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hot seks >

hot seks



看著 玲姐那幾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臉蛋,草,豁出去了,罵了一聲,我直接朝著玲姐抱了過去。

  啊……玲姐大叫一聲,拍打著我道:“ 小六,你要干嘛?快點放開我。

  ”我沒理會玲姐的喊叫,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沒等玲姐掙扎,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粗魯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裝,我可以直接從上面往下脫。

  一拉下來,玲姐妖嬈的 嬌軀立馬彰顯了出來。

  那黑色的蕾絲文胸之下,那飽滿隱隱誘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玲姐這奶漲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必須要快點幫她引出來,不然的話要是引起發炎,那就麻煩了。

  想著我就要去解玲姐的文胸。

  “不…不要……”玲姐驚慌的搖了搖頭,不斷推搡著我。

  為了治療玲姐的奶漲,我沒理會她,直接按住她,解開她的文胸扣子,因為為了喂奶方便,玲姐穿的是前開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開了扣子,那里一下崩了出來,文胸脫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飽滿,充滿著誘人的氣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玲姐此時已經羞的緊閉上了眼睛,一張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了,哼聲喊道:“小六,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 聽到玲姐這話,雖然痛心。

  但相比玲姐的疼痛,我還是沒管著她,直接朝著她的那處親了上去。

  剛引上一口。

  嗯……玲姐就忍不住哼了一聲,一雙手更是直接朝著我抱了過來,擺了擺頭喊道:“不…不要,小六,我求你了,別…別弄我。

  ”我不管玲姐,繼續幫她治療。

  那一口口香甜滑入我的嘴中,看著玲姐不斷搖擺的 身子,體內的浴火也跟著慢慢涌動了起來,這一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貪婪著玲姐的美胸,還是為玲姐治療。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不要!”玲姐享受著我,突然遭遇我的咸豬手,嚇的直接 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攔我,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的手已經碰到了。

  玲姐顯然有感覺了。

  啊……玲姐就不由的哼了一聲,雙手直接緊鎖住我的脖子,喘著粗氣道:“不…不要,小六,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嗚嗚嗚……嗚嗚嗚……玲姐喊著一下哭了起來,我渾身一顫,慌忙抽出手,離開玲姐的嬌軀。

  “混蛋,混蛋。

  ”玲姐激動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六,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看著玲姐越哭越傷心,我也跟著心疼,伸手抱住她,貼著她耳邊道:“玲姐,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幫你治療。

  ”“治療,那你也不能亂…亂碰呀!”玲姐哭著狠狠的又拍 了我幾下。

  雖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無助坐起來,只能再次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看了看玲姐的胸,剛才引出來不少奶水,應該不會再出現脹痛了,就直接從床上起來道:“玲姐,你現在應該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剛要走。

  “你給我回來。

  ”玲姐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頭看向玲姐。

  玲姐慢慢坐起來,拉了衣服擋住自己的胸,盯著我問道:“小六,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我一愣,苦澀的笑了笑,還能嗎?我也不知道,其實自己這話也想問玲姐,回頭看了看玲姐我攥了攥拳頭:“玲姐,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回到從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當我是你弟弟。

  ”玲姐立馬白了我一眼,羞紅著臉:“我怎么沒當你是弟弟,如果不當你是弟弟的話,我會讓你幫我這樣治療嗎?只是…只是你……”玲姐說著俏臉當即浮起一片紅暈,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澀一笑道:“玲姐,對不起,是我沒忍住。

  ”“唉!”玲姐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玲姐擺了擺手:“小六,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雖然我心里頭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會永遠失去玲姐,點了點頭道:“嗯,你還是我的姐。

