚瀟瀟那個時候的樣子,心里也漸漸期待起來。

   在這種磨人的煎熬中,我終于等到了晚上七點,上樓如約按響了楚瀟瀟的門鈴。

   但我沒想到的是,這個門竟然是虛掩著的,我輕輕一推,便是門戶大開,而且里頭的景象瞬間讓我血脈噴張,身下某處也不由起了反應…… 沒想到,楚瀟瀟竟然當著我的面在穿衣服,此刻的她背對著我,正緩緩套上自己的 白色睡裙,我依稀可以瞧見她那渾圓的臀部,在黑色蕾絲邊的襯托下勾人心魄! 就是這一幕,讓我大腦瞬間充血,嗡嗡直鳴,心中更是燥熱難耐,無數次念想著直接沖上前去,好好教訓教訓她! 可就在我胡思亂想的空檔里,楚瀟瀟似乎察覺到了動靜,轉身過來看到我的那一刻,忍不住驚叫一聲,俏臉蛋兒上更是瞬間爬滿了紅霞。

   但她不知道的是,由于此刻轉過身來,風景徹底映入我的眼簾,好家伙,每看上一眼,便覺得呼吸困難一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再這樣下去,我都感覺自己會忍不住犯罪! 好在此刻楚瀟瀟已經反應過來,趕緊躲進臥室,并反鎖上了房門,大概過了二三分鐘左右,她才重新走了出來,現在的她,已經換上了那件白色睡裙,較比昨晚,今天的她相對來說比較保守,哪怕我窮極目光,都不能穿透布料的阻隔,窺見里頭的美妙風光! 抱…抱歉….我看門是開著的,以為你…在這種無比尷尬的境地之下,我主動干咳一聲道。

   沒…沒事,本來我就是給你留門的,但我沒想到你來的會這么準時….依舊滿臉通紅,楚瀟瀟有些不由自主道,要…要不然你先在沙發上坐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好。

  此刻的我剛好口干舌燥,毫不猶豫點頭答應下來,但稍微一邁開腳步,我便哎呦一聲叫喚了出來,連我自己都沒意識到,在之前連番的真人刺激之下,我的反應已經十分明顯了。

   這么一動,更是如同針扎,難受不堪,偏偏這時楚瀟瀟轉過頭來,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漂亮的大眼珠子突然停滯,嘴里還不由自主發出一聲輕咦。

   其實楚瀟瀟這幅反應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畢竟打出生開始,我這兒就是數一數二的,伴隨著年齡成長更是 發生了質的改變,更別說經歷之前的連番刺激,連我自己都有些驚訝了。

   情急之下,我還是找了一個借口,以一種怪異的姿勢來到衛生間,打開燈后,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氣,然后用涼水洗了幾把臉,希望借此平復一下心情。

   但很快,我發現自己多想了,大概是由于先前的刺激過于強烈,不管我思緒如何控制,都起不到作用,甚至隱約間我還聽到吱的一聲,貌似是褲子已經發生了些許崩裂,在這種關鍵時刻,我目光捕捉到了洗手池下方的一堆… 這是楚瀟瀟的貼身衣物,最上面就是一條粉色蕾絲貼身褲子,我忍不住將其拿起,沒想到上頭還有些溫度,顯然,這是剛剛楚瀟瀟洗澡換下來的,隱約帶著一種別樣的味道。

   就是這種味道,讓我全身血脈高速運轉著! 鬼使神差的,我將衣服放在身下,腦海中幻想著楚瀟瀟那個時候的樣…… 在即將忍不住的時候,我趕緊拿開…. 發泄完畢后,我感覺整個人都是神清氣爽的,還有些飄飄然起來。