  ”玲姐立馬樂了,也是重重點了點頭:“小六,你就是我的弟弟。

  ”說完,玲姐主動張開手擁抱向我。

  我聞著她身上迷人的香味,體內頓時燥熱了起來,知道自己跟她如果想要保存單純的姐弟關系已經是不可能了。

  只是玲姐倒好像比較放得開,很快就恢復了以往的感情,擦了擦眼角淚花,低聲道:“小六,那…那你在幫我吧,這…這兩天真的疼…疼死我了。

  ”說完,玲姐羞紅著臉慢慢的往床上躺下,拉開那遮擋住衣服,那一對那處跳躍而出,好不性感誘人,還有那光滑的小腹,甚至能夠看到那三角區,我體內立馬再次燥熱了起來。

  心底不由浮起一道苦澀的笑。

  玲姐呀玲姐,你這么漂亮,性感,又不是我親姐,如何讓我把你當成姐呀!當然我也怕再次惹了玲姐不高興。

  收住邪念,趴下身子幫玲姐引奶,玲姐的嬌軀就不由跟著顫動了一下,身軀擺了擺,嘴里發出一道哼聲,更是刺激著我。

  我不由苦澀道:“玲姐,你…你讓我不要多想,可你也不要誘惑我好嗎?”“我…我哪里有,就…就是沒忍住。

  ”玲姐被我說的也是一張俏臉通紅,甚至不敢看我的眼睛。

  其實我又哪里不知道玲姐不是故意的,可面對如此誘惑的嬌軀,又有多少男人可以忍住呢?我只能強壓著邪火,幫玲姐治療。

  玲姐的哼聲越來越大,喘息聲也越來越大,身子扭動的更加厲害了。

  “啊…小六,我不行了。

  ”玲姐喊了一聲,直接抱著我腦袋拉了下來,讓我緊緊貼在了她的那處上,甚至她一雙腳還纏繞上我的腰,整個人都貼住了我。

  好一會玲姐才緩下來,看著我一臉尷尬道:“小六,對…對不起,我沒忍住。

  ”我無所謂的搖了搖頭,反正她們這些女人就顧著自己舒服,哪里會想到自己還難受著呢?當然玲姐不愿意,我也不想逼她。

  舔了舔嘴角,站起道:“玲姐,我走了,下次要是脹痛的話,記得找我。

  ”“哦。

  ”玲姐羞紅著臉瞄了我一眼,對上我的目光又立馬低下頭。

  我苦澀一笑不再說話,正想要離開,玲姐忽然伸手拉住我,我疑惑道:“怎么了。

  ”“那…那個……”玲姐瞄了瞄 我那,想要說什,可支支吾吾了半天卻沒說出一句話來,我看著玲姐的樣子,知道她是關心我,笑著碰了碰她頭道:“玲姐,我沒事的。

  ”“可是……”玲姐剛還想著解釋什么,咯吱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道開門聲,跟著聽到一道喊叫聲:“小玲,我回來了。

  ”玲姐跟我聽到聲音都慌了起來。

  玲姐更是一下瞪起眼睛道:“啊,我老公回來了。

  ”聽到玲姐的話,我也是嚇了一跳,還沒等我反應過來,玲姐就拉著我手道:“小六,快…快躲進去。

  ”我直接被玲姐塞到了衣柜里。

  玲姐跟著也躲了進來,因為衣柜太小,玲姐的嬌軀直接貼上了我身子,我不由縮了縮眉頭,壓著聲音道:“玲姐,你…你也躲進來干嘛?”玲姐轉頭,我們兩人的嘴唇直接貼在了一塊。

  玲姐一下瞪起眼睛。

  咯吱……這會門就被推開了,就聽玲姐老公嘀咕道:“這人呢?都去哪里了。

  ”聽著那腳步聲,我跟玲姐兩人都不敢動,緊緊貼在一塊,因為剛才匆忙,玲姐甚至連衣服都沒拉上,那露肩裝站起來,直接掉到了腿下,玲姐此時幾乎全果的抱住了我。

  我感受著她身上的柔滑的肌膚,體內的浴火涌起,那里直接撐開了褲拉鏈跑了出來,玲姐幽怨的瞪了我一眼,但透過衣柜縫隙還能看到她老公在外頭。

  玲姐也不敢亂動,壓低著呼引聲。

  只是我頂著她難受,她小心扭了扭嬌軀。

  一動,立馬感受到一股舒服感,撐的更大了,我那本來就比別人強大,這下反應起來,連內褲都兜不住了,一下跳了出來,貼上了玲姐的大腿。

  玲姐渾身驟然一顫,扭了扭身子,發出一聲低哼,嚇的我連忙抱住她,直接吻上她的香唇,那一抱我直接貼的玲姐更緊了。

  那里一下子到了不該到的位置。

  玲姐渾身一顫,雙腿不由夾在了一塊,一臉幽怨的看著我。

  我見到她神情,也是一臉無奈。

  咚咚……這會我就聽到她老公出去的聲音,我們也松了一口氣。

  玲姐輕拍了我一下,低聲道:“臭小子。

  ”我苦澀笑道:“玲姐,對(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不起,我這控制不住呀!”說著,我那又俏皮的動了動,玲姐立馬哼了一聲,喘息道:“那…你也要收斂一點,那…那頂的我難受。

  ”“玲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東西哪里說控制就能控制的呀!”我苦笑的看了看玲姐,望著她嬌羞的模樣,那小六子竟然反應更大了。