   當然,遺留的問題也被我處理干凈,準備離開的時候,我腦子里驀然浮現一個大膽的想法! 沒想到,楚瀟瀟竟然當著我的面在穿衣服,此刻的她背對著我,正緩緩套上自己的白色睡裙,我依稀可以瞧見她那渾圓的臀部,在黑色蕾絲邊的襯托下勾人心魄! 就是這一幕,讓我大腦瞬間充血,嗡嗡直鳴,心中更是燥熱難耐,無數次念想著直接沖上前去,好好教訓教訓她! 可就在我胡思亂想的空檔里,楚瀟瀟似乎察覺到了動靜,轉身過來看到我的那一刻,忍不住驚叫一聲,俏臉蛋兒上更是瞬間爬滿了紅霞。

   但她不知道的是,由于此刻轉過身來,風景徹底映入我的眼簾,好家伙,每看上一眼,便覺得呼吸困難一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再這樣下去,我都感覺自己會忍不住犯罪! 好在此刻楚瀟瀟已經反應過來,趕緊躲進臥室,并反鎖上了房門,大概過了二三分鐘左右,她才重新走了出來,現在的她,已經換上了那件白色睡裙,較比昨晚,今天的她相對來說比較保守,哪怕我窮極目光,都不能穿透布料的阻隔,窺見里頭的美妙風光! 抱…抱歉….我看門是開著的,以為你…在這種無比尷尬的境地之下,我主動干咳一聲道。

   沒…沒事,本來我就是給你留門的,但我沒想(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到你來的會這么準時….依舊滿臉通紅,楚瀟瀟有些不由自主道,要…要不然你先在沙發上坐坐,我去給你倒杯水? 好。

  此刻的我剛好口干舌燥,毫不猶豫點頭答應下來,但稍微一邁開腳步,我便哎呦一聲叫喚了出來,連我自己都沒意識到,在之前連番的真人刺激之下,我的反應已經十分明顯了。

   這么一動,更是如同針扎,難受不堪,偏偏這時楚瀟瀟轉過頭來,在看到我的那一刻,漂亮的大眼珠子突然停滯,嘴里還不由自主發出一聲輕咦。

   其實楚瀟瀟這幅反應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畢竟打出生開始,我這兒就是數一數二的,伴隨著年齡成長更是發生了質的改變,更別說經歷之前的連番刺激,連我自己都有些驚訝了。

   情急之下,我還是找了一個借口,以一種怪異的姿勢來到衛生間,打開燈后,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深吸一口氣,然后用涼水洗了幾把臉,希望借此平復一下心情。

   但很快,我發現自己多想了,大概是由于先前的刺激過于強烈,不管我思緒如何控制,都起不到作用,甚至隱約間我還聽到吱的一聲,貌似是褲子已經發生了些許崩裂,在這種關鍵時刻,我目光捕捉到了洗手池下方的一堆… 這是楚瀟瀟的貼身衣物,最上面就是一條粉色蕾絲貼身褲子,我忍不住將其拿起,沒想到上頭還有些溫度,顯然,這是剛剛楚瀟瀟洗澡換下來的,隱約帶著一種別樣的味道。

   就是這種味道,讓我全身血脈高速運轉著! 鬼使神差的,我將衣服放在身下,腦海中幻想著楚瀟瀟那個時候的樣…… 在即將忍不住的時候,我趕緊拿開…. 發泄完畢后,我感覺整個人都是神清氣爽的,還有些飄飄然起來。

   當然,遺留的問題也被我處理干凈,準備離開的時候,我腦子里驀然浮現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萬萬想不到,現在的楚瀟瀟是如此的美麗動人! 由于她此前是穿著短裙小兔兔套裝,本身露出的地方就比較多,加上先前一番劇烈掙扎,這件套裝幾乎是脫離了她的身體,就連胸前紐扣也崩裂了幾顆,如果不是還有一件粉紅色上衣作為最后的狙擊,恐怕大好春光便會徹徹底底淪陷在我眼前! 當然,最具沖擊力的一幕還是她身下那抹精絕妙景致,沒了短裙的遮蓋,大長腿徑直顯露在了我眼前,但凡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升起一股沖動! 在這種極度刺激下,我只感覺自己的大腦都有些眩暈,手心都開始顫抖了起來,思緒早已神游天外。

   幾乎遲鈍半分鐘后,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一咬舌頭,將游離在外的心神拉了回來,與此同時,床上的楚瀟瀟依舊是緊緊捂著自己的肚子,還將自己的玉腿蜷縮了起來,嬌軀更是香汗淋漓,不明就里的,那樣子就好像是剛和我好過一樣! 很快,楚瀟瀟發現了我的到來,但她沒有意識到我會來的如此之快,在稍微發愣后,還是咬著銀牙,強作鎮定道:李…李哥,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我肚子突然痛的厲害… 僅僅是說出這一句話,她便耗費了不少氣力,身子蜷縮的更為厲害了,看到這種情況,我趕緊示意她不要多說,然后往前走近幾步,開始觀察了起來。

   不到一分鐘,我便確定了她的病因。

   原來,這只是女性最常見的痛經現象,雖然楚瀟瀟這種比較嚴重,但主要誘因還是因為生活作息不規律導致的,想來也是,她幾乎每天晚上都直播到凌晨,偶爾還會自我安慰,這樣怎么能不出問題呢? 在確定情況后,一切都變得好辦多了,畢竟,這種痛經現象除了萬金油似的多喝熱水外,按摩恰恰是一種最理想的療法,通過指節的良性觸摸,擠壓幾個關鍵穴位,一般都能緩解下來。

   李…李哥,你…你能看出我是什么問題嗎?這時,楚瀟瀟又開口了,眼眶中彌漫著淚水,身子更是如篩糠那般抖動著。

   沒事的,你也別這么緊張,這只是簡單的痛經,基本每個女性都會經歷的。

  有些心疼地看了她一眼,我語重心長地向她解釋了一番,旋即說道,按不按隨你,如果你覺得不方便的話,我可以去客廳給你燒些熱水,到時候你喝了一樣能緩解下來,只是時間長些,可能還要痛苦上一陣子。

   此刻的我,已然是醫者父母心,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內心是毫無雜念的,而楚瀟瀟在我眼前,只是一位普通的病患,并沒有性別上的區分。

   大概是出于不好意思,在聽到我的解釋后,楚瀟瀟確實猶豫了好一陣子,可終究,她還是沒有抵御住那種時不時涌來的痛意侵襲,在羞澀中,她緩緩將頭點了下來,并道:李…李哥,你下…下手吧,到時候輕點就行,我怕疼…. 而 郭雪顯然也沒想到,竟然要用這種方式來取藥。