  玲姐也是一陣無奈,只能任由我頂著。

  越是看到玲姐這樣的神情,我越是激動,忍不住動了一下,玲姐身軀不禁一顫,抱著我一下緊了緊手,兩人貼的更近了。

  我感覺到玲姐渾身一顫,怕她怪我,連忙轉移話題問道:“玲姐,你孩子呢?”“早上我…我抱她外婆家玩了,還…還沒抱回來。

  ”這會玲姐的喘息聲變的越來越粗重,說話都有些口齒不清了,一張臉憋的一種通紅,我不禁更加激動起來,緊緊的抱住玲姐的嬌軀,直接朝著她吻了上去。

  我們兩人本來貼的就很緊,彼此都聞到彼此的呼引聲,這下我親上去,玲姐根本避無可避,碰觸上玲姐那妖嬈的紅唇,玲姐頓時瞪起眼睛,剛想推開我。

  嗒嗒……他老公又回到了臥室。

  我們兩人都嚇了一跳,不敢亂動,我吻在玲姐的香唇上,輕輕撬開玲姐牙根。

  玲姐開始還緊閉著牙根。

  我一手碰上她時候,玲姐渾身驟然一顫,牙根打開了,讓我成功吻上,開始親吻著她。

  玲姐起初還有些拒絕。

  但在我主動下,開始生澀回應著。

  我底下也是忍不住開始輕輕運動著,雖然不能盡興的舒服,但能夠抱著玲姐,靠著她的雙腿,也算一種滿足了。

  我抱的玲姐也越來越緊了。

  玲姐搖晃腦袋帶著哀求的眼神望著我,然而一切卻根本躲不開。

  她老公就在外頭。

  要是剛沒躲進來的話,或許還有辦法以催乳的名義解釋,現在躲著我們要是出去的話,要是她老公能夠相信才有鬼。

  我真沒想到玲姐一直拒絕我。

  卻在這種環境之下,讓我能夠享受她的嬌軀,雖然不算真正享受到,畢竟玲姐還穿著內褲,我沒辦法進去,但能夠這樣抱著,感受著,我也滿足了。

  這一切還真的多虧了她老公突然回來。

  要不然我哪里有這么個機會。

  “這去哪里呢?”玲姐老公也不知道在外面干嘛?低估了一聲,隨后就出去了。

  砰……我們聽到關門聲。

  一下子徹底放開了,我直接一動,玲姐啊的喊了一聲,整個人往后揚去,我貼著她身子跟了出去,好在衣柜距離床鋪比較近,玲姐正好倒在了床上,我整個身子也壓上了玲姐的嬌軀。

  嗯……玲姐嬌哼一聲喝道,腿窩子一下夾緊。

  我也是一股舒服感涌動上來,整個人直接緊緊的抱住了玲姐。

  玲姐也是緊緊的抱著我。

  良久后,我們才分開。

  玲姐看著我,一張俏臉通紅不已,想要說什,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我也挺尷尬的。

  雖然我們不算真正的做了,可兩人剛才都達到了巔峰。

  “玲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看了看玲姐褲子有些不好意思道,畢竟剛沒忍住。

  玲姐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沒說話,而是起身去浴室里面洗澡。

  我想著跟著一起進去洗,但又怕玲姐怪我。

  只能用紙巾擦了擦。

  玲姐也只不過簡單的洗了一下就出來了,催促我道:“小六,你快點走吧,待會我老公回來看到就不好了。

  ”其實我也擔心玲姐老公突然回來的,點了點頭,正打算走的時候,回頭過去看著玲姐妖嬈的嬌軀,吞了吞口水道:“玲姐,下次給我好嗎?”“好啦,快點走,下次再說吧!”玲姐推了推我。

  臉上并沒有生氣的表情,這讓我大喜,看來下次真的有機會得到玲姐了。

  二十多年了。

  自己從未發現過如此迷戀過玲姐。

  更沒想到過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跟玲姐在一塊,想著心里就是美滋滋的,哼著小曲一路回到店里頭,到店里頭一看,我卻沒見到郭小欣那小妮子在看店,還把店門給鎖上了。

  我不由縮了縮眉頭,這小妮子去哪里了呢?讓她幫忙看個店,還把我店給關了。

  我搖了搖頭,也沒多想掏出鑰匙打開門,剛開門,我就聽到一道哼叫聲,那美妙的叫聲,我剛在玲姐那體驗著,自然太熟悉了,這是啥聲音呢?一下子豎起了耳朵。

  這聲音是從我治療室傳出來的。

  難道郭小欣那小妮子沒走,而…而是在我治療室內那個……想到這,我瞪起眼睛,心跳也跟著加速了,躡手躡腳的就朝著治療室走去,輕輕一推門,就被打了,里面春色立馬展現出來,只見郭小欣衣衫不整的躺在我那治療病床上。

  手上不停地動著,嘴里不斷發出輕哼聲,一副享受的表情,對于我進來全然不知。

   半晌, 無人回應。

  顧 長歌摸了黑,憑著生活在此多年的印象,來到桌案邊用火摺點起外室桌上的燭燈,微弱的燭火依稀照亮了半間房,他走入內室,直往矮屏另一側 尉遲律的床榻走去,卻在微弱幽光之間,望見那床榻上的一片空蕩。