  她不懂男女之間的那些事,卻知道男女有別的道理。

  女孩兒的身體不能給男的碰,同樣,男人的身體,女孩兒也不能隨便碰。

  似是也料到了郭雪不會直接答應,吳寶庫也不急,拉過椅子翹著二郎腿等了起來。

  他掐準了像郭雪這種愛狗人士的心思,儼然已經寵物當成了祖宗。

  “實話告訴你吧小雪,前兩天還有人來跟我求這種藥來著。

  可我沒答應,因為這種藥, 叔叔的儲量也有限,要是拿出去一點,對叔叔的身體有不小的損傷。

  看在你是老孫的侄女份上,我這才答應幫你。

  至于想不想,就看你自己了。

  ”聽得吳寶庫的一番話,郭雪心里開始天人交戰。

  見狀,吳寶庫眼睛轉了轉,尋思再給澆把油,說道:“叔丑話說在前面,這種病可是惡性傳染疾病。

  再不趕快用藥的話,估計你這狗也活不長,到時候可別怪叔不幫你。

  ”說完就起身朝里屋走去。

  看著瀟灑,實則吳寶庫心里也急的不行,就等著郭雪開口留下自己。

  此時的郭雪心里一團亂麻,一想到要用手給眼前這個老男人做那種事,她就覺得臊的慌。

  可眼看大黑一個勁的在地上翻滾,還發出那么凄慘的哀嚎,精神也越發萎靡,她著實心疼的很。

  思來想去,她咬了咬銀牙,心道叔叔不惜損傷身體都要幫大黑治病,自己還顧及這么多,實在太不像話了。

  “叔叔,等一下!”郭雪突然開口,小跑著上前。

  至于吳寶庫,心里早就樂開了花,臉上卻裝出一副淡然的模樣,道:“怎么,想通了?可別說叔強逼你,不愿意的話,叔不強求。

  ”“愿意愿意,我愿意。

  對不起叔叔,為了治大黑,還要讓你損傷身體,你人真好。

  ”郭雪說道。

  見這丫頭被自己唬的一愣一愣,吳寶庫強忍旖旎心思,隨意拜拜手,道:“沒事,誰讓叔喜歡你這樣的小丫頭呢,走吧,咱上里屋。

  ”兩人到了里屋后,吳寶庫轉身關上房門,看著眼前玲瓏背影,眼神越發火熱。

  郭雪一轉身,正對上吳寶庫那冒著火的眼神,不由得小臉通紅,道:“叔叔,什么時候開始拿藥。

  ”雖說蘿莉已經送上了門,可這時候吳寶庫反倒是不急了,享受之前,起碼得先調教一下。

  “先別急,這拿藥的過程,可是要講究 手法的。

  叔先給你看點視頻教程,你跟著學一下手法。

  ”言罷便是從抽屜里拿出一盤光碟,放到碟片機里。

  郭雪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盯著電視屏幕。

  可當電視出現畫面后,郭雪小臉“唰”的就紅了。

  畫面中,一男一女光溜溜身子糾纏在一起。

  女人的嬌嚶聲縈繞在整個屋子。

  郭雪忙不迭的 小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叔叔,你……你給我看的這是什么?”郭雪磕磕巴巴的說道。

  見郭雪這模樣,顯然是頭一回看這種動作片。

  吳寶庫覺得自己是真的撿到了寶,這年頭,連片子都沒看過的女孩兒,是真的稀有。

  “你害什么臊,叔是讓你好好學一下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一會好拿藥。

  你要不看的話,叔就給它關了。

  ”一聽拿藥的茬,郭雪當時就慌了,連連搖頭,道:“別……別關,我學!”說著便是緩緩把手指分開條縫隙,而后緩緩拿下,抬眼飛快掃一眼電視中的男女大戰,而后又紅著臉低下腦袋。

  這般小蘿莉獨有的嬌羞模樣,讓吳寶庫看的心里癢的不行,恨不得一把將郭雪抱在懷里,好好疼愛。

  “抬起頭,仔細看,一會要是手法出錯了,拿不出藥,叔可就沒招了。

  ”吳寶庫道一想到外面精神萎靡的大黑,郭雪便是迫不及待的想拿到藥,強逼著自己抬頭去看電視畫面。

  “小雪,你就把電視里的情節當成是寵物在配對就行。

  叔這么做,也是為了保證你能順利拿出藥,你得仔細看,看看那個女人是怎么拿藥的,一個細節都不能放過,知道嗎?”吳寶庫一本正經的說道。

  聞言,郭雪雖說臉蛋通紅,可還是眼神堅定的點點頭,回道:“知道了叔叔,我會努力學的。

  ”畫面中,女人的叫聲越來越大,弄的郭雪渾身不自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女人的聲音鉆進她耳朵后,弄的她那個地方莫名的有些癢。

  她開始不安分的妞了一下屁股,大腿下意識夾緊,臉蛋越發紅暈。

  嘖嘖,果然是個雛兒,看點片子就成這樣了,極品,實在極品吶。

  吳寶庫眼神一直在偷瞄郭雪,眼神久久流連在后者那水手群下的大白腿,尋思著里面多半已經泛濫成災了吧。

  足足看了近十多分鐘后,郭雪突然聽到電視里的男子粗吼一聲,隨即一團白乎乎的東西就弄到了那女人的臉上。

  吳寶庫忙不迭的起身按下暫停,指了指畫面,一臉嚴肅,道:“看到了嗎?這就是高蛋白聚合液,剛才那女人的手法,你記住了沒?”聞言,郭雪點點頭,道:“嗯,記住了。

  ”“很好,我們開始吧。

  過來,幫我把褲子脫了。

  ”吳寶庫招招手道。

  只見郭雪猶豫了一下,紅著小臉,一步步蠕動著走到吳寶庫面前,蹲下身子,小手攀上后者褲子,遲疑片刻,而后使勁扒了下來。

  也不知吳寶庫是不是早就為今天做著準備,褲衩子都沒穿。

  那玩意老早就處于備戰狀態,脫離束縛后幾乎是蹦了出來,差點抽在郭雪臉蛋上。

  (幼兒益智故事)一股灼熱,又有點腥的味道撲面而來,當即就讓郭雪心跳加速,也著實被眼前那東西嚇的夠嗆。

  她本以為大黑那東西就夠了,沒想到吳寶庫的更丑。

  反觀吳寶庫則是一臉的悠閑,尤其是看到郭雪就蹲在自己身前,眼睛直勾勾看著自己的那東西時,心里無比滿足。

  “開始吧,一定要按照剛才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來。

  ”吳寶庫大大咧咧拉過椅子坐下,張開腿,好不愜意。

  只見郭雪猶豫了片刻,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嘗試性的碰了一下。

  一股軟乎乎的觸感傳來,她卻如同觸電般,忙不迭的縮回手來。

  “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算了。

  ”吳寶庫心里急的不行,語氣也跟著不耐煩起來。

  聞言,郭雪強忍不適,再次伸出小手,學著電視里那女人的手法,緩緩動了起來。

  “嘶……”郭雪的小手很涼,卻軟的跟沒有骨頭似的,被包裹的瞬間,吳寶庫爽的一個哆嗦,倒吸一口冷氣。

  “叔叔,是……是不是弄疼你了?”郭雪一臉緊張的說道。

  “沒事沒事,你繼續。

  ”吳寶庫聲音都有些顫抖。

  雖說小手動個不停,可郭雪心里還是有些不適應。

  她覺得用自己的手弄這么丑的東西,實在是有點惡心。

  尤其是感覺到手里那東西一鼓一鼓的,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似的,她更是有點不敢再看,耷拉著腦袋。

  吳寶庫一邊享受這小手的服務,一邊上下打量郭雪。

  第一次見到郭雪的時候,他就被那一身水手群的蘿莉像深深吸引。

  誰能想到,這才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郭雪就蹲在他身下,用手伺候他。

  這種巨大的心里滿足,加上生理上的享受,幾乎是讓他覺得自己已經快到了巔峰。

  約莫七八分鐘后,郭雪覺得手腕有點酸了,倒是吳寶庫的喘氣聲逐漸粗重起來,眼睛都有些紅了。

  只見他突然指了指下面,道:“別光弄那里,那兩顆玩意兒也揉一下,這樣能更快的促進高蛋白聚合液出來。

  ”此時的郭雪一門心思想著要怎么拿到藥,對吳寶庫的話深信不疑,小手貼上去就緩緩揉捏起來。

  一股電流感順著下面逐漸涌遍全身,吳寶庫覺得自己體內每一個細胞都要瘋狂吶喊,儼然已經到了爆發邊緣。

  可偏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輕微腳步聲。

  “邦邦邦!”“老吳!你干啥呢?”敲門聲驟然傳來,而后便是王 喜順略帶焦急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動靜嚇的郭雪一激靈,下意識就要起身,卻被吳寶庫直接按住。