  尉遲律不在房里?!這下顧長歌真的著急起來了。

  不在房內,那尉遲律會往哪里去?顧長歌在腦海中急急搜索著, 疾步出了房,也不顧那房門在身後一點也沒有掩實,就著房內的微弱透出的燈光,他看見房前只有自己的 足跡,想來尉遲律壓根未曾回房。

  可除了這間與自己共同起居的房,他不曾見過尉遲律在何處流連。

  會在中庭嗎?畢竟他自中庭負氣離去,許是還在附近徘回,未走遠,只是與自己錯身了。

  一思及這個可能,顧長歌腳步一動,往中庭處匆忙而去,沿路還不忘探看自己所經過的飯堂、灶房。

  熄了燈之後,峰上是一片清冷幽暗,只余月光蒼涼若水,在大地上溫柔蜿蜒。

  中庭在熄燈前白清桐走了後,早剩下一片空曠,一個人影也無,如今只剩顧長歌孑然的身影,在石地上被拉得長長,除了幽黑之外,竟覺有幾分孤寂。

  他早習慣了在地上看著尉遲律的影子,落在自己的身側。

  「律?」顧長歌出聲輕喚,不敢大聲吵嚷,就怕驚擾了中庭東側那一列長老所居的廂房。

  他疾步快走,在中庭四周巡梭了一圈,仍是未見尉遲律的身影,他不死心,再沿著四周的廂房繞了一圈,可雪 月峰作息嚴格,日里因要早起練劍,在熄燈後所有人幾乎都睡下了,那一整列廂房是早成一列的黑。

  顧長歌穿過了正廳,來到了峰門口,在月光下,看見那四百 石階在黑暗之中朝山下筆直延伸而去,上頭的雪積得平整,短時間內無人踩踏過的模樣。

  兜兜轉轉,顧長歌只得回到中庭,那個他失去了尉遲律蹤影的地方。

  該通知師父嗎……尋了雪月峰大半,顧長歌心里著實著急,可看著師父的房內燈火早滅,不敢貿然打擾。

  況且師弟那性子平時在峰內已惹了不少瑣碎的麻煩、早讓師父叨念過不下數十回,要是讓師父知道師弟又惹出這麼個亂子,尉遲律必是又要挨頓罵了。

  顧長歌在一片孤曠的中庭上沉沉長嘆了聲。

  告訴自己,莫要著急,再仔細想想尉遲律會往哪兒去了。

  他在腦海中,努力憶起尉遲律最後離去的方向……依稀是往北面去了?循著記憶,顧長歌往中庭北面而去,眼前便是那座在夜里更添了幾分凜然巍峨的七重樓塔,他出了中庭,便仔細地就著微弱的月光,努了雙眼努力望著雪地上一片白茫,欲尋尉遲律的足跡。

  驀忽之間,顧長歌依稀望見了一道模糊了的足跡,好似讓地上刮起的雪沫又掩蓋過幾分,難以辨識。

  他眼光緊緊跟著這一道模糊難辨的雪痕,不肯放開絲毫。

  沿著這道足跡走著、走著,竟蜿蜒越過了那座七重樓塔,來到了塔後那一道陡峻的石階。

  這里是──望著這道石階,直直通往雪月峰頂(出租屋里的故事),顧長歌心里驀地一凜。

  雪月峰崖, 天壇競試臺所在,平時乃雪月峰里的禁地,除了掌門及四位長老,其余弟子被嚴禁擅自闖入。

  僅在祭祀天地、還有五年一回的四方競試之時,弟子方得上到峰頂一窺頂上風光。

  律上去了?!顧長歌見雪地上的足痕引至此地,心里一驚,趕忙望看那石階上的積雪──果真接著方才那道足跡!「擅自闖上雪月峰崖者,依峰規杖五十、禁閉十日。

  」初入峰時,眾長老的話言猶在耳。

  可尉遲律已誤上了峰崖,若不快些將他帶下來,讓人發現了可就糟糕了──念頭一生,顧長歌也不管自己若踏上石階一步,亦是觸犯了門規,只見他疾步一抬、拾級飛踏而上,一心只想快點尋著尉遲律。

  沿著那又陡又長的石階,顧長歌匆匆攀到了峰頂,天壇與競試臺在眼前緩緩浮現,一者巍峨、一者清曠,讓那蒼涼的月色在一片幽黑之中描出了輪廓,他尋找著雪地上的蹤跡,沿著那道模糊的足印,繞過競試臺、繞過了天壇,來到天壇山壁背後,是一處窄窄的孤崖,崖下是望不見底的深闊。

  沿著峰崖,走了一二步,一抹抱著雙膝、蜷坐在地的身影,在月光下映入顧長歌的雙眸。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