  “小雪,馬上就成功了,你繼續。

  ”吳寶庫低聲道,到這節骨眼了,別說來的是王喜順,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他也要享受完。

  聞言,郭雪猶豫片刻,一想到馬上就能拿到藥,索性硬著頭皮繼續弄了起來。

  熟悉快感再次傳來后,吳寶庫喘了口粗氣,而后冷哼一聲,大聲道:“干啥?我這忙著呢,有事就在外面說。

  ”“我家那公羊有點毛病,你抽空去給瞅瞅。

  ”王喜順隔著木門大聲道。

  “知道了,一會就去。

  ”吳寶庫不耐煩的回了一聲,聽到腳步聲逐漸遠了之后,這才長出口氣。

  他這一放松,之前緊繃的神經陡然松懈,再也沒經受的住郭雪小手帶來的刺激感,身子一軟,盡數爆發。

  也不知是不是這一個星期給吳寶庫的憋的夠嗆。

  存糧攢的是真心不少,跟噴泉似的。

  郭雪因為是蹲在吳寶庫面前緣故,躲閃不及,水手服上被弄的一片狼藉,手上也是粘乎乎的一團。

  濃濃的腥臭味傳來,郭雪覺得有點惡心,忙的起身就要把手上的都行甩在地上。

  卻見吳寶庫慢悠悠的提起褲子,道:“別弄掉了,這些可都是高蛋白聚合液。

  你那狗,就指望這個救命呢。

  ”聞言,郭雪忙不迭的把手上的東西弄到掌心,小心翼翼的捧了起來,看那模樣,就跟捧著什么寶貝似的。

  “叔叔,這個……真的管用嘛?”郭雪眨巴著大眼睛盯著掌心那團白乎乎的東西,總覺得怪怪的。

  只見吳寶庫咳咳嗓子,一本正經的說道:“那是當然,這些可都是寶貝。

  不信你聞聞,看能聞什么味兒。

  ”對于吳寶庫的話,郭雪也是沒有太多懷疑。

  興許是因為頭一次經歷這樣的事,好奇心使然,她竟然還就真的把鼻子送到掌心,輕輕嗅了兩下。

  一股淡淡的腥味傳來,郭雪柳眉一顰,道:“腥腥的,一點都不好聞。

  ”見郭雪竟然去聞自己的那東西,吳寶庫心里那叫一個滿足。

  雖說還沒徹底拿下郭雪,可后者這些舉動,多少讓他覺得自己對于眼前這個蘿莉,已然有了一些主權。

  “這你就不懂了,俗話說的好,良藥苦口。

  這東西不只能治你的狗,還能口服,有沒白養顏的功效,絕對是個寶貝。

  你要不要試試?”說到次數,吳寶庫的呼吸逐漸重了起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郭雪。

  “口服?”郭雪狐疑一聲,下意識看了看掌心的東西。

  一想到這玩意兒是從吳寶庫那地方出來的,而且味道還有些難聞,她當即就搖搖頭。

  她才不愿意吃這東西。

  “叔叔,藥都拿到了,你快點給大黑治病吧。

  ”郭雪道。

  只見吳寶庫眼中閃過一抹失望,而后道:“沒問題,你把這東西涂在它身上就行。

  ”點了點頭之后郭雪便是小心翼翼的捧著手里的東西走到外面。

  見郭雪蹲著身子,小手輕輕的在 黑背患病的地方涂滿了自己的東西,吳寶庫心里樂翻了天。

  “叔叔,這樣就可以了嘛?”涂完之后,郭雪好奇的問道。

  吳寶庫點點頭,道:“嗯,再觀察幾天。

  等第一階段過了之后,到時候還需要再上藥,多來幾次它就會好了。

  這幾天你就先把它放在我這吧,有消息了我會告訴你。

  ”雖說有些舍不得,可郭雪尋思著為了早點治好大黑,答應一聲之后就離開了診所。

  待郭雪離開之后,吳寶庫也沒閑著,忙不迭的跑到里屋去研究著給黑背弄藥。

  那什么高蛋白聚合液完全就是他瞎掰出的東西,那玩意兒抹在黑背身上,不弄出啥并發癥就算不錯了。

  為了不引起郭雪的懷疑,這黑背的病,他還是得治。

  忙活了一會之后,吳寶庫配好了藥,給黑背抹上,卻是故意減少了量。

  他可不想讓黑背痊愈的太早,畢竟還指望著這件事多享受幾次郭雪的服務。

  拴好黑背之后,吳寶庫這才想起之前王喜順招呼自己去給公羊看病。

  雖說不太像攬這個差事,可轉念一想,也有段時間沒看到 王瑤瑤了,心里對后者那雙黑絲長腿還真是有點惦記。

  離開診所后,他直奔著王喜順家去了。

  到了院子之后,卻是沒看到王喜順的人,吆喝了幾聲也沒看到人。

  他在正屋外面轉悠了一圈,見沒人,正尋思要走,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陣水流聲,貌似是有人在洗澡。

  王喜順不在家,這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就只有王瑤瑤了。

  想及此處,吳寶庫腦子里下意識就浮現出王瑤瑤光溜溜的嬌軀,擺出各種撩人姿勢。

  一想到那場面,吳寶庫那地方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是惦記。

  因為常來王喜順家的緣故,吳寶庫直奔著衛生間的窗戶跑了過去。

  躡手躡腳的扒上窗戶之后,吳寶庫貓著腰,露出一雙眼睛,朝里面張望起來。

  他這一看,險些是噴出鼻血。

  屋內,一具光溜溜的背影正對著他,正在蓮蓬頭下沖涼。

  雖說只是一個背影,可還是讓吳寶庫看的無比火熱。

  說起身材,吳寶庫見過的男女人中,還真就沒有比王瑤瑤更好的。

  標準的葫蘆形,蜂腰肥臀,尤其是那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巴不得扛在肩上。

  “這妮子的身材是真特娘極品,可別孫妍和郭雪那兩丫頭強多了。

  ”吳寶庫吞了吞口水,心里跟貓撓似的。

  他正看的入神,卻突然發現屋內那潔白嬌軀突然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而且隱隱有一陣微弱的嬌哼聲飄進他的耳朵。

  這聲音吳寶庫實在聽的太多,當即眼神就怪異起來,心道這妮子該不會是大白天的就躲在浴室做那事吧。

  可惜王瑤瑤始終背對著他,也不轉身,急的吳寶庫抓耳撓腮,連連跺腳。

  興許是因為太過著急,腳下動作稍微大了點,不小心踢到一塊石頭,疼的吳寶庫直咧嘴。

  可這動靜也被王瑤瑤聽到,直接關上淋浴頭,轉過身來朝著窗戶張望。

  見狀,吳寶庫驚的頭皮一麻,忙不敵的捂著嘴蹲下身子,大氣都不敢喘上一聲。

  以王瑤瑤的性子,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在偷窺,估計都能拿著菜刀來拼命。

  一直等到水流聲再次傳來,吳寶庫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頭,賊溜溜的眼睛再次朝著里面張望起來。

  這回他可謂是大飽眼福。

  此時的王瑤瑤恰好是正對著她,那潔白嬌軀可謂是一覽無遺。

  吳寶庫當時就看愣了眼,兩人的距離不過隔著一扇窗戶,偏偏此時的王瑤瑤正閉著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經被人看個遍。

  順著王瑤瑤那一團波瀾壯闊逐漸往下,直至眼神停留到那三角圣地時,吳寶庫眼神挪不動了。

  沒想到,還真讓他猜中了。

  這妮子,竟然真的躲在浴室自娛自樂。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